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帶著作弊碼穿游戲

正文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山谷內環境濕潤, 非常容易滋生蚊蟲,孟瑾棠在駐地各處都栽種了驅蟲的藥草,但到了夏日, 依舊會覺得谷內潮氣太重, 她把之前的闢穢香丸改了一下,內里弄成粉末狀, 然後以指力激發而出, 香丸破開, 里面的粉末凝結如線,在空中留下一道長痕, 片刻後才隨風化開。

    孟瑾棠現在已將《穿雲指》練到了滿級。

    ——自從整體武功境界提升後, 她刷低級武功的熟練度就快了許多, 總等級小于等于三的基本是眨眼搞定。

    孟瑾棠在屋脊上縱掠來去,幾下彈指, 先搞定了近期的除蟲問題, 然後青衣一閃,飄身落到無涯境前的空地上。

    此刻剛過午時,陳深已提前在此等候了一會。

    孟瑾棠每隔幾日, 就會指點一下師弟的武功,同時在教授過程中,深刻意識到對方乃是一個完全不用操心的習武好苗子,只要成功入門之後, 縱然不怎麼管教,自己也能茁壯成長。

    ——當初那家武館之所以百般耗費精力, 顯然是因為把陳深教廢, 要比把他教好更難。

    孟瑾棠微笑︰“今日找師弟過來, 是為了趙伯之事。”

    陳深定住, 面上露出一些不解之色。

    趙伯在去世前,曾經留下了一份遺贈。

    最初與趙伯見面時,這位老人家曾表示,願意送孟瑾棠一盒銀錢,並且說過一句“棺材本大多都在這啦”,之後聊天時,又特地強調過“有生之年,絕不把武功教給旁人”,並請她記住這句話。

    孟瑾棠後來見趙伯年邁體弱,想讓老人家進山調養身體,對方卻無論如何也不願離開故居,她在人逝去後,又特地過去一趟,將那只匣子取到手中,仔細檢查,發現里面藏有這間老宅的房契,以及一張圖紙,圖紙上清楚標注了屋子的內部結構。

    她雖然在建築上沒什麼造詣,但在存在圖紙的情況下,不至于漏下什麼隱蔽之地未曾探查,很快就發現了趙伯留下的事物。

    ——這位老人家之所以強調生前不能把武功教給別人,是打定主意,在自己故去後,才讓孟瑾棠把東西拿出來,他此前沒有一字提及相關事物放在何處,後面的種種操作都是由孟瑾棠自己猜測而來,也不算違背誓言。

    事物里面有一本秘籍,名為《碎骨手》,是最高能練到6級的武功,乃是趙伯昔年行走江湖的看家本事,而除了這本秘籍之外——

    [《補天神訣殘本》︰一塊包有黑泥的玄鐵片,上面記錄著《補天神訣》的部分內容,???]

    這塊玄鐵片表面被處理了一下,使得所有者不會第一時間就因為看見了上頭的文字而陷入走火入魔狀態,趙伯還特地留了封書信,除了描述玄鐵片的來源之外,也警告後來者,在閱讀之前,最好先詢問一下師長的意見。

    明白這句話是寫給自己的孟瑾棠︰“……”

    作為一個實際上沒有師長的人,她大概只能讓系統鑒定一下相關信息。

    據趙伯自己說,他當年行走江湖時,在中原沒混出名堂,最後輾轉往西,一直跑到了天華教那邊,並成功加入了這個對中原武林人士而言聲望一直在冷淡跟仇視間反復橫跳的大型組織。

    趙伯在教中呆了幾年,雖然武功有所提升,也跟著其他成員辦了些差事,但因為地位不高,頗受了些閑氣,總覺與旁人格格不入,生活得頗為憋悶,最後決定一走了之。

    在臨走前,趙伯想領取自己多年為天華教工作所應得的薪水,結果慘遭上司克扣,最終決定自己動手,從天華教的寶庫里,順一樣東西出來,他擔心被察覺,就匆匆揣了盒寶石進包袱里。

    他的行為很快被發現——這個盒子里的寶石只是掩飾,真正有價值的,是藏在夾層里的玄鐵片。

    天華教中的內鬼想把玄鐵片偷走,趙伯察覺此事,居然決定反身回來將秘密告知天華教中人,當時一名不知姓名的弟子表示,念在他頗有幾分良心的份上,不再追究偷取寶石的事情,至于玄鐵片,拿走了也就拿走了,這樣一份寶物,最終居然不知會被一位無名小卒帶向何方,實在有趣至極,在離開前,對方要趙伯立下誓言,不許將武功泄露,同時建議他隱姓埋名,否則難免有殺身之禍。

    趙伯自此返回家鄉,在宅子里隱居起來,他本身就不是個樂意外出的性格,那麼些年沒在家鄉露面,周圍的人居然不曉得他已經在江湖上走了一圈。

    孟瑾棠介紹了玄鐵片的來歷,最後緩聲道︰“《補天神訣》內容博大精深,待師弟境界足夠後,方可觀看,否則難免迷失其中。”

    這些殘本武功,雖然脫胎于原本,但字句間充滿缺漏謬誤之處,比原本更容易觸發走火入魔的狀態。

    陳深倒並不把《補天神訣》的殘片放在心上,他想起趙伯,明白了對方為何如此安排——掌門師姐武功高明,身後又有極厲害的師門支撐,若是直接將東西給自己,難免懷璧其罪,不如直接交給師姐,由她代為安排,也顯得光明正大。

