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豪門女配不想裝窮了

正文 第86章 不想裝窮的第八十六天 正文完

    季淺開出帝王綠翡翠的事, 她晚上和季媽媽通話的時候告訴她了,一時間季爸爸和季深也知道了,紛紛夸她厲害。

    結束了和季媽媽的通話之後, 季淺又和明珩打了一會兒電話, 同樣被他夸了一陣後,就上床休息。

    第二天一早, 楊總他們全都準備好了。

    經過昨天的事情,一行人對季淺佩服的是五體投地。

    先不說她能不能開出翡翠, 她當時的淡定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楊總之前在季淺遇到困難時, 總是想著打電話去問季爸爸該怎麼辦, 現在看來, 他今後都不需要有這樣的想法了。

    一行人很快就來到公盤現場。

    展廳中放著一塊又一塊毛料,公盤售賣的翡翠分為兩種, 一種是公開拍賣,一種是底價競爭。

    現場不少人拿著放大鏡手電筒,當場對著擺放在大廳里的毛料進行鑒定。

    這些都是出底價競爭的毛料。

    競爭者看到心儀的毛料, 不是當面競價,而是出一個底價, 最後把每塊毛料對應的號碼和底價交給工作人, 等工作人員進行統計之後, 就會宣布毛料的最終所有者。

    如此一來, 獲得毛料的不確定性增大, 有的人也會因此錯過心儀的毛料。

    而另一種公開拍賣則安排在下午, 公開拍賣上所有的毛料都是官方鑒定的, 有的開出了一半,有的只擦出了窗口,還有的什麼都沒做。

    公開拍賣的風險會更小, 基本上被官方拿出來拍賣的毛料都能夠開出翡翠,而往年公盤的時候,也在拍賣會上出現了許多驚世翡翠。

    上午季淺分別和楊總帶隊,跟鑒定團隊的人觀察了不少毛料,文曉在她身邊負責記錄想要出價的翡翠。

    不出預料,她遇見了布爾克利家族一行人,在老布爾克利身邊沒有看到艾麗,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回去之後挨訓了。

    想必艾麗這會一定恨得牙癢癢,如果不是沒機會,怕是巴不得能扒了她的皮。

    季淺和老布爾克利打了招呼之後,繼續挑選毛料。

    老布爾克利盯著她的背影看了許久,想到昨天他讓人查到的零星關于季淺的資料,實在有些摸不清楚這個年輕的女孩究竟揣著一種什麼樣的心思。

    不過他也知道,季淺和艾麗之間的過節怕是沒辦法解開。

    當然,在得知艾麗拍下那塊帝王綠翡翠有季淺的功勞之後,老布爾克利心頭也極其不舒服。

    只是公司的合作還要繼續,他暫時不好跟季淺斯破臉。

    很快一個上午的競價就結束了,季淺出價的百分之八十的毛料都拿到手了,這個數目在鑒定團隊的評估之中,算得上是不錯的收獲。

    休息了一個上午之後,下午3點,幾人準時到達官方舉辦的拍賣會上。

    拍賣會所有的座位都是隨機抽取的,季淺一行人正好坐在居中的位置,這里視線最好。

    在一行人坐下不久之後,又一行人到來,季淺看著坐在自己前方仔細打理過自己的艾麗,意外的挑了挑眉。

    這就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嗎?

    艾麗顯然也看到了她,本來還不錯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只是她這次沒有像之前那樣挑釁,而是閉緊了嘴巴坐在位子上,看來是懂得了吃一塹長一智這句話。

