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穿成小說里的降智女配

正文 第95章 結束=新開始

    “寧夏!”寧夏听到旁邊顧修遠的聲音。

    下一秒, 寧夏已經被顧修遠拉到了一邊。

    一根還帶著尖角的金屬管,堪堪從寧夏手邊擦過。

    來不及反應,此時,兩人頭頂上方的金屬結構設施徹底垮塌下來。

    顧修遠眼里閃過厲色, 幾乎沒有猶豫地轉過身, 將寧夏護在了懷里, 落下的金屬管子,砸在顧修遠的身上。

    這一刻, 寧夏的耳邊全是‘ 當’‘ 當’東西砸下的響聲、還有車庫里汽車刺耳的鳴叫聲。

    顧修遠好像跟她說了什麼, 不過寧夏沒有听清。

    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 等到保鏢和安保人員趕到時, 現場已是一片狼藉。

    ……

    寧家。

    寧夏配合地抬著手, 任由中心過來的醫護人員, 替她處理了手上的傷口。

    抬頭看著旁邊一臉緊張的寧老爺子、寧爸爸、寧媽媽三人, 寧夏默默汗顏了一把。

    雖然剛才在停車場經歷了驚心動魄的一幕, 不過,好在她也就是手臂上被落下的金屬片, 劃破了一道口子而已,傷口不深,只能算是輕傷。

    這三位的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身受重傷了。

    說起來, 寧夏的傷還沒有顧修遠的嚴重︰她沒想到顧修遠居然會幫她擋了那些掉落的金屬設施, 難道在那種情況下,條件反射的不應該是本能躲開嗎?

    正想著,顧修遠來了。

    做了簡單的傷口處理之後,顧修遠便去親自看了現場的監控。

    此時,顧修遠的神情不太好, 見寧夏的手上的傷已經處理好了,神色才稍稍出現了一絲松動。

    “怎麼回事?”見到顧修遠,寧爸爸率先開口問道。

    “根據現場調查的情況,那場事故是人為。”顧修遠聲音沉沉的解釋︰不只是進入車庫那個位置,頂上的裝置被動了手腳,酒店大堂外面的鋼結構頂也被動了手腳。

    顯然,對方這麼做是為了萬無一失。

    听到這話,寧夏皺起了眉。

    回憶起當時的情況,寧夏現在還有些心有余悸︰對方不止在頂上的通風管道上動了手腳,還加了一些聯動裝置,當時從頂上落下的還有一個重型鐵塊,還好顧修遠拉了她一把,否則,如果再上前半步,估計現在的她已經涼了。

    “查出來是誰干的了嗎?”寧爸爸繼續追問。

    “郭昌建。”顧修遠說出一個名字。

    顧氏的前股東之一,最近顧修遠對顧氏包括郭昌建、吳習裴在內的幾個大股東出手了,不只是讓對方退居二線退休養老,更是直接清了對方的股權。

    誰都沒想到,郭昌建居然會狗急了跳牆,設計出這麼一場‘意外’。

    聞言,寧夏有些意外︰她本來以為那場‘意外’是針對她的,畢竟就像韓婁說的,現在想弄死她的人都得排隊取號了。

    倒沒想到居然是沖著顧修遠來的,準確的說是沖著他們兩人來的。

    畢竟在郭昌建的意識里,當初要不是寧夏出來攪局,他現在已經取代顧修遠,當上顧氏的執行董事長了。

    ……

    這時,顧老爺子和顧夫人也來了,一臉緊張地走進屋,見兩人都傷得不重,才松了一口氣。

    “人沒事就好。”顧老爺子帶著幾分慶幸的說道。

    這時,一直一語不發的寧老爺子,突然冷哼了一聲。

    “怎麼沒事?!我看我們家夏夏和這個混賬東西結婚之後,就沒遇上過什麼好事!”寧老爺子黑下臉。

    “之前,大過年的我不說什麼,現在既然都來了,來說說吧,夏夏和顧修遠離婚的事。”

