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穿成九阿哥後我成了團寵

正文 第242章 第二百四十二章

    就是被禍水東引的兩人——康熙和太子胤不大高興。得到胤派遣瓜爾佳侍衛送回來的密信, 兩人起先是心髒吊得老高以為莊子上出了大事,等到明白胤知曉這件事後兩人心緒復雜得很。

    康熙和太子胤都沒想到胤居然是這麼個外冷內熱的性子——兩人頗有吾家有子初長成的感慨。

    胤是個穩妥的性格。

    康熙和胤也沒多大擔心,這吊在半空中的心也就回落到地上。可是安單不過一秒鐘, 隨著繼續往下讀兩人的臉就逐漸變青了。

    ……等等!

    和胤坦白從寬的時候被其他幾個兄弟听見,因此現在七阿哥、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和十一阿哥也知曉了!?

    從山頂落到谷底的滋味可不好受。

    康熙和太子胤的心再次吊到最高點, 兩人幾乎是第一時間趕到莊子上,本以為會看到兒子們吵鬧成一團的場景……的確是吵鬧成一團。

    可是此吵架非彼吵架。

    幾名阿哥你反駁我, 我反駁你,眼見著就是擼袖子大戰一場的節奏,而原因居然是為了力量藥水。

    康熙又好氣又好笑。

    面對滿臉渴望的兒子們他也發不出火,唯有將不滿意的視線掃向胤——就是你,做事的時候也不知道使人在門外看著,居然還被人偷听,丟人不丟人?

    胤︰……

    怎麼又是我的錯?

    不是你的錯是誰的錯?

    康熙很不滿意的睨了胤一眼, 隨即又掃視一圈兒子們。

    兒子太多也是個大問題。

    眼見著面前兒子們猶如俄羅斯套娃從大到小一列排好, 水汪汪的眼楮同時朝著自己發射渴望光波。

    康熙︰……

    他險些就直接同意了人手一個力量藥水的主意, 當然康熙的理智將他硬生生的拉回來, 緊接著他開始思考關于力量藥水的問題。

    力量藥水用在本人和他人身上是有區別的。

    同樣是吃了力量藥水,胤基本可以控制暴漲的力量。而胤卻是拉斷了弓、坐塌了床,把書桌險些拆了不說甚至還把宮牆都給扒拉了。

    就是康熙也不能否認胤的自我約束以及控制能力,那可想而知讓這一幫兒子吃上,會是如何的結局?康熙只略略想象了一下便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一只足以拆家。

    一群……康熙仿佛見到了紫禁城一座座高牆轟然倒塌,見到了自己心愛的藍田美玉,瓷器字畫在兒子們手中煙消雲散。

    康熙渾身一激靈。

    要是真讓兒子們都用上力量藥水, 怕不是將來內務府的庫銀估計都得花在修繕紫禁城上︰)

    這種要求他是不可能同意的。

    因此康熙毫不猶豫的拒絕︰“這種事不用再提,藥水可是要用在刀尖上,哪里是讓你們隨便用的?”

    阿哥們滿臉失落。

    他們垂頭喪氣可憐兮兮, 猶如在雨水中淋濕得蔫頭聳腦的小狗一般,欣羨的視線掃過胤又掃過胤。

    胤︰……

    專注渴望的眼神著實讓他吃不消,胤完全沒有想到力量藥水對于兄弟們的吸引力居然會如此之大。

    太子胤看著兄弟們。

    想想擁有力量藥水時自己的感受,其實胤很能理解弟弟們的想法。

    他收斂臉上的笑容,思量的目光閃爍︰“汗阿瑪,兒臣有一個想法。”

    康熙視線移到胤身上。

    他揚了揚眉︰“你說來听听。”

    “兒臣覺得,既然藥水是九弟的就應該讓九弟來分配。”胤慢條斯理的開口。

    要是這樣那不就和一開始一樣了嗎?

    胤渾身炸毛,沒想到友軍竟然會背刺自己。

    他不可置信的望著太子胤,而康熙也有些訝異,不知道胤為何要說出這麼個主意︰“讓胤分配?那樣的話還不亂套……”

    倒是幾個阿哥躍躍欲試。

    胤可比汗阿瑪和太子二哥要來得心軟,要是九弟九哥的話使出胡攪蠻纏的技術,保準讓他繳械投降——頂多四阿哥、七阿哥和八阿哥會考慮一個會不會有點丟人的問題。

    “兒臣還沒有說完。”

    胤轉向胤︰“孤記得你最近研究琢磨的項目很多?”