    她身邊的老布爾克利也看到了季淺,不過他只是皺了皺眉頭,什麼都沒表示。

    楊總看到艾麗的時候,還真怕她又開始不分場合發癲,見她乖乖坐下了,這才松了口氣。

    一直到拍賣會開始,艾麗都沒有再鬧ど蛾子。

    前面兩塊翡翠都是擦出了窗口的玻璃種,並且塊頭很大,不過品質只能說是中上,季淺還不想叫價。

    等到第三塊翡翠上來時,稍稍被預熱了的拍賣會掀起第一波熱潮。

    第三塊翡翠是被開出一半的三色翡翠,就它已經被解出來的模樣看,不管是水頭還是塊頭,都要比昨天艾麗在玉石市場開出的那塊拳頭大小的三色翡翠要足。

    三色翡翠又被稱為福祿壽,寓意十分美好,按照已經開出來的個頭推算,剩下的一半也不會小,只要設計師優秀,不管是切成小塊,還是就這麼大塊進行切割雕琢,價格絕對不菲。

    三色翡翠本就難得,更何況這麼漂亮,拿到市場上,絕對不缺買家。

    底價100萬,所有單位都以美元計價,季淺最先舉了牌,直接把價格加到300萬,其他玉石商一听她加價加的這麼猛,原本還想舉牌,猶豫了一下又把手縮了回去。

    也不是人人都猶豫,陸續有兩三人加價,季淺又直接把價格抬到500萬,這下沒人和她競爭了。

    如果整塊翡翠開出來,500萬的價格不一定拿得下這塊翡翠,可不久前才發生了豪華游輪的無頭龍事件,但凡在玉石界混的,都對這件事有所耳聞,心中也就有了顧忌。

    拍賣師對于只拍出500萬的價格顯然不太滿意,不過他還是敲響了一下拍賣錘,詢問是否還有人加價。

    在拍賣錘敲響第二聲時,依舊沒有人加價,在拍賣錘要落下第三次時,又一個人舉了牌。

    “600萬!250號出價600萬!請問是否還有人加價!”

    季淺看向這位250號,果不其然,就是艾麗。

    季淺再次舉牌,把價格喊到800萬,這是她最後的底價。

    艾麗果然又舉了牌,出價900萬。

    季淺沒有再舉牌,這塊三色翡翠就落入了艾麗的口袋。

    接下來艾麗就跟季淺杠上了一樣,連著三次季淺出價,她都要用更高的價格來壓她一籌。

    楊總在心里道了一句果然,他就覺得這個麻煩的女人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家季總,原來是打賭打不過,做人比不過,就打算拿錢來砸。

    楊總這麼想著,看到了坐在艾麗身邊的老布爾克利,見他閉著眼楮靠在椅子上,一點要插話的意思沒有,顯然也是默認了艾麗的做法。

    老家伙果然也是記仇的。

    楊總有點擔心季淺,季淺為了公司考慮,在競價的時候,把每塊翡翠的競拍價格都壓在了評估人員評估出來的價格中,這樣一來,接下來怕是都沒辦法壓到那個不把錢當錢看的女人。

    季淺不知道楊總的擔心,知道了艾麗揣著的心思之後,悠哉悠哉舉牌,原本並不想要的翡翠,也參與了競價,一年對十塊翡翠進行競價,而這十塊翡翠都毫無意外的落進了艾麗的口袋里。

    其他人也算是看出來了,倆人這是不對付。

    還有很多玉石商不滿,拍賣會越到後面,拍賣玉石就越是珍貴,有些玉石商只是小資本,頂多參與前期的競價,想要得到一兩塊好翡翠,只是被艾麗這麼一弄,不少人的算盤落空,而他們也不可能花費超出預算的價錢來競爭翡翠。

    如此一來,艾麗在無形之中惹了眾怒。

    不過,她也並不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反正只要讓季淺不痛快,她就是痛快的。

    接下來的幾塊翡翠季淺都沒有在競價,等到第十五塊翡翠上台,艾利開始競價時,季淺學著她剛才的模樣,壓著她連加了三次一百萬,氣得艾麗臉色都綠,讓她以更高的價格拿下這塊翡翠。

    等拍賣會進行到了中場,一塊血翡被人抬了上來,這快血翡,從遠處看過去,就像一塊佇立著的貝殼,等血翡完全呈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下,季淺听到一聲驚呼。

    “那是什麼?好像是銀絲!”

