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斗舞讓我上

正文 第184章 這就是藝術

    第一百八十二章

    杜燁翻出手機,  戴上耳機,開始听音樂。

    從現在開始,他要努力忘記齊舞動作,  在腦海里構思出更多適合單項舞台的動作。

    這是一個漫長的工作,  必須得從現在就要開始做了。

    因此。

    景薇等幾個師姐參加bgirl比賽,杜燁並沒有關注。

    反正結果也很清楚。

    大師姐不出問題肯定決賽,  另外幾個師姐就要看運氣,看自己臨場發揮,看自己對手發揮。

    杜燁閉著眼楮靠在座椅上,耳機成功阻隔了賽場過于嘈雜聲音,  他思緒從一開始刻意地配合音樂,  強硬地編排動作,  再到後面徹底地放松下了,大腦隨著音樂天馬行空的舞動。

    對于杜燁來說,這樣的狀態是他習慣的,  不但不覺累,更像是睡了一覺,  疲勞感在這個過程里,  還會一點點地消失。

    再一睜眼。

    盛耀帶著晚餐來了。

    杜燁覺自己似乎睡了一覺,在被盛耀叫醒時候,還有點被打擾了睡眠氣血翻涌。

    不過這種覺很快就散了。

    杜燁摘下耳機,  賽場紛『亂』的聲音一擁而上,比任何叫醒方式都管用。

    盛耀將餐盒遞過來,  歪頭看著杜燁笑︰“服了你了,听著搖滾樂都能睡著,真能休息好嗎?”

    杜燁說︰“習慣就好了。”

    盛耀問︰“那你都習慣了你還能興奮起來?”

    杜燁揚眉︰“為什麼不能?我在這里吻你和在床上吻你,一樣嗎?”

    盛耀錯愕,  而點頭喃喃︰“……好像也是。”

    杜燁拿過飯盒,打開看了一眼。

    白米飯配上一些蔬菜,還有看起來很可口的煎魚。

    不過最後杜燁就拿了兩個海帶卷塞嘴巴里,就當吃了東西。

    盛耀看了一眼大舞台上比賽。

    bgirl比賽已經結束了,現在輪到bboy上場,就算盛耀不過來,杜燁也很快就會被叫醒。

    a組在比賽,b組也該動起來。

    盛耀給杜燁遞了礦泉水過去,又將餐盒仔細地蓋好,才放進了保溫袋里。

    對起身要走的杜燁說︰“哈里比完了讓他來找我,他飯也在我這里。”

    杜燁點頭。

    盛耀又說︰“  比賽加油。”

    杜燁正要從盛耀身邊走過,看見男人臉,心中一動,彎腰伸手抱住了盛耀。

    他頭微微歪著,在男人脖子上親了一下。

    動作隱蔽又刺激。

    眾目睽睽下親密,過癮極了。

    做完這些,杜燁心滿意足地起身。

    但這次盛耀卻抓住了他手腕。

    男人抬頭笑著,被燈光照亮面孔笑格外溫柔,眸光繾綣地說︰“相信嗎?你什麼時候吻我,我都是一樣的。”

    杜燁愣了一下,繼而失笑,點評道︰“有時候覺你挺油膩的,有時候覺又恰到好處,清新可口。”

    兩人對視著,笑了起來。

    杜燁下了看台,往大舞台的方向走去。

    現在是bbo壓組在台上比賽,b組選手都等候在警戒線外。

    人差不多到齊了。

    上午他們的組是一百來人,1v1淘汰賽,如今了復賽,就剩下五十多人。

    人數依舊很多。

    讓杜燁懷疑今天究竟能不能完成比賽。

    杜燁來的晚,同組選手幾乎都到了。

    他們看見杜燁,目光會在他身上停留一會兒,大部分人的目光在與他對上時候,都會好像很熟絡一般,對杜燁友善地笑一下。

    但也有不擅長交際,本『性』高冷的。

    然後,杜燁就看見了喬爾。

    喬爾和杜燁在一組。

    他簽數在七十多號,大概率在復賽階段都踫不上。

    但這依舊改變不了兩人敵對的關系。

    早晚要斗一場的。

    喬爾目光很不友善,杜燁在人多地方也不怕喬爾,兩人目光撞上,生硬的,毫不退讓。

    直到又有人過來,也不知道誰先移開目光,視線終于分開。

    杜燁走到了警戒線邊緣,看見哈里在備賽區里熱身,準備上場。

    哈里應該也在找他,杜燁一出現哈里就看見,三兩步走了過來。

    “絲夫。”哈里說。

    杜燁點頭︰“還有多久上場?”

