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修仙不如玩基建

正文 銀行(一群人排著隊,拿著富有的...)

    逐晨著實被這幫魔修的才智給震撼到了, 她很想抓著青年的肩膀問一句︰還有什麼驚喜是朕不知道的!

    好在最後克制住了,只委婉地夸贊了句︰“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不過短短時間, 已經實現了產業升級。這幫魔修簡直就是偏科的天才!

    不應該給他們上文學課, 等逐晨整理整理,給他們搞一門物理課, 等他們去改變世界。

    逐晨興奮難耐道︰“諸位做得很好,這對朝聞來說有很大的意義!待這段時間過去之後,我就給幾位發個科技創新獎, 當眾進行表彰。”

    “表彰?”魔修問,“表彰什麼?”

    逐晨動情道︰“表彰就是當著所有人的面夸獎你們,然後給你們發獎金、發獎杯, 把你們的名字記下來,讓大家向你們學習這種創新精神!”

    不遠處還在說鬧的魔修都停下了聲音,炯炯有神地看向這邊。縱然極力想裝作不在意的模樣,可每一個五官都在用自己的想法述說著興奮。

    他們來的時候,是以半罪犯的身份被強壓著過來的,當天晚上還被捆在路邊吹了一夜的冷風,之後也一直深受百姓的議論,被眾人看不起。與其余那些魔界散修對比起來, 可謂落魄。

    如今終于要實現自己座上賓的美夢了嗎?

    被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表彰過,是不是要比若有、若無那些人厲害了?

    魔修不大敢相信還有這等好事,惴惴不安地問道︰“為何要表彰?”因為他們偷懶了?

    逐晨笑道︰“這也不算偷懶, 你們沒有糊弄我交代的事, 只不過是自己想了辦法, 將它變得簡單而已。”

    魔修照著她的思路想想,覺得確實如此, 不由也為自己的聰慧高興起來。

    “我就說嘛,這樣是可以的,掌門是個明事理的人!”

    “我的名字太難听了,若記下來,豈不是會很丟人?”

    “當真有那麼厲害嗎?那我還有許多別的想法!”

    逐晨與他們一起開了會兒玩笑,片刻後拍掌叫停,宣布道︰“順便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大家。”

    魔修們用力點頭,側耳傾听。

    “這回的報紙印得非常不錯。”逐晨大喘氣道,“所以顧客們加訂了十萬份!”

    魔修︰“……”

    逐晨︰“別翻白眼!誒,別暈!你們都是朝聞的大功臣,熬過這一段我給你們升職加薪走上人生巔峰!”

    ?

    過了兩日,全通道友再次來到朝聞,說報紙的認購數又往上提升了,並給她帶來了眾道友合力捐贈的靈石。

    因二期遲遲不出,各大宗門的修士都在擔心尋山道人的安危,囑托全通以送錢的名義,來看看這位勇士是否還活著。

    逐晨看著全通猩紅的雙眼,覺得他真是為朝聞的傳媒事業付出了太多,竟然還親自上門催更。這樣志同道合的商業伙伴很難找了,于是領著他去探望了一下尋山道人。

    兩人進行了一番友好慰問。全通得到了一點劇透,帶著滿足的心走了。

    可因為二期報紙杳無音信,不止外界的人著急,連朝聞內部的人也開始蠢蠢欲動。

    尋山道人的閉關修煉被強行打斷,每天都有不少修士去他門前走走叫叫,問他什麼時候才能寫完,不要再拖延。

    下一期的內容尋山道人早就已經寫好了,連稿子和活字排版都做完了,可是逐晨要攢數量等待發售,暫時無法上市,怎麼成了是他的錯?

    終于忍不下去,尋山道人來找逐晨,絮絮叨叨地朝她訴苦道︰“近日總有人到我門前來打擾。我幾次寫得累了,想到窗邊吹吹風,豈料一開窗戶,就在不遠處看見幾個鬼祟的人影在我屋前走動,還對我露出陰惻惻的笑容。叫我如何敢繼續往下寫?”

