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西方名著同人)福爾摩斯花瓶小姐

正文 第57章 番外

    都列伯爵的長女娜塔莎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美人兒,熱愛交際的娜塔莎性格外向又十分喜歡舉辦舞會,但在都列伯爵的祖宅列維虎克莊園舉辦舞會倒還是頭一次。

    青年才俊們自然是想借此機會贏得娜塔莎的青睞,不說立刻定下婚約,能有幸一親芳澤也是十分值得炫耀的事情。

    只是到場的年輕人實在沒想到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這個怪胎會出現在現場,一向是連話都懶得同別人說的邁克羅夫特卻不知為何選擇了參加這場宴會,雖然才是剛剛進門便已然引起了不小的風波。

    “那個倒胃口的小子怎麼來了?”一個舉著酒杯的青年隔著篝火向邁克羅夫特處望去。

    听了青年的話,他身旁的貴族男人不禁微眯著眼楮一同向遠處望去,貴族男人有一頭微卷的金色頭發,身上的酒紅色天鵝絨領結與私家剪裁的得體西裝,更是顯得他高貴的氣質與眾不同。

    他輕輕抬手喝了口酒,淡淡問道︰“你說的是誰?”

    “哦!彭芭莎大人您有所不知,那個小子叫做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是三一學院的學生。”身旁青年憤憤不平的說著話。

    而被他稱之為彭芭莎大人的貴族男人,只點了點頭有些疑惑的問道︰“看起來一表人才,有什麼問題嗎?”

    “哼~不過是個鄉紳的兒子,仗著頭腦有些聰明連多余的話都不肯與我們這些人說,架子簡直比上帝還要大!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哪位王子殿下呢!”青年沒好氣的抱怨著。

    話音剛才落下,左右兩側又圍聚過來幾人,七嘴八舌的補充起來這位天才少年的“無恥行徑”。

    “就是這個福爾摩斯,居然嘲笑我是金魚腦袋,說我的記憶只能與金魚相提並論!”

    “沒錯沒錯!這話不是同你一個人說的,福爾摩斯要麼不開口,一開口就全是這些個刻薄諷刺之語,既沒有什麼禮儀規矩可言就更別提他會看眼色了。”

    “連學校舉辦的舞會他都不參加,今天怎麼跑到這里來了?看來所謂的什麼孤傲性格通通都是搪塞之語,拿來哄孩子的吧!”

    ……

    熟悉邁克羅夫特的同窗們,在與他一個篝火之隔的背後瘋狂說著邁克羅夫特的壞話,諷刺、嘲笑,這些曾經由邁克羅夫特當面給予他們的羞辱,似乎全都在背後發泄了個痛快。

    而此時的邁克羅夫特雖然獨自一人站在篝火前望著星空,他不必走近便已然能預想到那些平日里就看自己不順眼的貴族子弟如今聚在一起正說些什麼有關于他福爾摩斯的風言風語。

    可即便是知道,他也毫不在意,沒道理人會和金魚生氣、說教,把時間浪費在這些人身上反倒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

    他一向是十分討厭來這樣的交際場合,但今天卻非來不可,即便與這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他也還是在不斷強迫自己去適應,畢竟跟他想要的東西比起來這暫時的痛楚也不算什麼。

    邁克羅夫特不願意來這樣的社交場合,除了是討厭與那些金魚腦袋打交道,還有就是對于年輕們的青睞而感到無所適從。

    儀表堂堂的邁克羅夫特不僅有著出色的智慧,更有著端正的外表,不近人情的冷漠性格對比那些只忙著獻殷勤的男士……反而讓他顯得更加特殊。

    娜塔莎一眼就看中了她,然而擱在兩人之間看起來並沒有多遠的距離,她卻寸步難行。

    “娜塔莎!很高興能參加您的派對,不知都列伯爵今晚是否……”

    “娜塔莎!娜塔莎!您還記得我嗎?我是上次……”

    “……”

    眾人幾乎是在她出現的一瞬間,就將她團團圍住,七嘴八舌的套起近乎來。娜塔莎作為名利場里最亮的那顆星,對于這樣的場面早便習慣了,面對眾人的恭維十分守禮的微微點頭致笑。

