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繼承一棟樓我成了首富

正文 第62章 最終章

    半年後, 二月的昆城冬天還留著一個涼颼颼尾巴。

    肖夢在祁鈞懷里睡眼惺忪地眨眨眼,剛有個悄悄起床的動勢就被摟回來按進了溫暖可靠的胸膛。

    祁鈞閉著眼低頭盲吻在他的鼻梁上,手往下滑到他的後腰上, 慢慢幫他按了一會兒, 聲音帶著睡意, “還累嗎?”

    肖夢在溫暖的被窩里懶洋洋地伸手抱住他的腰, 忍著腰酸腿痛,“哪兒就那麼累了,我還年輕著呢。”

    祁鈞低低笑了一聲,緩緩睜開眼,“那以後每周可以多安排一天?”

    肖夢咬了咬牙︰“祁鈞,你別得寸進尺。”

    兩人又在被窩里抱著小聲嘀咕膩歪了好一會兒,終于被伯奇 里啪啦的撞門聲徹底吵醒了。

    肖夢頭發有點亂地推開被子坐起來,無語地盯著門︰“……我看它這不是冬眠期, 是痴呆期。”

    入冬以後,伯奇作為一只鴿子神獸, 竟然是冬眠的類型,經常在晚上起來覓食時迷迷糊糊誤飛進臥室。

    好幾次兩人正如火如荼沉浸在狀態里,伯奇突然撲騰到床上半睡半醒迷糊著一頓神咕, 兩人瞬間出戲。

    後來就開始關門防鴿子了。

    終于出門上班,肖夢推開門發出一聲驚喜的感嘆。

    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白色。

    肖夢穿著暖和的長款白色羽絨服往前跑了幾步, 伸手接了一片涼涼的雪羽,“祁鈞!下雪了!應該是最後一場雪了吧?”

    雪勢很大, 小雪花聚集成的碩大雪片, 像鳥類身上最柔軟的羽毛一樣從灰白色的天空簌簌落下。

    庭院覆蓋了厚厚一層平整潔白的積雪,空氣里彌漫著冰雪的甜味,沁涼醒人, 讓人的心情也跟著輕松愉悅起來。

    肖夢把白色的運動鞋踩進蓬松的雪平面,一步一步小心地往前走,留下幾個深陷的白色腳印。

    周圍的細小噪音都被厚厚的積雪吸收,雪天的世界格外安靜,只能听見嘎吱嘎吱的踩雪聲。

    祁鈞穿著黑色的呢子大衣從家里出來,抬眼就看見雪地里那個比雪還白一些的清新背影。

    祁鈞站在門口著目不轉楮地看了一會兒,拿著手里的圍巾走上前,從身後把針織圍巾在肖夢的脖子上繞了兩圈,“每次下雪都這麼開心。”

    等來的回答是轉身猝不及防按到發頂的雪球。

    祁鈞的發上散了一層雪,驚訝地睜大眼,抬起的縴長睫毛都沾了雪,“……”

    肖夢笑眯眯地用凍紅的手揉了揉那張被雪襯托得更加迷人帥氣的俊臉,欺負完了人,又立刻用甜言蜜語哄,“雪天的鈞鈞特別帥。”

    祁鈞看了他一會兒,把他冰涼的爪子抓下來用自己溫熱的手掌捂住,“冷不冷?”

    肖夢看著祁鈞毫無怨言的樣子,突然產生了一種欺負老實人的罪惡感,“不……!!!”

    話音未落,祁鈞突然拉上他的羽絨服兜帽,用力很巧地護著頭把他放倒在雪地上。

    祁鈞嘴角的笑意還沒完全揚起來,肖夢反應極快,順勢伸手勾著他的脖子往下一拽,把他也一起拽倒在雪里,迅速抓了一把雪毫不留情地塞進了祁鈞的大衣里。

    平整的雪面印出了兩個糾纏的人形。

    肖夢翻身跪坐在祁鈞身上,按著他的肩膀,“服不服?叫哥。”

    祁鈞躺在雪里看著身上笑容囂張的人,眼神變得不太善良,一個有力的翻身在肖夢的驚呼聲中把人按回雪里,抓住試圖往他身上揚雪的兩只手,只用一只手就簡簡單單桎梏住肖夢的手腕往上按進雪里。

    肖夢掙扎了兩下,實力差距太大,果斷投降,“錯了,哥。”

    祁鈞垂眼看著他,淡淡問︰“叫我什麼?”

