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家山頭通現代[六零]

正文 說開與指點(三更合一)

    秋收一般要半個多月。

    不過比較累比較忙的時間, 也就是前十來天,後幾天都是玉米脫粒,晾曬這些活計。

    這些活兒也不輕松, 但是卻沒有收糧食更累。婦女圍成一圈兒, 兩個苞米骨兒在手里倒來倒去,就看玉米粒就嘩嘩的往下掉。

    “田大媳婦兒, 听說, 你大姐家小子的當工人啦?”

    戚玉秀︰“昂。”

    “那一個月掙多少錢啊?”

    戚玉秀︰“不知道。”

    問話的大嫂子不贊同的看著戚玉秀, 立刻說︰“田大媳婦兒啊, 你這話就不對了, 你可是當二姨的, 這事兒還不得問問?咱當長輩的,可得對小輩兒多關心,這也不是外人啊……”

    戚玉秀抬頭看向李家嫂子,說︰“我不好奇,我不想問,不關你事。”

    不得不說,戚玉秀就是有這種噎死人的特質。

    而村里人……特麼的習慣了。

    畢竟, 她還沒動手不是?

    李家嫂子一點也沒生氣︰“你呀, 就是這個性子。這麼重要的事兒你都不關心,那你關心啥?”

    戚玉秀︰“關心我家能不能吃飽。”

    李家嫂子︰“……”

    這話, 也沒錯。

    周圍幾個也默默點頭了。

    還是自家吃飽最重要啊。親戚家再好,那也是偶爾幫襯。不過李家嫂子問這些, 也不是單純的好奇啊。她家閨女十四了,這眼看著就能相看了, 要是找個城里的工人,那可真是妥妥的好事兒。

    先定了親, 在等兩年結婚,可不是最好不過了?

    而且,這都能幫戚玉秀,自然也能幫他們家的啊?

    指不定,還能給她小兒子介紹工作呢?這也不是不可能。

    親家關系,可比什麼娘家妹妹重要了啊。

    干啥要幫助戚玉秀這個窮鬼?糧食給她吃多浪費啊!

    李家嫂子咳嗽一聲,說︰“那他想找個啥樣的對象?你曉得我家春華吧?我家春華那可是頂頂好一個姑娘,誰要是娶了她,那是燒高香,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不如便宜你們家吧?你去問問你大姐,讓兩個孩子相看一下……”

    戚玉秀還沒說話,旁邊王大嫂就毫不客氣的冷笑說︰“真是好笑了,人家憑啥看上你家春華?圖你家春華農村戶口,圖她長得不好看,圖她有你這麼個不著調的娘家嗎?”

    李家嫂子將手里的苞米重重一摔,說︰“王大嫂,你什麼意思。我家再不好不比你家強?誰有你家能耐啊,那就是賣閨女。誰不知道你家蘭花是要一百塊錢彩禮加八條腿兒。”

    王大嫂︰“我家蘭花長得好看,那也值得。”

    “啊呸!”

    兩個老娘們,就這麼撕扯起來。

    戚玉秀看著這兩個不著調的,默默起身,找到了大隊長,問︰“大隊長,咱們哪天開始放假啊?”

    大隊長也不含糊,說︰“這糧食搞得差不多了,再曬兩天就成,看情況吧,如果後天能交糧,大後天分糧,分過之後就能放假了。”

    對于勤奮干活兒的人,他從來都是好說好來的。

    戚玉秀點頭,得到了準話兒,她直接就去茅房了。

    而此時李家嫂子和王家嫂子已經發動頭發攻擊了,兩人薅著頭發打,大隊長听到動靜,趕緊過去︰“你們干什麼?能不能好好干活兒了?一天天的,不給我惹事兒就不痛快是吧?你看看,你看看這弄得這個亂,你們是腦子竄煙還是怎麼的?我真是倒霉死了,怎麼攤上你們這些腦殼子不好的社員,咋的?你腦子里裝的都是大糞嗎?除了臭,啥也不懂了是吧?……”

    大隊長罵人,那是小寶珠都認證的凶殘。

    村里無人敢惹,果然,兩個婦女同志腦袋都耷拉了下來,其他人更是埋頭干活兒,屁也不敢放。

    戚玉秀回來的時候,這一趴兒已經罵完了,她坐下繼續干活兒,眼看李嫂子和王嫂子都很安靜,還納悶了一下,他們剛才不是還在爭執嗎?

