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無限列車

正文 第169章 偉大的藝術家(十三)

    離開過于厚重的雲層, 便能看到小鎮。一個和現實世界完全不同的,扭曲的小鎮。芮一禾看到工棚附近有一個黑色的大洞,建築物似乎在漸漸地流入洞中。

    鎮上一個人都沒有。

    這個距離, 她已經能感覺到一股吸引力,把她往洞中拉扯。

    金蘭也感受到了,忙高喊︰“拉我一把!”

    芮一禾不慌不忙地取出空間勛章里的套繩,準確地拴到下墜速度太快的金蘭腰上。繩子是從科技魔方世界帶出來的,西部牛仔的標志性套繩抓人的手藝,也是在科技魔方副本里學會的——來源于十分便利的知識灌輸。

    “還行嗎?”

    “挺不錯的,我得謝謝你手夠穩, 沒直接把麻繩套我脖子上。”

    “不用謝。”

    金蘭︰“……”你以為我真的在夸你嗎?她揉了揉腰, 一滴灼熱的液體落在臉上,用手指沾一點, 發現是滾燙的蠟油。接觸到人體之後,倒是很快凝固。但溫度很高,她的臉上和指腹都被燙紅了。

    雲層里不斷滴下蠟油, 繼續下去她們倆很可能被燙熟。

    芮一禾問︰“你能耐高溫嗎?”

    狗子應該比較怕熱吧?她沒特地了解過這個, 但總是在熱天看到狗往外吐舌頭, 讓她有此印象。

    金蘭︰“還成, 反正蠟油燙不死我。”

    這溫度她能抗住。

    芮一禾不能帶著她,讓她變回原形,打算扎進扭曲下沉的大洞里。不出意外的話,那會是另一個夢境世界。

    金蘭搖頭,“我跟你一起。”

    雖然蠟油燙不死她, 但要弄掉凝固的蠟油, 身上的毛會被拔光的。這和死掉比起來, 也差不了多少。

    大洞的吸引很強, 芮一禾發現洞穴底部狹窄,連忙收起翅膀。下落之中,能看到洞穴里漂浮著許多物品。漂亮的裙子、潑灑的顏料、表情僵硬的蠟像人,芮一禾險些撞到一張桌子,連忙輕盈的跳到旁邊的矮櫃上。不慎踩翻矮櫃,抽屜打開,里面有一個紅木小盒子。

    她抓在手中,繼續下落。

    盒子里裝的是一對金耳環,款式簡約大方。

    這時候下落正好停止,一股力量將她往上拋。

    環境變得潮濕,腳下是散發著惡臭的爛泥。金蘭用手絹捂住口鼻,“咳咳咳,這是什麼地方?”

    犬妖的嗅覺一定很靈敏吧。

    能聞到細微的氣味,是對通關副本有很大的幫助,但若遇到太濃烈的氣味,也是一種折磨。

    “似乎是一口枯井。”

    芮一禾剛說完,就感覺泥巴里有東西在將她往下拉。低頭一看,鞋面上爬滿青色的肥壯蟲子,蠕動著往上爬。

    金蘭不住的咒罵,罵完爛泥坑,罵惡心的蟲子,被罵得最多的是方向秋。畢竟夢境的出現,肯定和副本boss脫不了干系。

    兩個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爬出枯井,放眼望去,汪洋大海。枯井極不科學的處于在海中央,是現實世界里不可能出現的場景。

    金蘭坐在井沿上,用海水洗干淨鞋上的籬笆。“咱們一人飛一段,怎麼樣?”

    芮一禾同意,誰知道新的夢境世界有多大,得留著力氣找出口。

    很快,她體驗了一把乘騎犬妖是什麼感覺。毛發柔軟的巨獸跑起來風馳電掣,銀色的毛順滑無比,不愧是傳說生物級別的血脈能力。

    等芮一禾再一次來到熟悉的、有著許多蠟像人居民的夢境世界時,兩個人已跟闖關似的,通過了五個世界。

    金蘭沒站穩,順勢坐下,隱隱泛綠的臉往旁邊偏,“嘔嘔嘔。”

    上個世界的出口在刺激的游樂項目過山車之上,天旋地轉,她吐了。

    芮一禾也犯惡心,但還不至于嘔吐。默默走遠一點,怕被嘔吐物的味道燻吐。好幾分鐘過去,金蘭還沒有吐完,她怕對方把五髒六腑全吐出來,關心道︰“你還沒好?”

    金蘭帶著哭腔,在嘔吐之余,抽空吶喊︰“好不了了。幫忙扶我一把啊!我在這聞著味,永遠吐不完。”

    她記得,狗的嗅覺超過人類一百萬倍以上……可以想象金蘭在遭受怎麼樣的折磨。

    平時多傲一人,雙眼含淚,可憐巴巴,腿軟站不起來,還要別人幫忙。

    解救她的是單小野,一個清潔咒搞定一切。

    “我‘醒來’就在小鎮上。”

    不過單小野一個人不敢裝蠟像人,混進居民里。他躲進一間空屋子里,直到剛剛看到芮一禾和金蘭出現,才跑出來。

    芮一禾讓他繼續躲著,“我到處看看。”

    “金姐呢?”

