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兼職偶像[娛樂圈]

正文 第96章 番外三[齊玉篇]

    3.

    “歡迎光臨。”

    從基地出來, 齊玉習慣到樓下商店買包煙,來緩解和小崽子們叨叨一整天的疲憊。

    今天的他也是如此,出了店門便拆了包裝抽一根叼嘴里, 邊琢磨著去哪里消磨無聊的下班時光邊走向停車場。

    隔得老遠按了一下鑰匙, 黑色的奧迪發出響聲, 驚動了站在車邊的人, 留著乖巧學生頭的年輕人像兔子一樣跳了一下。

    齊玉眯起雙眼打量, 這片治安很好,但這人做賊心虛的模樣, 讓他不得不懷疑他的動機, 而且當年輕人轉過身看到他,那臉上的慌張表情更讓齊玉納悶。

    當他的眼神觸及愛車的保險杠時,一切疑慮都迎刃而解了。

    前方的年輕人看向了自己, 然後試探著緊張發問︰“請問, 這車是您的嗎?”

    齊玉走近,圍著自己的車看了兩眼, 目測這撞擊的角度,事主大概是剛拿下來駕駛證。

    他開口問年輕人︰“你干的?”

    近距離中,年輕人聞到男人身上的煙草氣息, 更加意識到這是個成熟穩重的社會人士,他帶著忐忑點點頭, 雙手擰在一起不安的交握,聲音更加緊繃︰“實在是不好意思,趕著面試, 停的太著急。本來跟你留了個紙條,面試完看著車還在,就等了一下,你看這賠償......”

    齊玉全程盯著青年的臉看,這張臉太乖,應該平時沒做過什麼錯事,撞了個車就被嚇得不行,和自己說話這功夫臉都緊張的煞白。

    或許是齊玉的目光太專注,青年被看的越發心虛,臉都紅了︰“要不我和您一起去修。”

    齊玉收回目光,沒說賠償的事,伸手拿了插在門上的紙條,問了一句︰“剛畢業?”

    白色紙條上寫著道歉和聯系方式,反過來是一張簡歷——A大,裴沛。

    裴沛點頭,笑了一下︰“對,沒想到第一次面試,就這麼毛手毛腳。”

    齊玉被青年臉上的笑刺了一下,正是年輕好時光啊。

    “賠償不用了,以後小心點。”齊玉團一下手里的紙條如此道。

    “這,這不好吧?”裴沛雖然害怕對方責怪,可是對方連賠償都不要,他過意不去。

    可那人已經自顧自上了車,看著他還愣在原地,按了一下喇叭,裴沛退開,黑色車子行雲流水的掛擋起步,又一聲鳴笛後開出了車庫。

    偶爾的仁慈是對自己心靈的解脫,齊玉這樣對自己道。但是仁慈過後,他回到家開了一瓶珍藏的紅酒,祭奠一下自己逝去的青春。

    年紀大了,一點事都能悲傷懷秋。跟基地里那群小崽子呆這麼長時間都沒什麼想法,可是今天卻......

    如果說齊玉這輩子有什麼遺憾,那就是沒能打電競打到老。

    他為他所熱愛的付出了最好的年華,站到了很多人仰望的頂端,然後停住了步伐,然後摔了下來。

    他還是曾經的那個齊神,他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齊神。

    值得安慰的是,他之後的生活還是和他最愛的電競為伴,他跑不動了,他的身後還有千千萬萬人前赴後繼。

    全國賽的賽場上,許久不見得齊神報名了個人賽,得知消息的游戲愛好者都十分激動,他們都深深地熱愛這個游戲,也深深熱愛見證齊神成長的那段歲月。

    齊神是太多人的青春。

    可這些把齊玉奉為神的粉絲眼睜睜看著,曾經的solo王,只憑手速就可以碾壓大部分對手的齊神,在比賽剛剛過半時便開始力不從心。

    齊神後半段打的很辛苦,這是理智的粉絲的理智發言,為的是維護當年的那點喜歡。可實際上呢,齊玉自己都想罵一句,這是打的什麼狗.屎玩意兒?