    這種時候,還能退縮嗎?開了坑那必然是要對讀者負責的。

    逐晨鼓勵他說︰“你怕什麼?這里是我朝聞的地盤,他們又不能對你做什麼,頂多給你寄寄刀片。”

    她說著頓了一下,恍惚想起刀片是金屬,金屬在這個年代是貴重物品。那寄的哪里是刀片?簡直是黃金。

    可惜這個年代的人可能沒有這樣的習俗。

    逐晨捂著嘴沉痛道︰“對,你放心,我這就在報紙下面加一行字,讓讀者不要因為劇情原因給你寄刀片,這樣會讓你很苦惱。”

    尋山道人︰“……”你莫非以為我看不見你正在大笑的嘴角?

    ?

    隨著魔界兄弟們效率的提高,十幾萬份報紙很快就出來了。逐晨留了兩份字板,將其余的拼成二期報紙排版進行大量印刷。

    過期報紙不可能長久供應,她在二期發行的廣告位里宣布了一下,下月起將停止一期報紙的供應,以後訂閱,不能再補發前期內容。但等尋山道人的文章完結,他們可以獨立發行完整版的小說。

    報紙的盛行給朝聞帶來了巨大的利潤和流動現金,只要後續好好維持,擴大產業規模,聯合別派宗門改進新聞版面,提高創報立意,相信它很快就能成為一個穩定發展的行業。

    逐晨有現代人的眼光和經驗,對紙媒的發展還是有比較精準的認識的,在宣傳這一塊,基本可以算是走上正軌了。

    逐晨這兩天都在陪魔修改進印刷系統,順便給他們上幾節物理課,那幫魔修的奇特腦洞總是讓她悲喜交加。等注意到的時候,系統里兩項任務都已顯示完成。

    一個是【自力更生,艱苦創業】的三階段任務,獎勵是一顆待發芽的種子。

    還有一個則是【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的二階段任務,獎勵是【沐水】的中級。

    這讓逐晨有點驚喜。她知道【沐水】的特殊性,只能依靠國家影響力這項任務來升級,而這個任務的完成標準又定得極高,她先前還為此煩惱。功法的復雜性也遠超其它技能。她用了那麼長時間,才算是將將熟練了它的初級功法。

    好在報紙發行幫她大幅打開了國家知名度,否則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進入下一階段。報紙這個決策真是下對頭了。

    逐晨看著屏幕中閃爍的藍光,點開新跳出的兩個任務。

    主線任務︰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三)

    目標︰擴大城市知名度,增強國家影響力。維護多邊主義,應對安全挑戰。

    獎勵技能︰沐水?高級(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細看沒什麼變化,但目標中加設了一個“多邊主義”的要求,很耐人尋味。

    當然逐晨本身也沒想走稱霸世界的單邊主義道路,她只希望世界和平。

    她按照自己多年思想品德教育後的覺悟猜想了一下,認為可能是隨著魔氣向外擴張,災民數量會越來越多,小宗門難以為繼,瀕臨破滅。系統希望朝聞能起到一定的帶頭扶持作用,幫助周邊宗門渡過難關,形成健康的合作關系。

    ……可朝聞也還只是一個孩子而已。真要她一日同風起,直上九萬里嗎?

    逐晨哭笑不得,感覺壓力巨大,視線下移,看下一項任務。

    主線任務︰自力更生,艱苦創業(四)

    目標︰深度挖掘有價值行業,鼓勵新興行業,大力發展科技創新,促進產業升級。

    獎勵技能︰春木?高級(春風不獨開春木,能蹙浪花高似屋。)(不可升級)