    胤點了點頭。

    他突然反應過來太子二哥的意思,試探著詢問︰“二哥的意思是作為獎勵……?”

    太子胤點了點頭。

    這天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更不可能天上掉餡餅,一個人付出多少的努力才會得到多少的結果。力量藥水當然要作為小毛驢前面掛著的胡蘿卜,督促著眾人干活才對。

    胤眼前微微放光。

    他目光灼灼的看向康熙︰“汗阿瑪,這個要求可以兒臣自己設定嗎?”

    四阿哥胤、七阿哥胤佑和八阿哥胤齊刷刷的變了臉色。若是要以多少成果來換,那還不是由著胤說得算?這小子日後豈不是要在他們的頭頂蹦?

    他們同時眼巴巴的朝著汗阿瑪看去,希望康熙能夠阻止胤的陰謀。

    康熙沉默片刻。

    說到底力量藥水也是胤的。太子的想法康熙也了解大概,比起隨意給人倒不如將決定權交回胤的手心,當然……

    他面色淡淡的掃視全場。

    看著兒子們心驚膽戰的模樣,康熙愉悅地笑了起來︰“行吧,就按太子說的去做。”

    當然在胤歡呼的時候他又補充了一句︰“數量一定要克制,使用前必須告訴朕,知道了嗎?”

    胤應了聲。

    他狡黠的視線在兄弟們身上轉了一圈,讓一群人齊刷刷的緊張起來。要是有耳朵尾巴的話,現在他們應該都會高高豎起,警惕防備著胤接下去說出的話。

    四阿哥胤、七阿哥胤佑和八阿哥胤瞬間心生退意。只可惜剛才他們在康熙面前表現得太過興奮,如果此刻直接放棄,倒顯得三人像是佔小便宜的家伙!

    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嗎?

    胤美滋滋的,狡黠的目光從每一個兄弟面前滑過,他沒了先前的驚慌心里頭反而開始嘆息,怎麼沒讓大哥、三哥和五哥也一起知道呢?

    兄弟們瑟瑟發抖成一團。

    眼見著氣氛越發古怪,康熙伸手按住胤的腦袋,決定說個好消息讓兒子們開心開心。

    “朕沒來得及說。”

    康熙笑眯眯的開口︰“過些日子就要去暢春園了。”

    打從暢春園落成以後,康熙便時常想搬過去久住。威嚴肅穆的紫禁城看起來好看,住起來可是不甚舒坦,園子小綠蔭少,冬天還行夏天簡直熱死人的節奏。

    而景自天成,風光怡人的暢春園就不一樣了。那里到處是樹蔭流水,亭台樓榭。郁郁蔥蔥的林間還散養著不少如麋鹿、白鶴、孔雀之類的珍禽異獸,別有一番雅趣。

    偏偏在建造好的這兩年朝堂事務繁忙,康熙還真沒心思挪窩辦公,到了今年他也終于忍不住了。對于汗阿瑪的這個打算所有人也是樂見其成,歡歡喜喜的回宮準備搬家事宜。

    等到搬進暢春園也已是五月的下旬。

    太皇太後攜著皇太後住在壽萱春永殿、太子住在澹寧居,除去大阿哥以外其余的阿哥們均住在西北湖邊散落的院子里。胤把西路邊的討源書屋改了改,成了一間兩側通亮,四面擺滿書籍,中間設桌看書寫字的格局。

    負責文化清吏司的三阿哥胤祉溜達了一圈便看著歡喜,一轉頭就使了一群官員來考查學習,大有一舉推廣到各處圖書館的設計上。

    再然後似乎是眨眼的功夫,大阿哥胤也慢悠悠的來轉了一圈,表達了自己的驚嘆以後,沒兩天他就帶著五阿哥胤祺和一干太醫院院使、翰林院學士們也宣布駐扎在此,頗有鳩佔鵲巢的架勢。

    胤︰……

    原本是打算拉著四哥、七哥、八哥、十弟和十一弟學習的地方,一時間就少掉了大半的地盤呢︰)

