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穿成至高女神像

正文 第 64 章

    伊爾薩讓艾莉絲先去街道上買點吃的, 然後她根據黑貓的指示,來到萊斯特的房間。

    伊爾薩推開門,看到黑發黑眼的少年正坐在窗邊向外看。他的側臉柔和精致, 挺拔的鼻梁與流暢的下頜線為他的美貌增添了一絲銳利與冷酷。听到伊爾薩進屋的動靜, 他漫不經心地轉過臉來, 嘴角揚起燦爛的弧度。

    “礙事的家伙終于走了。你的事辦完了嗎?”

    黑貓喵嗚一聲跳到伊爾薩的懷里。伊爾薩摸摸黑貓蓬松光滑的背毛,說, “還沒有,出了點小問題。”

    萊斯特笑盈盈地看著她︰“什麼問題?需要我的幫助嗎?”

    伊爾薩頓了頓︰“如果你能夠幫得了的話。”

    萊斯特悠悠然站起身, 邁開長腿向伊爾薩走過來。

    “當然, 沒有什麼樣的忙是我幫不了的。”他微頓一下, 補充道,“除了幫你馴服更多的男人。”

    這種忙你已經幫過了!

    伊爾薩想起被萊斯特吊打的雙子,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

    但是忽略其他的槽點,萊斯特身上這種近乎傲慢的自負與余裕,還是很可靠的。畢竟他不是在吹牛,而是真的有這個實力。

    伊爾薩沉默了下, 考慮該如何對他提出自己的請求。

    萊斯特沒有說話, 臉上依舊掛著好看的笑容, 耐心地等她開口。

    “那個, 其實我是想讓你送我去勒法聖火山和永夜城, 最好一路上順便保護一下我的安全……”伊爾薩緩慢地斟酌語句。

    “去這兩個地方做什麼?”萊斯特似笑非笑。

    伊爾薩不動聲色︰“去找兩個人。”

    “我不去。”萊斯特干脆地拒絕了她。

    伊爾薩頓時睜大了眼楮︰“……為什麼啊?!”

    拒絕的也太干脆了吧?她還沒說是什麼人呢!

    萊斯特懶洋洋地歪了下腦袋,慢吞吞地拖長了聲音說︰“反正找的又是男人吧?我可沒有這麼大度呢。”

    伊爾薩︰“???”

    這話說的, 怎麼好像他是她的誰一樣。而且她想找的人是男是女和他萊斯特又有什麼關系?換作從前, 伊爾薩肯定會嘲笑他一臉,但她現在有求于他,只好耐著性子認真解釋。

    “我也不知道那兩個人的性別。再說了我找他們是有正經事, 跟他們是男是女根本沒有關系。”

    萊斯特挑了挑眉,趴在伊爾薩懷里的黑貓也仰起毛茸茸的小腦袋,一人一貓同時直直地盯著她。

    “那你昨夜戲弄那只海妖,也是正經事嗎?”

    伊爾薩︰“!”

    這家伙,居然偷听!

    伊爾薩的臉微紅了紅。不是因為害羞,而是因為做壞事被發現的窘迫。她心虛地摸摸鼻子,清了清嗓子,目光微微移向別處,本想跳過這個令她尷尬的話題,卻突然回過味來。

    萊斯特剛才那句話……听起來怎麼好像有點酸?

    她眼眸下垂,正好對上黑貓的晶亮雙眸。這雙眼楮圓溜溜的,像兩顆琉璃珠子,剔透地映照出它此時有些急切的眼神。

    真是稀奇,她居然會在一只貓的眼楮里看出急切的情緒……

    是因為這只貓是萊斯特的分|身嗎?那麼某種意義上,是否這只貓的舉動也透露了萊斯特的內心所想呢?

    伊爾薩的心情忽然微妙了起來。

    她抬起臉,眼楮微彎,嘴角噙著淡淡的笑,之前有些小心謹慎的姿態在一瞬間蕩然無存。

    “萊斯特,你不會真的喜歡上我了吧?”

    空氣似乎安靜了一瞬。窗外的風吹了進來,捎帶了幾片粉嫩的花瓣。微風拂起萊斯特漆黑柔軟的發梢,他表情不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變化。

    “我不是早就喜歡上你了嗎?”他攤開雙手,語氣有些委屈,“只是你一直不肯接受我罷了。”

    “那不一樣。”伊爾薩豎起食指不慌不忙地搖了搖,“我說的喜歡是真正的喜歡,不是人類觀察行為。”

    “人類觀察行為?那是什麼?”萊斯特歪了下頭,漆黑的眼瞳微微發亮,看上去有些好奇。

    伊爾薩放下黑貓,慢慢挺直身體。

    “就是對我產生興趣,繼而觀察我。”伊爾薩平和而自然地說,“這只能稱之為感興趣,而不能算是喜歡。”

    萊斯特注視著她︰“感興趣就不能是真正的喜歡嗎?”