    寧老爺子這話不是在開玩笑︰他希望寧夏能夠好好的,而不是隨時面對這樣那樣的麻煩。

    過去寧夏一門心思放在顧修遠身上,寧老爺子就很不滿,現在終于看到孫女有了自己想做的事、有了自己的事業,老爺子很高興。

    巴不得自家孫女每天開開心心做自己喜歡的事,何必去管顧修遠那些腌事。

    而且竟然還讓寧夏受傷。

    這段時間顧修遠好不容易在寧家人心目中,積攢起來的一點好感一下子沒了。

    一听寧老爺子這話,顧老爺子和顧夫人急了︰“這好好的,怎麼又說到這個了。”

    “我同意老爺子的意思、”寧媽媽開口,第一個表態︰“既然兩個人也沒什麼感情,那分開也不是件壞事。”

    寧媽媽看得明白,一開始,‘寧夏’對顧修遠就不是愛,只能說是一種對優秀的人的喜歡、以及之後求而不得的偏執;而現在,寧媽媽倒是覺得比起顧修遠,女兒更喜歡做實驗,既然這樣,也沒必要硬擰巴在一起了。

    寧媽媽的話讓眾人陷入沉默。

    顧夫人連忙開口︰“就算是這樣,也總得問問兩個當事人的意思吧。”

    眾人的視線落到了寧夏的身上。

    “我同意。”寧夏平淡地說出三個字。

    她想看看,既然原小說的劇情已經完結了,她和顧修遠離婚會怎樣。

    反觀寧夏的擔心,一旁的眾人卻是一臉驚訝︰他們沒有想到,最先說出同意離婚的竟然會是寧夏,而且態度還那麼平靜。

    該不會真是哀莫大于心死吧?顧媽媽暗想。

    就連寧家三位家長也稍微意外了一把︰沒想到,寧夏居然這麼干脆。

    此時,最震驚的莫過于顧修遠。

    震驚,卻不意外——他的確做得不夠好。

    可是讓他放手,他好像做不到了……

    “如果我說我不同意呢。”半天,顧修遠開口,聲音暗啞。

    這一刻,大家都在驚訝當中還未回過神來,誰都沒有注意到寧夏驟變的臉色,唯獨顧修遠注意到了。

    “寧夏——!”

    從寧夏說出‘我同意’那三個字時,她的腦海中便響起了系統的警報聲。

    警報聲越來越大,幾乎蓋過了周圍的一切聲音。

    【配角違反人設,觸發懲罰機制!】

    一行字出現在寧夏的腦海中,這時,寧夏只覺得腦子一痛,下一刻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

    寧夏昏迷了整整10天。

    醫院里,醫生對寧夏進行了各種檢查,一切機能正常,除了大腦的應激反應異常。

    可這個異常究竟是因為什麼,他們怎麼查都查不到。

    寧夏什麼時候能夠恢復意識、誰也說不準。

    大家並不知道,寧夏此時其實有意識,只是她的意識似乎被關進了某個‘房間’當中,怎麼也出不去,意識與腦神經之間的聯系,仿佛因為什麼被阻斷了。

    而阻斷她的,正是系統。

    寧夏能感覺到系統似乎想破壞掉她的意識,也就是系統最開始所說的‘銷毀’。

    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捉迷藏’之後,寧夏漸漸找到了系統的規律,她開始嘗試利用自己的意識反壓制系統。

    這個過程十分漫長,仿佛是一場高手與高手對戰的‘俄羅斯方塊’。

    ……

    病床上,監測寧夏腦電波的儀器屏幕上,突然出現了劇烈波動。

    猛地一下寧夏睜開了眼楮。

    寧夏盯著眼前一片白的景象愣怔了許久,意識才漸漸回籠。

    “夏夏,你醒了?”耳邊傳來顧修遠的聲音,聲音之中難掩激動。

    寧夏怔怔地看著面前的人——還在這兒嗎?她還以為這一次她會穿回之前的世界去。

    此時的顧修遠看上去不太好,似乎瘦了許多、眼楮里還帶著血絲,看上去甚至有些狼狽,這與他之前的模樣判若兩人。

    “我暈了多久?”寧夏開口問道,應該是在暈倒的過程中被喂了水,此時寧夏不覺得喉嚨干渴。

    “10天。”顧修遠給出回答。這十天,顧修遠放下的手頭上所有的事,幾乎沒日沒夜地守在寧夏身邊——這十天,每一天都在加深一遍寧夏在他心里的重要性。

    听到顧修遠的話,寧夏一驚——她以為她只是暫時失去了意識,沒想到竟然過了這麼久。

    在與系統對抗的時候,寧夏差一點就要被系統銷毀了,關鍵時候,系統突然一分為二,一個是給寧夏任務的那個機械音的系統,而另一個是那個小女孩聲音的系統,那個‘小女孩’最終選擇幫助寧夏,兩個系統相互銷毀。

