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不死美人[無限]

正文 第60章 逃離瘋人院

    天亮沒多久就到了吃早飯的時間, 閑乘月出去的時候,護士也把輪椅推了出來。

    男人從截肢到現在都沒能躺上一會兒,失血過多讓他全身慘白。

    任務者們找不到機會接近他, 只能另找機會。

    除了他們病房的這一個以外, 另外幾個病房也推出了幾個坐在輪椅上的人。

    這些人都是任務者, 不是斷腿就是斷手, 沒有一個人的精神是正常的,全都垂著頭, 了無生氣。

    好像他們已經死在昨晚被截肢的那一刻了。

    閑乘月坐到椅子上的時候,宿硯從另一邊走過來, 兩人坐在角落里,宿硯側過身, 幾乎遮住了閑乘月的整個身體。

    他過來的時候還拿了一盒奶,宿硯把奶從桌面上推過去,然後微微低頭,在閑乘月的耳邊說︰“我問了護工, 這里做手術不會用麻藥,而是用電擊, 擊暈之後動手術。”

    宿硯似乎被嚇到了, 抿著唇說︰“也就是說, 動手術的時候他們會被疼醒, 然後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四肢被切除, 他們是清醒的看著自己被強行切除身體的一部分。”

    就像一場痛徹心扉,卻無法醒來的噩夢。

    所以他們的精神崩潰了。

    可能精神強大的任務者會振作起來, 但也要花費一些時間。

    閑乘月︰“今晚睡覺之前我會去問他。”

    手術室和醫生, 這些他們平時去不了的地方和接觸不了的人, 只能從他們嘴里得到消息。

    “我們得盡早行動, 不然要是所有人都缺胳膊少腿,那就別想往外逃了。”宿硯苦笑了一聲。

    閑乘月點點頭。

    這個里世界是想把他們團滅。

    不是讓人死,而是讓人殘。

    閑乘月︰“之後我應該會被挑中。”

    “可能你也會。”

    宿硯眨眨眼,以為閑乘月是在開玩笑︰“……怎麼會?”

    閑乘月偏過頭,他笑了笑,笑容帶著冷意︰“身體健康的成年男人是篩選標準,我們倆長得不夠瘦弱。”

    宿硯︰“……”

    閑乘月的手指在桌上輕點︰“陳蘭是安全的,只要她不死在普通治療上,我們可以跟她合作。”

    這是閑乘月第一次找人合作,宿硯的眸光微暗,不過很快笑著說︰“挺好的,我覺得陳蘭心細,膽子也大,作為合作對象挺能讓人放心。”

    陳蘭哪怕不生病,都是一副病弱的“林妹妹”樣,這樣的人如果在早期都能被護士和護工選中,那閑乘月也無話可說。

    早飯吃得很簡單,時間也短,用餐結束後就在室內活動,病人無法離開護士和護工的視線。

    但這並不絕對,護士和護工都是人,不是機器,無法眼觀六路耳听八方,他們也有晃神的時候,也會偷懶,病人從他們的視線里消失無所謂,只要在被他們發現之前回來就行。

    護士們靠在牆邊說話,護工們偶爾也想辦法插一句嘴。

    他們聊起了最近的棒球賽,聊起最喜歡的選手,並沒有分出多少注意力給病人們。

    反正他們守在門口,病人如果要出去也會被他們攔住。

    閑乘月徑直走向坐在窗邊的陳蘭。

    陳蘭身邊沒有坐人,任務者們都在想方設法找被截肢的人問話,陳蘭小口小口的喝著杯里的奶,目光落到了朝她走來的閑乘月臉上。

    “合作嗎?”閑乘月沒有廢話。

    陳蘭︰“好。”

    閑乘月坐到了陳蘭對面,宿硯跟著閑乘月一起坐下。

    陳蘭愣了一秒,笑著問︰“你們認識?”

    宿硯態度和煦,微笑道︰“在外面就認識,進來的時候正在閑哥家里。”

    這話听起來有些奇怪,但仔細一想,好像也沒什麼奇怪的,畢竟宿硯說的是實話。

    陳蘭托著下巴,眼楮微眯。

    閑乘月︰“下午想辦法跟守門的護工搭話。”

    他們能利用的時間很短暫,午餐後的半個小時絕不會夠用。

    原本閑乘月以為晚上可以行動,然而昨晚發生的事讓閑乘月打消了這個念頭,到了入睡的時間,病人就必須“入睡”,自己的身體並不由自己做主。

    早飯後的時間嚴格意義上來說也是“自由”活動時間,醫生不會在這個時間治療病人,但這時候的“自由”也是有限的,他們在活動室里,四面只有兩扇帶鐵網的窗戶,僅有一扇離開活動室的門,門口站著護士和護工。

    哪怕護士和護工的眼楮都瞎了,那麼近的距離也能听見有人靠近的聲音。

    “病人”們有些在活動室里來回走動,有些坐在椅子上玩牌,有些人玩自己的指甲都能玩一上午,病人們都很會給自己找樂子。

    “醫生。”陳蘭忽然出聲。

    閑乘月挑眉看向她。

    陳蘭無視宿硯略帶敵意的目光,嘴角帶笑地說︰“我覺得可以從醫生入手,醫生跟護士不一樣,他在這里擁有最大權限,擁有所有房間和病房手術室的鑰匙。”

    閑乘月︰“你怎麼知道?”