    肖夢乖乖重復︰“哥。”

    祁鈞眯了眯眼,不是很滿意,也不舍得讓肖夢身上弄上太多雪,幫他拽了拽帽子護好頭,散發著危險的氣息把另一只手撐到他身側,俯身靠近,聲音冷酷地低聲命令,“叫老公。”

    肖夢很少看見祁鈞氣場全開的樣子,愣了一下。

    肖夢忍著笑問,“這位霸總,你誰?我的鈞鈞小寶貝呢?”

    祁鈞氣笑了,低下頭狠狠吻住他。

    唇分,一團白霧都兩人口中呼出。

    肖夢嘴唇被祁鈞親得紅潤,喘了兩口氣,求生欲極強地乖乖改口,“老公。”

    祁鈞沒想到他真的會叫出口,眼楮微微睜大愣了兩秒,嘴角慢慢上揚,一把把人撈進懷里,直接打橫抱著又回了家。

    肖夢驚訝地問,“不去上班了?”

    祁鈞壓著不住想要上翹的嘴角,“換身衣服,沾了雪,會感冒。”

    結果上班就遲到了。

    肖夢當了三年優秀員工,職業生涯第一次出現這種失誤,所有部門同事都為他賀喜。

    王封羽鼓掌聲最大,“可喜可賀!恭喜公司勞模終于在入職的第三年成功融入了集體!”

    肖夢在掌聲中走進辦公室,拍拍傻兒子的頭,嘆了一口氣拉開椅子坐到座位上打開電腦。

    王封羽沒想到的是,這一天他需要祝賀肖夢的事還不止這一件。

    快到午休時間,全公司都在關注藝博會項目競標的最終結果。

    因為肖夢設計理念具有強烈個人風格,而且作品十分驚艷,最終藝博會的項目祁鈞全權交給了肖夢負責,和全國的建築公司一起參與競標。

    快到十一點半,祁鈞在公司總群里發布了最終結果,只發了簡單的幾個字全公司就炸了鍋,一起尖叫著普天同慶。

    “@肖夢,恭喜,辛苦了。”

    整個部門都沸騰了,所有人嚎叫著簇擁到一臉難以置信的肖夢身邊,把他團團圍在中間,大聲喊著“夢哥哥牛逼!!”“要請客啊!!”“給錦鯉蹭禿嚕皮!!”

    那些最初對他有質疑的老同事也發自內心敬佩地祝賀他。

    肖夢的努力一直是所有人看在眼里的,如今他的天賦和才華也得到了全業內同行的認可。

    肖夢任由大家在他臉上揉來揉去,怔怔看著手機上的那個消息,覺得有點不真實。

    正愣著神,祁鈞的私聊消息突然在眾目睽睽下彈出了橫幅。

    他早就把“Len”改了備注,也沒加什麼昵稱,就叫“祁鈞”。

    所有人一眼就看到是剛才出現在公司總群里的大Boss給他發的消息,看到消息內容,所有人瞬間噤聲。

    和在群里官方的祝賀不同,祁鈞用私聊發給肖夢的“祝賀”信息量似乎有點大。

    祁鈞︰【幸苦了[擁抱],來找男朋友領取一下獎勵?】

    眾人︰“???!!!”

    肖夢只愣了一秒就發揮自己的裝蒜神功淡定地把消息往上滑掉,若無其事地推開眾人,在部門同事們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上樓領獎了。

    肖夢離開後,部門里的所有人大眼瞪小眼。

    同事A︰“是……那個意思嗎?”

    同事B︰“是……嗎?”

