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超英馬甲遇到本尊之後

正文 第51章 第 51 章(二合一)

    很難說這群人到底是出于什麼特別的想法, 決定以身冒險,頂著整個哥譚犯罪界極其排外的特性在這個城市內部扎根,但值得確定的是他們的目標很明確, 意志也很堅定。

    臥薪嘗膽了數個月,在這個城市里面鬼鬼祟祟的窩著,忍著不搞事,這足夠見證這些人的強大意念。

    也是為什麼卡拉之前沒發現的原因。

    畢竟流動性太大的城市, 卡拉每天忙著自己和自己對戲, 哪來那麼多功夫看看那些進入城市的家伙的底細?他又不是什麼究極控制狂, 什麼都得知道。

    沒那必要, 也沒那個時間,進入哥譚的居民,不犯罪的普通人類他都不會去關注, 就連這一次的情況,都純屬是一個意外。

    糟糕的意外。

    卡拉一點波動也沒有的借助流浪漢的眼楮盯著那扇門。

    這個房間的隔音顯而易見的不錯, 畢竟是卡拉建造的城市,偷工減料並不存在, 就連貧民窟的建築都帶著一種奇異的做舊哥特風, 仔細一看,還帶著一種非藝術家不能理解的奇特美感。

    隔牆有耳完全無法達成, 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以流浪漢的耳力,絕對听不見屋里的交談。

    而卡拉也不準備听。

    從鮑勃進門開始, 他就只是在精神海內瀏覽著鮑勃的資料,另一邊借助殼子的視線觀察門內的人員進出情況, 同時聯系系統, 開始檢閱最近一段時間和鮑勃接觸過的人員資料。

    這是一個繁瑣的過程, 不過礙于哥譚基本大部分地方都有監控,沒監控的地方也有卡拉的流浪漢殼子,所以並非難事,只是數據量大了一點,需要系統的協助而已。

    時間過了一小會兒,鮑勃的尸體被人用袋子裝好拖了出來。

    卡拉的關注點沒有放在那里。

    精神海內,系統也同樣沒有關注。

    他還在和卡拉交流︰【看起來這家伙似乎打得是潛行踩點的主意。】

    【很謹慎。】卡拉開口點評,又暗想︰不過就是心里沒點數,腦子也不太好使的樣子。

    若不然有這個毅力和耐心,去哪里佔據一畝三分地不好?

    說句不好听的,隔壁布魯德海文都比哥譚好上太多。

    偏要來哥譚——

    只能說勇氣可嘉。

    但也不排除這些家伙本身就很有底氣。

    【所以你怎麼打算?】系統道︰【最近蝙蝠俠的排班表上面的事宜除卻杰森的都可以朝後拖,如果你想,現在蝙蝠洞就可以得到一點信息,蝙蝠俠也可以順理成章的出現。】

    【我知道。】卡拉當然清楚這是最快的方法︰【但我不想。】

    哥譚最近一段時間試圖進來渾水摸魚的人實在是有點多了。

    老實說,很煩。

    卡拉不太喜歡反復的重復一個無意義的事情,他更喜歡一勞永逸。

    搞清楚這些家伙的目的,弄清楚他們的想法,然後一次性解決,這是最劃算的。

    所以——【幫我看看和鮑勃有過接觸的人的行程軌跡。】

    一道白屏在一邊展開,密密麻麻各色的線緊隨其上。

    【我得說,這些家伙的活動範圍很廣。】

    卡拉︰【沒有重合率高的地方?】

    【幾乎沒有。】系統︰【但如果你一定要說——韋恩集團和阿卡姆瘋人院,順帶上貧民窟的一些地方。】

    【但我猜他們應該不會是盯上了那些瘋子。】系統很中肯︰【所以應該是個意外。】

    【那不還是有個布魯斯韋恩嗎?】卡拉反駁。

    話落,精神海內安靜了一瞬。

    片刻之後,卡拉和系統同時笑出了聲。

    【很有創意的想法。】系統團子樂的一顫一顫的︰【不過如果這些家伙的腦子沒有問題,應該不至于如此。】

    誰都知道布魯斯韋恩是正義聯盟的資助人,即使不提隔壁大都會的超人,就看哥譚本地,那也還有一個聯盟顧問蝙蝠俠。

    對韋恩出手——是個勇士。

    【他也可能是沒有感受過蝙蝠俠的鐵拳,試圖想要借此感受一下哥譚本地罪犯們特有的待遇。】卡拉快樂的說︰【畢竟這也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東西。】