    孟瑾棠微微一笑︰“師弟悟性極高,《養意訣》雖然修煉未久,已經有些火候,我今日再教你兩套武功。”

    她為陳深挑選的武功是《拂露手》跟《靈華劍法》,想了想,又點撥了對方一些暗器的手法,補一下遠程攻擊上的短板。

    孟瑾棠自從看過《補天神訣殘本》的拓印片之後,境界值又有所提升,《拂露手》的最高等級因此提升了一級,變成了能修煉到6級的武功,同時領悟了一招新招式“和風弄袖”,這一招不止是用手掌御敵,也將袖子算成了武器的一部分,她曾試過對著谷內的女蘿隔空一拂,那些垂落下來的枝條瞬間斷裂如雨,裂口處更是平滑得有如刀割。

    《拂露手》的攻擊力不盡如人意,但卻有獨特的作用,孟瑾棠考慮了一下,覺得若是門派擴招的話,就把“和風弄袖”算在藥田除草的必修科目當中,以此避免下地時忘記攜帶鐮刀然後不得不用隨身佩劍清理野草的意外狀況。

    孟瑾棠將兩套武功里的招式,一招招拆開來仔細講解,哪怕陳深悟性極高,也足足花了兩個時辰,才大概說完一遍,她咳了兩聲,笑道︰“今天暫且如此,師弟若有什麼不明白的,明日再來詢問。”

    *

    爐膛中的火已經滅了,但熱氣卻並未消失。

    面色蒼白的青衣少女靠在榻上,仰頭喝了一碗清露湯,暫且將咳嗽壓住,然後屈指在碗上一彈,青瓷碗瞬間平平飛起,穿過屋子,精準地落在桌面上,她將勁力控制得恰到好處,彈指時無聲,杯子落下時也悄無聲息。

    孟瑾棠近日狀態相對虛弱,倒不是因為出門跟教導師弟,而是因為她已經讀過了那片來自趙伯的《補天神訣殘本》。

    追求安逸跟不斷作死對人類來說,是刻在基因里的兩種不可抗力,這回孟瑾棠沒有迷失在秘籍之中,也沒掛上[走火入魔]的debuff,卻被[內息紊亂]鬧得全屬性臨時性降低,精力值恢復速度也降低到了原來的十分之一。

    與高風險所匹配的,是隨之而來的高收益。

    孟瑾棠打開[所學武功]列表,里面已經多了一項充滿神秘感數據︰

    [《補天神訣(殘)》︰????/????(總等級?級,當前等級?級)]

    看著那一連串的問號,孟瑾棠深刻懷疑,相關數據在寫入跟讀取的時候,用的不是同一套編碼,不然無法解釋,為什麼連總等級跟當前等級的數據都處于馬賽克狀態?

    這門武功無法使用[殘頁領悟]功能進行補全,並附帶“修習時極易觸發[走火入魔]跟[內息紊亂]效果”的友情提示。

    孟瑾棠沒有挑戰系統的判斷,但她發現了,在自己用心體會這門功法時,其它武功的熟練度居然會隨之上升,但類似的體會時間不可持續得太長,也不可太頻繁,否則受內傷的幾率是百分之百,按她的判斷,大約每十天能體會一盞茶的功夫。

    然而即使只是剛開始的閱讀加上後續的短暫體悟,也幫她刷滿了《養意訣》、《婆羅心經》、《赤霞功》、《千絲萬縷》、《萬頃銀波》還有《流雲飛絮》的熟練度,連《清虛劍》的熟練度也上升道了“1000/30000(總等級10級,當前等級8級)”。

    除此之外,殘片還帶來了一個悟性上的臨時增益,並成功讓孟瑾棠領悟了兩門武功《春景一去如流電》跟《琢玉功》。

    《春景一去如流電》是偏向于速度的輕功,最高能練到10級,完全補上了《流雲飛絮》的短板——之前孟瑾棠在跟溫飛瓊交戰時,之所以在速度上不落下風,純靠一口精純真氣綿綿不絕,單就輕功來說,倒不如對方的《躡塵奔風動千里》。

    至于《琢玉功》,則是一門最高能修煉到12級的功法,僅憑這一份秘籍,寒山派被稱為江湖一流門派,底氣已經極為充足。

    ……雖然游戲系統並不承認。

    10級以上的武功跟10級及以下的武功不同,以《琢玉功》為例子,從0級提升到1級所需要的熟練度是5000,遠高于正常情況下的2000到3000。

    孟瑾棠估算了一下,覺得從11級修到12級,需要的熟練度應該在150000左右。

    ……這真是一個令人想要咸魚的絕望數字。

    游戲策劃人員不能在奇遇上限制玩家,就會在修煉速度上限制玩家。

    爆肝是一種無言的痛。

    感受到未來日程之滿的孟瑾棠,研究了一下《琢玉功》的特點——這門武功有些特別,既可以作為輔助功法修習,也可以作為內功修習,但在剛開始,對內力上限的提升速度會比較緩慢,甚至還不如基礎內功,而且熟練度刷起來非常艱難,是一種後勁長但入門門檻極高的武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