    伊爾薩理所當然地回答︰“可以,但這種事情絕不會在你的身上發生。”

    萊斯特的眼里閃過一絲隱約的笑意。

    “為什麼你這麼篤定不會在我的身上發生?”他問。

    伊爾薩輕眨了下眼楮。她的眼神突然變得認真,美麗精致的臉上浮現出與平日不同的透徹,這使她看上去比任何時候都像一個真正的人類,真實,近在咫尺,仿佛那純粹的目光幾乎要穿透萊斯特的靈魂。

    “因為我想象不出你會喜歡上任何人。”

    萊斯特對任何事都是索然無味的。雖然他表現得很好奇,但伊爾薩還是能夠清楚地感覺到他內心的乏味與無聊。

    而她,正是那個唯一能夠引起他的興趣的存在。

    真正的,發自內心的濃厚興趣。

    萊斯特在這一刻開心地笑了起來。他走到伊爾薩的面前,二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近,他微微俯身,左手輕抬伊爾薩的下巴,幽深的黑眸定定地凝視她。

    “可你剛才還說我喜歡上了你。”

    伊爾薩也輕笑。她的眼眸微彎,澄藍的瞳孔似乎含著一汪醉人的清泉。身為女神,她的臉上經常掛著溫和寬容的笑,卻鮮少像現在這樣明媚坦率,甚至帶著一點銳利的光芒。

    “所以我才說你對我的喜歡只是興趣啊。”

    “我不知道你是對我這個人抱有興趣,還是對喜歡我這件事有興趣,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你對我的興趣,似乎有些太濃了。”

    伊爾薩的語調緩慢而游刃有余。萊斯特含笑看著她,另一只手不知不覺中托住她縴細的腰肢。

    他的手冰涼得幾乎沒有溫度,然而當他隔著一層薄薄的衣料覆在那柔嫩的肌膚上,伊爾薩卻似乎感覺到了一股炙烈的熱意。

    “你應該能猜到我現在想做什麼。”他的聲音低了下來,宛如貼在耳畔的呢喃。

    伊爾薩對上他幽深又專注的黑眸,不知道是為什麼,她微微移開了視線。

    “我可以拒絕麼?”

    萊斯特輕笑一聲︰“可以。”

    伊爾薩雙眼一亮,誰料萊斯特又慢條斯理地補充了一句。

    “但是你應該也知道,我可沒有其他人那麼听話。”

    話音剛落,他便低下頭,深深吻上伊爾薩的唇。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接吻,但伊爾薩仍然感到心跳加快。

    萊斯特的舌頭肆意糾纏著她,霸道又凶猛,幾乎令她招架不住。她被吻得胸口劇烈起伏,雙腿和腰肢都有些發軟,下意識想要推開萊斯特,然而卻使不上力氣。似乎是察覺到懷中人的柔弱無力,萊斯特忽然放輕了力度,右手托住伊爾薩的後腦勺,轉而變得輕柔纏綿起來。

    伊爾薩︰“……”

    好像……更招架不住了。

    這個吻持續了很久。萊斯特不願放開伊爾薩,而伊爾薩被他吻得早已沒有力氣,也只得伸出雙臂勾住他的脖子。他們的身高完美契合,唇舌糾纏的時候,身體緊緊貼在一起,幾乎沒有一絲縫隙。

    伊爾薩從未想象過自己有朝一日會主動和這個變態親吻,而且還是以這種緊緊貼合的姿態。

    ……但她的確吻得很滿足,全身酥酥麻麻的,甚至有點舍不得結束。

    嗚,她有罪,她懺悔。

    伊爾薩的眼睫垂下,雙眸半睜半闔,腦袋里模模糊糊地想著懺悔的禱告詞。萊斯特察覺到她的不專心,終于松開了她,轉而輕咬她柔嫩的唇瓣。

    伊爾薩眼角泛紅,喘|息的樣子分外誘人,“萊斯特……可以了……你還沒有答應我的請求呢。”

    萊斯特發出一聲暗啞的低笑︰“你倒是清醒。”

    “……那當然了。”

    伊爾薩強裝鎮定,她趁機推開萊斯特,站直身體理了理有些凌亂的衣服。萊斯特戲謔地看著她做這些事,專注的視線極具穿透力,甚至讓伊爾薩產生了一種錯覺——

    這個人,好像在用眼神幫她脫衣服。

    伊爾薩的動作一滯,臉上還未消褪的潮紅頓時又浮了上來。

    “所以呢,你到底幫不幫我。”她若無其事地抬起臉,淡定從容的姿態仿佛此刻正身處嚴肅的國會議事廳中。

    萊斯特將目光從她的胸口移開,慢悠悠地說,“幫你可以,但你得告訴我,你要找的是什麼人?”

    伊爾薩想了想,如實回答︰“永夜虛幻之神和火源初生之神。”

    萊斯特有些驚訝。雖然他早已知道答案,卻沒想到伊爾薩居然會如此干脆直接地告訴他。

    想起伊爾薩對他的態度變化,萊斯特的心情變得更加愉悅了。

    ——這樣的愉悅還是第一次。

    “所以……你找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他探究又專注地看著伊爾薩,想要一一點點仔細欣賞她努力掩飾的可愛模樣。

    然而,伊爾薩的臉上卻浮現出奇怪的神色。

    “你不是都知道嗎,還問我干嘛?”

    萊斯特︰“……”

    他的臉上第一次出現意外的表情。

    “你知道我知道?”

    “當然了。”伊爾薩理所當然地點頭,用一種鄙夷的語氣說︰“你以為我是傻子?”

    萊斯特︰“…………”

    作者有話要說︰  伊爾薩︰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已經知道我是女神這件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