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宮斗不如當太後

正文 第121章 鐵血

    唐師師震驚了, 她剛剛還在嘲笑周舜華蠢,一個來路不明的刺客藏在周舜華屋里,周舜華不趕緊去找人, 竟然還替刺客打掩護。那刺客一是個男人, 二是個逃犯,幫他簡直是腦子有坑。

    所以, 這就是周舜華是女主, 而她是女配的原因嗎?唐師師有些麻木地想,她當眾舉報了世子,害他狼狽逃走, 以後,唐師師還有機會得到世子的好感麼?

    不敢細想。她站在陰影里, 沉默良久,馮嬤嬤將其余事情安排完, 一轉頭見唐師師還怔怔站著,呵斥道︰“愣著做什麼, 還不快回去。”

    唐師師行禮, 低聲應道︰“是。”

    唐師師跟著素蘭姑姑走到馮嬤嬤的屋子, 一路上都是悶悶的,哪有先前討巧的勁兒。素蘭以為唐師師受到了驚嚇,等進屋後, 對唐師師說︰“你不必害怕,你本便是送來侍奉靖王的……今日你在靖王面前露了臉, 說不定, 也是好事。”

    唐師師僵硬地笑了笑, 勉強道︰“是。”

    如果唐師師的目標是靖王, 那今日這一出雖然尷尬, 未必沒有轉圜的機會。但是,她要爭取的男人是世子啊。

    哪個男人被害得狼狽逃走後,還能對舉報者抱有好感呢?原來,真正的故事情節並不是周舜華舉報立功,恰恰相反,而是掩護刺客。周舜華用自己的女子身份掩護了刺客,等追兵走後,世子從房梁上跳下來,對這位機智勇敢的女子贊賞有加,後面在王府兩人再次見面,世子認出了周舜華並對其寵愛非常,也就順理成章了。

    唐師師捂住眼楮,覺得絕望。原來她真的是個惡毒女配,得知劇情沒有讓她扭轉乾坤,成功洗白,反而讓她更惡毒了。

    素蘭見唐師師提不起精神的樣子,沒有多說,悄悄離開了。唐師師抱著包裹呆坐一會,重新打起精神。

    事在人為,來日方長,往好處想,今日,世子徹底記住她了呀。相比于面目模糊的其他美人,唐師師好歹在男主面前有了名號。在後宮內宅里,怕的不是聲名狼藉,而是沒有聲名。

    被人厭惡,總好過被人遺忘。唐師師再一次鼓起勁兒來,她畢竟手握劇情發展,唐師師就不信,她能一次猜錯,還能次次猜錯。

    這時候門口傳來響動,馮嬤嬤回來了。唐師師立刻站起身,低眉順眼給馮嬤嬤請安︰“嬤嬤好。”

    馮嬤嬤穿著繁重的大衣服,唐師師很有眼力勁兒,上前服侍著馮嬤嬤將外衣脫下來,換上輕薄的家常襖裙。馮嬤嬤坐到榻上,唐師師從一旁取了美人錘,輕輕給馮嬤嬤敲腿。

    馮嬤嬤臉上還是一副死板嚴肅,但是心里卻舒服地吁了口氣。她在深宮中沉浮了一輩子,雖然外人都恭稱她為馮嬤嬤,但說到底,干的還是伺候人的活。馮嬤嬤伺候了這麼多年,身上積攢了不少毛病,陰雨時關節疼,就是其中之一。

    最近下雨,馮嬤嬤趕路一整日,剛才還在外面站了那麼許久,腿早就支持不住了。

    唐師師這個人,心機算計都表露在明處,可是不得不承認,她應變快,會說話,舍得下身段,時常能讓人熨帖到心坎里。姚太後和馮嬤嬤明知道唐師師此女野心不小,但依然選擇提拔唐師師,將她捧為美人之首。

    和周舜華那種有傲氣有依仗的高門女子比起來,唐師師無疑要好操縱的多。如果換成周舜華,姚太後還不放心呢,唯有唐師師這種一眼就能望穿的人,姚太後才能放心將她扔在靖王府。

    就比方今日,唐師師做出這麼出格的事,若換成別人,馮嬤嬤必然要懷疑了。但這個人是唐師師,馮嬤嬤就覺得一切盡在掌握,她甚至能猜到唐師師在想什麼。

    馮嬤嬤慢悠悠問︰“今夜,你為何自作主張,沖出來和靖王說話?”