    有人這麼一提醒,所有人都聚精會神地去看他提到的銀絲,與此同時,拍賣會場的大屏幕上,也投影出學費各個角度的模樣,在它的貝殼扇面頂部,果然游離著一圈條理清晰的銀色,銀絲分布的極有章法,看過去漂亮的讓人忍不住想要驚呼。

    拍賣會只進行到了中場,這塊翡翠算是半壓軸的翡翠,按照往年公盤的拍賣會,這塊翡翠足以作為最後的壓軸。

    如此一來,季淺對後面即將拍賣的貨翡翠充滿了期待。

    有不少人都意識到了這一點,目光都雀躍起來,而艾麗這時候才像意識到了什麼臉色難看的厲害。

    季淺當然知道她是因為什麼臉色難看,她在拍賣會的上半場就大手大腳買下了諸多翡翠,她拍下的價格過高,即便不會讓她賠本,但是其中的利潤也少得可憐。

    而也因為她拍的過多,很可能提前準備的資金根本不足以支撐到這場拍賣會結束。

    艾麗咬緊了牙關,只覺得自己掉進了季淺的陷阱。

    與此同時,拍賣師已經開始熱切地介紹這塊血翡。

    有傳言說血翡可以消災避難,從顏色上看血翡是紅翡的一種,因為顏色酷似鮮血而得名,市面上一旦出現血翡,基本上都被搶購一空。

    這塊銀絲血翡漂亮的不像話,不過仔細觀察還是能看出這塊血翡本身和極品翡翠還稍有距離,顏色並沒有季淺在季玉集團十八樓見到的一塊極品血翡那麼漂亮,不過也算得上是上品了,再加上血翡本身酷似貝殼的形狀和外部游離的銀絲,足以彌補它少許的不足。

    拍賣會場再次熱鬧起來,不少人都摩肩擦掌,想要將這塊血翡拿下,季淺同樣志在必得。

    今天,多虧了艾麗在前面導彈,她還一塊翡翠都沒有到手。

    拍賣師很快公布了底價,一千萬。

    實在算不上高,玉石商們紛紛舉拍,想要將這塊紅翡拿到手。

    艾麗同樣沒有示弱,加起價來和之前一樣狂野,不過,如果坐在她身邊,就能看到她臉上的表情有點崩塌,顯然是加價讓她顯得吃力了。

    一直閉著眼楮像是來睡覺的老布爾克利也終于睜開眼楮看向紅翡。

    季淺完全沒有跟艾麗客氣,在她出價出到五億時,她直接翻了一倍的價格舉牌。

    拍賣會場因為她出的價格當時就安靜了整整一分鐘。

    艾麗之前在那塊帝王綠翡翠上花了三十幾億,拍賣會的上半場又為了和季淺一爭高低,花出去不少錢。

    她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如果爭到了這塊翡翠,將會失去競爭壓軸翡翠的資格。

    艾麗咬著牙根,拼命說服自己接下來的壓軸翡翠才是她該要競爭的,又閉上眼不去看台上的血翡,沒有繼續舉牌。

    季淺如願以償地把血翡收入囊中。

    在楊總看來,不得不說季淺這一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實在是玩得漂亮。

    艾麗想要再季淺面前玩手段,還真差點段數,再去修煉個百八十年估計才差不多。

    拍賣會持續進行著,下半場出現的翡翠果然比上半場出現的要更珍貴,品質更高,艾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季淺把一塊又一塊翡翠收入囊中,等著最後一塊翡翠出現。