    這麼快就結束了啊。

    “你剛才是不是去找隊長告狀了?”李嫂子語氣不是很好。

    戚玉秀疑惑的看著李嫂子,問︰“你腦子沒毛病吧?”

    王嫂子冷笑︰“不是你告狀,隊長怎麼來罵人?”

    李嫂子與王嫂子倒是短暫的站在同一戰線了。

    戚玉秀反應過來,冷笑看他們,直白的說︰“我有告狀的功夫,早就一人給你們一拳頭,讓你們閉嘴了。”

    說完,她繼續干活兒。

    管他們怎麼想呢。

    王嫂子和李嫂子彼此對視一眼,都不怎麼滿意。

    “哼。”

    別看她們在村里女同志間是相當不好惹的,但是,真心不怎麼敢惹戚玉秀。這娘們她勁兒也太大了。打不過,真的打不過。

    不過……兩人彼此交換了一個眼色。

    中午的時候,兩個人難得的湊到一起,王嫂子不滿意︰“一個寡婦,有什麼可得意的,還敢告狀。”

    李嫂子︰“可不是,男人都沒了,就該灰頭土臉苦哈哈的,她倒好,還挺得意洋洋的。我家能看上他家外甥,那是給她面子,怎麼的還以為我真的怕了她不成?”

    王嫂子不樂意了,說︰“你這話就不對了,我倒是覺得她外甥跟我家閨女更合適。”

    眼看又要吵起來,兩人緊急打住。

    “行了行了,這個以後再說,咱們兩人以後再掰扯,各憑本事。但是現在,咱們得給她個教訓。”

    這話說的,倒像是戚玉秀的外甥,已經盡在二人掌握之下一樣。

    不得不說,相當大臉了。

    “那行,我也是早就看她不順眼了。”

    “咱們聯合起來揍她?”李嫂子提議。

    王嫂子擰著眉看她︰“你是傻子嗎?咱打得過她嗎?”

    “……那,陷害她?”

    王嫂子更不贊成了︰“你做夢呢啊,大隊長偏向她,你陷害她,大隊長都不能相信。”

    王嫂子罵罵咧咧︰“大隊長就是個石頭蛋子腦子,誰干活兒好就偏向誰,你信不信,你要是陷害她,大隊長查都不會查就能說是我們胡咧咧。”

    兩人琢磨著給戚玉秀點顏色看看,但是這一琢磨,發現自己好像也不能干啥,這麼一想,又更氣了。

    李嫂子︰“這就很氣人了,這些爺們都他娘的是傻子。”

    “蠢貨!”

    “呆貨!”

    “不分好賴。”

    倆人為啥這麼說,也真是積怨已久。

    按理說,她們心里未嘗不知道,戚玉秀並沒有告狀,可是誰讓他們看戚玉秀不順眼呢。

    戚玉秀一個女人,她輕輕松松就能拿十個工分,明明是拉拔三個孩子日子過得苦,但是還是一點沒提改嫁。而且,當時田大走了,戚玉秀仍是堅持生下了他家小三子。

    照他們說,這樣的情況,這孩子就不能要,送人都是好的。她竟然還拖著病秧子養下來了,甚至就連掃把星小寶山都沒有攆走。別看村里人嗶嗶小寶山。

    但是戚玉秀這個行徑,還是讓很多老爺們都贊她有情有義。

    也都說,田大找了這麼個媳婦兒,這一輩子也是值得了。

    畢竟,這些男人啊,自個兒能有花花腸子,但是哪個不希望有人這樣對自己情深義重,對自己的娃好呢。少不得,就要在自家媳婦兒面前多說幾句。

    正因此,倒是讓一些小心眼兒拎不清的婦女看戚玉秀很不順眼。

    他們倆就是其中之二了,所以這一次,兩人很想找點茬兒。

    正糾結著呢。

    倆人看到小寶珠拎著小籃子送飯,李嫂子突然靈機一動,嘎嘎嘎的笑出來,低聲說︰“那什麼,我有主意了……”