    而就是因為這一步之差,待人群四散過後,娜塔莎起先所看中的男人便已然消失在漫漫黑夜里不知所蹤了。

    而這一切悄然的發生,對于只想快速離開這里的邁克羅夫特來說都是個不曾只曉的秘密。他很快等來了一直想要等待的人,只跟隨著僕人往列維虎克莊園里走去。

    與曠野處舉辦的“霧月派對”的熱鬧喧嘩不同,這處歷史悠久的列維虎克莊園四周都是出奇的寂靜,簡直像阿西娜愛看的童話書里那樣,死氣沉沉說不定哪里還藏著個吸血鬼也說不定。

    邁克羅夫特卻並不在意,他只是跟隨著僕人緩緩上了台階,又拐了幾個彎方才來到一個房間前。那年邁的僕人微微彎了彎身子,恭敬說道︰“福爾摩斯先生,派斯爾先生就在里面等著您。”

    說罷僕人也不等邁克羅夫特回應什麼,轉頭便就走了。

    邁克羅夫特面對著面前的折扇桃木雕刻著薔薇花紋的漆門,深深吸了一口氣,最終還是抬手敲了敲門,得到了回應方才走了進去。

    等在里面的是個越六十多歲的禿頂男人,也就是之前的僕人所提到的派斯爾先生。派斯爾正安靜的坐在沙發上,手里還拿著一本書但是因為隔得遠,邁克羅夫特並不能看清封面上的字。他見邁克羅夫特進門方才站立起來,拿下鼻梁上的老花鏡,微笑著看向邁克羅夫特。

    “羅塞爾像我推薦你的時候,可沒說過你這樣年輕。”派斯爾說著一口地道的皇室英語,無論是口音還是待人見物他都是如邁克羅夫特想象中的那樣無可挑剔。

    邁克羅夫特摘下頭頂的軟呢帽子方才走近,他捂著胸口微微笑道︰“派斯爾先生請原諒我這樣激動,能見到您這對我來說只是存在于夢里的一件事情。”

    “哦?那看來夢里的事情也還是會成真的!”派斯爾微笑著請邁克羅夫特坐下,他伸手合上了手中的書將它倒扣在沙發上。

    邁克羅夫特很少露出這樣激動的表情,但在派斯爾這樣的天才面前,邁克羅夫特只如像個孩童見著了糖果一般,喜怒哀樂全然都寫在臉上。

    派斯爾理了理領口,笑道︰“很抱歉邀請你在這里見面,但我的行程安排的實在是有些多,錯過了在都列伯爵家的這一晚我就要去印度了。所以……還請您諒解!”

    邁克羅夫特抿了抿嘴唇,只將什麼交際的苦楚全然都拋在了腦後,只看著這位派斯爾先生如同看著上帝一般。

    “福爾摩斯先生!”派斯爾微微笑著,“說實話我看了你的課業成績,幾近滿分無可挑剔且非常出色,相信這也是我的老友羅塞爾推薦你的原因!但……如果你想成為我的同事,這些僅僅還不夠!”

    面對派斯爾開門見山的詢問,邁克羅夫特沒有感到半分的不適,也未透出任何的不安情緒。他仍舊笑對者派斯爾,信心滿滿的說道︰“在開始介紹我自己或是說炫耀我自己前,請允許我先描述一下您和您的工作,可以嗎?”

    派斯爾微微挑眉並沒有拒絕邁克羅夫特的提議,反而饒有興趣的點燃了一支雪茄。

    邁克羅夫特微微清了清嗓子,淡淡說道︰“羅塞爾教授為我描述的您……一個出色哲學家,擁有著過人的智商,選擇投身創建一樁從前不曾有的職業。”

    派斯爾點頭道︰“他說的沒錯!”

    “那麼直到我今天看見您,才察覺就像是照鏡子一樣。您是不屑于所謂浮于表面的成績與听聞得來的浮夸描述,故而對于您能抽時間來見我一面我感到十分榮幸。

    您的工作需要一個善于觀察,善于匯總分析以求得最佳答案來做出選擇的人,這是您的工作。而我……來這里並不是為了成為您的同事,而是為了成為您!成為和您一樣那個做出決斷的人!”

