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童話]穿成女主的媽

正文 第90章 白雪公主的母後9

    “艾力克, 我們也去做午飯。”

    “誒?等等凱——”

    凱拖著豎起耳朵听八卦的艾力克就走。

    “凱——”

    艾力克在力量上不是凱的對手。被凱拖到一邊的他發現听不清葉棠與文森的對話了,不滿地扁著嘴小聲說︰“那個獵人是王後從聖露比帶來的近衛騎士吧?你就不怕他們有什麼私情、然後舊情復燃什麼的嗎?”

    凱睨了一眼艾力克。他明白男女之間的那點事情不光年輕的騎士們好奇愛听,就連那些相當有閱歷的老騎士們都能听得津津有味、樂此不疲。

    “身為騎士, 我們被給予的命令僅僅只是保護好王後。……只要王後不會背叛我們的王,王後的私事我們不該干涉也不該知道。”

    知道得越多有時候等于死得越快。所以凱不想知道的那麼多。

    他讓艾力克與自己坐在已經升起來的火堆另一邊,听著火堆發出嗶嗶啵啵的輕響,切著巨型蠍子的肉。

    離開城堡時沒有騎士會想到帶鍋, 幸好常年的戰爭生活讓凱與幾個閱歷較多的騎士都習慣性地把鹽帶在身邊。

    用樹枝串起蠍子肉來加鹽烤, 凱一心不亂的模樣讓看得見葉棠與文森, 卻听不見葉棠與文森在說些什麼的艾力克朝著他投去了哀怨的視線。

    “我的王後, 您是在說什麼呢?”

    火堆的那一邊,文森笑眯眯地瞧著葉棠。

    “我說你是故意射出兩箭,還一箭故意射偏、射到我面前來測試凱和艾力克會不會保護我……我說得對嗎?”

    文森右手按著胸口, 低頭笑道︰“豈敢?我哪里敢冒著讓王後受傷的風險,去測試兩個我並不認識的騎士?”

    “所以你不是沒打算讓我受傷嗎?”

    葉棠雙手抱胸︰“從那支箭射出的角度來看, 你瞄準的是我腳尖前一寸的地方。凱會作出反應只是他沒有意識到這一箭上既沒有殺氣也不是沖著我來的。”

    獵人的肩頭微微一動。他按著自己腦袋上的三角帽,還是微笑著︰“殿下, 我听不懂你在說什麼。”

    “對我的稱呼從‘王後’回到‘殿下’了呢。”

    葉棠站在文森的面前審視著這個男人。

    在她听過的無數種《白雪公主》的二次解讀版本里, 有一種說法是魔鏡就是獵人。“魔鏡魔鏡告訴我”這句話是王後召喚愛人的暗號,听到暗號後, 王後的愛人、也就是獵人會從鏡子後面的暗道里出來與她幽會。

    可惜被王後派去殺死白雪公主的獵人對美貌的白家公主一見鐘情,他舍不得殺死我見猶憐的白雪公主,遂放走了公主, 欺騙了王後。

    就葉棠的觀點來看,面前的文森對于瑪琳菲爾德絕對沒有非分之想。

    或者說, 文森根本就無所謂女子的容貌。

    “那麼我來說點你一定听得懂的東西好了。”

    “文森, 你一直都有機會來解救我, 帶我離開那座冷血的城堡。可你故意把我拋棄在那里,任我自生自滅。”

    葉棠的語氣並不如何激烈。只是她的眼神中帶著居高臨下,那種居高臨下產生的威壓感足以讓文森後背發涼。

    “我不想說你對我的好都是裝出來的。我只是想知道你為什麼不來救我。”

    如果獵人真的是王後的情頭,沒辦法讓情頭帶自己離開的王後應當還能開解自己說自己與獵人無法對抗國王與他的軍隊。可獵人若是因為受白雪公主的容貌所惑,因此背叛了王後,王後該有多傷心啊。

    瑪琳菲爾德如果沒被催眠,始終等不到文森帶她離開的她,又該有多絕望呢?

    獵人終于仰起了頭。

    一張經常藏匿在三角帽之下的英俊面龐帶著沒有半分愧疚的笑︰“殿下,我並不想侍奉一個需要我去拯救的人。”

    聞言葉棠一怔,跟著便勾起了唇角。

    “我想也是。”

    ……她明白了。如果是這麼一回事,她能夠接受這個獵人。並且她要吸納獵人到自己這一邊。

    “那麼文森,我命令你跟著我回城堡。”

    文森面色不變,連唇角的弧度都沒有一毫米的變化︰“讓我跟您回去……您不怕被國王陛下懷疑您紅杏出牆嗎?”