    【可能?】系統道︰【但如果真是這樣,我敬佩他的勇氣。】

    要知道卡拉牌蝙蝠俠認真打人打的都是自己人,那些殼子沒什麼痛覺,只要卡拉精神碎片不抽回也沒什麼死亡的可能,所以【蝙蝠俠】下手那都不是一般的狠,全都奔著練身手去的,換個人來一拳頭下去怕不是頸椎都給你打碎了。

    要真是為了感受這個——

    能耐,只能說能耐。

    可如果不是奔著這個去的又是為了什麼?總不可能真的沒事兒干了滿哥譚蹲?

    要知道這些家伙的輪船看起來可不久就要進入哥譚碼頭了。

    鬼鬼祟祟,一看就沒憋什麼好屁。

    但一時半會兒卡拉還真想不到他們到底想干嘛,只大概能猜出這些家伙好像是暗中盯上了什麼人。

    至于到底是什麼人——

    那總不可能是布魯斯韋恩。

    不然就像是系統說的,那膽子也太大了一點。

    【我們暫時先按兵不動。】卡拉沉默了片刻,最終做下決定︰【我找個時機試探一下,看看他們到底想干嘛。】

    ……

    “所以我們真的要去綁架布魯斯韋恩了?”

    另一邊,正在被評價為大膽的眾人正堆堆疊疊的挨在一起吃盒飯。

    苦逼的犯罪人員,在沒有打出名聲之前,連正兒八經的一頓好飯也吃不了。

    這就是哥譚的現狀,底層的犯罪小嘍 塹茸派賢防習宸 テ剩 苣枚嗌僨   蠢習迨遣皇嗆萌恕br />
    踫上【急凍人】還好,像是【joker】那種,發的工資都不夠吃頓好的。

    但這肯定不適用于最頂層的犯罪分子,也就是阿卡姆瘋人院那一群。

    【企鵝人】就不說了,科波特家族本身就隸屬于哥譚四大家族,【企鵝人】自己還在哥譚有不少產業,缺錢那肯定是不缺的。

    至于說其他——嗯,你覺得日常能弄出來各種奇形怪狀的炸彈和機關的,到底哪個能缺錢?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想在哥譚有一席之地的原因——哥譚的確亂,但如果能有一畝三分地,那絕對數錢到手軟。

    “可我覺得綁架韋恩的風險還是有點高……不是說布魯斯韋恩是正義聯盟的資助人嗎?”其中一個扒了一口飯,含糊不清︰“隔壁的超人不會突然就來了吧。”

    “怎麼可能,你想太多了。”另一個喝了口水,鄙視︰“布魯斯韋恩喜歡集郵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正義聯盟那一群超級英雄和他可半點聯系沒有。”

    “可不是還有……我是說蝙蝠俠,哥譚本地不是還有一只蝙蝠俠嗎?”扒飯的人反駁︰“蝙蝠俠可凶多了,我听說超人都打不過他。”

    “那也不一定,雖然蝙蝠俠的確有報道聲稱他把超人摁著打……但那又有什麼關系?我們有布魯斯韋恩啊!”

    “哥譚的騎士和哥譚的小王子。古老的戲碼,但也是足夠鮮明的弱點。”之前在屋里持槍男的其中一個開口︰“這可是我們調查了好久的結果,放心吧,布魯斯韋恩和蝙蝠俠絕對有一腿,只要韋恩在我們手里,蝙蝠俠投鼠忌器,絕對不敢對我們動手。”

    “沒錯,蝙蝠俠絕對不會想得到,他的情人已經被我們抓住,到時候——”

    “我記得韋恩應該算蝙蝠俠的金主來著?”一人忍不住打斷。

    “管他是情人還是金主,情人不錯,金主更好!要是蝙蝠俠真敢動手,韋恩被我們弄傷,事後也絕對饒不了他!”另一人幸災樂禍︰“而且說不準到時候以布魯斯韋恩的任性,正義聯盟的相關贊助也得撤銷,沒了贊助,就正義聯盟的日常戰損,你說他們針不針對蝙蝠俠?指不定要內訌。”

    “……你說的有點道理。”大家沉思片刻,紛紛附和。

    誰說不是呢?這個世界錢就是一切,沒見蝙蝠俠高高壯壯好凶一男的,也臣服在了金錢的威力之下嗎?

