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穿成團寵文的炮灰女配

正文 第47章 第 47 章

    安雅奶奶?

    她便是舅舅的養母嗎?甦瓷眨了眨杏眼, 輕聲問好。

    縱使年紀大了,但依稀能看得出深藏骨子里的純善溫和,一看便知道她的一生都被保護的很好, 沒有經歷過太多風霜雪雨地洗禮。

    何夫人見著甦瓷就忍不住把小姑娘攬在了懷里,過了一把手癮。她沒有閨女,家里也沒有孫輩,兒子從小就不需要她和丈夫操心, 平日里和丈夫兩人生活確實有點單調了。

    現在好了, 司銘尋回親生父母不說, 還給她帶來了一個乖乖軟軟的小姑娘。

    真是越看越可愛。

    安雅笑眯眯牽著女孩柔嫩的小手, 帶著他們往客廳走去。

    “瓷瓷跟安奶奶走,你何爺爺正在客廳等著你們呢!”

    舅舅的養父何洵看得出是一個好脾氣的儒雅之人,見妻子牽著一個小姑娘走進來, 他笑容和藹地和甦瓷打招呼,並把事先精心準備好的小禮物放在女孩的手中。

    他之前便從威廉那里了解了一些司銘親生父母的情況, 多少知道小姑娘的事。

    “謝謝何爺爺。”甦瓷看著手上包裝精美的小禮盒,上面還有她的名字, 眼底劃過一絲莫名的情緒。除了外公外婆, 第一次有長輩會為她特意準備禮物,不是多麼名貴的東西, 可那份心意是單單屬于她的。

    只屬于她。

    “一家人不用謝。”何洵慈祥地摸了摸小姑娘的發頂,司銘的外甥女四舍五入就等于他家的姑娘了。

    何宅的氛圍是甦瓷沒有料到的,溫馨祥和, 並不是想象中那樣充滿算計利用,和普通家庭相差並不多。

    舅舅確實幸運, 被真正端方善良的人收養了。

    這樣, 外公外婆和他們相處起來也合適。

    “瓷瓷, 明日我會親自上門拜訪霍家,本來應該先見見你父親,可舅舅太想見你了。”花園小徑上,何司銘慢慢領著外甥女參觀老宅,何父何母也貼心離開了,留給外甥二人相處的空間。

    何司銘低頭看著外甥女,神色有著憐愛。如果他早一步找到甦瓷,他會親自照顧她,不必假他人之手,也不會讓她回霍家。

    他擔心霍家會對她不好,霍家是什麼家庭,會承認瓷瓷的存在嗎?他並不想外甥女受委屈。

    他自然清楚這些年祖孫三人都經歷了什麼,正因如此他才會心疼。明明是父母的孽,所有結果卻要讓一個無辜孩童去承受。想起甦容這個蠢貨,何司銘眼底泛起冷光,對于這個妹妹他並沒有多大印象,既然做出這樣的事,那麼她最好跑得遠遠的,永遠不要出現在他們面前。

    否則……

    “舅舅,你會和我一起回雲華鎮嗎?”何司銘去不去霍家甦瓷並不在乎,目前她最關心的還是外公外婆。

    “還要等一等。”何司銘清俊的臉上露出冷肅,念了十幾年,他當然想見父母,可如今的何氏正如甦瓷所想的那般並不太平。

    當年何老爺子病逝,他爺爺雖然掌握了何氏生殺大權並遷回海外修生養息,但並不意味著斗爭就完全平息了,那些人可不是省油的燈。況且爺爺現在還越過家族眾人把何氏交到他手上,叔伯堂兄們早就蠢蠢欲動了。

    瓷瓷生活在霍家,明眼人想做些什麼都需要掂量掂量,可父母呢?

    他雖然有自信可以護二老周全,可依然不敢拿他們去賭人性,貿然暴露他們之間的關系,只會給他們帶來危險。有些人急了眼,保不準會對老人出手,對他們動歪心思,這是何司銘絕不想看到的。

    “那舅舅要快快處理完事情,外公外婆很想你。”果然如此,不過舅舅找到了,甦瓷便也不著急了,他們遲早都會相見,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

    “好,瓷瓷放心,舅舅會解決的。”何司銘並不意外甦瓷能猜到原因,僅是短短一天的相處他便發現,他的小外甥女異常聰慧,有時候並不如她的外表那般天真不知世事。

    這在何司銘眼里很正常,外甥肖舅,小姑娘天性聰穎像他!

    至于何氏,他原本還想等他們全都浮出水面在一起動手收拾,可計劃有變,他沒有那麼多時間和耐心了。

    送小姑娘回家的時候,何夫人臉上明顯有著不舍,家里太久沒有那麼熱鬧了。丈夫和兒子都不是話多的人,加上沒有小輩,總是比較冷清的。

    “瓷瓷記得多來找安奶奶,安奶奶會想你的。”何夫人抱了抱甦瓷,把親手做的一些點心送給小姑娘後,便任由兒子送她回家。

    “安奶奶,我也會想念您。”老人家的懷抱很溫暖,就像她的人一樣。甦瓷睫毛微顫,笑容甜蜜,像甜滋滋的漿果仿佛能甜進人的心里。

    “好好,瓷瓷再見。”天底下怎麼會有那麼可愛的姑娘呢?合該是他們家的。何夫人的眼楮都笑彎了,認親沒有徹底結束之前,他們都會呆在國內,她現在就盼著小姑娘能天天過來,她可以好好帶她玩帶她逛街,他們家的姑娘就該寵著!

