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爹地,大佬媽咪掉馬了

正文 第483章 封鎖北城

    見男人不答,甦晚發出一聲輕笑,道︰“你也要去接木木嗎?一起?”

    男人怔了會,隨後頷首,道︰“好。”

    甦晚便將手上的傘往他那邊傾斜了一些,道︰“沒帶傘嗎?用我的吧?”

    男人瞥了她一眼,沒有拒絕。

    幼兒園。

    當甦晚和慕少棠趕到時,幼兒園已經幾乎沒人了。

    原本應該坐在教室里面等他們的木木,也不見了蹤影。

    教室里就只剩下一個助教。

    甦晚沉著臉,朝那助教看去,道︰“木木呢?”

    “木木?”

    “慕寒。”甦晚語氣前所未有的冰冷。

    助教連忙道︰“放學沒多久就走了啊,我、我還以為是被家長給接走了,不是嗎?”

    助教滿臉茫然。

    甦晚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

    “你說清楚,他往那邊走了!”

    “就……我也不知道啊,我當時在和其他孩子告別,別注意到他……”

    助教有些底氣不足的看著他們。

    因為木木這孩子性格不好,不怎麼討喜,加上也不跟其他孩子玩,助教對他的關心,便不如其他孩子那麼多。

    甦晚指了指他,道︰“要是木木出了什麼事,你們這家幼兒園也別想繼續做下去了!”

    “怎麼了怎麼了?”

    幼兒園園長,匆匆趕來。

    甦晚冷冷道︰“麻煩您,去調一下監控,我家孩子失蹤了。”

    “你家孩子?”

    “木木,慕寒。”

    園長听到這個名字的瞬間,打了個哆嗦!

    慕寒,那不就是慕家的少爺嗎?

    慕家的小少爺失蹤了?

    如果真出了什麼事,他們也別想繼續在北城混下去了!

    “你、你是?”園長戰戰兢兢的問道。

    “甦晚。”甦晚冷冷開口。

    園長︰“???”

    什麼?她听到了什麼?慕寒是甦晚的孩子?他該不會是听錯了吧?

    可看到甦晚這副冷若冰霜的樣子,園長並不敢問第二遍。

    她連忙道︰“您,您跟我來,監控在這邊!”

    監控里,木木似乎是看到了什麼東西,被逐漸吸引了,一步一步走出了幼兒園。

    因為汽車人所在的地方,正好是監控死角,因此沒有被拍下來。

    甦晚和慕少棠對視了一眼。

    “走。”

    甦晚起身,果斷朝外走去。

    “那,甦、甦總?這可不關、不關我們的事啊!小少爺是自己出去的!”

    男人陰沉的目光,落在他們身上,道︰“這麼大一個孩子,獨自離開了幼兒園,竟沒有人能發現?”

    園長臉色一白。

    男人沒有多說什麼,他道︰“作為木木的生父,如果木木真的有個三長兩短,這家幼兒園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園長知道,他是能說到做到的。

    她剛想辯解兩句,便瞧見甦晚和慕少棠一前一後,走了出去。

    那助教,白著一張臉,道︰“原來……原來慕寒是慕家的小少爺?”

    要是知道慕寒是慕家的人,打死他也不會那樣對他啊!

    “現在說什麼都遲了!還是趕緊幫著一起找人吧!”園長又氣又急道。

    *

    甦晚上車。

    男人跟著她一起上了車。

    “一起。”

    甦晚沒有說什麼,只應了一聲︰“好。”

    便在這時,男人的手機忽然震了一下。

    慕少棠拿出手機,看到郵箱里出現了一封匿名郵件。

    男人下意識打開。

    【爹地】

    只有這兩個字。

    男人知道,一定是木木發來的求救信息。

    男人陰沉著一張臉,說道︰“甦晚,等一下,有線索了。”

    說完,男人拿出電腦,開始定位那封郵件的地址。

    “新羅村十二號!甦晚,去新羅村。”男人眯了眯眼。

    甦晚有些訝異。

    木木竟私下給慕少棠發求救信號了?

    男人苦笑著說道︰“他一只都是個聰明的孩子,這些東西,我只教了一遍,他就會了。”

    明明教的時候,是那麼的不耐煩。

    甦晚點了點頭,心想,我兒子肯定聰明。

    甦晚以這輩子最快的車速,朝新羅村開去。

    吃了雄心豹子膽,敢拐她的寶貝,被她知道是誰,她一定讓對方吃不了兜著走!

    甦晚冷著一張臉,目光死死望著前方。

    男人忍不住看了她一眼,隨後嘆了口氣。

    “會找到的。”

    “萬一,萬一木木有個三長兩短……”甦晚不敢想,她在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是帶著些許顫抖的。

    “甦晚!”慕少棠叫了她一聲,道︰“不會的!相信木木,也相信你自己!”

    甦晚咬了咬唇。

    她伸手,打開一旁的箱子,里面是槍和子彈。

    甦晚拿出槍,放在懷中的內襯里。

    隨後又在箱子里掏出一把軍用匕首來。

    她惡狠狠道︰“我非殺了那人不可!”

    男人沒有攔他,他的殺意並不比她小。

    男人微微閉眸,腦子里浮現出木木那張胖乎乎的小臉。

    他雖嘴上安慰著甦晚,心里的擔憂,一點也不比她少。

    木木是他的長子,從小身體就不好,他也沒能多陪陪他……

    “到了。”

    甦晚拔出槍,裝上子彈下車。

    “ ”的一聲。

    甦晚一腳踢開門,屋內已經人去樓空。

    甦晚氣的直哆嗦!

    她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道︰“封鎖北城,有什麼事我來負責!”

    破舊的面包里車,煙霧彌漫。

    木木小心的望向一旁的籠子。

    上車後,他便注意到了,車上不止他一個孩子。

    還有另外三個孩子,只不過那三個看起來都比他要小,被關在籠子里,嘴巴被人給貼上了膠帶。

    木木是有些害怕的。

    但是他不能慌,不能引起歹徒的殺意,他裝作什麼也不懂的樣子。

    “草!有警察,這條路平時也沒人盤查,怎麼會有警察!”

    陽哥生氣的錘了錘方向盤。

    “那怎麼辦?”大姐有些慌。

    “這都換了三條路了,都有警察在排查,姐姐,該不會是……”

    三妹滿臉惶恐的瞥了木木一眼,也只有慕家的小少爺失蹤,能聲勢浩大到這種程度了。

    陽哥打了個電話,問了問熟人,“草,封城了?今晚出不去?怎麼回事!以前也沒這樣過啊,老賴,你一定要跟我說清楚,怎麼好好的會封城!”

    “哎呀,具體我們也不清楚,反正是上層下的命令,誰知道是怎麼回事呢?這幾天待在家里別出來就是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