    王嫂子趕緊說︰“你說說。”

    李嫂子低聲︰“咱們打不過戚玉秀,可以欺負他家小丫頭啊。”

    她看著小黃毛丫頭,這小丫頭整天風風火火的,看著就跟她媽一樣討厭。

    王嫂子︰“這……”

    她一言難盡的看著李嫂子,覺得這老娘們真是相當沒品,雖然她也看不上戚玉秀,但是欺負人家孩子算是咋回事兒。一個大人欺負一個才六歲大的小孩兒,想一想都丟人。

    “這不好吧?”

    李嫂子三角眼一瞥,說︰“有啥不好的?你不想給戚玉秀點臉色看?你打的過她?打不過她,收拾一下她家閨女讓她心疼,不爽快?我看你就是不行,別看平日里說的歡實,真是讓你動手,你還不成了。去去去,你這沒用的娘們,真是靠不住。”

    王嫂子受不住激將法︰“干就干,你說咋地?”

    李家嫂子︰“咱們不能當面,不然戚玉秀這虎比娘們肯定能上門揍人。她不是要回家嗎?我們在山路上埋伏起來,你吸引她注意力,我推她一把。”

    王嫂子︰“啊?”

    她皺眉︰“那山坡兒雖然是路,但是也挺陡的,這要是摔壞了咋整啊。”

    李嫂子︰“不能咋地,摔不死人啦,那教訓人,還能就輕描淡寫?”最好摔破相才好呢,她最見不得這長得好看。

    倆人還沒商量出個所以然,小寶珠已經提著小食盒往回走了,兩個人立刻假裝肚子疼去茅房,跟了上去。她還不知道,自己被兩個沒品大娘盯上了呢。

    小姑娘邁著輕快的步伐,小短腿兒意戀暮芸 

    她這一天,事兒可真是不少呀。

    下午還要去撿蘑菇呢。

    最近往山上走撿蘑菇的小朋友已經沒有了,再多的蘑菇,撿了這麼多天,那肯定也是沒有了的。一般挖菜撿草的,大家就不必走的那麼高了。

    下面也是有的,倒是不必走的那麼高。

    正因此,小寶珠他們也輕松了不少,不用藏著掖著。

    是的呀,他們現在,還是能采到蘑菇的,雖然這邊山頭沒有了,但是那邊山頭兒,根本沒有人采,雖然也少了,但是還能采到。小寶珠走的格外快。

    她可是好忙的呢。

    李嫂子嘟囔︰“這小孩兒瞅著干瘦干瘦的,怎麼走的這麼快。”

    兩個大人,追一個小孩兒倒是追的氣喘吁吁。

    小寶珠感覺到腳步聲,停下腳步回頭看過去,王嫂子立刻頓住,露出尷尬的笑容,而李嫂子則是快速的竄到到邊兒的樹後面,打算繞過到小寶珠背後推她。

    寶珠好奇的問︰“王嬸嬸,你干嘛啊?”

    王嫂子尷尬的笑,說︰“我我……”她使勁兒找理由︰“中午休息,我上山撿點樹枝兒。”

    小寶珠揚著小臉蛋兒,哦了一聲。

    王嫂子看著已經繞到小寶珠身後的李嫂子,心都提起來。

    寶珠正要走人,她趕緊叫︰“等一下,那個,那個……”

    而此時李嫂子躡手躡腳,別看他們沒按好心眼兒,但是真的這麼害人,還是沒有過的。正是因此,才格外的緊張,她試探的伸出手,正要踫到小丫頭。

    小寶珠突然驚呼一聲︰“呀!”

    她突然間就向旁邊跑過去,李嫂子沒收住力,整個人向前竄了出去,坡路本來就不好,她 當一下子撞到了同伙兒王嫂子,倆人跟著慣力向前摔了好幾圈,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慘叫︰“……啊!!!”