    這麼厲害一人就白給布魯斯韋恩那個花花公子糟蹋了。

    哎……

    但要這麼一說,那要是韋恩到手,他們真說不準能順利完成計劃。

    而且——“到時候說不定蝙蝠俠都要被迫失敗呢!那我們可就出大名了!”

    一人控制不住的搓手手。

    大家都開始激動起來。

    不過說起韋恩——

    激動的眾人中,也有稍微警惕的人︰“那布魯斯韋恩真的好抓嗎?”

    這倒也是。

    眾人不約而同的停下扒飯的行為,抬頭看向彼此。

    他們看到了相互之間眼底的忌憚和擔憂。

    一個犯罪團伙肯定並非全部都是精英,和之前鮑勃進的屋子里面那群持槍男不一樣,現在在這里扒飯的,除卻極個別,其他都是烏合之眾,簡稱炮灰的那種。

    他們不是不害怕的,老實說,要不是為了錢,為了那大筆大筆的美金,他們想都不敢想自己居然還想在哥譚搞事。

    現在還是對【布魯斯韋恩】動手。

    “要布魯斯韋恩真是蝙蝠俠的金主,兩個人有一腿——”人群中一個腦子轉的稍微有點快的這會兒也有點擔心了,他指出問題︰“他這應該算是大佬的男人了吧?或許是大佬的金主?蝙蝠俠能沒給他點什麼防身?”

    有點道理哎。

    不過,“韋恩應該沒那麼听話吧——他要真是身上帶著蝙蝠俠的東西,這每天晚上一個超模睡的,能不被爆出來?”

    就他們所知,哥譚那群記者對蝙蝠俠的態度,那可就真的是如狼似虎了,一個個的恨不得趴在蝙蝠俠最常駐的滴水獸上面懟著攝像頭拍。

    他們知道這群外來人知道韋恩和蝙蝠俠的消息,還都是從這些新聞上面獲取的呢。

    可惜蝙蝠俠最常駐的滴水獸在韋恩大廈上面,那可不是誰都能去的地方。

    所以——“沒事,韋恩身上應該沒有,就算是有——蝙蝠俠的東西又不是誰都能用的和蝙蝠俠一樣。韋恩那個草包,估計也就是個花架子,不用擔心。”持槍男性中肯評價︰“就算是他身上有什麼呼叫蝙蝠俠的東西,我們都在白□□動,蝙蝠俠是夜行生物,白天很少出現,等他反應過來,韋恩都到手了,那還怕什麼?”