    拍賣會終于進行到了最後,壓軸的翡翠有半人高,蓋著黑布被工作人員推上台,所有人都好奇,究竟什麼樣的翡翠能夠壓過剛才那塊血翡成為這場拍賣會的壓軸。

    等黑布掀開的那一刻,璀璨的帝王綠讓全場人沸騰。

    讓人沸騰的不是帝王綠,而是這塊帝王綠的大小和品質。

    以往的拍賣會壓軸也都是帝王綠,只是從來沒有哪一塊比得上現在這一塊的大小和品質。

    毫無疑問,這塊帝王綠是極品中的極品。

    而且,拍賣師在帝王綠翡翠推上台時,並沒有馬上進行拍賣,而是現場抽取號碼,讓坐在會場的賓客當場檢查這塊帝王綠的品質。

    但凡來參加這場盛事的玉石商都帶了鑒定師,能夠來這里的鑒定師,一個個都手段非凡。

    拍賣師全場一共搖10個號,每個號可以帶兩個人上台,也不知道季淺是不是歐皇附體,她手里的361號很快出現在了大屏幕上。

    楊總搓著手有點蠢蠢欲動,但他還是忍著想要馬上去看這塊帝王綠翡翠的沖動,讓季淺帶了兩個公司里最出色的鑒定師上台。

    如果這塊帝王綠翡翠真是像拍賣師說的一樣是極品,那季玉集團不管用盡什麼手段都要把這塊翡翠納入手中,到時候他再觀察這塊翡翠也是一樣的。

    10個號碼出來,有人羨慕有人嫉妒。

    季淺帶著兩個鑒定師上台,用最快的速度對這塊帝王綠翡翠進行了鑒定,季淺在近距離觀察這塊帝王綠翡翠的同時,也決心要將它買下。

    這絕對是今年季玉軒最好的噱頭,有了剛剛那塊血翡,再加上這塊極品帝王綠,季玉軒今年都不會再缺話題。

    而這兩塊翡翠,也足以吸引顧客到季玉軒購買翡翠。

    等十組人都鑒定完畢,拍賣師還讓各組人派了個代表告訴在場所有的玉石商對這塊帝王綠翡翠的看法。

    關于帝王綠翡翠的品質所有人都保持一致,如此一來,拍賣會的熱度終于被推到了最高。

    季淺回到位子上,立刻讓身邊剛剛跟她一起上去的評估人員開始評估這塊帝王綠翡翠的價值,最後得出一個數字。

    在三十億左右拿下這塊翡翠是最佳,往上浮動不能超過十億,不然利潤將會與成本持平。

    季淺听了卻微微一笑,這塊帝王綠翡翠帶來的可不僅僅是利潤那麼簡單。

    評估人員見她笑,後知後覺的想到了什麼,立刻說了一聲對不起,連忙把他剛剛測算出來的價格劃掉,寫了一個無上限。

    季淺見他這麼快就明白過來自己的意思,笑著和他說了幾句話。

    的確,這塊帝王綠翡翠帶來的不僅是可以用來測算出來的價格,還有絕對的話題度,和附帶的廣告。

    但在場所有人都在位子上坐好後,拍賣師比了個安靜的手勢,開始這次公盤的最後一次拍賣。

    誰都想參加這次熱潮,就算有人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拿下這塊極品帝王綠,也跟著加了點價,過了一把癮。

    等拍賣會進行到最後,艾麗三十五億的出價讓競爭者們紛紛放棄,在不少人搖頭嘆息之時,季淺舉起了手中的牌子。

    “五十億!”

    50億已經遠遠超出了這塊帝王綠翡翠等價的價格,不少人都震驚的看向她,而被邀請到現場的記者紛紛對季淺拍照。

    季淺看著難以置信轉過頭來的艾麗,對她微微一笑︰“艾麗要和我競爭嗎?”

    她像之前一樣笑著,明明笑容你什麼意思都沒有,落到了艾麗眼中卻成了挑釁。

    可她現在已經沒有了之前和她競價的底氣,她甚至摸不清季淺會不會在自己與她惡意競價時,突然放棄競價,像上半場拍賣會一樣,讓她落入騎虎難下的境地。

    艾麗白著一張臉,在加價和不加價之間猶豫。

    在一邊全程充當背景板的江瑕忽然低頭和老布爾克利說了一句話,沒人知道他說了什麼,只知道他說了那句話後,老布爾克利直接出聲讓艾麗放棄競價。

    如此一來,季淺以50億美元的價格拍得這塊帝王綠翡翠,緬甸公盤也在此時此刻推向了最高潮。

    所有的記者都瘋狂的對著那個自然端坐在位子上的女孩拍照。

    與此同時,國內季玉集團開始瘋狂撰寫各種通稿,只等著季淺帶著極品帝王綠回國,就開始安排新聞發布會,宣布她季玉集團執行總裁的身份。

    季爸爸在國內得知季淺一口氣撒了50億美元出去,高興的連會都不開了,手機里電話接個不停,都是商場上那些得了消息的合作伙伴打來的。

    緬甸公盤的事情在國內外持續發酵,楊總因為三天後要到A大去坐之前那個早就商量好的講座,提前一步回了國,季淺則又在緬甸多呆了兩天,這才帶著一行人和這次緬甸公盤所有的收獲上了私人飛機。