    派斯爾樂不可支的仰著頭,“年輕人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成為我?你知道我每天做的是什麼樣的決斷嗎?可不是什麼像娜塔莎那樣組建一個派對這樣簡單的事情,我的決斷可能會引起一場戰爭,也可能會使一個民族消亡,你知道嗎?”

    “為了大英帝國的榮譽與利益,這才是最終的目的。您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您的存在才有了這樣的一個部門出現,換句話說這個部門的一切決定都是圍繞著您在打轉。

    而您……記憶已經不再那麼清晰了吧?您的天賦開始逐漸衰退了吧?或許再過一些時候您甚至連外面那些金魚腦袋都比不上了!到那個時候,您的衰退導致的將是整個部門的滅亡!您一切的心血,一身的抱負都將不再存在。

    你需要一個繼承者,而我正是為此而來!”

    隨著邁克羅夫特的話,派斯爾的眉頭愈加深沉,他的所有心思僅僅在與這個年輕人會面的初識便被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連自己記憶出現衰退的事情,他都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呢?

    邁克羅夫特好似看清了他的疑問一般,指著放在沙發上那本書,淡淡笑道︰“以您的智商與記憶遠遠是不會用得著書簽這樣的東西,我較之于您都是自愧不如的,那麼我這樣看書看過一遍就能過目不忘的人都用不著書簽,您又……怎麼會用得著呢?”

    邁克羅夫特微笑著看向派斯爾,作為後浪的他甚至有些咄咄逼人的說道︰“那麼只有一個可能性,您天賜的東西……已經不再存在了!您的記憶……開始逐漸退化了,不是嗎?”

    派斯爾摸著下巴上的胡茬,面無表情的看著邁克羅夫特,正如羅塞爾所說的那樣他有著勇往直前的好勝心與出色的觀察力,這一切都是全然符合他的預期的。

    但真當了要承認自己不如他的時候,天才的高傲秉性還是不由自主的出來作祟。

    派斯爾托著腮,淡淡笑道︰“你說的沒錯!我是老了,曾經所擁有的天賦不但消失殆盡還逐漸影響到了我的現實生活。但你卻並不是我想要找的人!

    試問你一個連參加派對都惴惴不安的人,怎麼能接替我的工作,游刃有余的在各國上流社會上觥籌交錯,獲取信息呢?”

    派斯爾突然的發難讓邁克羅夫特有些啞然,這確實是一個擺在面前的事實,如果他想接替派斯爾的職位成為整個國家最有權力的人之一,交際不但是不可避免,甚至會佔到他生活的大部分時間。

    良久的沉默,也讓派斯爾肯定自己抓住了他的弱點。

    派斯爾淡淡笑道︰“我這里倒是有一個注意,我的外甥女娜塔莎,也就是今天的霧月派對的主人。她是一個十分出色的交集家,如果你能獲得她的指點,你的提議我或許考慮!畢竟,除了交際這一點,我似乎是真的找不到你這樣聰明,且如此年輕的紳士了!”

    听了派斯爾的話,邁克羅夫特突然便就站起身,恭敬說道︰“我不會辜負您給予我的這次機會的!”

    “那還!”派斯爾也站起了身,笑道︰“下次月圓之夜,我們再見!希望一個月的時間,能讓你充分意識到怎麼和上流社會的貴族們打交道!順便提一句,你得自己去找娜塔莎了,她可是個不好惹的女孩!”

    “是嗎?”邁克羅夫特只是輕輕笑了笑,便以此回答了派斯爾這有意給自己的下馬威。

    邁克羅夫特與派斯爾的會面前後不超過半個小時,可出了列維虎克莊園他反而覺得自己才進去了十分鐘罷了。進去前外面是個什麼喧囂樣子,出來後還是依然如舊,全然沒有半點更改。

    邁克羅夫特雖抱怨于這些人將時間浪費在這方面的同時,更害怕的是自己也要加入他們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邁克羅夫特從一旁拿起酒杯,隨意的喝了一口便徑直向娜塔莎的方向走去,他喜歡單刀直入,這樣做起事來才是最有效率的。

    從他一踏入這片曠野,邁克羅夫特就注意到了這位穿著紅衣華服的少女,臉上的自信與光芒遠超于這聚會中的任何一人,而被諸多男人圍在其中如眾星拱月的境遇,也更是說明了她作為派對主人的位置與受歡迎程度是何等的與眾不同。

    怎樣獲得她的幫助呢?