    “實在不行,等抓到韋恩,為防止他身上帶著呼叫蝙蝠俠的東西,我們還可以把他直接扒光。”另外一個男人大膽提出設想。

    對哦,也是。

    大家一想,覺得就還挺可行,不由得給最後發言的這位朋友點了個贊。

    聰明。

    最後發言的男人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

    談論完了可怕的【蝙蝠俠】,眼看著計劃的實施程度的確很高,這群犯罪團伙這會兒也難免放松了一點。

    氣氛逐漸緩和下來,沒了一開始的緊張,大家索性又開始快樂扒飯。

    清湯寡水的一頓吃完,沒吃飽的也並非只有一兩個。

    但大家伙兒的資金全部都用來購買即將進入哥譚碼頭的那一批貨,上頭BOSS沒發錢,一個兩個錢包干癟,自然也沒那條件加餐。

    況且接下來還有緊鑼密鼓的行動,吃完了飯也沒必要湊一起聚著,干脆三三兩兩的都回到之前的地方,檢查自己的槍、聊天、或者補眠,準備應對接下來的事情。

    可並非所有人都如此。

    要知道哪怕是一群烏合之眾,也都是有頭兒的,持槍男屬于核心人物那一塊兒,雖然不是這一批人的頭兒,但也有著安排人的權利。

    簡單的飯後休息一小時之後,站在一邊檢查槍支的他,就得到了上面發過來行動的消息。

    這一批人並非全部都要行動,他們還要留有一部分人用來交接看守。

    因此快速的交代完彼此的任務之後,除卻原本這一堆人的頭兒以外,剩下的人里面,被持槍男帶走了接近三分之二的數量。

    他們是這一次劫持韋恩的主力。

    而剩下的一群人則需要留在這里,等著他們帶著哥譚著名小王子的到來,承擔看守的任務。

    分工明確,看似毫無破綻。

    直到差不多半個小時,其中一人對著其他人吆喝了一聲︰“水喝多了,我去撒個尿。”

    “去吧去吧,快點回來。”小團伙的頭兒隨手一揮,分外不耐煩的模樣。

    那人︰“行 。”說完,似乎是很急,也沒多停留,轉身就離開了房間。

    三分鐘之後,門再度打開,這個男人回來了。

    團伙的頭兒只是簡單的看了他一眼,確認這家伙就是剛才走的那一人,之後就轉過頭來,也沒多管。

    屋內,安安靜靜。

    撒尿回來的那家伙蹲在牆角的位置,似乎也是有點累了,這會兒也不吭聲,就那麼坐在地上。

    一切,似乎很是平常。

    但在無人知道的特殊空間內,卡拉透過這個男人的眼仔細的觀察著這個屋子的構造和人員分布。

    一邊,系統很是無奈︰【所以這就是你所謂的好時機?安插間諜?】

    超人的失蹤在這一段時間內于兩個群體內部逐漸發酵,事態已經開始變得糟糕起來。

    而短時間內消失在大眾眼里的卻也並非只有一個。

    可以說如果不是這一次的宴會,先不說蝙蝠俠,光是布魯斯韋恩也已經在大眾的視線中消失了不久的時間。

    “老爺,我想你如果不想未來一陣子還要處理關于自己和肯特先生的悖論,那至少你要把這個宴會進行到底。”通訊器內,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從耳機中傳出,在布魯斯耳邊響起。

    畢竟現在的新聞已經從最初的《超人失蹤究竟為何?》、《布魯斯韋恩疑似失蹤,是否和蝙蝠俠有關》進展到了《蝙蝠俠出沒地點異變,這是否是囚禁超人和韋恩的最有利證據!》等等等等……

    就怎麼說呢,只能說正聯其他的人很委屈了,畢竟超人離開的這段時間內,也不是就蝙蝠俠一個人在照看大都會,這些大都會的報社簡直就像是眼瞎了一樣忽略掉了他們,死盯著蝙蝠俠不放。