    公司的發布會,安排在後天下午三點。

    所有收到消息的媒體全都振作精神,等著季玉集團做最後的發布。

    季淺下了飛機之後,親自跟著這一批翡翠回公司,親眼看著每一塊翡翠都鎖進公司保險倉庫,一直緊繃著的精神才稍稍松懈下來。

    白旭自始至終都跟著季淺,而這次短短幾天的緬甸之旅,讓他完全刷新了自己的認知,更加恐懼的發現自己跟季淺之間的鴻溝是根本不可跨越的。

    文曉發現他有點走神,只以為他也是這兩天累到了,沒怎麼放在心上。

    季淺給這次跟她一起到緬甸去的工作人員都放了三天的假,自己也回家好好睡了一覺。

    醒來之後,她就接到了汪教授給她打的電話,說是她的實習答辯安排在明天下午兩點。

    兩點實在有點早,季淺問了之後才知道,原來是明天下午三點楊總要在A大開講座,他們院系的實習答辯從上午一直安排到下午兩點半,季淺是比較晚的那一批。

    既然是這樣,也沒什麼好說,正巧發布會在後天,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季淺還是抽得出來的。

    而她不知道的是,實習答辯要開始,汪教授幫她交到院系的實習材料也都被負責實習工作的老師拿出來蓋章,她還找了兩個學生來幫忙蓋章。

    接著,季淺實習證明表上季玉集團執行總裁的職位就在A大論壇流傳開了。

    這幾天季玉集團可以說是站在國內外的風口上,緬甸公盤帶來的巨大宣傳力徹底將季玉集團推向頂端,所有人都想見一見那個砸了50億美元的人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而此時,網絡上已經流傳著那個媒體拍到的女孩就是季玉集團即將上任的執行總裁。

    借著這一波風力,季玉集團的股票不跌反漲,就連季氏集團及其他子公司的股票也開始一路狂飆。

    所有人都對這個季玉集團新任執行總裁好奇極了,偏偏還要等到後天的發布會。

    季淺也挺佩服公關部的總監,是他刻意把發布會往後壓,就是為了讓緬甸公盤的事情徹底發酵開,等大家的都下意識的接受了季玉集團的執行總裁是一個極其有魄力的年輕女性這一認知,從而忽視她只是一個過分年輕的女孩。

    這個社會總是這樣,免不了會對年輕兩個字產生輕視,更何況還是季氏集團執行總裁這樣的高位。

    季淺一覺睡到了第二天,她實習答辯的事情之前就準備好了,早上再把條理梳理一遍,下午就驅車去了A大。

    A大門口已經拉出了講座橫幅,季淺听到學校里不少有人討論今天下午講座的事情,不由微微一笑。

    她到時,汪教授已經在實習答辯的教室等候了,在教室里季淺還見到了白旭,他的精神狀態明顯要比剛剛回國的時候好一些,季淺對著他點了點頭,就和要答辯的學生坐在一塊。

    她只坐下三分鐘,就感覺身邊的人已經幾次抬頭看了她,非要算的話也說不清幾次了。

    季淺覺得有點奇怪,這待遇只在上學期開學她受過,那時候學校里到處都是關于她各種各樣的議論,總之沒有一句好話。

    季淺直覺把事情往不好的方向想,以為論壇上又傳了自己的什麼事,可她仔細想來想去,也想不出來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又讓別人義憤填膺了。

    她本來想上學校論壇看一看,卻發現自己早就把APP給卸了,實習答辯又快要輪到她,她只好把事情放一放,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實習答辯上。

    實習答辯不難,主要是說一說自己實習期間得到的收獲,和認識到自身的不足,還有對自身實習崗位的了解,以及對未來工作的展望。

    季淺是最後一個,她打開自己做的PPT,沒做什麼花里胡哨的,只是她工作時幾張簡單的圖片。

    負責听學生實習答辯的老師有三位,季淺的PPT可以縮是最簡單的,汪教授了然之余,又有點好笑,另外兩個老師則覺得這個學生有點不太重視實習答辯。

    不過還什麼都沒開始,倆人也沒這麼早下定論。

    季淺沒有像其他學生一樣對著PPT按部就班地說那些公式化的內容,而是從自己這段時間在公司工作說起,說的都是極具實用性的東西,原本因為PPT過于簡單而對她有所不滿的兩個老師一時間都听入神了,還問了許多問題。

    原本十分鐘就該結束的實習答辯,多拖了十分鐘,結束時兩個老師還意猶未盡,的季淺準備收拾東西離開時,其中一個老師才後知後覺的問道︰“季淺,你還沒說你在季玉集團擔任的什麼職位。”

    三個老師只負責實習答辯的事情,除了汪教授,還真沒見過季淺的實習證明。

    季淺頓了一下,在教室後面幾個學生激動的神情中笑道︰“季玉集團執行總裁。”

    她說完,教室後頭傳來一個女生驚訝的哇,是真的!