    逐晨對著屏幕研究了片刻,抬手摩挲自己光潔的下巴。

    看來技能已經從【水】系轉到【木】系了,獎勵技能更是直接給出了【高級】,當然目標難度也迅速提高,對創新的要求明顯增加。

    要在教育尚未普及,生產力依靠修仙,社會政治體系不穩定,各種層面上都帶有玄學的世界里講科學,如果放在以前,逐晨會覺得天方夜譚,但是現在她有一幫工科男。

    寶藏男孩。

    逐晨痴痴笑了兩聲,決定等印刷廠那邊的半自動生產系統改進之後,以升職的名義,將他們調到各行各業去,試試能不能觸發系統的創新升級。

    她獨自樂了一會兒,選取領取獎勵。

    光芒閃爍之後,逐晨的手心里多出了一個塊狀物體。

    這黃澄澄的,外表帶有幾個凹凸不平的小坑的東西,如果她沒有認錯的話,應該是一個土豆。

    ……土豆。

    逐晨猛地站了起來。

    土豆好啊!產量高,易種植,對氣候的要求不太嚴苛,哪怕是在熱帶和高寒地區也可以實現大批量種植。種植周期也短,一年可以栽種兩次。含有豐富的營養跟澱粉,可以作為主食。對于低產地區來說簡直就是一道福音。

    朝聞如今最缺是什麼?不就是能滿足自我需求的主食嗎?

    逐晨從穿越來之後,就沒見過土豆。

    這也屬于正常,因為在現代社會的歷史記錄中,土豆原產地是美洲,後來被西班牙人帶到了歐洲。一直到明朝末年,各地饑荒,才被華人輾轉帶到國內。誰知道這片修仙大陸上究竟有沒有土豆這東西。

    逐晨查看了一下神識,發現隨之附贈的還有土豆的種植教程,頓時放下心來。

    這個月份,正適合種植土豆。逐晨翻開教程的第一章,發現上面說明的就是︰土豆種植前,要先催芽。

    目前她手上的這枚土豆還是光滑的,沒有任何的嫩芽,因此系統的描述也是【待發芽的種子】。

    按照經驗來講,將土豆放在散射光下,避免太陽直曬、霜凍,保證穩定的濕度和溫度,讓土豆均勻見光,半個多月的時間,就可以催生出嫩芽。

    逐晨剛燃起的熱血當場被那“半個多月”給澆滅了,萬萬沒想到種田還要從催芽開始。

    她在窗台找了個位置,將土豆放在盤子里,過了會兒不大放心,怕它會被路過的飛鳥叼走,又給它往里面放了一點。

    她可就這麼一個土豆,朝聞糧食的希望都在它身上了。

    這樣一想,更覺得土豆危險,必須得時時刻刻有人看著才行。

    逐晨揣著這黑丑的土豆,比揣著個金子還擔心,正在房間里打轉,找不到合適的存儲地點,忽然想到了寥寥雲。

    寥寥雲可以呀!

    寥寥雲身上都是仙氣,連彤果和竹子經過她的仙氣滋養後都能變得茁壯起來,何況是一顆粗糙的土豆?不定只要幾天就可以發芽了。

    而且她特別愛惜物品,從來不搞破壞。像彤果那樣極怕破皮的水果,被她揣在兜里,都不見有過磕踫的。

    世上還有比雲更柔和的東西嗎?

    逐晨立馬去找了寥寥雲,寥寥雲正在地里摘彤果。

    她找得很仔細,專挑那些紅艷艷的果子摘,放在手心里看一會兒,覺得像寶石一樣特別漂亮,然後才嘿嘿笑著裝進自己的小兜里。

    阿禿睜著它那雙大眼楮,低下高貴的頭顱,正在幫她一起挑選成熟的彤果。

    “寥寥雲!”

    逐晨叫了一聲,寥寥雲發現她的身影,飛速朝她跑過來,手里高舉著兩枚彤果,要跟她分享。

    “謝謝雲崽,這果子真好看。”逐晨蹲在地上,與她視線平齊,笑道,“你能幫我保存一下這個東西嗎?”寥寥雲看見那土豆,遲疑了下,大約是覺得它丑,不願意它和自己的果子放在一起。

    “這不是直接吃的。”逐晨解釋說,“等它發芽,姐姐給它種到地里,明年就會有很多的土豆,到時候,很多買不起米的人也可以吃飽飯啦。”

    寥寥雲聞言接過來,左右翻轉著看了一圈。對她來說,這土豆的體積有點大了,要兩只手才能完全捧住,她也看得很小心。片刻後,她仰起頭問︰“好吃嘛?”