    單小野問。

    “不用管我,”金蘭被cue,難得沒挑刺,“我也四處轉轉。”

    單小野沒多說,金蘭也沒多問。一個特獨的玩家,是不會跟其他人有太多的交流。她不知道芮一禾的到處看看,真的是在蠟像人居民的眼皮子底下走來走去。

    也不是沒人搭理她,反而是走幾步,就會被蠟像人局面攔下來。但居民攔下她,不是給找她的麻煩,而是跟她聊天。

    金蘭……金蘭一出現就被蠟像人居民追著跑,一條街來回跑了兩遍,芮一禾還在和同一個人聊天。一個女人,很眼熟的女人。

    對了,是昨天下午撞到自己腿上的小孩的媽媽。

    是的,芮一禾正在和沈超的妻子聊天——沈超是女人死去的丈夫的名字。

    夢中是蠟像人的女人很放松,不像在現實世界里,緊繃得像是一根快要斷裂的琴弦。芮一禾提起沈超,她難過的說︰“那是一個周末,姓沈王八蛋說要帶我和小星到地圖上都找不到一個神秘小鎮,看一年一度的藝術展。結果他早早死了,我和小星留下鎮上,永遠也無法離開。”

    “他怎麼死的?”

    女人牙齒打顫,“他被選中成為展品。”

    “辦藝術展的意義是什麼?”

    “我不知道,大概是要遵循傳統……”

    “鎮上現在住的人,很多都是和你一樣的外來人嗎?”

    “嗯……”

    芮一禾知道自己問的話題比較敏感,見女人已經不想跟她繼續聊下去了。連忙趕在人離開之前,又問︰“我剛成為小鎮的一員,但似乎很受大家的歡迎。為什麼呢?我有點受寵若驚。”

    “今年的外來人很厲害,你一打一佔上風,你更厲害。”

    原來是這樣!

    她和褚盟做戲的一場戰斗,誤打誤撞的讓鎮上的蠟像人居民都記住了她。小心翼翼裝蠟像的單小野,雖然沒被攻擊,但也沒給蠟像人們留下太多的印象。所以兩人一起出現在女人的家門口,女人只邀請芮一禾進屋,對單小野的態度平平,沒把他當做小鎮一員。

    芮一禾猜測,小鎮居民不一定能記住夢里發生的所有的事,但印象深刻的部分,足以影響到居民的認知。比如女人,下意識的把她錯認為小鎮的一員。

    畢竟外人來成為同類,在小鎮是很普遍的情況,一點也不新奇。

    外來人最初甚至不會顯露出小鎮居民的特點,還需要吃東西和排泄……而不用進食和排泄的居民,真的算人嗎?

    不是人類的話,那全都算是副本怪物咯?

    女人邁著僵硬的步伐,匆匆離去。

    芮一禾正想再找個蠟像人聊一聊,卻感覺到衣服的後擺被輕輕的扯了一下。她背後沒人,只有一面牆。她伸手摸了摸紅色磚牆,見牆面蕩起一圈圈漣漪,一只白皙的短胖小手從里面伸出來,拉住她的手腕,往里面扯。

    那只手的力氣很小,能拉著芮一禾穿過牆壁,唯一的原因是她肯配合。胖胖的小手完全看不出屬于一個少女,簡直像是幾歲孩童的手,肉多、肉厚,摸起來很軟。手的主人穿著米白色的碎花裙,長發披散,只看一個側面,她便認是未來——**oss方向秋真正的女兒。

    十六七的少女拉著她在巷子里玩命狂奔。

    很快少女沒力氣了。

    改成芮一禾拉著少女往前跑,“你要帶我去哪?”

    奔跑中,還能呼吸均勻的提問。

    她相信少女對玩家是友好的,【秘密之眼】獲取的有關方暗的信息里,有一句說“因為一些原因,他對玩家抱有善意”。她懷疑“一些原因”指的是未來。還記得方向秋版睡前故事里的小美人魚和僕人嗎?這個故事暗示未來瞞著媽媽和身份低微的人戀愛了。

    這個身份低微的人,十有是方暗。

    未來氣喘吁吁,沒有說話,伸手指向前方,意思是一直往前跑。

    幾分鐘之後,芮一禾停下腳步。

    兩人進的好像是一個死胡同,前面沒路了。

    未來伸手,死死按住牆上的一塊紅磚。牆壁移動,出現一個可以進入的門。

    少女招手,示意她跟著自己。

    牆後是一個面積不大的制蠟工作室,坐在凳子上的、站在操作台邊的、拿著一本書在閱讀的,全是方向秋,栩栩如生的方向秋。

    芮一禾明白,這是一個提示。她拉著未來的手說︰“你要小心!你媽媽已經發現你和方暗戀愛的事了。”

    未來瞪大眼楮,太過驚訝,也太過恐懼,沒忍住輕輕的“啊”一聲。

    回過神來,焦急地對芮一禾說︰“你快走,媽媽听到我的聲音了!她會馬上來到我的身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