    唐師師知道這是自己最大的危機,同樣也是最大的機遇。只要渡過了這一關,馮嬤嬤和姚太後就會真正信任她,並且將監視靖王府的大權交給她。唐師師自己不怕死,但是她不能不顧忌遠在臨清的母親。

    唐師師垂著頭,露出一截修長白皙的脖頸,表現出適到好處的溫順和害怕︰“嬤嬤恕罪。我當時誤以為帶兵的人是世子,想在世子面前立功,故而冒失。沒想到……”

    馬屁拍到了馬腿上,撞到了世子的父親,靖王跟前。

    和馮嬤嬤預料的一樣。馮嬤嬤臉上帶著一切盡在掌握的從容,這種美貌鋒銳、野心勃勃但是不甚聰明的女子,太適合掌控了。一個合格的棋子,最重要的,就是讓上位者用得安心。

    馮嬤嬤不緊不慢說︰“起來吧。你今日犯了大錯,但念在你是初犯,饒你這一次。”

    唐師師低頭道︰“謝嬤嬤。”隨即慢慢站起來,依然垂頭侍奉在一邊,並不敢東張西望。唐師師知道,她的考核還沒過。

    馮嬤嬤問︰“你可知你錯在哪兒了?”

    唐師師低聲說︰“不該忤逆嬤嬤的話,貿然沖出去。”

    馮嬤嬤含笑,搖頭︰“並不是。你和老身不一樣,老身終身伺候主子,而你,名義上是宮女,實則是主子。”

    唐師師提裙跪下︰“小女不敢。”

    馮嬤嬤垂眸看了一會,扶著唐師師的胳膊,說︰“起來。進了靖王的封地,你的身份就不一樣了,日後除了靖王,你不必對任何人下跪。說不定,等再過幾年,老身見了你,亦要行禮。”

    唐師師明白這話是試探,她要是真的應下就完了。唐師師不肯起,有些惶恐地說︰“嬤嬤這是說什麼話,小女怎麼敢動這種心思……”

    唐師師看起來被嚇得不輕,連話都說不利索了。馮嬤嬤心道還是沒見過世面,竟然被嚇成這樣,不過雖然這樣想,馮嬤嬤心里卻極其滿意。

    馮嬤嬤放下手,端起一盞茶抿了兩口,放在桌子上,說︰“行了,起來吧。我只是提醒你,又不是要對你做什麼,怎麼嚇成這樣。”

    唐師師心底悄悄松了口氣,緩慢站起來,面上依然是一派驚惶。馮嬤嬤語氣和緩很多,真變成了提點的口吻,說︰“今日你的心思是好的,但是太過明顯。深宮中,爭寵太用力反而落了下乘,要的是以退為進,不著痕跡。你懂了嗎?”

    馮嬤嬤說完後,頓了頓,道︰“不過,你今兒陰差陽錯,說不定正好撞到了點上。靖王可不是個好相與的人,這些年,沒有一個女人能靠近他身邊。可是他今日走時,竟然問了你姓名。”

    唐師師欲哭無淚,這哪里是什麼恩寵,靖王問姓名,確定不是為了記住她是誰,等進府後再賜死她嗎?最重要的是,她的目標,並不是靖王,而是世子啊。

    討好了靖王,卻得罪了世子,等日後男主登基,還不是一樣死路一條。

    唐師師心里苦,但是她沒法說。她勉強笑了笑,擦著邊打听︰“嬤嬤,我路上听聞靖王世子是人中龍鳳,少年英才,我便以為世子是一個極出色的少年郎,為何靖王……”看起來也如此年輕?

    唐師師真的覺得自己很冤,但凡今日來一個大腹便便、滄桑深沉的中年男人,唐師師都不會認錯。然而那個男人身姿挺拔,腰身勁瘦,年輕俊美,往那里一站就是一道風景,誰能相信他已經有一個十六七的兒子了?