    哈里說︰“大概二十鐘。”

    杜燁說︰“一直在活動?差不多可以休息了。”

    哈里點頭,卻不走。

    他想了想,說︰“我這一輪的隊友很厲害,絲夫,後面我可能不能陪你了。”

    “我需要你陪?”杜燁揚眉又說,“有多厲害?比我都厲害嗎?”

    哈里連連搖頭︰“絲夫最厲害。”

    杜燁下巴微揚︰“和我斗舞你都不怕,還怕別人?”

    哈里想了想,喃喃︰“也對哦。”

    杜燁看著哈里笑,抬手。

    哈里馬上將頭遞了過來。

    杜燁『揉』著他頭發,笑著說︰“加油,玩的開心。”

    “玩”這個字似乎對哈里有魔力一般,眼見著就放松了下來,臉上陰霾盡去,笑著重重點了一下頭。

    杜燁看著哈里背影,緩緩收了笑。

    哈里是無法面對壓力人,未來的成就很有限,但也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如果他足夠強,將每場比賽都當成是個游戲,那麼他就會成為“游戲之王”。

    快樂跳舞也是一種辦法。

    不管怎麼樣,哈里自己開心就好。

    杜燁轉身離開警戒線,在附近找了個地方開始熱身。

    打了個小盹而已,筋骨又硬了。

    熱身時間很快,杜燁依舊戴著耳機,不和任何人交流。

    但這個環境他不敢全身心地完全投入,來來往往人很多,“真善美”這種事,在比賽成績的利益下,誰都不知道能存在多少。

    因而如果有人靠太近,他都會警惕地避開一點點。

    這麼連續避讓了兩次,還真讓杜燁看出一點名堂。

    一個不知道哪個國家選手總會假裝不經意地靠近他,等他移開後,就會假裝在附近閑逛,過一會兒,又會靠過來。

    想做什麼?

    杜燁在對方第三次試圖靠近自己時候,突然摘下耳機,開口說道︰“有事嗎?”

    這人的臉很長,被杜燁詢問後,臉更長。對著杜燁心虛地笑了一下,做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就慌慌張張地繼續埋頭拉筋。

    杜燁深深看他一眼,又往外走了幾步,幾乎離開了b組等待區。

    長臉的男人在原地弓腿拉了一會兒筋,一開始很認真,過了一會兒視線就變飄忽了起來。

    他偷偷觀察杜燁,看了好一會兒,終于還是懊惱地起身,回到了人群中間。

    緩緩地游走,最後他仿佛不經意地來到了喬爾身邊。

    喬爾此時已經熱身結束,正坐在圍繞等待區的移動座椅上休息。

    這長臉男人過去,對著喬爾諂媚地笑了一下。

    喬爾斜眼看他。

    長臉男人彎下腰,在喬爾耳邊笑道︰“本來想幫你解氣,沒想到那小子還挺難解決。”

    喬爾不解地看他。

    長臉男人說︰“知道你在華國出了事,是杜做是嗎?他既然這樣對你,我們當然不會容忍。”

    喬爾嘴巴張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解釋,順水推舟地說︰“你要做什麼?還在比賽,別惹事。”

    長臉男惋惜︰“就是可惜什麼都做不了,他剛剛似乎發現了我,甚至主動問了我。伙計,我是沒辦法了,這個仇你只能自己報。”

    喬爾並不十想在比賽賽場惹事,但朋友語氣讓他覺自己既窩囊又可憐。

    他牽著嘴角,笑滿臉橫肉猙獰。

    “我自己事情,我自己會處理。”