    同事C︰“是……吧。”

    王封羽嘴張了半天,後知後覺捂嘴發出一聲驚喜的感慨,“我我我,我爸爸是公司的老板娘?”

    眾人︰“………………”

    肖夢上去領個獎就再也沒回來。

    部門同事在辦公室里興奮地吃瓜。

    同事A︰“我剛才偷偷去問張秘書了,Boss辦公室一個中午都沒開過門哦。”

    眾人︰“嘖嘖嘖——”

    同事B︰“夢哥哥也太人生贏家了吧?拿下了國際性的地標建築項目,還把祁神給套住了,這是要嫁入豪門啊!祁家那可是世界排名前三的世家大財閥,啊啊啊羨慕,這命絕了!”

    眾人︰“嘖嘖嘖——”

    同事C︰“夢哥哥有顏有才華,中了大獎後還有錢,這下又有了藝博會的代表作,明年說不定還能競爭一下普利茲克獎,雖然已經超厲害了,但能和祁神在一起,還有可能嫁進祁家這種巨型豪門,總覺得還是有種灰姑娘的既視感,啊,好童話好浪漫啊。”

    眾人︰“嘖嘖嘖——”

    王封羽︰“不愧是我爸爸。”

    結果下午肖夢也沒回辦公室。

    部門同事們互相交換的眼神已經有了敬佩的意味。

    同事A︰“祁神……可以的。”

    同事B︰“不行不行,不能細想,太虐我等平凡社畜狗了。”

    同事C︰“今天早上夢哥哥遲到的原因,我好像明白了呢。”

    眾人苦澀感嘆︰“……唉。”

    王封羽︰“爸爸辛苦了。”

    部門組長端著咖啡一臉淡定地從眾人身邊路過,“夢哥哥下午也不回來,SG的大股東下午都要參加股東大會,建議爾等凡人速速找回自己的位置愉快搬磚,散了吧。”

    眾人︰“???!!!”

    等會,大,大股東?

    SG的大股東?!!夢哥哥不是只中了幾個億嗎?

    難以置信的某同事在網絡上搜索了一下,看著全國富豪排行榜上前三的肖夢的名字,和不久前才被揭開了馬甲掛在百度百科上的新一代“股神”稱號,眼球差點瞪出來,窒息地深深吸了一口氣。

    誰能想到,那個每天和他們坐在一起日常搬磚的樸樸素素的小建築設計師,竟然早就脫離他們所處的社會階層,成為了史上爆發速度最快的財富傳奇。

    肖夢的資產在小財神兒子的保佑下以驚人的繁殖能力已經在短短半年內迅速爆發式積累,個人總資產早就已經達到了令人發指的數字。

    肖夢成了新一代最想讓股民們和他一起共進晚餐的神秘人物。

    有專家預測,照新一代股神這個迅猛的財富發展趨勢,不久後的將來,首富之位很可能要易主了。

    同事捂嘴流淚。

    就這?灰姑娘?

    應該是人間活財神吧!

    傍晚下班前股東大會才結束,肖夢在部門群里通知大家晚上不要走,他請客聚餐。

    同事們故意沒提前去聚餐的地點,一起在公司的地下停車場躲在各自的車後等著“抓奸”。

    電梯門開,所有人停下嘰嘰喳喳笑嘻嘻,立刻蹲下藏好,探頭偷看從電梯里走出來的兩人。

    肖夢走在前面,祁鈞突然從身後拉住他,“我跟你一起去。”

    肖夢不看祁鈞幽怨的眼神,狠心拒絕,“不行,那幫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燈,今天他們肯定會灌你喝酒的,你先回家,不用等我,我應該會很晚回去,你先睡吧。”

    祁鈞看了他一會兒,失望地垂下視線,“嗯,那就不去給你添麻煩了,別喝太多酒,胃會難受。”

    祁鈞落寞地笑了笑,“我在家等你。”

    肖夢︰“……”

    早上還把他懟雪里讓他“叫老公”的霸總呢?