    寶珠驚悚的回頭,她噠噠的跑過來,看著兩個人疊在一起,臉著地兒。

    小丫頭扁嘴,只一看就覺得好疼呀。

    她是好孩子,軟糯的問︰“你們沒事兒吧?”

    李嫂子氣極了︰“你剛才瞎跑什麼?”

    寶珠︰“???”

    她疑惑的很,好端端的,她怎麼樣,跟李嬸嬸有什麼關系呀。

    小寶珠︰“嬸嬸,你是從哪兒鑽出來的啊?”

    剛才,都沒看到。

    李嫂子︰“……”

    還不等李嬸子回答,寶珠說︰“我看到一只小刺蝟。”

    說起這個,她趕緊回頭,“咦?怎麼沒有啦?”

    她剛才突然就往樹叢跑,就是看到一只小刺蝟,只是,這一耽擱,小刺蝟沒有了。

    小寶珠團團轉︰“小刺蝟呢?”

    李嫂子︰“呸,什麼……呃,寶、寶珠,你大概看錯了。”

    她眼神閃了閃,說︰“你趕緊回家吧。”

    寶珠︰“???”

    現在的大人,怎麼都這麼奇奇怪怪。

    她歪著頭,說︰“我來扶你們下山吧……”

    雖然好耽誤時間,但是她是好孩子。

    “不用!”李嫂子嗷的一聲叫出來,一旁的王嫂子被她嚇了一跳。她是個大人,可不像是小寶珠這種小孩兒好糊弄,順著李嫂子隱晦飄動的目光看過去,一下子就看到一只小刺蝟。

    小刺蝟距離他們很近,安靜的縮在那里。

    但凡小寶珠往前走,就能看到了!

    他們,不允許!

    王嫂子立刻配合李嫂子︰“你上山吧,我們自己起來,趕緊回家照顧弟弟吧。”

    小寶珠微微嘟嘟臉蛋兒,說︰“弟弟不用照顧。”

    “用的用的,你趕緊走吧。”

    小寶珠疑惑的站在那里,沒有動,問︰“真的不用我幫忙嗎?”

    “不用不用,你一個小孩兒能幫什麼?”

    寶珠︰“哦。”

    李嫂子突然說︰“哎,那是寶山吧?”

    寶珠立刻回頭,趁著這個時機,李嫂子以迅雷而不及掩耳之勢爬起來,飛快的抓住小刺蝟,也顧不得刺的手疼,瞬間就跑。

    王嫂子︰“啊,你個賤人!想獨吞!”

    她飛快的就追。

    寶珠張望了一下,疑惑︰“哥哥沒在啊……”

    一回頭,看著兩人一個跑,一個追,快的不得了。

    寶珠微微蹙起眉頭,說︰“他們好像沒干好事兒。”

    正想著,就看李嬸嬸踉蹌了一下,露出了一點小刺蝟。

    小寶珠︰“……是小刺蝟!”

    她重重的哼了一聲,說︰“他們搶小刺蝟。”

    她沒有走,站在原地,看著這兩個人跑的沒影兒,間或還要互相拉扯一下。似乎正在爭奪小刺蝟的所有權。

    她撅著小嘴兒,眼看人跑遠了,沒有回家,反而是又走向了剛才看見小刺蝟的地方,她左看看右看看,確保周圍沒有人了。小丫頭突然一腳踩向了前頭。

    再左看右看,好的,她飛快的蹲下,這次,撿起了腳下的東西。

    她把手里的東西攥在掌心,撒腿往家跑。

    吼吼,沒想到吧?

    她雖然是看到小刺蝟沒錯,但是不是要抓刺蝟哦。

    她才不是小笨蛋,小寶珠攥著手里的東西,噠噠噠往家跑,等跑到家,氣喘吁吁的扶著籬笆院兒。

    寶山正好也撿柴回來,趕緊上前扶她︰“你怎麼了?”

    寶珠拉著寶山進門,獻寶的攤開掌心,說︰“哥哥,你看。”

    寶山︰“這是……這是袁大頭???!!!”