    胤莫名升起一絲好勝心。

    他將一幫子在莊園上沉迷研究的官員也抓了過來,美其名曰培訓讓他們也順勢讀讀書放松放松。

    阿哥們︰……

    讀書放松?胤你是不是瘋了?問題在于那一群官員還各個激動得熱淚盈眶,一副肝腦涂地的架勢。

    阿哥們︰……

    行吧,起碼九弟九哥放在我們身上的心思就要少很多了。

    從一開始為力量藥水瘋狂的情緒中擺脫出來以後,除去胤外的四人心里隱隱有些後悔,原因還得從胤說起。

    打從兄弟們知曉實情。

    胤徹底懶得遮遮掩掩了,同時他也發現了自己的秘密透露出去的好處。借著力量藥水這根大而粗的胡蘿卜,胤把幾個兄弟安排得妥妥的,什麼學習解析幾何微積分的同時還要琢磨琢磨紡織機的研究改良,制作船舶模型思考風力動力……

    這些的前提都是堆積如山的書籍。

    十阿哥胤俄的確對海洋感興趣,對船舶也很有興趣,但是他對于書籍就沒有多大的興趣了。望著堆得比人還高的書籍,他雙眼放空,整個人都僵硬如石︰“……為什麼要背書啊。”

    “當然是為了獎勵。”八阿哥胤嘆了口氣。說實話他已經開始後悔了,為了力量藥水……讀這麼多值得嗎?每人輪到的份額都起碼有兩米高的書籍,也就十一阿哥胤和十二阿哥胤的要少許多,主要原因是兩娃還看不懂深奧的內容。

    “可是……”胤俄盯著厚厚的書籍喃喃自語︰“我想要力量藥水的緣故是想去打仗……要是能背出書我還打什麼仗?倒不如和三哥一樣繼續去研究出版書籍呢!”

    “你在說什麼傻話?”

    太子胤摸了摸胤俄的腦袋︰“你看看連大哥都回來繼續讀書了,你覺得當將領不需要讀書?”

    胤俄︰……

    望著沉浸學習,翻看著各種醫書喃喃自語的大哥,胤俄陷入沉思︰這不是自己熟悉的大哥啊qaq!

    胤無暇關注弟弟們忙碌的東西。

    他和五阿哥胤祺一同專注的翻看著書籍,他們眉心緊鎖,時不時還要太醫以及翰林院學士們說上幾句話,或是記錄下一些內容或是爭論到臉紅脖子粗。

    學得頭暈眼花的阿哥們忍不住放下手上的書籍,一個接著一個好奇地湊上前︰“大哥,你們這是在說什麼?”

    “……有人從福建廣東洋行里得到了幾本西洋的醫書以及藥物,和我們有些相似又有些區別。”胤停下和太醫們的對話,轉頭朝著弟弟們解釋。

    胤祺緊接著接話︰“其中解剖書籍和古代著作相似,把脈養生篇中有三十余種與《脈經》相同的脈象診斷,說明這本書籍的可信度很大。”

    “問題是這本書還提及了認為鼠疫、肺癆、天花等疾病是肉眼看不見的病原體……”胤眉心緊鎖。

    “是啊……肉眼看不到。”

    秦太醫摩挲著眼前的鏡片︰“放大鏡可以看到肉眼看不清的東西,可是也沒有發現所謂病原體的存在。”

    一直無法確定這本書里對病原體的描述,以至于目前對于這本《醫典》的內容,在場的太醫和翰林院學士大多數都抱著懷疑的態度,爭執也是沒完沒了。

    “放大鏡……”顯微鏡!

    胤張了張嘴剛想要提醒,就听見外面有人高聲呼喊著︰“發現了——發現了——發現了!”

    高聲呼喊的是一名太醫。

    他重重推開大門飛奔而入,表情癲狂扭曲,甚至沒有注意門檻的存在,直接把自己給絆倒在地上。即使這樣他也不管不顧,繼續往前膝行好幾步才坐倒在地上。

    這一幕震撼了所有人。

    片刻以後,回過神的胤、胤祺、太醫和翰林院學士們齊刷刷站起身,朝著這人奔去︰“胡太醫,你說什麼!?”