    祁鈞就是摸準了肖夢的軟肋,對癥下藥。

    見肖夢的眼神果然動搖了,祁鈞又伸手溫柔地摸了摸他的頭,“無所謂”地笑著說,“結束後可以讓我去接你嗎?不然我會擔心得睡不著。”

    就算知道祁鈞是在演,肖夢還是上了當。

    他偏偏就特別吃這一套。

    肖夢嘆了口氣,徹底服了氣了,“算了,還是一起去吧。”

    祁鈞拉著他往車邊走,在他看不見的角度得逞地勾起嘴角,自然地問,“訂了哪里?今晚我請客。”

    肖夢︰“藍星……”

    祁鈞走到車旁腳步頓了頓,突然回頭看了他一眼。

    肖夢︰“怎麼了?不喜歡那里嗎,那我就換個地方。”

    “喜歡。”祁鈞望著他,“是你把我撿走的地方。”

    肖夢恍然。

    對,三年前他就是在藍星酒吧把祁鈞帶走的……如果那天他沒有管他,他們現在應該還是普通的職場關系吧?

    兩人深深對視了幾秒,心跳一起怦然了一下,視線默契地一起向下落在對方的唇上。

    祁鈞攬著肖夢的腰把他轉個方向,按到車門上。

    中午兩人在辦公室里的畫面遠沒有肖夢的部門同事們想象的旖旎,只是靠在辦公桌前淺淺吻了一會兒就開始討論藝博會項目的實施問題了。

    他們在公司很少用戀人模式相處。

    但這會兒氣氛太好,心動的感覺過于強烈,兩人都有點不能忍。

    接吻的細碎水聲在靜謐的地下停車場回響,兩人的呼吸有點加速,祁鈞的手情不自禁慢慢從肖夢的背上往下滑,伸進他的外套里。

    部門同事們本想在他們親上的時候就出去搗亂,一不小心都看得入了神。

    兩個人都太養眼了,只是靠在車上接吻就像是電影名場面再現。

    這誰敢去打擾啊?會被天打雷劈的吧?

    于是大家只能尷尬地一起繼續興致勃勃地偷看,蹲下一個給他們“驚喜”的時機。

    肖夢紅著臉抓住祁鈞的手臂,祁鈞就只是用滾燙的掌心握住他的腰不動了。

    祁鈞這次的吻有些纏人,不像平時在外面那樣克制,另一只手按在他的頸後把他往前推,不斷加深這個吻,強勢地控制著節奏,舌尖引導著他配合,幾乎不給他留換氣的時間。

    肖夢被吻得聲音含糊不清,好笑地問,“祁總,你想在公司做什麼?”

    肖夢突然想起來那天晚上,祁鈞口是心非的那句“我什麼都不會做的。”

    對比起來,現在祁鈞顯然已經進化了。

    祁鈞面不改色地抵著他的鼻尖說,“想做很多。”

    甚至還啞聲補充了一句,“想讓你聚會遲到。”

    好在已經戀愛半年了,肖夢也放開了很多,輕輕吸了一口氣,頭皮都被祁鈞低沉磁性的聲音刺激得發麻,下意識回了一句,“……車里沒準備東西。”

    停車場靜得一根針落地都能帶回響,兩人的對話就像被這靜謐擴了音。

    部門同事們連呼吸都靜止了,求生欲極強地紛紛捂住口鼻,各自在車後躲得更嚴實了一些,甚至想鑽進車底,徹底打消了要給老板和大股東“驚喜”的念頭。

    這要是被發現了他們偷听到兩位大佬的限制級的對話……老天爺,搞不好影響職業生涯啊。

    “嗡——嗡——”

    祁鈞警覺地回頭,目光凌厲地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眾人︰“!!!”

    王封羽手忙腳亂地想按掉來電,手一抖手機竟然滑飛了出去,十分顯眼地滑到了車前,手機還在地面上“震耳欲聾”地嗡鳴著。

    眾人︰“……”藥丸。

    所有人心提到了嗓子眼,瑟瑟發抖,一起在心里默念“哈利路亞”“阿彌陀佛”。

    祁鈞松開肖夢,轉身冷聲問︰“誰?”