    小寶珠得意的笑,點頭說︰“是的呀。”

    小寶山激動了︰“妹妹,你怎麼這麼厲害啊!”

    寶珠驕傲︰“我眼神兒最好了。當時還有……我都一點也沒表現出來……他們搶刺蝟……”

    小寶珠叭叭叭,寶山微微皺眉,抿嘴說︰“他們莫不是想推你?”

    寶珠︰“啊???”

    寶山︰“那你看,不然李嬸嬸怎麼會突然出現的?又怎麼會一下子就摔了?”

    小寶珠沒有感覺過這種惡意,但是寶山是感受過的。

    當然,不是大人,而是村里的小孩兒。

    他說︰“我來給你分析!”

    小寶珠趕緊坐下,兩只小手兒放在膝蓋上,認真听講。

    雖然大家都說她聰明,但是小寶珠也有很多不懂的。她很虛心的。

    寶山看著妹妹,小大人兒一樣摸摸她的頭,說︰“來,我給你講。”

    他想了想,說︰“我給你畫圖,你看,咱們上山的路是這樣……”

    這小孩兒,還是個技術流。

    小寶珠︰“對吼,她沒理由突然出現,還在我的上坡兒呀。”

    她氣鼓鼓︰“太壞了,大人怎麼可以這麼壞。”

    小寶山深吸一口氣,說︰“大人小孩兒都有好有壞,等媽媽回來,我們告訴媽媽。”

    寶珠氣哄哄︰“對,告訴媽媽。”

    雖然很氣很氣,但是哦。

    她其實心里還是挺開心的,因為她遇到好事兒了呀。

    壞事兒怎麼都是敵不過好事兒的。

    她輕輕的吹了一下手里的袁大頭,說︰“你听,有響聲。”

    寶山︰“我試試。”

    兩個小孩兒你一下我一下,咯咯咯的笑了出來。

    寶珠軟糯糯的說︰“哥哥,我知道的,這個值錢的。”

    寶山︰“你知道?”

    寶珠點頭︰“嗯。”

    她撐著下巴,回想說︰“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知道了。”

    寶山︰“你現在也是小孩子。”

    寶珠反駁︰“更小的時候,就是五歲,不,四歲……過年去姥姥家。他們說起過。”

    小寶珠清了清嗓子,做出刻薄的老太太聲音︰“那陳貴家就是獨吞,當我不知道呢?他們家是撿了一塊袁大頭,賣了足足二十塊錢呢。這既然是撿的,那就是村里的,怎麼就能他家獨吞了這筆錢。不公,實在是不公。”

    她學完了,又清了清嗓子,說︰“娘,這你就不用想了,人家不承認,咱也沒得法子。你說我們咋就沒有這種好運氣。二十塊錢,買肉……哧溜兒……能吃多久啊!”

    寶珠學完了,說︰“喏,這是我姥和我小舅說的,我听見了。”

    她搖晃了一下手里的袁大頭,說︰“值二十塊。”

    兩個小孩兒面上都露出喜色。

    寶珠︰“藏起來。”

    寶山點頭︰“好!”

    他問︰“藏哪兒?”

    兩人團團轉,覺得這麼貴重的東西,放在那兒都不放心呀。家里只有一個小崽崽寶樂,哪里看得住?

    “好難哦!”

    兩人皺成小包子臉。

    寶珠突然靈機一動,說︰“我知道了!”

    寶山趕緊問︰“你有什麼好的想法?”

    寶珠神神秘秘的小聲兒說︰“我有一個好地方!”

