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在咒術世界當魔法少女

正文 第93章 IF線其終

    池袋是一個很特殊的城市, 在這個城市里有著各種各樣的日常與非日常,有著奇怪的人類與傳說中才會出現的生物。情報商人,池袋最強, 地下密醫, 形形色色的人居住在這個繁華的地區, 到了晚上時無頭騎士呼嘯著在街上疾馳而過, 讓所有期待著有什麼事件發生的人都格外盼望著下一個被輪到的就是自己。

    至于遇到的是好事還是壞事……那也無所謂,遇到了再說唄。

    同樣與之相反, 在池袋中住著的某些非人類,自然而然也會去渴望能夠擁有普通的日常,甚至于有些也已經愛上了普通的人類。只不過這麼一來, 這些被愛上的人類去用“普通”這個定義也會顯得奇怪——

    畢竟能夠被非人類愛上的人,那還會是普通人麼?

    “做普通的人類?你還真會這麼想啊,對方是誰?普通人?”

    “關于這個問題,你還真有點問到我了。”

    看著一班地鐵在自己面前疾馳而過, 小杉琉璃扭頭面前看著表情不變的“黑心上司”仿佛是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臉上的笑容里多了點好笑︰“他也確實不是普通人,畢竟咒術師這種人, 從來都也不是普通人就是了。”

    “咒術師?嘖,你還真會挑。”

    “是吧, 我也覺得我真會挑。”

    看著眼前的人琉璃從包里摸索出來一個U盤,隨手扔過去看著鯨木重接下的模樣聳了聳肩︰“我不干了,所以有些事情還是收手吧, 重。”

    “明明是你想要收手的,不是我。”

    听著鯨木重冷淡的聲音小杉琉璃也不生氣, 笑盈盈地點頭時看向了第二列朝著自己前來的地鐵︰“也就是說, 你在生我的氣?”

    生氣?

    鯨木重覺得自己好像也並沒有生氣, 雖然從以前到現在她都很討厭看到非人類的存在能夠獲得常世所想的那種“幸福”,但是小杉琉璃的話……

    “不,我並沒有生氣。”

    “那就好。順帶一提。”

    仿佛是想到剛才遺漏掉的事情,琉璃的表情一下子變得有些狡黠︰“為了以防萬一,我建議你快點把那個替死鬼給扔出來。不然等過兩天降谷警視要查到你,我可管不著。”

    “替死鬼你不是已經幫我找了麼,烏丸蓮耶剩下的後手都被你從警局翻出來甩了鍋。”

    鯨木重撇了撇嘴,轉頭看向似乎在一分鐘後即將進入的列車表情淡漠,話語中卻多了一絲好奇︰“算了,這些錢也夠我用的。那接下來呢?你還準備留在池袋?”

    “誰知道呢,說不定我過兩天就能‘壽退社’了。”

    “還是準備放棄了啊,琉璃?”

    在踏上地鐵的那刻鯨木重的聲音無比清晰地鑽入自己的耳朵,小杉琉璃眨了眨眼楮,回頭對著她笑得燦爛︰“你猜?”

    這個世界總有著各種不同的生物存在,池袋一向都是咒術師默認不會踏入的地方。畢竟這個城市里的非人類多得有點離譜,要是真的不小心打起來真的出事也會很難辦。

    只不過這種潛規則在五條悟眼里看來是完全不必要的東西就是了,而且,他也早就從池袋這個城市帶走了他想要的東西。

    “所以琉璃原來是一直都在做假賬啊,好厲害。”

    “听你的語氣我就知道我自己一點都不厲害。還好吧,也就麻煩了一點,我要好好想想把黑鍋怎麼扔才能扔的更隱晦且專業一點。”

    坐在五條家應該是景色最棒的房間里,對著電腦敲敲打打的社畜略有些嫌棄地想推開抱著自己的人,不過看五條悟一定要黏著自己的模樣她也懶得再動,手指在鍵盤上敲打著最後將整個文件夾點擊了壓縮,然後發給了某個有些奇怪的地址︰“我可是在干很危險的事情,不覺得我是個惡人的悟君很奇怪。”

    “奇怪?我倒是覺得這樣的琉璃很厲害哦,我超喜歡。”

    笑眯眯地玩著她的頭發,五條悟略微伏在她耳邊聲音刻意壓低著開口︰“要是不想干了的話,來當五條夫人怎麼樣?”

    “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但悟君,你可以讓一讓麼?”

    “讓?讓去哪里?琉璃結束工作了?”

    冰藍色的眼楮對著她格外無辜地眨了一下,隨即才笑眯眯地低頭親了下小杉琉璃的臉︰“如果是要去洗澡的話,一起怎麼樣?”

    “不怎麼樣。”

    “誒~~琉璃心好狠,明明之前都詛咒我讓我‘帶你走’,現在翻臉不認人,我好傷心。”

    “……但我也沒有說過之後還要包括這些事情。”

    “我很失望哦,或者說,等一段時間你就肯答應我了?”