    甚至于最近一段時間的哥譚報社和大都會報社已經開始隔空互撕,順便日常提起蝙蝠俠。

    當然了,兩方側重點不同——哥譚偏向于布魯斯韋恩,而大都會偏向于超人。

    總也少不了蝙蝠俠就是了。

    就慘,搭檔沒了,還得日常被QUE。

    但這些其實都並非布魯斯所關心的,或者說蝙蝠俠的名聲一直就奇奇怪怪,布魯斯也不怎麼管,最多也就在涉及到超人,事情越發離譜的情況下稍微控制一下情況。

    可這都只是治標不治本。

    超人一天不出現不回來,這個情況就一直不會好,甚至只會越發的糟糕。

    布魯斯沉默的倚在天台上,耳機里,阿爾弗雷德也不再開口。

    哥譚的王子就那麼拿著空掉的酒杯,默默的看著外面。

    這里的視野很好,遠眺能看見哥譚遠處鱗次櫛比的建築,和大都會是截然不同的畫風——蝙蝠俠是哥譚的騎士,不是大都會的。

    大都會需要超人,這個世界也需要超人。

    但現在已知的情況並不那麼的好。

    火星獵人的能力無法穿透世界屏障到達平行世界,這個世界上就蝙蝠俠已知且的確成功過的人選,就只有X教授,就好像是X教授有什麼特殊之處,才能極其恰好的達成這個條件。

    可這樣的消耗著實太大,有著增幅器,堅持的時間也並不長。

    最重點的是,他們只成功了一次。

    再之後,就連唯一成功過的X教授也開始被排斥,無法再度聯系平行世界的超人。

    就似乎只是無意中極其幸運的鑽了個空子,隨後這個空子被人發現,並且直接封鎖。

    可以說在超人失蹤之後,他們對于平行世界的唯一的了解就只剩下了那不到五分鐘的高糊畫質,還因為超人的神奇思維,能提煉出來的東西並不多。

    唯一已知且確定的,就是對面世界絕對有哥譚,有蝙蝠俠,且超人和那個世界的蝙蝠俠有所接觸。

    但這並非沒有讓任何人松了一口氣,反而又提了一口氣起來。

    蝙蝠俠這種存在,就怎麼說呢,是自己人,那絕對是松了一口氣,但要是對手——就趁早躺好算了,真心是讓人頭皮發麻。

    而可怕的是,你永遠不知道對面那個蝙蝠俠到底是不是好人。

    反正氪石手銬擺在那里,老實說,得打個問號。

    布魯斯那可是絕對清楚自己是個什麼人,是個什麼性格,也因此,對于對面世界的蝙蝠俠持有的態度絕對是警惕中的警惕。

    他不能保證對方是否會對超人做什麼,尤其是那個世界還有他自己的兒子,現在的情況還是絕對的未知。

    以消失人員的情況,他們甚至都無法確認這人到底是自己不小心穿梭過去的,還是被對面的蝙蝠俠有預謀的抓過去的。

    他只能想辦法盡快的把超人弄回來,或者找到同往那個世界的途徑。

    前者並不容易,後者的可能性反而要更大一點。

    據布魯斯的調查,超人和紅頭罩的消失時間並非同一個,消失的地點也並非相同,這很大幾率上證明了對面的世界選取人不會是一次性的。

    不管這是否是平行世界的蝙蝠俠所為,他們要做的,就是盡可能在溝通對方世界的前提下,注意平行世界再次抓人的可能。

    只要能鎖定這些人消失的瞬間,他們就有足夠大的可能捕捉對方世界的波動,從而直接建立傳送裝置。

    但很難,到現在為止,對面就好像沉寂了一樣。

    這不是一件好事。

    拖得越久,杰森和克拉克的情況就越糟糕,誰也不能保證那邊的蝙蝠俠對待他們會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況。

    就目前來看,超人似乎已經深受影響。

    布魯斯想著,一邊握著酒杯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緊。

    他似乎是無意識的看向遠處的哥譚,看似清澈的鋼藍色瞳孔內,暗藏旋渦。

    ……

    而至于說另一邊的卡拉,從一開始的可能是壞人,進化到可能是跨世界抓超的壞蝙蝠的事情,他暫且還並不清楚。

    自從蹲點把殼子放進這一群犯罪團伙中間之後,這事兒就逐漸開始變得有趣了起來。

    短暫的巡視四周確定了人選,在卡拉有意之下,斷斷續續幾個出去解決生理問題,或者干脆就是出去望個風的倒霉罪犯被在角落的位置挨個打暈。

    常年各類超級英雄打架練習手感,不得不說卡拉的力道用的是真的好。

    【又一個輕微腦震蕩。】系統點評。

    卡拉不可置否的哼了一聲,轉回頭仔仔細細的看了眼這個倒霉的家伙,略作停頓。

    空氣就像是在這一瞬間扭曲了一下,如果有人能在這里看到這一幕,大概會忍不住驚叫出聲,甚至可能被嚇暈。

    ——黑暗的角落中,一個蒙著面的男人手持撬棍,撬棍上,干涸的血跡黏在上面呈現黑紅,他幾乎一半的身子都被浸沒在黑暗當中,而剩下的另一半,則像是被割裂的一個整體,以至于整個人就好像被從側片切開了一個口,扭曲宛若觸手一樣的東西從切口處溢出,隨後蔓延,集結,形成一個類人型的存在。