    “好吃。”逐晨說,“等明年長出來了,我給你做酸辣土豆絲、土豆泥、土豆炖牛肉……它的口感很松軟,炖肉的話,可以吸滿湯汁,又帶有自己獨特的香味。當然熗炒也好吃。”

    “哇……”寥寥雲听著口水都要流下來,她趕緊吸了一口,抬頭來看逐晨,嘿嘿直笑。

    逐晨摸摸她的腦袋,跟她說了土豆催芽的幾個注意事項。寥寥雲都認真听了,然後搖頭晃腦地表示自己記住了,並小心地把它裝到衣兜里,用小手拍了拍。

    逐晨捧住她的臉︰“謝謝雲崽!”

    ?

    逐晨讓寥寥雲自己打發時間,回屋繼續驗收系統獎勵。

    她用了好長時間才讓自己靜下來心,徹底忘掉土豆教程,查看神識中【沐水】的中級技能。

    中級功法比初級的要難上一個階層,單單從功法的長度就可以看出。但逐晨之前艱難摸清了【沐水】中一些比較晦澀的描述,如今在文字理解上已經少有障礙,倒是省下了不少功夫。

    她很在意上次修行時那宛如魂魄離體的體驗,始終惦念著這件事,按照功法在體內運行靈氣,並悄然將空氣中的魔氣吸納進來。

    起先沒什麼異常,過了大約十來個周期後,逐晨的身體逐漸輕快起來,經脈中對魔氣的感知也變得敏銳,知道自己大約是初窺中級的門道了。

    很快,她感覺自己的神識再次脫離控制,這回是在她完全清醒的情況下,她飛升上空,站在浩渺星辰之中。

    逐晨垂下眼眸,視線焦點處就是魔界,再往下,便是朝聞。

    此時朝聞上方蒙著隱隱的黑霧,像是披著一層淡淡的薄紗,魔氣濃度比之以往明顯增強。而在魔界界碑的地方,更是霧氣重重,似翻滾濃煙。

    原本散發著紅光的巍峨界碑,如今光芒微弱,被霧氣遮擋住了大半身影。那條盤旋著的山脈巨龍,像是被幾道黑色的巨劍從中間生生斬斷,再不復以往輝煌。

    逐晨嘆了口氣,大概猜到,那佇立了不知多少年歲的魔界界碑恐怕是要斷裂了。

    可能是因為地殼運動,導致山脈風水發生了變化。也可能是因為時間太過久遠,界碑中的力量已無法支撐。

    不管是哪個原因,現實都不是她能扭轉的。而位于魔界邊緣的朝聞,更是岌岌可危。

    她想到了自己這個基建狂魔輔佐系統,出現的時機是如此巧合,進而又想到了【沐水】這個能吸收魔氣的技能。

    ……不會吧?社會主義也沒有這麼大的能量的。希望系統不要對她給予過重的期望。

    ……還好她有師父跟大魔,就算有魔修妄圖從魔界出來,他們也能幫忙鎮壓。哪怕到時候魔界界碑真的斷裂,這里應該也能成為一個世外桃源。

    逐晨忽然有些明了,風不夜為何要入魔了。

    他可能是察覺出這份天地異象,萬般無奈下,才決定入魔衛道。

    好一番苦心。果然是心中有山河,劍中求大道的男人。

    逐晨腦海中浮現出風不夜那張清冷俊秀的臉來,不由思考他此時在煩惱著一些什麼。

    風不夜的心里似乎總是裝著很多東西,可又好像只是一些很純粹的念想,逐晨有些分不清,他待自己的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

    她第一次見到風不夜時,這人就是現在的長相,年紀看著與逐晨前世差不多大,性格脾氣頗為老成。

    可逐晨又不是真正的孩童,很難將這種外貌的人當做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輩,更多應該是亦師亦友的大哥。哪怕跟著他修煉、念書,嘴上叫他師父,心境也未有太大變化。