    她咚咚咚的跑向了茅房,寶山趕緊跟上。

    小寶珠信誓旦旦︰“就算有人來偷東西,也不會來茅房。”

    她把茅房牆縫的石頭掰了掰,隨即將袁大頭插到石頭和石頭的中間,說︰“喏,你看,看不出來。”

    寶山驚喜的眼楮彎彎︰“妹妹你可真聰明啊。”

    寶珠嬌俏的揚了揚下巴,被表揚的十分高興。

    兩個小孩兒藏好了袁大頭,進屋把睡午覺的小弟弟寶樂叫醒,這才背著小背簍出門。

    又是勤勞的一天呢。

    小寶珠這邊順順利利,但是有的人可就不了。

    要說不是旁人,就是李嫂子和王嫂子兩個人。別看一只小刺蝟,但是這年頭兒可沒有什麼不吃野味兒的說法。刺蝟再小,也是肉啊。兩人你爭我奪的,這從半山追趕到了山下。

    這時大隊其他人早就上工了,記分員點了人數,沒看見這兩個婦女,立刻就報告了大隊長。

    這要是在旁的大隊,稍微遲一遲不是什麼大事兒,但是在他們大隊,但凡是誰不請假不補上,那麼大隊長可真是一點也不客氣的。不過這事兒也不能怪大隊長,誰讓六幾年那會兒鬧饑荒呢。

    現在才六六年,大家都是打那個時候過來的,都知道餓肚子的滋味兒,這地里的事兒,是最重要的事兒。

    也正是因為他們大隊管的嚴格,所以他們大隊每年出的糧食都比別的大隊還多一些。正因此,雖然大隊長管的十分嚴格,脾氣也相當暴躁,但是得到了好處,大家倒是都能忍的。

    特別還是一些老人家,那是相當推崇大隊長的,這可是能讓他們吃上飯的好領導。

    沒什麼比飽肚兒更重要。

    老人都支持,大隊長那位置是坐的穩穩的。

    所以,一數出人不對,記分員立刻就告訴了大隊長,大隊長正準備去他們家里找人,就看到這兩人正在爭搶一只刺蝟,打架呢。

    要說啊!

    他們爭搶刺蝟,也不是大庭廣眾,畢竟,他們可不想更多人知道呢。

    只是也就趕巧兒了,倆人讓大隊長領著記分員給撞個正著兒。

    這兩個婦女本來就摔了,這又因為爭搶刺蝟與你追我趕,狼狽的不行。

    大隊長看在眼里,氣不打一處來︰“好啊,你們干活兒不下力,搶個刺蝟倒是打的像個豬頭。你們行,你們可真行!”

    大隊長氣的腦殼子疼。

    李大嫂和王大嫂被噴了一臉,感覺唾沫都噴到臉上了,可是就算是這樣,倆人誰都不肯放手。要知道,刺蝟哪里是什麼好相與的?

    他們抓著刺蝟都給手扎的不成樣子了,難道這個時候放手?

    那不是白遭罪了?

    所以,這個刺蝟是一定要搶到的。

    “你們是真的不知道好賴啊,這刺蝟是啥?那是大……咳咳!”大隊長懸崖勒馬,現在不許搞封建迷信。

    他咳嗽一聲,說︰“你們趕緊給放了。”

    兩個婦女同志誰也不放。

    大隊長︰“好啊,我說話你們是不听了是吧?你們這是對我有意見,我看你們……”

    他還沒跳腳完,李大嫂沒拿住,刺蝟吧嗒一下掉在地上。

    王嫂子一看,飛快就去搶,李嫂子一手抓住,兩人撕把起來……

    大隊長︰“臥槽!”

    記分員飛快向後退了一大步,生怕被波及。

    王嫂子用力一推,李嫂子呱唧一下子坐在“地”上,她一下子蹦起來,尖叫︰“啊啊啊……”

    坐在了,刺蝟上。

    李嫂子抱著屁股嗷嗷叫。

    王嫂子一愣,正愣神兒,抱著屁股團團轉的李嫂子就 的撞上了她“啊!”

    小刺蝟的刺,從不虧待“有緣人”。

    王嫂子直接趴在了刺蝟上,她尖叫著爬起來,加入了“啊啊啊”嗷嗷叫陣營。

    事情發展的太快。

    快到大隊長和記分員還沒反應,小刺蝟就嗖嗖嗖的竄了……哦豁!跑掉了!