    季淺好奇地看她一眼,女孩似乎沒想到她會看過來,急急忙忙把雙手背在身後,局促的站好。

    兩個老師已經呆住了,季淺又對他們笑了笑說道︰“待會公司還有事,我就先走了,多謝三位老師傾听我的實習答辯。”

    季淺笑著對他們點點頭,拿著包出了教室。

    公司里的確還有事,明天就是發布會了,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和公關部那邊對接,只是她才走到樓下,就接到楊總打來的電話。

    “季總,您現在是不是在A大?”楊總的聲音很著急,還有點喘氣。

    季淺一時奇怪,連忙問道︰“怎麼了?”

    楊總又喘了口氣道︰“我在路上遇到車禍了,一時半會兒的趕不過去,現在距離講座開始只剩下二十分鐘,季總,你能不能替我開了這個講座,我和A大那邊溝通一下。”

    這次的講座A大花的心思,還特意請了媒體過來,出了這樣的意外,怕是不好收場。

    季淺連忙說道︰“當然可以,你現在人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楊總又喘了口氣說道︰“沒事沒事,只是胳膊不小心擦到了,流了點血,季總你不要擔心我,我馬上就和A大那邊的人聯系。”

    得知楊總沒事,季淺才松了口氣,又連忙給在公司的文曉打了電話,讓她去確認一下楊總那邊到底怎麼樣了。

    她才和文曉打完電話,就有一通電話打到了她的手機上,是A大這次負責這個講座的老師。

    得知楊總在路上出了車禍,老師嚇得魂都快飛出來了,又听說季玉集團執行總裁現在就在A大,可以替楊總進行這次講座,他關心了楊總之後,連忙打電話給季淺。

    現在距離講座開始差不多還有十分鐘,所有報名參加這次講座的學生都已經就位。

    季淺接到老師的電話後,就往講座地點趕去。

    最近季玉集團的話題度實在高,季玉集團的總經理要到大開設講座,學生們的熱情也是前所未有的高潮,據說這次講座還有提問環節,大家在網絡上看了有關季玉集團的那些消息,心中的好奇止都止不住,講座還未開始,很多人都翹首以盼等著楊總來。

    在講座開始前的五分鐘,有人忽然注意到最前方的名牌換了。

    原本的季玉集團總經理換成了季玉集團執行總裁。

    這一換,瞬間引爆全場熱情。

    季玉集團執行總裁最近不知道上了多少次熱搜,緬甸媒體那邊傳過來的照片拍的有點遠,而且季淺那時候穿著西裝,和平時的打扮大相徑庭,不熟悉她的大學同學壓根就認不出來那是她。

    可是隨著她實習證明上的職位被人在論壇上曝出來,學校里掀起了各種關于她的猜測。

    講台上的名牌換了,那位傳說中的季玉集團執行總裁就要出現了!

    當指針指向三點的那一刻,一個縴細的身影走了出來,暴露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她沒有穿嚴謹的西裝,一身普通的常服,和大多女孩一樣都會穿高跟鞋。

    她只化了淡妝,出現在眾人目光之下時臉上帶了淡淡的笑容,所有參加講座的學生都緊緊盯著她,在她坐到季玉集團執行總裁的位置上時,全場不約而同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季淺臉上的笑容更濃烈了些,她抬起手壓了壓,現場很快安靜。

    “大家好,我是季玉集團現任執行總裁,季淺,很榮幸能夠在這里和大家見面!”

    禮堂內散射的燈光聚攏,全都匯聚在那個淺笑著從容自信的女孩身上。

    所有人都沒想到,曾經被人譏笑的季淺會以這樣的方式再次被人認識。

    若說曾經的她是掉落在沙礫中被蓋上灰塵的碎金,那現在的她,一定是夜空中閃耀著的萬千星辰。

    她,是季淺。

    【正文完】

    【2021年1月9日0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