    長臉男聳肩笑了一下,直起了腰準備離開。

    這一轉身,就愣住了。

    杜燁就站在他身後。

    長臉男措不及防的臉上,『露』出了心虛至極表情。

    被杜燁漆黑眸子冷冷地看著,目光閃躲開來,三兩步走到一旁。

    『露』出了被他擋在身後的喬爾。

    杜燁看著喬爾,嘴角一點點抿緊。

    喬爾心虛地避開視線,然後下一秒又回過來,惡狠狠地看著杜燁,一副惡人先告狀的語氣說道︰“哦,我們的黑馬小子,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杜燁來到喬爾面前,驢唇不對馬嘴的說道︰“賽場上接觸到對手,會被取消比賽資格,更嚴重會禁賽三年。”

    喬爾交疊的腿瞬間放下,“呼”站了起來。

    他比杜燁高了一個頭,挺著碩大的胸肌走到杜燁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杜燁,說︰“你想說什麼?再說一遍,我听著呢。”

    兩人氣氛瞬間讓四周安靜了下來,無數雙的目光看了過來。

    有工作人員發現了這邊的異樣,正在走過來。

    更不要說一直在關注杜燁的盛耀,長腿一邁,就從後排邁到了前排,急沖沖地跑了過來。

    但這注定是不會動手一次對峙。

    無論杜燁還是喬爾,都不想失去比賽機會,那就肯定不會動手。

    杜燁因而有恃無恐地看著喬爾,最後說了一句︰“你還想比賽嗎?”

    喬爾額頭的青筋都爆開了。

    杜燁卻說完了自己想說,轉身推開人群,走到了外面。

    這一會兒的功夫,盛耀已經跑了過來,還沒靠近就問︰“發生什麼了?他想對你做什麼?”

    杜燁抿著嘴,不知道怎麼解釋。

    他認出那個長臉男了。

    記憶里也有過一次,一臉猥瑣在他身邊出現,因為什麼都沒做過,所以杜燁的印象不深。

    但那次比賽,杜燁是有印象。

    因為也就是那次比賽,杜燁被喬爾卡了脖子,差點從舞台丟下去。

    雖然說那之後,喬爾也因為動了手原因,被世界舞蹈家協會禁了三年的比賽。

    可對杜燁造成影響依舊存在。

    巨大心里陰影,讓他一直敵視喬爾,跟不想和在身邊沒其他人的情況下,與喬爾單獨相處。

    這種事不能再發生了。

    杜燁既沒有興趣被人第二次卡脖子,也擔心這一次萬一喬爾沒有收住力,將他真地推下舞台怎麼辦?

    他不想受傷,一點都不想。

    更何況,如果他繼續放任這個陰影面積繼續籠罩,他如果在舞台上遇見喬爾,必定束手束腳,輸定了。

    因而在想起這個長臉男之後,杜燁就鐵了心地要拔了這顆“炸•彈”。

    哪怕再一次刺激了喬爾,也要在喬爾心里套上一層枷鎖。

    杜燁自己做事情,自己很清楚前因後果,邏輯存在。

    但是說不出口。

    他想了想,上前輕輕抱了盛耀一下,然後松開他說︰“不用擔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盛耀抿直了嘴角,視線從杜燁的肩膀滑過,落在了杜燁的身後。

    杜燁回頭看了一眼,喬爾就在人群里看著這邊,杜燁剛剛走過路還留著,因而可以清楚看見彼此姿態和表情。

    喬爾很生氣,看起來很不好招惹。

    但盛耀依舊看著他,只是目光越來越冷,突然嘴角一掀,說︰“喬爾,劉一直在等你電話,為什麼不打呢?”

    劉書是盛耀律師,喬爾在華國受到哈里攻擊,盛耀給了喬爾一張名片,但劉律師一直沒有接到喬爾電話。

    其實在這件事處理上,盛耀既有全盤接下哈里闖禍意思,也用西方人方式表達了他態度。

    不喜歡一個人是一回事,處理問題是另外一回事。

    盛耀做法無錯可挑。

    喬爾听完,嘴角抽搐了一下,最後竟然悻悻然地轉身回到座位坐下。

    杜燁沒想到,以喬爾脾氣竟然會忍了,目光收回來的時候,驚訝地看向盛耀。

    盛耀笑了一下,手拍上杜燁的肩膀,微笑︰“你徒弟可是一面大旗,扯好了比什麼都管用,你這是天上掉下一個大靠山。”

    “說人。”

    盛耀『摸』了『摸』鼻子,收了自己有點腹黑笑容,說道︰“喬爾前段時間,可被哈里家人收拾個夠嗆,連找我要醫『藥』費都不敢。”

    杜燁蹙眉︰“就這?”