    大隊長一言難盡的看著逃掉了的小刺蝟,再看兩個嗷嗷叫的婦女,覺得有些老話兒,還是沒有錯的。

    這,咋就能得罪白大仙兒呢。

    雖說白大仙兒不像黃大仙兒狐大仙兒那麼有名,但是你也不能不拿人家不當回事兒吧。

    看,給你教訓了不是?

    大隊長看著這兩個女同志,恨鐵不成鋼的說︰“人頭豬腦。”

    說完,說︰“你們耽誤了一個小時了,下工多干一個小時。”

    抬手看看手表,說︰“多干一個半小時。”

    這倆人,哭咧咧。

    偷雞不成蝕把米啊!

    疲憊的秋收時節,就連八卦都少了。不過沒關系,總是有人會制造八卦。

    大隊長沒說啥,但是見證了全部過程的記分員轉頭兒就找到他老娘,嗶嗶嗶八卦不停。記分員的老娘,那是村里有名的大喇叭。

    要知道,年輕的時候她是叫喇叭花。

    只听這個外號,你就懂了。

    果然,沒一會兒的功夫,這倆人還沒過來上工,整個大隊,就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王嫂子和李嫂子抓白大仙兒吃,讓白大仙兒報復了。

    可怕,真可怕。

    老一輩兒的由衷感慨︰“這真是不能自己瞎胡來,整天就覺得自己了不得,見識了吧?”

    還有的說︰“那刺蝟還能是隨便抓的?真是不知所謂。”

    “這刺蝟是五大仙兒里最溫和的,這就不錯了,小小教訓,要是換了別個……”

    “真是,李家老嫂子,你也得管管你兒媳婦兒啊。不管咋說,別帶累村里人。”

    “可不是,咱們可不是那樣的人……”

    王嫂子和李嫂子忍著疼回來上工,還沒咋地,就被一群女人圍住︰“听說扎屁股啦?咋樣啊?”

    王嫂子與李嫂子彼此對視一眼,重重的哼了一聲,深深的覺得︰面前這個女人,真是可惡!

    “你瞅啥?”

    “你不瞅我咋知道我瞅你?再說,瞅你咋地?”

    這倆人,又打起來了……

    戚玉秀看著他們又上演了薅頭發,扇嘴巴,慶幸自己下午沒跟他們坐在一起,不然真是倒霉催的。

    這兩個,腦子不好啊。

    趕緊干活兒得了,早點交上了糧食,他們就能分糧了。

    她還想去一趟公社呢,她大哥匯的三十塊錢,她還一直沒有取出來,再一個,也不知道大姐有沒有換到合適的料子……

    其實上一次,她還想給大姐裝一點細糧的,但是思來想去,還是放棄了。

    這是他們偷偷換來的,她大姐,她是信得過的。

    但是姐夫那頭兒,畢竟家里還有很多人。

    而大姐夫又在供銷社工作,見多識廣,她這心里,就是有點拿不準該不該說。一咬牙一狠心,倒是把這事兒咽下了。就連想問問字兒,都放棄了。

    戚玉秀想著這些有的沒的,認真干活兒。

    再一回頭,看到大隊長又踩著沉重的步伐,怒氣沖沖的來了,她微微挺直了脊背,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果然,這倆都被大隊長扣了今天的工分。

    不僅扣了公分,還被一通臭罵。

    戚玉秀︰看吧,上午白干了。

    她同情的瞅了一眼那兩個腦子不好的,不過,這樣的感覺在晚上就化為烏有了。

    因為,小寶山和小寶珠已經拉著戚玉秀,叭叭叭了。

    戚玉秀︰“他娘的,真是欺負到我閨女頭上了,真是不知道馬王爺三只眼。”

    戚玉秀一下子就想到了上午他們覺得是她告狀的事兒,不用問,肯定是因為這個事兒記恨呢。雖然沒有抓到把柄,但是戚玉秀就覺得這兩個人絕對沒安好心。

    至于證據?

    那是公安同志才需要的,她一個農村婦女,不需要!

    “看我明天不去教訓他們!”