    胡太醫胸膛劇烈起伏。

    他緊緊按著狂奔的心髒,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好不容易心髒的跳動逐漸平緩,胡太醫才大聲回答著︰“琉璃廠里,在琉璃廠里內務府廣儲司郎中李大人做出來了!我看見了!我看見了!我看見那水里真的有東西!”

    片刻的沉寂之後室內一片嘩然。

    “什麼東西?長什麼樣子?”

    “人呢?東西呢?李師傅怎麼沒有來?”

    所有人爭先恐後的詢問著。

    即使知道顯微鏡存在的胤也被這番話驚呆了——難道有人研究出顯微鏡了?

    胤一行人等不及胡太醫的答案。

    他們索性撒開腿就往外跑去,當然想從這里跑到郊外的琉璃廠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很快一行車馬就匆匆駛出暢春園,朝著琉璃廠飛奔而去。

    再次歸來的時候。

    胤覺得從馬車上走下來的人十分眼熟,幾乎就要呼之欲出似的。他上下打量著這人,又細細地回憶了一番,腦子里突然間靈光一閃,胤眉眼間露出一絲驚訝︰“你……你是……李造器李師傅嗎?”

    憑借著琉璃廠從小小的搬貨工榮升為內務府廣儲司郎中,李造器已然從一名不得志的郁郁青年變成了氣勢十足的官員,只有在看見胤時柔和的眉眼間才能看出昔日的模樣。

    見著九阿哥居然認出自己。

    李造器眸底閃過一絲歡喜,他畢恭畢敬的一彈袖子,干淨利落地跪下︰“奴才李造器給九阿哥請安。”

    對于這位一手提拔自己的小阿哥,李造器打從心里感激。世人奉承討厭他才華橫溢,聰慧過人,才能一舉制作出美輪美奐的琉璃器皿,更能制造出能夠遍布大清各地的琉璃窗戶,也因此榮獲皇上的青睞,數年間從不入流的內務府雜役一躍為一司郎中。

    可是李造器明白在太子殿下和九阿哥將自己挖出來以前,自己不過是個窯廠里小小的搬運工罷了。也因此面對九阿哥時,他收斂身上所有的驕傲,恭順的態度讓跟隨在後的內務府官員雜役們也為之驚訝。

    “李師傅請起。”

    胤對于李造器的好感度也很高。畢竟在這個時代能夠自己鑽研琢磨,甚至在升官之後還在持續不斷研究的可是難得的人才。他雙眼亮晶晶的望著李造器︰“李師傅,顯微鏡就是您做出來的?”

    “……顯微鏡?”李造器微微一愣。

    緊接著他臉上洋溢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奴才謝九阿哥賜名。”

    胤︰……?

    至于周圍的內務府官員和雜役們腳下一滑險些當場摔了個跟頭。他們看著眼楮眨也不眨就將新物命名權交出去的李大人,一個個嘴角抽搐不已。

    李造器絲毫沒有察覺下屬們的情緒。

    他崇敬地望著胤,奉承討好的話語是滔滔不絕的從他嘴里奔瀉而出︰“能顯示出肉眼不可見的微笑存在,所以叫做顯微鏡嗎?這真是一個精彩絕妙的名稱,奴才……”

    從普通琉璃到彩色琉璃,李造器這一手琉璃器皿上的技術讓內務府這幾年的口袋都鼓起來了。以往看不上尋常匠人活計的內務府包衣們之間,也流傳起生子當如李造器的話語。

    越是威名遠揚也越讓他現在的表現顯得有點不忍目睹。跟隨在李造器身後的官員雜役們表情逐漸扭曲起來,即使被吹捧的對象——胤自己也感覺怪怪的。

    剛剛還覺得李造器依然是過去的李造器,現在胤覺得李造器果然是個世故老成的官員了。李造器說得意猶未盡,直到見到大阿哥胤一行人之後他才想起正事。

    “趕緊把顯微鏡端上來。”

    “是。”緊隨其後的內務府官員小心翼翼的捧著幾樣東西︰一只類似于望遠鏡一般的長筒,其余兩只則是有黃銅等器械組合而成的。

    大阿哥胤、五阿哥胤祺、太醫院院使秦太醫等人一起圍上前去。他們圍繞在一桌子上的東西卻是怎麼也看不出有什麼奇特之處,唯獨胤發現前兩者也就算了,第三件已經和後世的學生用顯微鏡的樣式極其相似。

    那效果呢?