    陳蘭︰“美劇里都是這麼演的。”

    閑乘月轉頭看了眼宿硯,認為這兩人一定很有共同話題。

    宿硯無辜的朝閑乘月眨眨眼楮。

    閑乘月︰“推測要有依據。”

    陳蘭靠在座椅上,像是沒有骨頭︰“那就算了,走一步是一步,想辦法去地下室吧,說不定能挖一條地道。”

    宿硯︰“肖申克的救贖挖了十七年,逃出去還是因為有下水管道,我們估計只能挖到化糞池。”

    陳蘭想到挖通化糞池的那一幕︰“……”

    閑乘月︰“有個人可以當突破口。”

    陳蘭︰“誰?”

    閑乘月不知道那個護工的名字,形容道︰“年紀不大,應該在十六到二十歲,金發,鼻梁那一截雀斑很多,他應該剛入職不久,心軟。”

    心軟就夠了。

    陳蘭︰“讓我去施展美人計?”

    閑乘月看著陳蘭,沒有看出哪里“美”,只看出了“病”。

    但現在“病”比“美”強,面對一個同情心旺盛的人,越可憐越好。

    他跟宿硯都不適合,無論是從身高還是身材,或者是氣色,都不及陳蘭“得天獨厚”。

    陳蘭撩了把頭發︰“我去試試,不保證能成功。”

    宿硯難得說了句真話︰“你不用演,本色出演就行。”

    陳蘭沖宿硯笑了笑︰“敵意有點大啊。”

    宿硯奇怪的看著她,似乎听不懂她在說什麼。

    陳蘭偏過頭,覺得有點沒意思,她忽然說︰“我是遺傳性白血病。”

    宿硯很沒有眼力勁︰“白血病不是遺傳病。”

    陳蘭抿了抿唇,繼續說︰“遺傳易感性,我媽就是白血病,倒霉的是,我爸的骨髓雖然跟我匹配,但我們去醫院的路上遇到了車禍,客車翻車引起的連環追尾,我活了下來,他們沒有。”

    “至今為止,我也沒有等到合適的骨髓捐獻。”陳蘭的聲音沒有情感起伏,只是在敘述,“就算我做了移植手術,並且成功了,治愈幾率也只有百分之四十,還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會死在手術台上。”

    陳蘭︰“所以我活一天是一天,可能隨時都會死,我無所謂。”

    她微微仰頭,臉頰有不自然的潮紅,嘴角上勾︰“你們還想跟我合作嗎?畢竟我這種隨時可能會死的人,說不定在死之前會拉兩個墊背的。”

    閑乘月看向宿硯。

    宿硯︰“……”看我干嘛?

    閑乘月︰“合作,你跟他會很有共同語言。”

    陳蘭和宿硯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濃重的厭惡。

    閑乘月倒是真覺得他們會合得來。

    都愛看電視劇,話都不少,還都不怕死。

    有共同愛好的人總能有共同話題,有時候腦回路都能一樣。

    宿硯笑道︰“我是沒什麼,就怕陳小姐不願意。”

    陳蘭也笑︰“我有什麼不願意的?跟帥哥合作,我求之不得。”

    閑乘月︰“……”

    這倆怎麼掐起來了?

    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在閑乘月看來他們的心思都是海底針。

    閑乘月︰“其他任務者今天應該會用錢收買護工,我們看效果。”

    宿硯是個乖巧的應聲蟲︰“我都听閑哥的。”

    陳蘭“嘖”了一聲,重新轉過頭,目光迷離的看著窗外。

    即便進了里世界,她也依舊拖著一副幾乎油盡燈枯的身體。

    越不怕死的人在這里越能活得長久。

    不怕死意味著這種人能一直保持冷靜,不會讓情緒影響判斷力。

    感情爆發後能忽然變強只存在于小說和影視劇里。

    現實里情感爆發的人會喪失正常的思維能力,對明顯的危險視而不見,加速自己的死亡。

    閑乘月的“不怕死”是從數個里世界練出來的。

    而宿硯和陳蘭則是在進來之前就練出來了。

    閑乘月︰“陳小姐,如果我是你,我會想多進幾個里世界。”

    陳蘭也不轉頭看他,只是有些呆愣地問︰“為什麼?”

    閑乘月︰“比關在醫院做化療好。”

    陳蘭一動不動。

    “放心。”陳蘭,“我會認真做任務的,哪怕不是為了活命,只是為了看戲,我也會好好做。”

    閑乘月點點頭,看向站在門口的護工,輕聲說︰“他來了。”

    陳蘭雙手撐在桌子上,晃晃悠悠地站起來,柔弱無骨。

    她離開前沖宿硯笑道︰“弟弟,好好看,多學學,不收你學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