    馮嬤嬤嗤笑一聲,說︰“什麼世子,不過是個養子罷了,又不是趙家正經血脈。”

    唐師師驚訝地瞪大眼楮,等著馮嬤嬤繼續往後說。但是馮嬤嬤提了一嘴,就不肯再深入,而是轉而說起靖王︰“你沒進府就想討好男主子,心是好的,但是不要做得這麼明顯。靖王這個人深不可測,便是太後娘娘也拿不準他的心思。”

    馮嬤嬤說著,臉上露出些許感慨︰“他自十四歲就藩,已經十年沒有回過京城了。當年離開宮城時,靖王不過一個俊秀單薄的少年,沒想到,十年過去,他竟成了如此模樣。”

    馮嬤嬤是伺候姚太後的老人,知道許多宮闈秘聞,當年世宗去世,靖王、滕王就藩,馮嬤嬤都是親歷者。一轉眼許多年過去,孝宗也死了,當年那個病弱蒼白的皇子,卻變成了威震一方的藩王。

    靖王十四歲就被送往藩地,他那時候還生著病,宮里所有人,包括姚太後,都覺得他活不了了。誰能知道,活得最長的,反而是靖王呢。

    馮嬤嬤唏噓不已,唐師師從只言片語中,提取出許多靖王的信息。

    靖王十四歲就被送往藩地,馮嬤嬤感嘆十年未見,那就是說,現在靖王二十四歲。這個年紀不算大,或者說正值英年,難怪唐師師會認錯。按開國留下來的規矩,皇子成年後全部去藩國鎮守邊疆,不得留在京城,但是靖王十四歲就被送走,著實有些早了。

    听馮嬤嬤的話音,以及今日靖王見了馮嬤嬤後的表現,恐怕當年靖王就藩有許多貓膩,說不定其中就有姚太後的手筆。

    唐師師為自己的未來深深嘆氣,靖王和姚太後有仇,唐師師還沒進府就狠狠得罪了世子。她日後在靖王府的路,恐怕不好走。

    唐師師懷著擔憂,問︰“馮嬤嬤,我還不知該如何避靖王名諱。”

    馮嬤嬤沾著茶水,在桌子上寫了一個字︰“諱鈞。”

    唐師師了然,如今國姓趙,靖王和孝宗皇帝一樣從承輩,名鈞。

    原來,他叫趙承鈞。

    唐師師看著最上方的靖王,完全愣住。她預想過很多中情況,她為此一一準備了說辭,唯獨沒料到靖王會插手進來。

    還把她調到自己書房。她是姚太後送來的人啊,靖王都不避諱的嗎?

    劉吉又咳嗽了一聲,唐師師驟然驚醒。她在心里長長嘆了口氣,明明不情願,還是要作出驚喜的模樣,謝恩道︰“多謝靖王。”

    唐師師行禮時,能感覺到許多人的視線都落在她身上。趙子詢的,周舜華的,劉吉的,甚至是趙承鈞。

    趙承鈞沒有叫她起來,唐師師依然保持著蹲身的動作,她等了一會,听到上首傳來一個淡漠的聲音︰“起吧。”

    “謝王爺。”

    唐師師去趙承鈞的書房伺候,那順理成章的,周舜華和任鈺君都跟著世子。這本該是皆大歡喜的局面,趙子詢得到了自己預期的人選,周舜華和任鈺君也不必自相殘殺。但是,趙子詢和周舜華等人就是高興不起來。

    趙承鈞撇了許久浮沫,但是沒有絲毫入口的意思。他放下茶盞,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趙子詢一下子反應過來,連忙作揖道︰“父親還有事要忙,兒臣不敢打擾,先行告退。”

    趙承鈞淡淡點了點頭,沒有阻攔︰“勿要分心,專注治學。”

    “兒臣遵命。”

    趙子詢告退,其他人也識趣跟上。等退出趙承鈞的屋子後,趙子詢的臉色瞬間冷下來。他冷冷掃了唐師師一眼,道︰“不要玩花樣,要不然,我絕不會放過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