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家師父超凶噠

正文 第973章 求救

    這群人與上次在龍岩聖帝道場的那群人一樣,當即松了一口氣,雖然心中略微有些懷疑,不過看到陸塵滿臉不感興趣的模樣,還是選擇相信。

    墨霽光芒一閃,道︰“陸兄能否幫我一個忙。”

    “想要我幫忙擊殺天妖就免了吧”陸塵搖了搖頭,道︰“我還要去農翰聖帝的道場,就不奉陪了。”

    陸塵走過去,把躺在地上裝死的金翱翔踢醒,開口道︰“載我去農翰聖帝的道場。”

    金翱翔一動不動,當然不可能真的死了,是不想起來,心中憤懣無比,這人還真的要把他當做坐騎啊。

    “給你三秒鐘,不起來的話烤來吃了”陸塵說話的時候,手中出現一團火球。

    仿佛對方不起來的話,就會當場把對方烤了。

    陸塵一臉意猶未盡的模樣,嘖嘖說道︰“其實大鵬肉還挺好吃的。”

    陸塵想到當初在炎海的那頭大鵬。

    裝死的金翱翔听到這話,身體激靈靈的抖動了一下。

    眾人皆一臉惡寒,這人難道不是開玩笑,居然開過先例?

    青塢臉色鐵青的呵斥一句︰“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想與整個金鵬族為敵不成。”

    金鵬族與真龍族,南凰族弱不了多少,屬于頂尖妖族,要是族人被吃了,傳出去成何體統。

    青塢見陸塵沉默,更是厲聲說道︰“你要是敢吃翱翔兄,金鵬族不會放過你。”

    “聒噪”陸塵瞪了青塢一眼,道︰“你連當我的坐騎都沒資格,我不屑理你,再多嘴的話,我先把你吃了。”

    青塢︰“....。”

    剎那間,青塢不敢開口了。

    “快點起來”陸塵踢了金翱翔一腳。

    金翱翔從地方爬了起來,冷冷的看著陸塵說道︰“希望你別後悔。”

    說完,化作一頭巨大的金鵬,眼中流露出屈辱的神色。

    陸塵縱身,直接跳躍到了金翱翔的身上,招呼師妹,少女曦等離開,金鵬一振翅,扶搖直上,瞬息間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主要是周圍沒了慢之道的道韻,速度才有這麼快。

    站在金翱翔的背上,陸塵說道︰“等我把融血規則領悟,就前往門口堵門。”

    堵門!

    金翱翔听到陸塵的話,眼中閃了閃。

    剛剛這家伙不是說了對秘境玉符感興趣嗎,為何要堵門。

    金翱翔立刻明白對方先前是胡說八道的了,而且還很無恥,因為他不需要耗費大力氣去尋找和獵殺天妖,只需要搶奪別人的晶石就行了。

    金翱翔肯定,秘境里沒有一個人是背上王八蛋的對手。

    陸塵覺得這趟沒有白來,本來只是為了一些十級靈藥冰靈參的,但是沒想到這里面還有數種規則,他已經領悟了兩種不錯的了,到時候一旦跨入至尊級,就可以找鵬萬里算賬了,他的重力規則和慢之規則剛好可以克制他的速度。

    “別不憑,我也不會長期讓你當我的坐騎,我理想的坐騎是鵬萬里,不是你”陸塵低頭對著金翱翔說道。

    “鵬萬里”

    金翱翔听到這三個字,任他桀驁不馴的眼神中,也出現了一絲恐懼,因為鵬萬里太強了,在他心中是無敵的存在。

    金翱翔口吐人言,道︰“如果你能抓來鵬萬里當坐騎,我暫時當你的坐騎也不算侮辱。”

    “等我突破至尊就去把他抓了”陸塵淡淡的說道︰“到時候騎著鵬萬里上界城打天妖。”

    金翱翔不得不佩服這人的遠大理想,他沒有開口說話,因為認為不可能。

    “嗡嗡嗡”

    突然間,陸塵的傳訊水晶震動起來,拿出來一看,出現了慕容秋的虛影,他看著陸塵急切地說道︰“老大,我們遇到了張文峰,不是其對手。”

    “張文峰”陸塵微微一愣。

    提到張文峰,他差點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張家背叛了山海界,與天妖勾結在一起。

    這個家族他要鏟除的,進來前就決定除掉張文峰,可惜這段時間領悟規則去了,都把張文峰拋在了腦後。

    “調轉方向”

    陸塵看著腳下的金鵬說道,憑著傳訊水晶的感應,朝慕容秋的方向而去。

    距離陸塵十萬里外,一處茂密的山林中,此刻山林中一道身影正在快速的奔跑,身後有四五人正在追擊他,全都是同一個級別的強者。

    前面奔逃的人正是慕容秋,他雖然有劍意傍身,不過才皇級初級,對付身後準至尊級別的敵人,還有點力不從心。

    “交出納戒,放你一條命”身後,一道粗狂的聲音傳來,只見一個體格魁梧的男子手持一把長刀,對著慕容秋身體一劈,一道長達數丈的雪亮刀芒激射出去。

    慕容秋感應到危機,立即運轉劍意護體。

    噗嗤!

    這一道刀芒蘊含的攻擊力十分可怕,竟然短暫的撕裂了劍意防御,然後在慕容秋的背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慕容秋當即撲了一個狗吃屎,摔在地上,也就遲疑一秒的時間,身後的人已經把他團團圍住。

    “給”

    見自己被圍住,慕容秋很識趣的交出了納戒。

    因為不交的話,這些人會殺了他。

    “你以為交出納戒就能活命”那手持長刀的魁梧男子嘴角勾起一絲嘲諷的弧度,眼中殺意濃郁︰“殺了我們兩個兄弟,重創四個,真以為交出東西就能活命,想的也太天真了。”

    說吧,舉起長刀對著慕容秋的腦袋揮砍下去。

    不過就在這時,這舉刀的人和周圍人感應到了一絲風聲,抬起頭就看見遠處有一道金光飛掠過來,待到近前,發現那是一只巨大無比的金鵬。

    不過僅僅看了一眼就移開了眼神,因為在他看來這只金鵬應該只是路過,隨後舉刀對方慕容秋的腦袋力劈而下。

    慕容秋被數股威壓鎖定著,想要反抗也做不到,只能目光驚懼的看著長刀落下來。

    不過就在這時,空間突然彌漫出一股特別的氣息,那舉刀的魁梧男子的速度突然放緩了下來,變得非常的慢。

    隨後,魁梧男子與他的手下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來自頭頂,他們抬起頭,視線中出現幾道刺目的劍光。

    當他們抬頭的時候,劍光從他們的眉心貫穿而過。

    噗噗噗!

    五具身體倒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