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每天都在被偵探逮捕的邊緣試探

正文 第125章 發酵二(加量)

    此時在醫院的毛利小五郎等人也陷入了焦慮中, 他們前腳剛把受害者送進醫院,後腳就醫院門口就來了一群黑衣大漢。那群男人滿臉橫肉眼神凶狠,一看就不是善茬。

    想起遠山銀司郎交待的話, 毛利小五郎整個人都緊張起來了,他連忙讓1/3的警員去守著那些受害者,另外2/3跟他一起守在門口不讓那些男人進入醫院。

    “叔叔要小心,你看他們手臂上的紋身, 那是山口組的人!”江戶川柯南跟在毛利小五郎身後提醒道。

    “我知道!可惡!這些家伙也太囂張了吧!”毛利小五郎看著走在最前面的男人, 對方有著一雙細長的眼楮, 瘦削的長臉和紫黑色的嘴唇, 渾身散發著陰狠的氣質。當他看到醫院門口,整齊一排擋在門口的警察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快。

    “這是怎麼了?醫院里的條子還沒有撤走嗎?”他不爽地問身邊的瘦小男人。

    因為自己長得矮小所以選的秘書也是矮小型,這個人正是滕中太二。

    在自家後花園的長濱山偷偷做人口販賣的事, 因為大阪警方找到了人口販賣基地,還有滕中太三的死, 讓剩下的滕中太一和滕中太二不得不把這件事告訴養病中的滕中一郎。

    本來因為身體問題在修養中的滕中一郎,听到兩個兒子跪在他面前說背著他做了人口販賣的事, 現在還被大阪警方抓到, 甚至自己三兒子也槍殺了,頓時血壓飆升暈了過去。幸好滕中一郎的隨身醫生二十四小時待命才立刻搶救來, 要不然絕對會死于腦溢血。

    滕中一郎作為山O組最高權力者,兢兢業業運營山O組這麼多年,自認為就算不是梟雄, 也算是一方成功的黑.幫老大了。雖然自從犬金組崛起,山O組的日本佔有率就被迫下降, 這二十年來更是因為各種原因走下坡路。但是滕中一郎仔細盤算過, 以祖先打下的在日本幾百年的根基, 還有他這幾十年的努力,山O組絕對還能延續很久,要是兒孫輩出幾個機靈一些的孩子,也不是不能重新讓山O組走上巔峰。

    畢竟現在日本唯一能和山O組掰頭就只有犬金組了,听說他們老大犬金鬼萬次郎不行,所以也只能淪落到找義子。在這點上滕中一郎一度十分驕傲,覺得自己能生了三個兒子,雖然兒子不算特別出色,但是好歹是自家血脈,山O組不會落到外姓人手中。有血脈羈絆的山O組絕對會比犬金組更穩定,要知道黑.幫最容易分解的就是每一代權力交接的時候,別看犬金組現在擴張得那麼快,等犬金鬼萬次郎那個惡魔死了,為了爭奪這塊大蛋糕,犬金組肯定會陷入斗爭。屆時他們山O組完全可以趁機咬下一口,順便打壓犬金組,也許一下子就能重回日本里世界的巔峰!

    滕中一郎算盤打得很響,卻沒想到沒等來犬金組分裂,就先等來山O組全日本出道。

    被搶救過來的滕中一郎躺在床上,氣喘吁吁地指著他兩個兒子,他的手指不斷顫抖,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那樣希望從未生出過這三個兒子。

    “你、你們是要氣死我!”剛說完這句話,滕中一郎臉色發白地喘了一口氣,旁邊的血壓器有標高了一個峰值。

    在旁邊守著的醫生連忙勸道︰“滕中先生,您現在不能再動氣了,要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我他媽能不氣嗎?!這群混蛋小子居然背著我做出那樣的事!還他媽被條子發現了!你們是想山O組完蛋嗎! ”滕中一郎原本發白的臉,在說完這句話後變得赤紅,看上去氣得不輕。

    滕中太一和滕中太二不敢回話,只能乖乖低頭挨罵。但顯然他們賣乖的行為並沒有讓滕中一郎心情變好,他依舊雙眼發紅地看著兩人生氣地問道︰“現在裝什麼!當初背著我去做人口販賣的事的時候不是做得很開心嗎!我明明警告過你們唯獨不能在日本國內做販.毒和人口販賣的事,你們為什麼不听!”