    最後,齊玉帶著他的一坨狗.屎,發表了自己的退役宣言。

    舞台很美好,他已經站不住了。

    這一場告別,不僅是告別觀眾告別舞台,也是告別他的整個青春。

    再次遇到那小子,是在早上上班的電梯里。

    齊玉少有遲到,但他昨天受了點刺激,因為看到了某人朋友圈秀恩愛的晚餐。

    雖然照片里沒人入鏡,可成雙成對的碗筷還是讓齊玉這個孤家寡人難受的要命。

    他對這人的心思已經淡了,可每當看到某人撒狗糧,就會有一種酸到不行的想法,如果不是被人捷足先登,這份幸福應該是屬于他的。

    所以向來遠庖廚的他腦子抽筋想做頓早飯安慰自己,結果是,他高估了自己的水平,還導致自己遲到。

    “你好。”

    如同朝露般的聲音讓正郁悶的齊玉心頭劃過一絲涓流,抬眉就見那天的青年笑得開心看著自己。

    “終于找到你了,我問了同事都沒人認識你。”他一邊說著一邊掏包,把一個信封遞給齊玉,“這個給你。”

    齊玉看了一眼就知道這是什麼,沒接開口道︰“你知道我平常收的信封都是什麼嗎?”

    “什麼?”青年微皺眉頭問。

    齊玉︰“情書。”

    裴沛︰“......”

    齊玉接著道︰“所以為了避免誤會,我還是不收了。”

    眼看著面前人的臉由白變紅,直至脖子都跟著變成粉紅色,齊玉勾勾嘴角,覺得自己真是夠了。

    乖乖男並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可是看到他的樣子,就忍不住想逗一逗,想沾染一絲青春的氣息吧。

    “請問......”面前的人忽然抬起臉直視他,即使臉上還帶著紅暈,“有什麼我能幫到你的嗎?我這個人,”青年摸摸脖子,聲音低了一點,“不太習慣欠別人東西。”

    齊玉挑挑眉,還真認真想了一下,可還沒想到,電梯“叮”一聲,到HP基地了。

    “啊,”裴沛有點慌,但忽然靈光一閃,“對了,你也起晚了,肯定沒來得及吃早餐吧。”

    齊玉看著他手忙腳亂從包里掏出一個飯盒︰“這個給你吃,謝謝你。”

    于是HP眾人驚奇的發現,某人今天不僅遲到,還破天荒自己帶了早餐,而且,那餐盒還是帶花邊的粉紅色?

    不管周圍人眼神有多好奇,齊玉徑自打開和他氣質天差地別的餐盒,美味的香氣撲鼻而來,鮮亮的配色和豐富的食材讓他眼前一亮,掰下盒子上的小勺挖一勺咖喱飯,又一勺,再一勺,再來片火腿。

    齊玉已經記不清自己多少年沒吃過這麼暖意滿滿的早餐了,繼憶青春之後,他今天又開始憶童年了。

    年少失雙親的他,竟在一個陌生人的餐盒里吃到了家的味道。

    將一盒飯消滅干淨,拉著臉給訓練室企圖調笑他的小崽子們布置了任務,他回到自己辦公室,翻箱倒櫃找到了一張廢紙。

    好在沒扔。

    第一遍電話沒打通,第二遍才接,听聲音應該是在廁所,青年糯糯的聲音通過听筒傳來︰“你好,請問哪位?”

    齊玉︰“飯是女朋友做的?”

    那邊默了一瞬,听出了齊玉的聲音,然後有點羞赧回道︰“是我自己做的,我還沒女朋友。”

    得到這個答案,齊玉有點琢磨不透自己心底的那點暗喜為哪般,只是接下里的話說的更理直氣壯︰“我反悔了,我不要賠償,但你也要付出點什麼。”

    “啊?”青年有點驚訝,但隨即又道,“沒問題,只要我可以做到,你盡管開口。”

    齊玉拿著手機,看一眼窗外投下的陽光,伸出手去感受這股暖意︰“以後每天,給我帶早飯吧。”

    裴沛同意了,每天給自己做早餐順帶就做了,雖然這個要求有點莫名其妙,他也只當是自己手藝太好,畢竟是經過他爸這個大廚精心調.教的。

    而且,他覺得這個人有點可憐,外表看著光鮮,卻連個早飯都吃不上......