    王封羽硬著頭皮從車後站起來,舉起手,“嗨……Happy birthday!”

    其他同事們面如死灰地一個個從車後站出來。

    “……Happy new year!”

    “……Happy Halloween!”

    “……Happy Valentine's Day!”

    ……

    王封羽快步去撿起手機,大腦混亂地打開美團,“哈哈哈……那什麼,你們缺,缺啥?我這就給你們叫個跑腿送過來,不用跟我客氣,哈哈哈……”

    其他同事們也大腦混亂地跟著干笑附和,聲音都在發抖。

    “遲,遲到多久都沒關系。”

    “對,我們可以等的。”

    “人就是就是一場漫長的等待嘛,哈哈哈……”

    肖夢的臉一點一點漲紅起來︰“………………”

    祁鈞︰“……”

    結果聚會上祁鈞和肖夢沒有被灌酒,反倒是同事們搶著把自己灌醉,一個個都在一個小時內醉得不省人事東倒西歪,恨不得全都斷片失憶,忘記那段千不該萬不該听見的對話。

    肖夢生無可戀地和祁鈞一起坐在角落的吧台,也在努力把自己灌醉,消除那要命的羞恥感。

    祁鈞從他手里奪走酒杯,“晚上會難受。”

    肖夢兩手捂住臉︰“……”他現在就很難受。

    “對不起,祁總,我可能干不下去了。”肖夢放下手面無表情地說,“我看我還是辭職吧。”

    祁鈞想了想,用肖夢留下水痕的杯口喝了一口酒,淡然點頭,“可以,我也想休息了,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一起養老。”

    肖夢驚訝地轉頭看著他︰“你才多大,現在就開始養老?”

    祁鈞撐著下巴,目光微醺地勾起唇角,“這樣就可以每天都跟你做想做的事了。”

    肖夢的臉又紅起來,“祁鈞,你……”學壞了。

    祁鈞的眼楮亮起來,憧憬地繼續說,“早點退休,就可以跟你一起去看很多美麗的風景,去嘗試很多沒有體驗過的事,想和你一起去旅行,想和你養一起很多可愛的小動物,在還想世界上降雪量最大的地區給你設計一棟最適合看雪的房子,我很喜歡壁爐,我們可以在坐在壁爐旁邊一起看雪,累了走不動了,就選擇你最喜歡的地方定居,和你一起在平淡的生活里變老。”

    肖夢枕著手臂趴在吧台上靜靜听著,閉眼想象著祁鈞描述的畫面,心里暖洋洋的,嘴角慢慢揚起來。

    醉意漸漸涌上來,他就在關于兩個人未來美好的幻想里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被嘎吱嘎吱的踩雪聲喚醒。

    深夜的步行街空無一人,只有帶有新年氛圍的霓虹被大雪模糊成夢幻的七彩光暈靜靜閃爍著。

    肖夢戴著羽絨服寬大的毛邊帽子趴在祁鈞寬闊溫暖的背上,听了一會兒祁鈞落在雪里的輕緩腳步聲緩緩睜開眼。

    肖夢眷戀地把臉貼在祁鈞帶給他十足安全感的肩膀上,低低叫了他一聲。

    祁鈞在一片沒有人踩過的雪路前停下腳步,含笑說,“醒了?還以為要背著你走回家。”

    肖夢看著有點夢幻的深夜雪景,問,“怎麼不直接開車回家?”