    “還好嗎?”顧修遠問。

    “還好、”寧夏點頭,就是腦子里突然沒了個‘瞎比比’的聲音,一時間居然還有些不太習慣。

    顧修遠看著寧夏,目光一點點變深。

    “我沒有和女孩談過戀愛,在我過往的記憶當中,我似乎不停的在忙著公司的事,後來入伍,再後來……”顧修遠開口,聲音平靜地說道。

    但這一刻的顧修遠,比其他任何時候都讓人看得明白。

    “我也不懂的要怎麼去維持、經營一段婚姻,所以,即使在結婚後,我依舊按照我之前的固有思考模式,去考慮問題……”

    顧修遠此前也曾經嘗試過去經營這段婚姻、學習怎麼做個合格的丈夫,可是他沒學會。

    直到後來,顧修遠才發現,有些東西不需要學︰在乎了自然就會懂得為對方考慮、愛上了自然就會把對方放在心上。

    可惜他發現得太晚了。

    “所以、”顧修遠的聲音有些發干,艱難開口︰“如果你希望,那麼就離婚。”

    說罷,看著寧夏意外的表情,顧修遠苦澀一笑︰“抱歉,和我結婚的這幾年讓你痛苦,離婚還要讓你痛苦。”

    無法解釋寧夏為什麼暈倒,于是,顧修遠把問題歸結到了自己身上。

    顧修遠轉身出去,不讓寧夏看到自己臉上的痛苦,再待一會兒,他怕他會反悔,

    ——

    看著顧修遠離開,寧夏眼里浮出一抹復雜。

    這時,寧夏才注意到秦肅竟然也在。

    這十天里,有兩個人寸步不離地守在這里,一個是顧修遠,另一個就是秦肅。

    顧修遠離開,秦肅走進來,擦身而過地瞬間,兩人對視一眼,並未多言。

    秦肅走到床邊,看著寧夏,舒了口氣︰“總算醒了。”

    看著對方,寧夏目光突然一動,閃過不可思議︰“秦肅?”

    不是這個世界的‘秦肅’,而是她認識的秦肅。

    太過熟悉的人,僅僅一個感覺就能認得出來。

    “還好,沒忘了我。”秦肅輕笑。

    “有粥、有湯、還有甜湯……”秦肅看向一旁桌上的幾個保溫桶,這是寧媽媽一個小時前送過來的,還有一個是顧夫人送來的。

    “甜湯。”寧夏想也不想直接選擇。

    “好。”秦肅拿個碗盛了一碗甜湯出來,喂給寧夏。

    寧夏喝下一口甜湯,甜味瞬間充斥了整個口腔,讓寧夏有種瞬間被‘加了血’的感覺。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寧夏看著秦肅挑眉。

    “之前我跟你說,我還有一項腦部手術。”

    “手術之後你恢復記憶了?”

    “可以這麼理解”秦肅點頭︰準確的說是自我封閉的意識被喚醒了。

    “那麼我到這個世界……”寧夏看著秦肅,下意識地她覺得這件事與秦肅有關。

    被問到,秦肅其實不太想回憶那一段時間的黑暗時光。

    “我們是在你的研究室里找到你的,那時候……後來檢測出你喝過的一瓶水里有特殊藥劑……”

    听到秦肅的話,寧夏目光一冷,所以她在現世不是猝死,而是被暗殺的?

    秦肅繼續向寧夏解釋。

    ——那時所有人都認為寧夏死了,唯獨他始終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有人提議將寧夏的大腦進行解剖保存,被秦肅極力阻止了下來。

    秦肅將‘寧夏’帶回到自己的研究中心,竟然真的意外發現,寧夏的大腦還保留了一絲細微的應激反應。

    秦肅幾經輾轉,找到了RST組織,這是一個非常神秘的科研組織,主要研究的就是人類腦神經和芯片植入技術。

    哪怕有一絲能讓寧夏活過來的希望,秦肅也不會放棄,所以他選擇了和對方組織合作。

    為了保持寧夏大腦的活性和應激性,他們將一個系統植入到了寧夏的腦中。

    “這個系統會在植入後,依靠你的腦神經作為依托進行自主完善……”系統完善後,就會在寧夏的大腦中構築出某個場景,寧夏的意識會進入到這個場景‘程序’中維持運轉。

    簡單來說,就是意識在某個場景中繼續活著,腦神經就能繼續維持活性。

    “那為什麼是這一本小說?”寧夏微微皺眉,怎麼不給她弄個女主、或著元首當當?

