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戰斗派女主才是最強噠

正文 第64章 孤獨的迪盧木多

    “……為……什麼……”黑霧散去, 露出的是一個仍舊被黑色包裹起來的“人”,和一雙鮮紅色的眼楮。他下手之狠,像是和阿爾托莉雅有深仇大恨, 這一次來到現世, 就是專門來報仇的。

    阿爾托莉雅忍痛跳開,愛麗死亡之後,她的寶具“遠離一切的理想鄉”也回到她自己的身上, 傷口立刻愈合,留下的唯有因對方不明怒火而灼傷的錯覺,手中寶劍微微顫動, 似乎也為對方所震。

    阿爾托莉雅低聲問衛宮切嗣︰“雪紀什麼時候到達?”

    目前已經能夠確定了,Assassin不止有一人, 而看言峰綺禮使用他的從者的“浪費”程度, 恐怕只算Assassin都能組成一個排。關于這個群體,眾人都不好說自己非常了解︰既然是暗殺者, 刺客,生前保持神秘也是必然的選擇。

    ——當然,他們也可能的確是一個人, 就好像傳說中的孫悟空拔下一根毫毛能變出無數個他的“分-身”,這些刺客也有可能只是一個人的“多重人格”。

    按照聖杯戰爭召喚的原則, 應當還是後者。

    一個人的分-身, 也可能有強有弱, 英靈們的行為也很難逃出能量守恆原則,這些Assassin各自分開,實力都算不上強大, 但如果合為一體, 加上其固有的隱蔽能力, 也是個相當難纏的敵人了!

    衛宮切嗣和久宇舞彌善于戰斗,但他們只有兩人,被這群善于偷襲和集體作戰的刺客盯上,未必能抵擋得了。

    騎士王閣下絲毫沒有發覺,自己現在已經將東方雪紀看做比衛宮切嗣更強大的戰斗力,她更沒有發覺的是,她在評價東方雪紀的戰斗力時,是不將對方的從者——詛咒之王兩面宿儺算進去的。

    ……這當然不僅僅是他們早都發現,這一對御主從者著實不太像正常御主和從者的樣子,普通的御主對自己的令咒非常寶貝,東方雪紀卻從來沒有打過命令兩面宿儺的主意,不僅如此,似乎在她看來,兩面宿儺只要別搞事情就很好了,她對這位怪脾氣的英靈著實沒有多少要求。

    ——東方雪紀已經不需要和任何人綁定了。

    她用實力走到這里,站在這里。

    所有所有人想到她的時候,她就是她。

    衛宮切嗣說︰“沒有意外的話馬上到。”

    沒有意外的話。

    阿爾托莉雅不再想這件事,她把目光放回場上︰“我的敵人,請告訴我,你也是一位Assassin嗎?”

    這句話是對剛剛那個捅傷她的“黑影武士”說的,這人穿著打扮和言峰綺禮的其他從者截然不同,只是一身黑漆漆的氣質莫名相似,再加上都看不出本來面目,戴上兜帽儼然也是個刺客。

    她問的很有禮貌,對方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竟然勃然大怒,再次發起猛攻!

    “……”即使是修養十足的阿爾托莉雅,也不免皺眉,不過對方已經到了面前,她只好應戰。只不過這次有了防備,更加具有主動性。而對方的戰斗過于狂暴,大開大合,有股“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氣勢,阿爾托莉雅覺得這場決斗莫名熟悉,但她回憶過後,並不能從自己的老對手里找出個這樣的“莽夫”,幾個回合之後,又忍不住詢問︰“你可敢報上名號?”

    那黑影武士聲音都嘶啞了︰“你居然……忘記了我!!!”

    阿爾托莉雅下意識地︰“抱歉。”

    但她想了想,又誠懇地說︰“但是,我還是記不起與你曾有過戰斗。”

    黑影武士的背後簡直要冒出火光了︰“……啊啊啊!!!”

    他們又打了起來,兩人從雪兔小屋打出去,搞得整個半山腰雜草灌木樹枝四處亂飛,就跟正在經歷一場龍卷風一樣。

    衛宮切嗣和久宇舞彌在一塊掩體後面,他們發覺這里已經被Assassin“們”佔據,這些鬼魅一眼的從者在山間若隱若現,也不去幫那個黑影武士,他們是一群真正的旁觀者,如同天上盤旋的禿鷲,等著戰斗結束就撲上來。

    看來的確不是一伙的人。

    那麼,那個黑影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上次他們看到Lancer組遭遇戰時,曾經看到間桐雁夜指揮Berserker進行戰斗。只不過對方當時只出場了一瞬間,就因為間桐雁夜魔力供應失常的緣故消散了,後來衛宮切嗣和東方雪紀忙著營救小櫻,間桐雁夜在他們眼里就變成了“受害者”“倒霉蛋”,對方擁有一個強大的英靈這件事,便徹底被他們忘記了。

    以間桐雁夜的心性品行,不會和言峰綺禮站在一起——之前他很遠阪時臣,說不定會這樣做,現在就完全不可能了。

    很有可能是受到脅迫?考慮到教會的言峰璃正的死狀,假如真的是言峰綺禮親手弒父,這個時候這樣做,恐怕也是想在聖杯戰爭中多撈的好處吧?