    溫暖的懷抱在離開的那一瞬間內心會感到有些遺憾,只不過小杉琉璃從來不會表現出來,任由五條悟在自己身後嘀嘀咕咕地吐槽。洗漱完畢回到房間,看著躺在床上對著她拋媚眼的五條悟時琉璃沉默片刻,在看到這幕時突然有點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畢竟晚上多一個人在身邊睡覺是很難馬上習慣的,對吧?先讓我習慣一下,我保證什麼事情都不會做的,琉璃。”

    “如果你是干也的話,我會信你說的話。”

    “誰!!干也是誰!!”

    “……”

    看著五條悟瞬間像是炸毛了的模樣琉璃表情無辜地眨了眨眼楮,伸手擦著自己的頭發笑意更甚︰“干也是一個我很喜歡的人,下回我帶你去看看他好了。”

    “還帶我去看他?怎麼可以這樣啦,琉璃都有我了。”

    帶著些許抱怨看著笑起來的人,五條悟跳下床翻出一個吹風機,強行把人按在自己腿上同時伸出手,手指劃過她柔順的黑發輕哼︰“我不管,琉璃愛著的人只有我才行。”

    “啊呀,明明是干也先來的也不行?”

    貌似驚訝地挑了挑眉,還沒等五條悟又一次炸毛琉璃就先笑了︰“你放心,是真的可以放心。”

    “放心什麼?”

    “畢竟干也和式已經結婚,而且都有女兒了。啊不過說真的,比起干也我更喜歡兩儀式一點,不,應該說是我更喜歡看到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樣子。”

    “……”

    “他們女兒未那還找了個免費女婿,現在可以安心了麼,悟君?”

    總算是明白過來自己吃到了奇怪的飛醋,五條悟感受著手里逐漸開始變得干燥的頭發放下吹風機,仿佛是在報復一樣把琉璃的黑發徹底給弄成了一團糟︰“琉璃是在笑我麼?”

    “沒有,這樣的悟君很可愛。”

    “我可不會喜歡‘可愛’這種形容詞啊。”

    仿佛是為了報復回去,琉璃看準一個空隙突然伸出手,利用自己的體重與重心直接把人推倒在床上。注視著眼前這張臉良久後她才慢慢俯下身,仿佛是在檢查著什麼湊到五條悟的脖子邊上舔了一口。

    “琉璃?”

    “悟君,我知道咒術師會有‘詛咒’的,這種詛咒你也能對我說,對吧?”

    “是哦。”

    收緊了自己抱著琉璃的手,五條悟隨手挑開她身上的睡衣,伸手觸摸到光潔的皮膚時手指也在繞著圈︰“尤其是在臨死之前這種危難時刻,每一句話都會是一個詛咒。比如說‘要好好地活下去’,比如說‘真是不想死啊’,再比如說可能永遠也不會說完的那句‘我喜歡你’。”

    琉璃的牙齒已經抵在了那塊濕潤的皮膚上,力度與其說是在啃咬,不如說更像只是單純的觸踫。這種感覺不是很疼,反而因為舌尖偶爾劃過讓內心的火熱愈加洶涌︰“悟君,你會對我說什麼詛咒麼?”

    “這種詛咒對琉璃也有用麼?”

    “有。”

    “如果我說‘一直留在我身邊’,你是不是就會‘一直’留在我身邊?”

    “你確定這是你的詛咒?”

    “我確定。”

    在說出“確定”的那瞬間五條悟突然感覺到自己脖子上確實有著啃咬的力度,溫熱的血液慢慢滲出,同時又與另外一種血混合在了一起,彼此混合著相互吸收,交融在一起又回到自己的身體之中。脖子上的傷口已經徹底愈合,最後兩個人的脖子上微微閃過一道光芒,留下了幾乎無人可見的樹葉標記。

    “這就是你的回應麼,琉璃?”

    “沒錯,這是我最後的力量了。如果說你不希望我在你身邊的話,我的‘詛咒’就會發作。”

    翠綠色的眸重新看向了他,璀璨而又奪目地如同毒藥︰“妖精,不只是會給人帶來好運的。”

    “我知道。”

    有關妖精的記載五條家自然也有,而眼前這個妖精的孩子注視著自己,訴說著非人的詛咒——那麼他這個咒術師,應該給出什麼樣的回應?

    “祓除”她的方法,當然也要不一樣一點。

    反身把人壓倒在地上,看著她平靜的表情時五條悟笑了笑同樣低頭在她的脖子上咬下了一個傷口︰“說起來,琉璃的愈合能力也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吧?”

    “……”

    “那麼明天帶著這個去警視廳,是不是就能夠證明,你是我的了?”

    “他們可不認識你,而且明天我正好休假,不用去警視廳。”

    “那也正好,琉璃不是一直都很想睡懶覺的麼?明天就可以在我懷里,盡情地睡懶覺了。”

    非人類的日常終將完結,詛咒一般的言語代表著的也並非是完全的厄運。十指相扣的同時看著那雙冰藍色的眼楮,琉璃突然抬起頭吻住眼楮的主人,聲音里帶著些許喘息︰“你不生氣麼?我給了你這個‘詛咒’。”

    “這個啊。”

    五條悟的眸色愈加深刻,手指劃過琉璃心口的同時微微用力,听著她略有變調的聲音笑得愈加得意起來。

    “我甘之若飴哦,琉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