    看出寧夏的吐槽,秦肅輕笑︰“這是系統自己的選擇。”

    系統植入寧夏腦中時,除了基礎程序什麼也沒有,而它通過自主學習來完善整個系統構造。

    “四維空間理論來說,時間軸只能往前不能倒退,如果讓它往前截取你過去的某個記憶點,你的自我意識會產生懷疑”說到這,秦肅頓了頓,又解釋道︰“而系統的自主學習不可能準確預知未來,所以也無法從你真實失去意識的那一刻,開始構造‘場景’。”

    “所以它就從我腦子里,選了一本小說來構造世界?”寧夏繼續問道。一本小說,卻是可以說是一段完整的發展線,有始有終。

    “對,至于為什麼會是這一本……”秦肅笑笑︰“大概是因為這本小說里,有一個和你同名同姓的人,你的意識對這一本記憶最深刻吧。”

    至于為什麼這個系統會自學得又拽又垃圾,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寧夏腦子里會有兩個系統聲音,那其實是秦肅故意放進去的。那個機械聲是系統本身的聲音,而那個‘小女孩’,則是秦肅設置在其中的一個bug,一旦寧夏的意識出現危險,‘小女孩’就會啟動保護程序。

    “但是出現了意外……”說道這里,秦肅的語氣變得嚴肅。

    以上那些都是當時可控制的,但是他們誰都沒有想到這項並不成熟的技術,竟然會直接造成寧夏的穿越。

    “你的意思是,這里並不是系統創造的‘意識空間’而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寧夏猜到了什麼,又問道。

    難怪,她總覺得這個世界並不像是小說那麼片面。

    “對,可以理解成是平行空間。”不過,這個已經超出了他們現在所能理解的範疇。

    ……

    消化掉心里的驚訝,寧夏想到什麼,認真看向秦肅︰“那麼,你是怎麼來到這里的?”

    “同樣的方法。”秦肅沒有做過多的解釋。

    但是寧夏想到了︰想要讓意識脫離大腦,有一個必要條件︰瀕死狀態。

    那麼秦肅……

    “你……”

    秦肅又喂了勺甜湯到寧夏嘴里,打斷了她要說的話︰“總歸結局還挺好的不是嗎?”

    “這麼說我們回不去了?”寧夏頓了頓,問道。

    “對,不過你在這里好像過得也不錯。”

    ——的確不錯。

    想到寧老爺子、寧爸爸、寧媽媽,寧夏心里升起一抹暖意。

    “那麼你呢?秦老師現在的身份好像有些尷尬。”

    秦肅一笑︰“所以我把我的研究所和家當都搬到了國內。”

    “什麼時候的事?”

    “前不久,在你研究所隔壁。”

    寧夏︰“……”呵。

    和之前一樣。

    ——

    寧夏之前那次受傷,雖然與她的科研項目無關,不過還是引起了官家的重視,官方出馬親自把寧夏給保護了起來。

    這好像又回到了寧夏在上一個世界時的狀態。

    ……

    兩年後,寧夏以個人的名義,獲得了華夏生物科技最高榮譽獎項。

    站在最高的頒獎台上,寧夏說出了那段她在上一個世界沒來得及說的獲獎感言。

    顧修遠坐在下方的嘉賓席上,看著台上那個光彩奪目的身影,眼里浮出了笑意。

    顧家一直是國家科研項目的長期投資人,因此每一屆的頒獎盛會,顧家都會收到邀請,以嘉賓身份出席。

    前面兩年顧修遠沒有出席,但是這一屆,他來了。因為他知道,今天的最高榮譽是屬于那個在他心里,從未淡去的女人的。

    ——

    寧夏在掌聲中走下台來,卻意外地看到了面前的顧修遠。

    “重新認識一下,我叫顧修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