    總之,這個危險的男人不論作出怎樣的惡事,他都不會驚訝。

    衛宮切嗣說︰“舞彌,盡力保護愛麗……聖杯,我們要做最終的勝利者。”

    ——他必須完成愛麗的遺願。

    舞彌肅容︰“是!”

    -

    肯尼斯三人騎摩托,還只有兩個人戴著頭盔,也就是在這種杳無人煙的山路上才能一路順順利利地走,不然早就被交警查住,開了罰單了。

    肯尼斯︰“還有多長時間能到達?”

    他問的不是一騎絕塵飛在天上的東方雪紀,而是專心致志騎摩托的迪盧木多。這位善于調-教馬匹的騎士對于現代載具學的很快,一路上只顛著肯尼斯兩次,這位愛面子的魔術師一聲不吭,心里非常不耐煩︰“怎麼還沒到?”

    迪盧木多已經從東方雪紀那里獲得了目的地的位置,他嚴謹地說︰“等轉進前面那條小路就是了。”

    身為騎士,他不應當對主公的命令產生質疑,但現在也忍不住多問一句︰“御主大人,我們同言峰綺禮的合作破裂了嗎?”

    何止破裂!言峰綺禮就是你御主的敵人!不,仇敵!如果不是他自己不會被Assassin偷襲,更不會被東方雪紀救下來!

    他就更不會經歷之後的恥辱!

    肯尼斯一股腦兒把這些都算在言峰綺禮賬上,但是讓他說明白,他是絕對不會講出來的,此刻只好含恨地說︰“對!你不必再管其他人,只盯住他一個就行了!”

    “這……”迪盧木多雖然覺得不用與“瓦爾基里”為敵,還挺高興,但是一場戰爭左右橫跳顯然不是好事,很容易陷入無休無止的內耗,而且往往到了戰後會被“盟友”抓小辮子,就又老實地勸誡︰“御主,我們在這場戰爭中,要有一個貫徹始終的戰略才行。”

    “你不要管!”肯尼斯色厲內荏︰“听從御主的命令就夠了!”

    迪盧木多︰“……”

    敦厚的騎士發覺御主的態度似乎不像單純的憤怒,倒像是惱羞成怒,便不再多話了。

    他不說話,反而是索拉薇批評肯尼斯︰“你太刻薄了,這樣當御主是不合格的!”

    肯尼斯憋的要死︰“!!!”

    唉,迪盧木多從後視鏡往後面看,覺得自家主從三人的情況也夠復雜——雖然和他前世不同,沒鬧到反目成仇的程度,但也夠別扭的。

    而他自己,兩世之間,似乎都是那個最無話可說的人——

    芬恩因為公主的緣故恨他,他也不能說對方絕對是錯的;現在肯尼斯因為索拉薇小姐的緣故嫉恨他,他也不好說對方小氣,沒有主君的度量。

    ……但他只是想要堂堂正正地為主君效忠啊!

    為什麼事情總是會發展成現在這樣呢!

    他忠厚的心中也升起一股憤憤,等到終于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就看到衛宮切嗣的從者正在和似乎是Berserker的從者在血戰,從戰勢上講,衛宮切嗣的從者穩穩佔據上風;但Berserker似乎還在打嘴仗,而衛宮切嗣的從者卻一言不發,似乎很是愧疚的樣子,讓人奇怪。

    Berserker︰“你……忘記了……王後!也……忘記我!!!”

    衛宮切嗣的從者︰“蘭斯洛特,你是蘭斯洛特嗎?”

    Berserker︰“你……不懂我們的真心!!!”

    衛宮切嗣的從者︰“蘭斯洛特!是我對不起你們,我向你們道歉!”

    Berserker︰“我……不需要!!!”

    這一通雞同鴨講下來,不了解這段故事的人听來就像是听天書,肯尼斯熟知歷史,低聲向索拉薇解釋︰原來蘭斯洛特原本是亞瑟王手下的騎士,也是亞瑟王的好友。但他同亞瑟王的王後桂妮維亞發生了愛情關系,雖然亞瑟王想要原諒他們,但在輿論的裹挾下,他還是和蘭斯洛特進行了決斗。

    那麼現在,既然Berserker是蘭斯洛特,衛宮切嗣的那位從者也就只有可能是亞瑟王了——她竟然是個女人!還是個嬌小美麗的女人!真令人驚訝!

    怪不得王後會和蘭斯洛特走到一起呢!亞瑟王既然是女性,和王後之間很有可能只是政治聯姻,王後憂郁之下另投懷抱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了。

    沒想到他們身處現代,還能目睹這麼一場傳奇八卦,真是陳年老瓜,肯尼斯和索拉薇都啃的干巴巴的,連吐槽都不知道該怎麼吐。站在他們身側的迪盧木多反倒對Berserker“感同身受”︰“御主大人,請允許我協助Berserker!”

    肯尼斯︰“胡說八道!你協助他干什麼?!”

    阿爾托莉雅︰“請不要插手,這是我與蘭斯洛特之間的事情。”

    Berserker︰“——別……管我……們!!!”

    迪盧木多︰“……”

    好吧,看來他今天也是孤獨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