    于是,HP眾人之後每天早上都能見到他們老大拿著各式可愛的飯盒進門,戀愛石錘!

    可是,如果沒記錯,他曾經說過,自己不喜歡女人?

    雨季來臨,同時來的還有超強的台風,可即使氣象台多次發出氣象預警,用生命在上班的還是大有人在。

    暴風雨後的早晨,齊玉照常在樓下等早飯,卻接到了裴沛來不了的電話,他租的半地下室不能住了,今天要出去找房子。

    被美味珍饈養了一段時間的齊玉掛了電話便開車前往裴沛的出租屋,路上的水已經退了不少,但還是沒腳脖。

    兩人踩著積水把小小出租屋的東西搬到車上,裴沛擦擦手正想道謝,卻听男人道︰“別找了,我那里還有一個空房間。”

    對上青年發亮的眼神,齊玉又道︰“給你友情價八折。”

    裴沛雙手交握著捏了捏,點了點頭,紅著臉對他吐出兩個謝字。

    他喜歡他,從第一眼開始。因為很早便知道自己的性向,本來性格安靜的他變得更安靜,他有點害怕和同性接觸,因為他總是控制不住臉紅,不是喜歡心動,而是害羞。

    第一眼看到男人時,他便心動了,具體表現為不知所措的緊張,他幾乎都忘記了呼吸。

    對方喜歡他做的飯,他很高興,每天做早餐的時候比平時用心一百倍,恨不得把自己的技術全都發揮出來。

    現在,男人在邀請自己同居,他的私心讓他不能拒絕。

    兩人的同居生活開始,了解他越多,裴沛的心就越不受控,這個男人太完美。

    他補了他的全部比賽,學著玩他喜歡的游戲,還查著食譜做一些有利于手腕復原的食材。

    他的生日到了,男人喝得渾身酒氣回家,然後看到了桌上涼透的飯菜,和沙發上睡著的人。

    睡夢中,有酒的味道,還有溫柔至極的親吻。

    裴沛不堪受擾睜開雙眼,壓在他身上的男人問他︰“你喜歡我嗎?”

    喜歡嗎?自然是喜歡的。

    齊玉實在沒想到平時一副乖乖男模樣的小家伙會變得如此熱情,讓他懷疑對方才是喝醉了的那一個。

    這段日子相處,他不是看不懂對方那時而躲閃又時而沉陷的眼神什麼意思,本來只是想借著捅破這層窗戶紙,然後告訴他,自己對他無意。

    可是當他看著那張臉,卻沒控制住親了上去,他覺得是自己空窗太久了。

    當抱著人從浴室出來,他輕輕擦掉他眼角太激動流出的淚,拒絕的話已經說不出口。

    懷里的人緩過神來臉又變得通紅,然後看了一眼枕邊的手機,深吸一口氣︰“兩點了?明天還要做早飯。”想到明天起床的痛苦他臉都皺到了一起。

    齊玉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臉︰“明天請假吧,允許你休息一天。”

    “啊......”裴沛猶豫了一瞬,動了一下勞累過度的腰,似乎沒別的選擇,“那,”他抬頭看向身旁的男人,紅著臉問,“可以再親一下嗎?”

    齊玉的心髒狠狠跳動了一下,怔愣間已經再次吻上他。

    或許,情不知所起,已經一往情深。

    口味這個東西,只是因為沒遇到更喜歡的。

    作者有話要說︰ 給了齊玉一個完美結局,本文也可以標完結了。

    啊,愛你們,為了再次的相遇,點進作者專欄收藏一下作者吧。

    寫完新開的無限流大概會元氣大傷,然後開小甜餅療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