    祁鈞說︰“看了下天氣預報,明天開始要升溫了,今晚可能是春天前的最後一場雪,想再讓你看一次。”

    肖夢從祁鈞背上下來,踩在平整的雪面上,回頭看著身後的雪地里留下的那串長長的腳印,心情微妙地酸脹了起來,沉默了片刻,自言自語般喃喃,“祁鈞,你怎麼這麼好啊。”

    從他認識祁鈞開始,好像總是想對他說這句話。

    祁鈞伸手幫他拂去帽子上的浮雪,因為背著他走了很久,手已經凍紅了。

    肖夢牽過那兩只冰涼的手塞進自己的兩個兜里幫他暖,抬頭看著那雙映著霓虹光澤格外好看的眼楮。

    在迷離的夜色里,在纏綿的大雪里,人心似乎也變得格外坦誠。

    肖夢胃部往上一直到喉嚨,擁堵著一種溫暖的窒息感,什麼東西伴隨著心跳不斷膨脹著。

    兩人之間落下的雪片中輕輕呼出一團朦朧的霧氣。

    肖夢眼里微蕩著潭水月光般的清澈光澤,嘆了口氣,說,“你誤會了,其實我不喜歡下雪。”

    祁鈞︰“?”

    “因為下過雪的第二天會降溫,沒遇到你之前,每次下雪都會冷到讓我不想起床,只想窩在被子里,不想上學,不想上班。”

    肖夢在兜里握緊了祁鈞已經暖起來的手,專注地細細看著祁鈞蒙在絮雪里格外俊美的五官。

    “現在會喜歡雪天,是因為下雪天的男朋友很帥,下雪天的男朋友很暖,下雪天的男朋友很好欺負。”

    祁鈞听愣了神。

    “明白了嗎?”肖夢神情認真起來,“我喜歡的是下雪天的祁鈞。”

    “謝謝你,讓我見到今年最後一次雪天的祁鈞。”

    肖夢笑著說︰“現在我可以期待春天了。”

    說完肖夢靜靜等了一會兒,祁鈞只是出神地看著他,沒有給他回應。

    他有點難為情地移開視線,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肉麻了,臉慢慢燒起來,清了清嗓子,牽著祁鈞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好了,回去吧,今晚好冷……”

    祁鈞突然從身後勾住他的腰把人撈進懷里,低啞悅耳的聲音貼著他的耳朵,“撩了人就想跑?”

    肖夢抿了抿嘴,耳朵被磁性的聲線震得發燙,“有意見嗎?”

    祁鈞︰“沒有意見,有一個小小的建議。”

    肖夢怔了怔︰“……什麼建議?”

    祁鈞沉默了兩秒,聲音听起來有點緊張,“為了提高你的生活質量,建議你盡快購買祁鈞的終身所有權。”

    肖夢愣了一下,笑起來,心跳怦然地配合道,“好啊,不過太貴了我可買不起。”

    祁鈞輕笑一聲,“那就無償贈送。”

    肖夢挑眉︰“你這是強買強賣……”

    下一秒,肖夢睜大眼,感覺的無名指上被祁鈞套上了一個有點涼的金屬,緩緩低頭,看見手指上多了一個設計簡約別致的銀色戒指。

    一個吻同步落在他耳邊。

    “這位買家,恭喜你獲得了購買祁鈞的專屬紀念品。”

    “現在回家,還可以獲贈長達七小時的雪天祁鈞專屬供暖服務。”

    肖夢輕輕吸了一口氣,閉了閉眼,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听起來平常一些,“……為什麼是七個小時?”

    “民政局9點開門。”

    祁鈞的聲音在雪中格外清晰︰“愛你的祁鈞全世界僅此一件,建議你盡快辦理合法擁有的法律手續。”

    肖夢靜了好一會兒,反手把祁鈞的頭往下扳,側著頭靠上去。

    “怕睡過頭,陪我熬夜。”

    昆城的最後一場雪,覆雪傾城。

    雪的味道融化在炙熱的吻中。

    沿著雪地里的腳印,北半球的第一陣春風徐徐吹來。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這本到這里就完結了,謝謝一路陪我成長的你們(鞠躬),因為強行寫了自己不擅長的劇情流,前期寫得很痛苦,還好有一些故事創作的基礎才能順利完成,但回頭看還是有很多不足,希望下一本可以進步!

    雖然是一本沙雕向的輕松單元劇情文,但讓大家哈哈哈哈的劇情卷真的是哭著寫完的,支撐我完成這本書的就是大家的評論,批評和鼓勵我都很感激,都是我成長的推動力,也很感謝基友們給我的鼓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