    寶山趕緊攔住他媽媽,說︰“媽媽,別沖動,找機會,這種事兒,還是找機會。”

    戚玉秀︰“我給他臉,找個屁的機會,我明天揪住他們兩個,一人給一個大嘴巴子,她們就知道好賴了。”

    戚玉秀婦女,就是這麼厲害。

    她擺擺手,不跟兩個小孩兒討論了,反而是反復看著手里的袁大頭,她想了好半天,抬頭說︰“把這個……給那個姜姐姐吧。”

    小寶珠一下子睜大了眼楮。

    一旁的寶山也心疼的按住了胸口。

    戚玉秀︰“我們拿了人家這麼多糧食,就算這個能賣二十,給他們咱們也不吃虧。”

    小寶珠︰“可是,糧食是蘑菇換的啊。”

    戚玉秀搖頭︰“蘑菇哪里值那麼多錢?人家照顧你們的。”

    她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但是家里太缺糧食了,她真的厚著臉皮……可是,心里是瞧不起自己的。

    “給她吧。”

    補點錢給人家,她不那麼難受。

    小寶珠覺得,不是這樣的。

    她微微歪頭。

    她覺得姐姐沒說假話,就是實打實的交換。

    可是哦,要說照顧,也是真的照顧。

    畢竟,她換了那麼多蘑菇,吃不完的呀。

    要是他們家,吃的完,能吃到明年呢,是好菜。

    可是,她小小的腦袋瓜兒就是覺得,姐姐不缺吃穿用。

    她願意換這麼多,就是為了照顧他們,因為哥哥姐姐都覺得,他們很可憐。

    小丫頭將袁大頭握在了掌心,重重點頭︰“好。”

    他們約定了六天見,六天的時間,過的很快,這不,轉眼就到了。這幾天,小寶珠和小寶山又準備了不少東西,他們將蘑菇裝好,還有一小罐子蘑菇醬,這才雄赳赳的奔赴山洞。

    山洞的事兒,兩個小孩子還沒跟媽媽說呢。

    也不是他們存心要瞞著媽媽,而是口說無憑呀。

    他們是打算等大隊開始放假,領著媽媽過來感受一下的。

    至于現在,暫時先不說。

    要不然,知道這里這麼奇怪,媽媽一定不讓他們單獨來。

    兩個小孩兒今天提前了一點到,不過倒是也巧了,姜朗兄妹幾個人也提前到了。

    這邊兩個小家伙兒,那邊四個小青年,一個也沒少呢。

    姜粵遠遠的看見小孩兒,就撲了過去,將兩個小家伙兒抱住,說︰“乖崽,姐姐想死你們啦。”

    小寶珠露出八顆小米牙,嘴角翹的高高的︰“姐姐,我也想你了。”

    掰手指算一算,好久沒見哦。

    姜粵得意的指著身後的箱子說︰“我給你們買了識字卡,我還給你們買了棉襖,姐姐知道你們是有骨氣的孩子,但是,我們都這麼熟了。這是我送給你們的,不可以不要哦!你們要是不要,就是看不起姐姐!”

    小寶珠和小寶山看著箱子和編織袋,咬咬唇。

    姜粵︰“收下嘛!”

    小寶珠眨眨眼,拉住了姜粵的手。

    姜朗和陳可言嫉妒的看著姜粵,明明他們認識小朋友更早,但是卻沒有得到這樣的待遇,嗚嗚。

    只是接下來的事情,就更氣人啦。

    小女娃拉住姜粵的手,把她的掌心攤開,自己的小手兒放在上面,眼楮明亮,說︰“這個給你。”

    她的小手兒張開,一枚硬幣,就這樣落在姜粵手上。

    姜粵疑惑的低頭一看︰“這啥?”

    她樂呵呵的拿起來正要細看,就听小女娃說︰“袁大頭。”

    姜粵一哆嗦,差點掉了,趕緊握緊,吼︰“啥玩意兒?”

    她趕緊細看,還別說,真的認出來了。

    這個,真的是袁大頭啊。

    “這這這……”

    寶珠露出小米牙,笑的更燦爛︰“姐姐送給我們好多東西,這個送給姐姐。”

    姜粵︰“…………………………”

    讓我,緩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