    臨近傍晚的時候,何司銘親自把小外甥女送回了霍家。天色已經開始暗淡了,冷風吹卷著地上的枯葉,何司銘催促著小姑娘讓她趕緊回去,以免外頭的寒氣侵染到她。

    甦瓷點頭應好,轉身的瞬間,她忽然對著何司銘微微笑了,眼楮里的星光勝過身後萬千燈火。

    “舅舅,你能回來,真的太好了。”他能找到他們,能回到外公外婆身邊,她比任何人都要高興。

    “是啊,瓷瓷以後有更多的人陪伴你,疼愛你了。”何司銘的心莫名一痛,他微微彎下腰抱了抱小姑娘,揉揉小姑娘的發梢,語氣疼愛溫柔。

    “我們瓷瓷以後會是最幸福的小姑娘。”這句話是承諾也是祝福,他回來,以後有他在一天,瓷瓷便永遠不會受委屈。如果哪一天霍家欺負瓷瓷了,他會親自把甦家的寶貝接回來。

    甦瓷沒有再說話,只是輕輕回抱了一下舅舅。

    “喂,你們在干什麼?”不知何時,一個容色俊美的少年氣勢洶洶沖了過來,臉上帶著不可置信的怒意。

    一把扯過自家妹妹護在身後,霍凌昀冷冷瞪著眼前的老男人。

    真是肺都要氣炸了,今天早晨問了張媽才知道,他妹一大早就出門,說是要辦什麼事之類的。

    有什麼事是他不知道的?搞得神神秘秘,電話不接,信息也回的敷敷衍衍,好不容易要回家了,他出門來接,準備仔細“拷問”她,結果他看到了什麼?

    一個老男人抱著他嬌嬌軟軟的小妹妹!

    草(一種植物)!

    他沒有直接拳頭上去,已經算他有教養了!

    何司銘並沒有回答這飽含怒意的話語,而是目光挑剔地看著眼前的少年。

    沖動易怒,這就是瓷瓷在霍家的哥哥嗎?

    “……”

    問話呢,這老男人用丈母娘挑女婿的嫌惡目光瞅著他做啥?

    有毛病吧!

    “我說你——”

    “初次見面,我是瓷瓷的親舅舅。”

    男人低沉冷靜的聲音直接打斷了霍凌昀的責問,成功讓他的思緒卡殼了。

    什麼?親舅舅?

    他妹什麼時候冒出來個舅舅?

    這老男人不會想誑他吧?

    霍凌昀的神色明顯不信,直到甦瓷拉了拉他的衣擺,聲音輕輕軟軟。

    “凌昀哥哥,他真的是我的舅舅,我們今天才認識的。”

    “……”

    好家伙,他妹就獨自出去了一天就認回了一個舅舅?

    霍凌昀表示還是直接致電給親爹比較靠譜,他的寶貝小疙瘩不知道從哪帶了一個舅舅回來,他這次不回來都不行了!

    真是會挑時間,專挑家里沒人的時候,爸和大哥不用說,二哥出差,三哥因實驗項目數據突然出問題回了實驗基地,就剩下他一人可沒法應對這事!

    黑夜漫漫,霍家大宅燈火通明,接到幼子的電話,霍定川連夜趕了回來。

    會客廳里,對坐的男人面對他,舉手投足間有著旁人沒有的從容,光是這份淡然就足以讓霍定川對他的印象加分了。

    這樣的人可不常見。

    “听說你是瓷瓷的舅舅?” 霍定川之前接回小女兒的時候,也查過甦家,記得甦家二老是有孩子走失了。沒想到那麼多年過去了,這孩子竟然尋了回來。

    “是的,鄙人何司銘,瓷瓷是我的親生外甥女。”原本打算明天再登門拜訪的,可既然被發現了,那麼擇日不如撞日。何司銘並不畏懼霍定川,霍家或許權勢滔天,可他們兩家從未有交集,他沒有做任何虧心事,為何要懼?況且何家也不差。

    “明人不說暗話,我只想知道何先生這次回來的目的。”霍定川眼神銳利地看向何司銘,何家的海外背景水有些深,他不管他是如何坐上家主之位,他只想知道對方是不是有目的來接近他的女兒,會不會給她帶來危險。

    否則為何偏偏何氏剛易主沒多久,他就回來了?

    “霍首長嚴重了,我只是想認回父母,認回我的外甥女,沒有其他任何想法。”何司銘的目光真誠嚴肅,沒有任何作偽。

    定定看著對方,霍定川臉上的冷硬肅殺感稍稍淡去了一些。閱人無數,審訊無數,他自然能判斷男人話語里的真實程度。

    只是,小心駛得萬年船,他還是要查清楚事情的緣由。

    ……

    親爹和那個自稱他妹舅舅的男人在書房會客廳談些什麼,霍凌昀不得而知,他只能在封閉的露天陽台上“拷問”甦瓷了。

    “你那舅舅,拿的還真是爽文男主的劇本啊!”听完妹妹簡單的敘述,霍凌昀莫名覺得何司銘還真是運氣逆天了。

    坐在秋千椅上,甦瓷笑了笑,大概是吧。

    嘀咕了一番後,霍凌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你……寒假是不是都呆在雲華鎮啊?”

    “嗯。”望著頭上玻璃房頂的天空,甦瓷的心底前所未有的平靜。

    “那、那……沒什麼!”

    在妹妹的注視下,霍凌昀很沒出息的把話咽了回去。

    其實他、他也有點想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