    總歸風不夜是一個,無論怎麼樣都不會讓她討厭的人。至于更多的東西,她也不敢深想。

    逐晨思緒胡亂飄散,等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正站在風不夜的床前。

    男人穿著白色的長袍,側躺在床榻上,一身烏黑的長發從塌上滑落,眉峰輕輕蹙著,連睡夢中都不能獲得一絲安穩。

    這一幕讓逐晨有種詭異的似曾相識感,甚至雙手已經忍不住想要給他蓋上被子,尚未捋出情緒來,神識猛然後退,回到了自己的身體。

    等逐晨睜開眼楮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又是已經大亮了。明媚的日光從窗格照入,在木板上投下斑駁的光影。

    她偏過頭,看見寥寥雲坐在床邊,低垂著腦袋,好奇地觀察手上的東西。

    逐晨咳了一聲,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寥寥雲回過身,獻寶似的將東西遞給逐晨。

    “長芽芽了!”

    逐晨從一片恍惚中回神,一手按著額角的穴道,一手接過土豆查看。發現果然,這土豆只用了一天就開始長芽了,且芽長得特別茂盛,比她以往見過的任何一顆發芽的土豆都更為密集。就不知道是因為系統出品的品種過于優質,還是寥寥雲的仙氣太過強勢。

    寥寥雲朝她爬過來,用清澈的目光看著土豆,滿臉希冀地問道︰“然後呢?”

    逐晨說︰“然後切成塊,埋土里去就行了。”

    寥寥雲乖巧地問︰“要雨嗎?”

    切塊的土豆最好是能用生根水浸泡一下,但逐晨覺得世上配方再好的生根水,可能都比不上寥寥雲的雨水。她笑道︰“要的。”

    寥寥雲很高興,覺得自己又能幫上忙了,跑下床從櫃子里翻出一個木杯,擺好後,拎著衣角擠了擠,從分明干燥的衣服里,擠出小半杯的水。

    “夠嗎?”寥寥雲將杯子遞給她,忽閃著眼楮道,“沒有了。”

    逐晨說︰“夠了吧,我看看。”

    教程上是說,每一塊分切的土豆上,最好能帶兩三個芽眼,一般的土豆不會切得太小,但逐晨手上這個土豆很明顯不是一般的土豆。她隨意數了數,發現它上面的小芽起碼有五六十個,長得跟個海膽一樣,極具龍傲天的氣質。

    逐晨有點拿不定主意。糾結過後,按照經驗,留了一塊普通大小的土豆做防備,其余的全部根據教程,按每兩個芽眼做一塊來切小,再用雨水小心擦拭切口。

    寥寥雲全程在旁觀看,都不舍得眨眼,看她處理完後,小心問道︰“要栽到彤果的地里去嗎?”

    逐晨覺得,系統既然給了她這個土豆,它應該是能抵抗魔氣的。加上有寥寥雲的仙氣保護,問題想必不大。

    可她還是有點忐忑,最終去找了幾個盆,往盆里撥點正常的泥土,才把土豆埋進去。想看看它後期的種植情況再做進一步分析。

    “好了。”逐晨說,“最慢的話,秋天就可以豐收了。”

    寥寥雲失望︰“好久呀!”

    逐晨笑道︰“有寥寥雲的雨水,說不定很快就能長出來了。”

    寥寥雲舉手︰“那我去找雲!”她說著飛奔而出,又開始了自己的抓雲大計。

    ?

    山腳的客棧里,人潮擁擠,酒香四溢,出入間多是穿著道服、佩戴兵器的修士。

    盡易宗的人前腳剛走,就有青年圍聚一團,開始討論今日的趣事。

    “你收到朝聞日報了嗎?”

    “收到了。”

    “看了嗎?”

    “看了,好生刺激!”青年倒吸一口氣,“劍修宗師原來是這樣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