    在眾目睽睽之下,李造器端坐在位置之上。他的動作輕巧又靈敏,在一塊薄薄的琉璃片上操作起來,所有人屏息凝神望著他。

    以太醫院院使秦太醫為首的諸位太醫是其中最為緊張的,他們明確的知道︰要是真的能發現所謂的病原體,那恐怕整個醫學都要被顛覆了!

    一盞茶的功夫轉瞬即逝。

    正當所有人以為要等上一個時辰乃至更久的時候,他們見到李造器站了起身︰“好了。”

    好了?

    好了是什麼意思?

    所有人震驚的大張著雙眼,驚疑不定的望著李造器。即便是胤也忍不住滾了滾喉嚨,三步並兩步的走上前,李造器欣然將位置讓給了他。

    胤湊上前看了一眼。

    這是一片水滴鏡片,上面無數扭動的細菌熟悉又陌生……他閉了閉雙眼,心髒加快了速度瘋狂跳動著。

    腦海里有個念頭瘋狂的叫嚷著——實驗做實驗!手指宛若痙攣般輕輕抽動著,只恨不得操作著眼前的顯微鏡,熟練的……

    等等!

    將自己腦海里不該出現的記憶丟到一邊,胤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在眼前的顯微鏡上。

    若是自己開口說出顯微鏡,然後制造出來的話……胤可以確信他絕對體驗不到這般令人振奮的感受。

    或許他做錯了?

    不應該將知識填鴨到兄弟們的腦海中,而是應該引導……?

    大阿哥胤上前一步。

    望著九弟臉上奇異的表情,他整顆心髒都宛如被人狠狠拽緊。胤口干舌燥︰“……胤?”

    胤回過神。

    他站起身讓開位置,示意胤過來看一看。

    這里面的含義毋庸置疑。

    所有人都騷動起來,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在胤身上。

    隨著胤坐下,注視乃至站起身,隨著胤歡呼聲現場一片喧嘩。太醫們爭先恐後,試圖第一時間可以看到這匪夷所思的一幕。

    這是病原體……亦或是其他?

    不管他!所有人都知道在這一刻醫學進入了翻篇!

    太醫院院使秦太醫強行按捺住心中的狂喜,他生怕是出現誤差亦或是造假的情況,更換了玻璃薄片,亦或是更換了上面的實驗物。

    無論是一片茶葉亦或是一滴水,里面蘊含的千奇百怪的存在讓人眼花繚亂。

    那病人的血液呢?唾沫呢?痰液呢?痘皰液呢?秦太醫的呼吸驟然變得急促沉重,他狂熱的看著眼前的顯微鏡。

    就如同他之前鄙夷那些官員們研究時神神叨叨一般,現在的他也一般,全然無法控制住自己的理智,恨不得將顯微鏡抱在手心里好好研究琢磨。

    顯微鏡的存在甚至驚動了康熙,當看到一滴生水中數不清數量的存在,康熙汗毛倒豎。又听到秦太醫等人從書籍中看來的內容——或許疾病就是由這些看不清楚的東西帶來時,康熙更是震撼無比。

    小小的肉眼不存在的生物居然能對身體產生這麼大的影響?要說以前只是為了美觀而整頓京城的衛生情況,那現在康熙是真真正正的下定決心,所有鄉鎮城府都需要整頓衛生環境。

    而隨著研究的進一步推動。

    生水和煮熟的開水之間細菌差值的數量,洗手和沒洗手前手上細菌差值的數量,推動百姓喝燒干的水、洗手乃至加高頻率洗澡等事情儼然成了一件大事,原本已然停滯不前的蜂窩煤銷量也順勢大漲了一波。

    文化清吏司也多了一份新工作。

    在太醫們仔細摸索研究,胤的提示指導下,大清第一本衛生習慣提倡書新鮮出爐,由文化清吏司下的出版社一舉推廣到各地。

    一連串的操作讓朝臣們目不暇接。

    此刻他們才驚訝的發現,過去東一錘子西一棒子組建的,看起來並沒有多大用處的東西,此刻卻發揮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這些新興部門引發年輕官員們好奇心的同時,也引發了年長官員們的警惕。 w ,請牢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