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我終于搶救了他們的腦子

正文 第145章 第一四五個腦子

    當那激昂有力的胡琴之曲響遍整片天空之時, 已經做好了拼死一搏的準備的真州大陸的修者們臉上露出了完全不可置信的震驚之情。

    他們在這接連九日的等待之中幾乎絕望,雖然心中扔抱有最後一絲希望,希望墨滄瀾能夠為天下而戰、為萬靈而出, 但那九日的不言不語不聞不問也幾乎耗盡了他們所有的心緒。

    雖然在那些希望著苟且的人在心中無數次抱怨甚至憎恨著墨滄瀾為什麼不能舍己為人為整個真州大陸一戰,但他們卻只敢在心里抱怨一番完全不敢把這抱怨說出口。

    他們清楚地知道墨滄瀾沒有這個義務為他們做這些事情,在曾經被人如此算計過之後。他們所有人都沒有給過墨滄瀾恩惠,沒有人有資格讓他報償。

    然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墨滄瀾竟然在最後一刻來到了此處。這種幾乎是絕處逢生的轉折讓所有人都震驚, 震驚過後便是無盡的喜悅了。

    誅邪劍在十寰老祖的手中變成了一把可以破天的魔劍, 然而到了莫不聞的手中它便是一把鋒利無比的誅邪之劍。

    十寰老祖的每一次攻擊都會被誅邪劍鋒銳的劍光打碎、而後反擊, 似乎在失去了這把誅邪至寶之後,十寰老祖這個渡劫期的大能就沒有辦法與莫不聞一戰了。

    然而看起來落入下風的十寰老祖卻看著莫不聞慢慢地、得意地笑了出來。他的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最後竟然響遍了整個天劍峰!

    “墨滄瀾啊墨滄瀾!我還以為你是個多聰明狠絕的人!結果一千年過去了你竟然還是這麼愚蠢!”

    “千年前的苦楚還沒有讓你明白想要走上大道最不能有的便是多余的仁善之心嗎?!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若今日不來我還對你高看幾分!但既然你已經來了,那便接受你的命運、成為老夫最後登仙的踏腳石罷!”

    “這是你自己選的路!可莫要怨天尤人心有不甘!爾等還在等什麼?!天梯已至!還不出手嗎?!”

    在十寰老祖這話說出來的瞬間, 天劍峰上的修者們忽然之間就感到了好幾道龐大可怖的靈壓突然顯現在天劍峰之上,隨著這可怕的靈壓一同出現的還有七位眾人幾乎從未見過的修者。

    雖然沒有見過這些人的容貌, 但他們的那可怖的靈壓便已經顯現出他們讓人望塵莫及的修為, 他們是真正的大能, 是動一動手就能夠屠滅一方的大修為者!

    “這怎麼可能!!”

    “我今日算是見識到了這些所謂大腦的真正嘴臉!該為天下蒼生出面而來的少之又少, 想要在關鍵時候踩著所有人的尸骨上位的, 卻有這麼多位!!”

    “這七位大能中竟然還有我煉丹宗的人!哈哈哈哈真是可笑極了, 我煉丹宗竟然有渡劫修為的老祖在, 然而百年前幾乎讓我煉丹宗面門的凶徒逞威之時, 我們卻只能求助于其他宗門!!這是什麼老祖?他實在是不配當我煉丹門的祖宗!!”

    這七位老祖大能的出現可謂震驚了在這天劍峰上的數萬修者,而在極度的震驚過後便是這些修者極度的憤怒和不恥。

    然而就算是他們憤怒和不齒也不會改變什麼,甚至這七位大能老祖在第一時間便齊齊出現在了莫不聞的周圍,與十寰老祖一道從四面八方徹底包圍了莫不聞,顯然是想要一擊必殺讓他插翅難逃。

    在這個時候, 坐在天劍峰青松頂端的司繁星抿了抿唇,手中的胡琴聲驟停。

    她在等待一個結果,並且要根據這個結果做一個決定。

    她與莫不聞並不是因為天劍門老祖和萬昭佛寺老僧的喊話才來到這里的。那些曾經做了惡事虧欠了他們的人終究會自食惡果。死了便死了,有什麼好在意的呢?

    但這方世界卻不應該因為那些修者的貪念而崩毀。無論是司繁星還是莫不聞對于這片真州大陸都是有著發自內心的喜愛的,它孕育了無數的美景與無數美好的生靈,它如此美好,讓人留戀。

    所以在等待了九天之後、在讓某些人反復面對內心的煎熬與驚恐之後,莫不聞還是帶著司繁星來了。

    只是即便來到這里,他們也不打算硬拼。

    他們是想要這方世界繼續留存下去,但若在這世上只有他們二人在努力、沒有其他人有著與他們相同的想法,那還是讓這方世界把該死的人都弄死吧。

    等到最後所有的生靈都死光了,他們也在死前補上那片天裂,等待著這片世界和土地重新孕育新的生命。

    現在就是那選擇抉擇的機會了。

    莫不聞就算是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以一敵眾。

    這一次在這片真州大陸上的修者,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司繁星垂下眼等待著,莫不聞在十寰老祖他們八人的包圍之中也神色未變地等待著。

    然後一聲清越的劍鳴從天劍峰上傳出,寒光手執長劍凌空而上、直接站到了一位新出現的老祖對面。哪怕他此時的修為與這位老祖差著兩個大境界,他面上也沒有半分恐懼和猶豫,他執劍而立︰“天劍門寒光,請戰!”