    盛耀說︰“不是這是什麼?他這幅吃不完要不完模樣,不就是一個受了怨氣小媳『婦』兒姿態嗎?”

    “……”杜燁忍不住去看喬•小媳『婦』兒•爾,好嘛,這氣鼓鼓模樣,還真是啊!

    也不知道是盛耀形容過于喜,還是杜燁未免出事提前點了喬爾一下,轉頭再做自己事情時候,杜燁便覺莫名籠罩在頭頂的黑『色』烏雲,就消散了許多。

    也可以真正專心地備賽了。

    哈里比賽在這期間很快結束。

    他對手確實很強,哈里卻能夠在先輸一局情況下,第二局扳回一城,雖然第三局依舊輸了,但看完整場比賽杜燁還算滿意。

    至少哈里全部發揮了他實力,面對“逆風局”也賽出了自己風采,他比賽狀態有了明顯的步,這是不爭事實。

    這就夠了。

    不過這樣一來,華國隊一共五個人參加bboy比賽,如今已經淘汰三人,就剩下杜燁和王波。

    哈里比完後沒過多久,工作人員就放b組選手場。

    杜燁的簽號在b組10號。

    初賽結束,他前面就只有四個選手,也就是說,他第三組就要上場。

    盛耀期間一直陪個杜燁,直到他了備賽區,才說了一聲加油,便帶著哈里回到了座位上。

    這一會兒的時間,“fivelong”人都來了,王波也第一時間出現在了警戒線外等待區。

    杜燁走去最前面的時候,看了王波一眼,王波對他揮動拳頭,為他加油。

    杜燁點了一下頭。

    杜燁在靠近台階的位置,看見了他這次斗舞對手。

    是個島國的選手。

    衣服上貼著號碼牌是11號。

    看著杜燁的目光里既然有些敬畏,又有些畏懼。

    不過杜燁對他沒什麼印象。

    應該不算強。

    杜燁就將目光收回,等待時間,將腳搭上了舞台,慢慢地拉了拉腿部的筋。

    這個島國選手干站了幾秒,便也蹲下去,一顛一顛地拉腿。

    喬爾就在杜燁身後不遠,長臉男就站在他身邊。

    杜燁壓腿的時候看不見,長臉男遞了個眼『色』,就要往杜燁身邊靠,卻被喬爾一把抓住了領子,扯到了一邊去。

    長臉男不高興地看著喬爾,喬爾就凶狠地與他對視,警告道︰“別惹事。”

    幾秒種後,長臉男目光閃縮,悻悻地走到了一旁。

    這一會功夫,就輪到了杜燁上場。

    喬爾來到舞台邊上,雙手環胸地看著舞台上杜燁,表情莫名,臉看起依舊很凶,但眼里卻又意料外平靜。

    只是在看,在評估,在研究,卻沒了這之前始終抹不去的戾氣。

    被禁賽嗎?

    如果不能跳舞,他還能做什麼?還怎麼生活?