    邁克羅夫特喝了口紅酒後,有些別扭的輕聲道︰“娜塔莎!”

    然而在一片音樂與歡鬧之中,邁克羅夫特的呼喊很快就被淹沒在了嘈雜的環境里,就像是撒了一把沙扔進海里一樣,連個聲響都听不著。

    邁克羅夫特再次大聲喊道︰“娜塔莎!”

    而這次的大聲……似乎有些過度了,因為向他看來的人除了娜塔莎還有四周圍著的一群男男女女。

    寂靜的沉默過後,便是一陣狂笑。

    連娜塔莎都有些忍不住,她看著自己面前這個呆愣愣的男人,這不正是她之前看見那個嗎?看來這紳士外表之下,倒是藏著一顆愚笨而又可愛的心啊!

    “是的先生!我就是娜塔莎!”少女溫柔的笑容,就像今日的月色一樣,被眾人所欣賞卻又隔著九天之遠,無法靠近分毫。

    如果她是天上,那隱藏在迷霧中的月亮。那麼現在的我就做一只鳥好了,因此我一定會飛得更高些,離你更近些!

    娜塔莎貼心的帶著他遠離人群,向外走去,少女嬌俏的笑容就像看穿了邁克羅夫特作為害羞男人的一切偽裝似的。

    “我們從前沒有見過嗎?”娜塔莎先開了口。

    邁克羅夫特微微笑了笑︰“沒有,這是我第一次來這樣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這是什麼地方?”娜塔莎抬頭去看他,紳士一樣的男人被軟呢帽子的陰影遮蓋住了眼楮,只有薄薄的嘴唇緩緩說道︰“我是說……額……我不太喜歡參加任何派對,事實上我是個……很靦腆的人!”

    娜塔莎搖搖頭笑道︰“那又是什麼原因讓您鼓起勇氣了來這里?來和我說話?”

    “嗯……”邁克羅夫特微微遲疑並沒有將真話說出口,良久思索之後方才淡淡笑道︰“是兄弟會的入會儀式,你知道那些討厭鬼總是會……”

    娜塔莎抬手搶答道︰“讓你做不喜歡做的事情,對嗎?”

    “沒錯!”邁克羅夫特肯定的點了頭,“所以我得一連參加好幾場宴會與派對,還要學著去認識派對上的每一個人,與他們交談……”

    娜塔莎輕輕笑了笑,十分不在乎的看著邁克羅夫特,安慰道︰“這有什麼難的?不如……你跟著我吧!我倒是經常參加各種派對與宴會,先生你……”

    “哦!”邁克羅夫特微愣,直到這時才反應過來自己連名字都還未介紹,他摘下頭上的軟呢帽子,彎下腰親吻著娜塔莎的手背,恭敬說道……

    “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

    “所以這就是你和邁克的初次見面?”

    阿西娜靠在雷斯垂德懷中,兩人聚精會神的听著彭芭莎夫人說著這樁陳年舊事,彭芭莎夫人輕描淡寫的樣子就好像故事里的那個娜塔莎並不是她一樣。

    雷斯垂德皺著眉頭道︰“所以邁克羅夫特說的什麼兄弟會其實都是……騙我們的?”

    “不僅僅是騙你的探長先生,他當初也是這麼騙我的!”彭芭莎夫人起身倒著酒,嘴角還帶著一絲微笑道︰“就用這麼個幌子騙著我帶他進入了倫敦各大上流社會的名利場,現在想想……我當初還真是好騙!”

    阿西娜撐著雷斯垂德肩膀,將頭撐在沙發上笑道︰“才不是你好騙,而是他這個人說起謊來實在是面不改色心不跳!還有就是……你一定是一見他就喜歡上了是嗎?喜愛的情緒最是會遮蔽人的洞察力的!”