    葉棠倒是笑得更明艷了些︰“那就是我的事了。”

    說罷葉棠微微眯起金色的眼楮︰“再說我為什麼一定要看奧斯本一世的臉色行事?我是聖露比法利斯特的公主,我的家鄉、我的祖國是聖露比。我想回到我自己的國家,而不是在卡斯特利翁做一個被軟禁的人質。”

    文森頓了一頓,像是沒想到葉棠這麼直白。他朝著火堆那邊的凱等人看去︰“您的這些話要是被奧斯本一世的騎士們听見,您在卡斯特利翁的立場會變得更壞。要是您的這些話再傳進您的皇兄們的耳朵里——”

    一半面孔被遮在三角帽的陰影下,獵人口吻寒涼地道︰“您是想掀起戰爭嗎?”

    如果葉棠沒想明白是誰要謀殺瑪琳菲爾德,瑪琳菲爾德的兄長與父王都對瑪琳菲爾德是什麼態度,她大概會誤以為文森口中的“戰爭”指的是卡斯特利翁與聖露比法利斯特之間爆發戰爭。

    也就是說根據她的回答,文森馬上就能明白葉棠究竟有沒有搞清楚自己的敵人是誰,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事。

    “——有何不可?”

    讓文森沒想到的是,曾經天真的小公主說出了公主與王後都不該說出的話。

    現在的瑪琳菲爾德更像是一個暴君。

    “聖露比的初代皇帝與精靈立下盟誓明明是‘要讓最聰明的人為王’,而不是‘要讓最聰明的男人為王’。結果呢?因為我是女人,所以我的兄弟們直接將我從繼承人的-名單里剔除。我的父王因為不想內戰而默認了兒子們違背與精靈立下的盟約。他們把我嫁到卡斯特利翁來,想借卡斯特利翁的手來殺了我。”

    “這樣一個國家哪里有什麼榮耀與光輝可言?”

    葉棠是平靜的,平靜之中又透出些狂氣來。

    她就像是一簇火焰,帶著吸引人的光芒,卻又讓觸者無不感到疼痛。

    “聖露比法利斯特否定的並不僅僅是我與我的智慧。聖露比法利斯特是女人的智慧,否定了女人本身。這樣一個國家,我難道不該去改變嗎?”

    “今天有我被否定,明天還會有千千萬萬個‘我’因為同樣的理由被否定。我明知聖露比今後還會否定更多的女人,埋葬這些女人的智慧。我為什麼要去視而不見,听而不聞,成為沉默的幫凶?”

    “我小的時候沒讓我的兄長們、我的父王把我拗成他們所希望的模樣,現在我也沒打算按照我兄長們所想的那樣寂寂無聞地死去,順從我父王的心願,客死異鄉為國家的和平而犧牲,成為我兄長們權利的踏腳石。”

    朝著文森伸出潔白的手掌,葉棠只等一個答案。

    “我不喜歡現在聖露比,所以我要改變聖露比。你願意和我一起來嗎?文森。”

    葉棠沒有斷開與迪塞爾的聯線,葉棠對文森所說的話,每一個字鏡子里的迪塞爾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小夢魘很難說清楚自己為什麼渾身都是雞皮疙瘩。他唯一能確定的就是葉棠並不是在開玩笑。她說要開戰,那她就是鐵了心要開戰的。

    哪怕就現狀而言,她只是一個徒有虛名的王後。她手下沒有一兵一卒,只有一個前來告密的侍女,一個少了一根腳趾的廚娘。……還有一只可能沒什麼作用的三-級夢魘。

    “殿下——”

    文森拿下了一直遮住他半張臉的三角帽。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剛才還看起來老奸巨猾、陰險城府的獵人這會兒滿臉眼淚。

    “您真的是長大了呢。”

    “真的是不辜負我期待的,完美地成長了呢。”

    “我一直在等著您下定決心去爭取皇位。現在我終于等到了。”

    被文森握住了手的葉棠一時語塞,她瞧著文森耳朵上猶如耳釘的兩根木釘綻成花朵的模樣,再看到文森木色系的頭發,想到了一件事。

    願意護送瑪琳菲爾德來到卡斯特利翁的文森是支持智者登基的盟約派她在來森林的路上就想到了。但文森為什麼是盟約派她並不知道。

    可如果文森是精靈,這就說得通了。

    “……文森,你,是精靈?”

    “半精靈。我的殿下。”

    抹掉眼淚,帶著老父親……不,老祖父般的笑容,文森道︰“我的奶奶是精靈。”

    “那麼文森,如果我這一生都沒有決定去與我的兄長們爭搶——”

    優雅的半精靈微笑了起來,右手放在胸口微微鞠躬︰“那我也只能靜待下一個智者的誕生。”

    童話故事里成年獅子會把小獅子推到懸崖下以鍛煉小獅子。

    葉棠面前的半精靈顯然比獅子凶殘,因為他看中的、有可能成為智者的孩子若是沒有從絕境中反擊的信念,他便會任著這個孩子自生自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