    就像是寄生物離開被寄生的本體,充斥著一種詭異科幻外星片的味道。

    而當寄生落地,那張臉則是和地上那個倒霉的男人長得一模一樣。

    卡拉分裂完殼子,稍微的拍了拍手︰【完美。】

    說著,把這個男人隨手一丟,扔到暗處。

    他並不擔心被人發現。

    一來這個地方的確隱蔽,二來則是這里顯然只是個暫時落腳點,這群人估計也不會在這里久留,在此之前如果意外被發現,那麼他只要如法炮制把這些發現的人全部替換掉就好了,卡拉巴不得如此。

    但顯然,這個願望要落空,在他替換掉這最後一個倒霉鬼之後,整個屋子內整整半個小時都沒有人再一次出去。

    一屋子的人,三分之二的都是卡拉,剩下的三分之一中包含著的這個小團伙的頭目,看起來也沒有離開的想法。

    一室安靜。

    殼子內,卡拉一邊聊天,一邊仔細扮演自己的角色。

    老實說,還怪有意思的。

    像這種並非安排劇本之下,混入普通人的犯罪計劃,就像是在玩什麼潛入游戲,帶著一種探索的奇妙感覺。

    緊張那倒是不緊張,卡拉的殼子死去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他隨時可以繼續分裂,尤其是這種路人甲一樣的存在。

    這大概就像是加班的時候摸魚玩兒什麼解密游戲。

    解密的主體在于這些人的行為,而謎底就是他們的最終目標。

    反正總歸是在哥譚,安全系數還是很高的,在卡拉這里甚至稱得上世界最安全城市,沒有之一。

    就算是不小心普通人被盯上了,他還可以趁機的替換一波。

    就是不知道他們的最終目的到底是什麼。

    哥譚銀行?或者是其他的什麼大型建築?按照這些人的忍辱負重踩點特性,其實感覺他們更想搞一波大的才對。

    不過也沒什麼關系啦︰【反正總歸不會是什麼難解決的事情,再怎麼搞大事,他們總不可能去劫持個蝙蝠俠不是?】

    系統︰【你說得對。】

    畢竟現在【蝙蝠俠】還在蝙蝠洞內加班呢,他甚至連原本該去的宴會都沒去,誰會有本事闖進蝙蝠洞抓一只【蝙蝠俠】呢?

    又不是【超人】。

    一人一統在精神海內相視一笑。

    ……

    另一邊,主世界。

    露個面顯示出自己的確還活著,也沒有被任何什麼奇怪的人所劫持之後,停留在宴會之外的布魯斯有了回去的想法。

    他本就沒有必要在這里浪費時間。

    阿爾弗雷德這一次,沒有再阻止他。

    布魯斯的手放在了玻璃門的把手上。

    下一步,推開。

    如果不出任何意外,接下來布魯斯需要面對的,將是一個觥籌交錯,足夠熱鬧而且高端的宴會環境。

    但那扇門在被打開的一瞬間,周圍好像突然都空掉了。

    門在那一瞬間消失,周圍突然暗了下來,耳邊一片寂靜。

    身體仿佛也置身于一種奇怪的環境當中,沒有任何的著力點。

    這一瞬來得及快,饒是以蝙蝠俠的反應程度,都沒能在第一時間做出回應,就好像門是一個觸發點,在觸踫的那一瞬間,就直接達成了觸發條件。

    以至于布魯斯最後面臨黑暗所能感覺到的,也不過只有耳機“滋滋”的聲音,以及在它失效之前,那最後一句——“老爺?”

    在那之後,黑暗降臨了他的意識。

    ……

    …………

    差不多又過了三分鐘的時間,卡拉的世界。

    安安靜靜的小屋內,犯罪團體的頭兒接到了一個來電。

    他很是迅速的接起,半天之後,又掛斷。

    轉回頭來看著一屋子三分之一的普通人,和三分之二的卡拉

    末了,用一種也不知道是開心還是糟糕,或者是兩者皆有的語氣,開口︰“兄弟們,抓到人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