    “沒錯!”彭芭莎夫人微微挑眉,“喜愛的心有多麼的重,沉浸在與他的時光有多麼甜蜜,知道真相的時候就會有多生氣!”

    一說到這,雷斯垂德與阿西娜互看了對方一眼,兩人默契的趴在沙發靠背上,目不轉楮的看著彭芭莎夫人,期待著最後的結局。

    彭芭莎夫人卻只是拿起酒杯,淡然一笑︰“所以我在他說出喜歡我的那一秒後,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彭芭莎的求婚!

    我的丈夫雖然沒有邁克的聰明才智,但他一輩子都對我很誠實,一輩子都是個出色的丈夫!”

    話畢彭芭莎夫人微微喝了一口酒,才道︰“最終雖然邁克羅夫特得到了他一直想得到權勢,但他卻永遠……錯過了我!多麼可惜啊!”

    彭芭莎夫人嘖了嘖嘴,眼中卻並沒有半分的後悔與遺憾,她從沒有一刻為自己的報復而後悔!因為她真真切切的得到了幸福,即便她的丈夫因病去世的太早,但她也曾真實將幸福握在了手里。

    而正相反的邁克羅夫特,他的心里永遠會後悔,即便他以後娶妻生子,他的心上總還是有那麼一絲後悔的!

    如果當初,在最開始他就說了真話……那麼一切又會是什麼樣?

    作者有話要說︰這篇文到這里就徹底結束了!我知道很多小天使覺得結束的很突然,但……我覺得是時候說再見了!

    最近一段時間我在小說之外的世界有很多事情,沒能做到每日兩更,首先要說抱歉的!

    其次,因為是第一次嘗試寫這樣快節奏的小說,每一章最起碼要寫好幾個轉折點,不然就會有小天使覺得很水的……壓力確實很大,又沒存稿又沒經驗,覺得自己就是個三無產品來著,每天都滿崩潰的!再加上雖然別看收藏有兩千,其實平均末點就一百多、不到兩百,我還是個冷評體質,其實還滿淒慘的哈哈哈……

    最後,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錯啦!沒能給大家帶來更好的觀看體驗,我會繼續努力的!繼續不斷積累的!

    下一篇文會在這個月的23號開始更新,因為我22號還有個考試,最近這段時間沒法更新但是會好好存稿,繼續學習的!有想看下一篇文的小天使,別忘了我們23號見,好嗎?

    祝好!

    下一篇文《【清穿】五阿哥他間歇性咸魚》本月23號開更!

    文博生死宅尹啟一朝穿越到康熙朝,成為康熙諸子中最沒有存在感的老好人胤祺,沒有存在感也就算了奈何這位五阿哥還是個上得戰場下得馬場的溫潤君子。

    奶團子大就得勤起讀書,毛沒長齊就要領兵打仗,你開玩笑呢吧?

    胤祺︰我不行!我不行!我頂多能上廚房炒碟花生米。

    系統︰不行?不行你就只能原地爆炸了!

    胤祺︰我行!我行!我不行誰行?

    經歷一天辛勞學習後

    胤祺︰我不行!我不行!你快讓我爆炸吧!

    系統︰看你怪可憐的,給你幾天咸魚假吧!

    胤祺︰什麼假?

    系統︰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讓你安心做條咸魚。

    自此後,五阿哥胤祺每個月總有幾天混吃等死、吃喝玩樂還能好運滿分,要啥有啥、想啥成啥。不用努力只當條咸魚就能得到一切,秘聞傳言五阿哥稱此為“咸魚期”!

    宮中太監和宮女听此傳言紛紛供奉咸魚,乞求咸魚大仙普度眾生賜福“咸魚期”。

    小劇場︰萬歲爺某日檢查諸位阿哥課業。

    太子小爺︰若安天下,必須先正其身……

    四阿哥︰大學之道在明明德……

    五阿哥︰我今天中午吃了兩個饅頭,味道不錯!

    萬歲爺︰朕的小五真是與百姓同甘共苦啊!朕的小五真乃性溫和善,心甘情願苦其體膚,將來必能成就一番大事業啊!

    眾阿哥︰???

    六阿哥︰阿……阿瑪,我中午吃了三個!

    萬歲爺︰哼~飯桶!今晚別吃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