    杜燁的做法沒錯。

    喬爾是個爆脾氣。

    脾氣爆,就是因為在做某件事之前,血氣一上涌,他就想不到那之後的後果。

    杜燁提醒了喬爾。

    喬爾想到了後果,他不不約束自己。

    他這麼做,對誰都有好處。

    杜燁風平浪靜地上了舞台,開始了他在“bsp;   這一次,他依舊抽到了先手簽。

    先手簽的優勢就是不能通過對手表現,評估對方的真正實力。

    好在有三場。

    杜燁琢磨著,就算第一局讓了,繼續專注在舞蹈藝術上表現,自己後面也有兩局機會可以贏了對方,因而就繼續自己一開始計劃。

    繼續“刷”裁判們好感度。

    以舞蹈為主。

    展現自己個『性』和小地板的基礎。

    盡量在三十秒時間里,做一個人物的設定。

    就比如第一場,杜燁的舞蹈里加了一點滑稽風格,和台下時候完全不同,臉上掛著小丑一般夸張笑容。

    他舞蹈動作變很滑稽,雙腿張開是個“o型腿”,走路像鴨子,扭動脖子,跳舞一點都不嚴肅,個別動作既像

    eakg搖滾步,又不那麼一樣,有著自己獨創風格和對小丑這個人物的理解。

    在舞台上像個頑童一樣,嘻嘻哈哈地戲弄對面的對手。

    他從對手面前往回走,扭著屁股,看起來很欠揍,但下一秒,又一個【海豚下潛】,帥氣舞蹈,待火候差不多,便猛地拔地而起,做上兩個大地板。

    干淨利落,風姿颯爽。

    結束。

    依舊是難度不高,但很有自己風格的一個表演。

    他在試探這個舞台的接受程度,通過這個過程了解裁判更“吃”哪個風格。

    但結果卻出乎了杜燁的意料。

    第一輪比賽結束。

    他對手跳完後,兩人一起來到舞台的前面等待數。

    數出來。

    來自島國的對手,拿到了1305。

    而杜燁,拿到了1343。

    杜燁︰“……”

    這個水準已經可以拿到這個高了嗎?

    明明這個風格的舞,上一世他也在這個舞團上跳過,而且安排大地板比剛剛跳的多。

    但裁判在上一世body只給了他435。

    這一世卻願意給他445。

    多了01。

    別看只有01。

    在這種只有5小分值里,多出來01,已經是裁判很大的一個讓步。

    除此以外,讓杜燁驚訝的,是他看好的d,裁判卻只給他438。

    比初賽數都低。

    換句話說,杜燁苦心營造小丑角『色』,裁判並不是很認可。

    是因為亞洲人扮演小丑會比較違和嗎?

    第二輪的時候。

    杜燁的舞蹈動作加入了很多跳躍,翻滾“功夫”元素,甚至為了了解裁判的喜好,杜燁還減少了一次大地板的動作,甚至連貫的小地板都因為跳躍原因,不太連貫。

    但是第二輪結束,他對手拿了1308總分。

    而杜燁的總分這次達到了1350。

    杜燁︰……

    輕松連勝兩輪,甚至連氣都不怎麼喘杜燁,陷入了深深地困『惑』中。

    難道這個賽場就那麼倔強,裁判們都是一副恨死了“技巧”模樣,自己技巧做越少,拿到的就越高嗎?

    杜燁下了舞台,回到座位上,吃了飯還沒有擦嘴的哈里第一沖過來說︰“絲夫好厲害,帥呆了!”

    杜燁疑『惑』看他︰“哪里厲害了?”

    哈里以為這是杜燁對他考驗,想了想後認真地說了起來。

    ……

    此時。

    喬爾也在和那個長臉男交談。

    喬爾說︰“別怪我沒有警告你,還想繼續跳舞,就別在賽場上惹事,尤其是杜燁,現在不知道有多少雙眼楮看著他,動他一根毫『毛』,你就可以回家了。”

    長臉男撇了撇嘴,沒有說話。

    喬爾說︰“不信?你為什麼不看看他比賽?沒有發現嗎?裁判們很喜歡他,喜歡他不拘一格的風格,喜歡他牢固的基礎,更願意看他走到最後。比利,他正在成為這個時代寵兒。”

    頓了頓,喬爾有些傷感地說︰“我們誰都阻止不了。他們愛他。”

    ……

    哈里掰著手指說︰“因為絲夫的基礎好,所以您的舞蹈無論怎麼跳都很好看。我知道絲夫,我會繼續練習基礎,變和您一樣強。

    還有您的舞蹈風格別具一格。我看了那麼多比賽,包括我自己在內,舞台上只會跳我們訓練時候東西,和其他人一模一樣。但您不一樣,和我們都不一樣。

    哦,絲夫,我喜歡您的小丑,更喜歡您的俠客,您在斗舞時候,我看見了另外一個您,千變萬化,我太愛您了!

    您是一個已經走在了時代前面的bboy,您的舞蹈能力和技巧實力,都已經達到了極限,您在研究另外一條路,那就是藝術!

    可以教我絲夫?我想學,非常地想學。”

    杜燁揚眉︰“什麼?你再說一遍?”

    哈里說︰“我要學習師父!”

    “不不不,上一句。”

    “額……您是走在了時代前面的bboy,您在研究另外一條路,那就是藝術!”

    杜燁看著哈里,陷入了某種呆滯般的思考中。

    ” target=”_bnk”

    xdd。xdd w ,請牢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