    “我們也沒想到會被發現,我們做著行當都快兩年了,從未出錯過。要不是那個婊.子逃跑掉下山崖被條子發現,條子根本不會懷疑我們!”滕中太一說道,他抬起頭看著滕中一郎︰“父親,我們也不想違背您的。

    只是這幾年山O組的收入一直減少,犬金組那群混蛋不但搶我們地盤,還搶走了我們不少生意,我們的組員也要生活,如果沒有足夠的利潤根本養不活這麼大的組!為了對抗犬金組,就只能用利益吸引更多年輕人加入,投入的錢就是個無底洞!日本女人在國外很受歡迎,犬金組又不沾這個,整個日本就只有我們一個輸出口,可以隨便抬價,輕輕松松就賺個盆滿缽滿!比其他渠道都來錢快!我們也是迫于無奈啊!”

    滕中一郎收回手放在腹部上,他用陰冷的眼神看著滕中太一︰“是不是全為了山O組,你我心知肚明,這兩年賣女人的錢有多少是進了山O組,又有多少進了你們幾個的口袋,你比我清楚。別以為我老了就是個傻子!”這位年邁的老人露出了驚人的氣勢,那是做了幾十年黑.幫老大才會有的氣場。

    滕中太一聞言閉上了嘴,他額頭冒出冷汗,連一旁的滕中太二也嚇得屏住了呼吸。

    看了兩個兒子露出膽怯的樣子,滕中一郎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有賊心沒賊膽,只是被他用氣勢壓一下立刻就露怯,這樣的人怎麼接任山O組。他原本覺得自己三個兒子雖然為人貪心,目光短淺了一點,但是好歹做事夠狠。有他看著也不是不能做一個守成的黑.幫老大,但沒想到他們還未當上山O組的會長,就先給山O組捅了那麼大的窟窿。等事發了就只會找他幫忙,還連點當擔都沒有!

    “你們知道你們在整件事里做得最錯的是什麼嗎?”滕中一郎問道。

    “我們不應該不通知父親就坐起人口販賣……”滕中太二縮著脖子說道。

    滕中一郎挑起眉看向滕中太一︰“你呢,你也這麼覺得?”

    滕中太一遲疑了一下,說道︰“我們不應該讓條子發現我們在做人口販賣。”

    滕中一郎聞言眼中的失望減少了一些,他嘆了口氣︰“你們以為我禁止你們在國內做人口販賣真的是在乎這個國家的人嗎?”說道這里滕中一郎冷笑一聲,“我們是黑.幫又不是正義組織,什麼壞事沒有做過?只是我們山O組立足日本,想要在日本發展是繞不過日本政府和日本民眾的,面子工夫還是要做。

    你們以為什麼這些年來,各大黑.幫為什麼會不斷投入資金去拍攝什麼□□影視作品,還不是給日本的年輕人洗腦,讓他們覺得黑.幫講究仁義又帥氣,才源源不斷地為各大組織輸入新鮮血液!

    我跟你們說這個是想說明,無論我們底下多麼腐爛骯髒,但是給日本群眾的形象要做好。我們是可怕而遙遠的,讓群眾覺得黑.幫是不能惹的,但是不惹他們就不會受到傷害,這樣我們才可以更好地在日本生存下去!才能和日本政府相安無事地相處下去……你們現在被條子當場抓個正著,你們讓日本政府怎麼做?!為了面子他們總不能當做不知道吧!”

    “父親,我知道您一定有辦法的。我們每年給政府官員塞了那麼多錢,他們總不能白拿!”滕中太一跪著往滕中一郎的方向爬了兩步︰“父親!我們山O組可是日本的納稅大戶,日本剛經歷過泡沫經濟,日本政府不可能讓我們倒下的!”

    滕中一郎聞言看了滕中太一一眼︰“你還算有點腦子。拿我的手機過來,我要給內閣的人打個電話。”

    旁邊的秘書連忙遞上手機,滕中一郎撥通了電話和手機那頭說了二十分鐘又承諾給對方多少好處後,威逼利誘下對方總算答應幫忙平息這件事。

    滕中一郎把手機遞回給秘書後再次看向兩個不成樣的兒子︰“這次的事情我算幫你們解決的,以後別再煩這種錯我。另外有件事要安排你們去做。”

    “父親,是什麼事?”滕中太一和滕中太二連忙問道。

    “上面已經答應了釋放被抓的山O組組員,太一你去大阪警府把那些組員接回來;至于太二,你帶人去大阪中央醫院‘好好慰問’一下那些女孩,務必讓她們保持緘默。”滕中一郎冷冰冰地說道。

    滕中太二皺起眉,他用手指在脖子處劃了一下︰“父親,那些家伙可是人證,不解決掉她們嗎?”

    滕中一郎輕飄飄看了滕中太二一眼︰“日本政府雖然答應我們把事情壓下來了,但是還是要給他們面子的。那群條子都把人活著送進醫院了,我們立刻就把人弄死像話嗎?”接著他慢吞吞地加了一句,“那些女孩經歷了那麼可怕的事,心里肯定留下了陰影,從醫院出來回家休養的時候陷入了抑郁然後自殺也不是不可能的。”

    滕中太二聞言眼前一亮,立刻明白過來滕中一郎的意思,他連忙應道︰“好的父親,我明白了!”