    下一瞬佛光與魔氣同時大盛,靈寂與焚梟一正一邪踏空而來同時站到了兩位大能老祖面前。

    “阿彌陀佛,萬昭佛寺靈寂有禮了。”

    “哈哈哈!又讓我看到了一個魔族的大能,讓我看看你與梟破天那老不死到底誰更厲害三分?!”

    再然後便是一片烈烈冰雪直擊十寰老祖,司滿月如今已渾身血煞之氣、如魔如邪,眉宇間卻冰冷如霜雪。

    雲璇璣和琉璃對視一眼,向著兩個大能老祖的方向而去,但卻有另外兩道身影比他們更快——

    歐陽恭與穆千流各自面向一個大能老祖,刀劍直指︰“清玄門,歐陽恭。”

    “清玄門,穆千流!請向老祖一戰!”

    不過是須臾時間,八位大能老祖的面前便已經站了八人。

    這畫面實在是有些奇異——

    八位老祖面前站的無一不是年齡不足他們十之一二的青年。

    哪怕這些青年的修為距離他們面前的老祖相差甚遠、或許在一招之下便會被他們曾經尊崇的先輩們誅殺,然而他們站在老祖面前,卻沒有一個面帶懼色,反而戰意勃勃。

    反而是他們對面的那八位老祖,看著這幾乎是自己能夠一招滅殺的、不自量力的小輩,臉上卻都露出了憤怒甚至于無奈的神情。

    時光與信念的差距,在他們之間被展現的淋灕盡致。

    或許年輕代表的是沖動與無知,但它同樣也代表著堅持與無畏。

    而往往新的世界,便是靠著這堅持與無畏被敲開了通向它的大門。

    “爾等黃毛小兒也妄想與老祖爭鋒!!”

    “如此,便成全你們,送你們上路!!”

    被小輩們反抗的老祖們怒極,八人幾乎同時出手要讓這些小輩們再也沒有機會與膽量反抗他們。

    上來的八人也同時出手,抵擋著這致命的一擊!

    然而,在這個時候,那不知何時停下的胡琴曲再次響了起來。

    莫不聞被圍在那十六個人的中間,此時輕笑一聲,手中誅邪劍光芒大盛,反擊而出!!

    因為有這一曲一劍,八位老祖的攻擊竟然沒能讓寒光靈寂八人直接暴亡,八人雖在第一時間受傷,卻沒有半點退縮之意,反而越戰越勇。

    便是在這時,那在天劍峰上站著的許多修者也終于不再等待。

    便是渡劫大能又如何?!此一戰為他們自身,為這方世界,死亦何懼!

    然後便有五人、十人、幾十人、數百人如流星一般沖入了夜空之中。向著比自己修為高出不知多少的、或許此生也無法逾越的高山提起了刀劍。

    胡琴初響,奔流的泉水匯集成河海帶來溫和的力量,它補充著干涸的靈力。

    胡琴再響,如獵獵疾風,掃除身前的所有障礙、如最鋒利的刀劍劈砍向敵人。

    胡琴三響,疾風如火席卷天地,引動了地火天雷,發出這方世界的憤怒!

    沒有人能在天地的憤怒之中苟活,哪怕是自詡為萬物之靈、可奪天地造化的人!

    那抱著必死之心沖上來的修者們忽然覺得自身有了無盡的力量,在他們面前猶如不可撼動的大山一樣的老祖,在這時卻變的可以撬動起來。

    而後,這八座妄圖“通天之山”,便在他們這些後輩的手中,一點點崩解、負傷、最後——

    被那天地之間的烈火驚雷,徹底消亡。

    直至被驚雷烈火吞噬、直至他們以為的不滅法身傷痕累累。這些自以為能夠改天換地之人,終于體會到了死亡的恐懼。

    而後,便是極度的不甘。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不過是想要登仙而已!!為什麼攔我?!”

    “蒼天不公!!蒼天不公——”

    十寰老祖在那一瞬間自爆原神肉身,要拖所有天劍峰上的修者一同而亡。

    此時,胡琴再響。

    那是大地的力量,堅實的土地無言而厚重,無論面對怎樣的攻擊它包容一切,吸取所有傷害。而後,春風化雨,萬物新生,生命破土而出,再化為新的力量。

    一曲終了,十寰老祖與另外七位大能老祖的所有攻擊皆化為無,甚至在眾人頭頂之上的巨大天裂、與充斥了整個天劍峰的全部狂暴混亂的靈力,也隨著這響徹了天地的空靈之曲一點一點的消散掉混亂與狂暴,開始了天與地之間的生的循環。

    此曲只應天上有,《仙曲•五行祭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