    “另外,太三他因為那些條子死了,你們找出是誰做的嗎?”滕中一郎問道,別看他似乎很平靜,提到自己三兒子的死,血壓器上的血壓再次跳上一個峰值,嚇得旁邊的醫生連忙給他嘴里塞降血壓藥丸。

    滕中太一搖搖頭︰“基地的監控室著火,錄像後被燒掉了。太三被發現死在他辦公室里,現場到處都是翻找的痕跡,我們推斷是條子進入太三的辦公室想要搜索罪證,在撞上太三後開槍射殺了他……”

    滕中一郎的嘴角向下壓︰“既然找不到是誰,那就把這事情算到領頭的人身上吧。听說這次你們之所以被發現,就是大阪府警本部長服部平藏干的好事?”

    “是的父親,他表面上要追捕【白.粉婆】的凶手,實際上私下安排了心腹的條子跑到長濱山搜查我們基地!”滕中太二連忙說道︰“而且我們在警方的臥底說,【白.粉婆】凶手逃跑這件事有點不對勁。之前對方已經逃跑了一次被服部平藏抓回來,服部平藏這個人很謹慎,卻沒有做任何準備,讓對方再次逃跑掉。”

    “那就是故意的。”滕中一郎不愧是□□湖了,一听就猜到了服部平藏的意圖︰“他想借著【白.粉婆】凶手逃跑這件事來降低你們的警覺性,沒想到你們居然蠢到完全沒有意識到,還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去抓新的貨物,被人逮個正著一路跟蹤到老巢!”

    \"爸爸,那不是我和大哥的問題,我們已經明確要求暫停活動了,是太三他自己非要……\"

    “住嘴!”滕中太二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滕中一郎打斷,他狠狠瞪了滕中太二一眼︰“你弟弟都死了,這時候你還只想著把責任推到他身上!身為兄弟,你應該想方設法為他報仇!”

    “父親,您的意思是讓我們解決掉服部平藏?”滕中太一機靈地問道。

    “不,听說他有個兒子?還是什麼厲害的偵探?身為警察,他一定很為自己兒子驕傲吧。”滕中一郎冷笑道︰“現在先別動他,等過了風頭,我會讓他好好嘗一下我的喪子之痛!”

    在滕中一郎的指揮下,山O組的補救行動進行地非常順利。靠著山O組在大阪的龐大勢力,他們找到了被服部平藏藏起來的阪田晃,把他連同看守的警察一起打暈,運送到長濱山的公路附近制造出假的車禍進行滅口。又打電話給電視台曝光這件事,讓大阪警方陷入了被動。

    緊接著滕中太一前往大板警府,與前來的政府官員進行了良好的交談,在對他諂媚的政府官員走進大阪警府要去釋放山O組組員的時候,滕中太一讓組員搬來了椅子坐了下來,慢悠悠地等待著。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大阪警府附近圍觀的群眾開始增多,並且對著這邊指指點點還不斷拍照,滕中太一皺起眉。

    “怎麼回事,為什麼那麼多人往這邊來?”滕中太一不快地問道,“快讓他們不要拍了!這群垃圾,平時連正眼都不敢看我,現在倒是敢對著我們拍了!”

    聞言,十幾個山O組的組員前去驅趕,誰知道不但沒有趕走那些群眾,甚至還引來更大的反彈。

    “死黑.幫!人販子滾開!”一名中年婦女尖叫道。

    中年婦女喊了之後,其他群眾好像受到鼓勵一樣也開始喊了起來︰“日本的毒瘤!販賣自己國家的人簡直是人渣中的人渣!”

    “不配活在世界上!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有沒有想過家里的老母親!”

    “生而為人,你很抱歉吧!”

    那些圍觀群眾的話引起了滕中太一的注意,他立刻意識到不妙︰“他們在喊什麼?!”人口販賣的事明明被下令封口,那群家伙怎麼會知道?!

    “不好了大少爺!你快看網上!”一名山O組組員驚慌地把手機遞給滕中太一。

    滕中太一一眼就看到了上面加粗加紅的【爆!白.粉婆背後的真相,日本最大黑.幫山O組在做人口販賣!】標題。他眼前一黑,心里第一個冒出的想法是——完了,他爸這次真的要腦溢血了!

    而滕中太二這邊,醫院門口也開始圍起了群眾,他們守著的醫院大樓上朝著門口方向的窗戶一個接一個地打開,無數病人和醫護人員探出頭來看向滕中太二他們,目光非常嚇人。

    “怎麼回事?”滕中太二開始慌了起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