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純愛戰神的西皮她活了

正文 第62章 62.晉江獨發

    女子天團?

    是模特吧。

    前台掃了一眼面前的兩個女子, 粗略估計身高得有180 了……臉又這麼好看,如果是愛抖露話沒道理不火啊,那麼或許就是模特了, 她不怎麼關注模特界,不知道這些人也情有可原。

    一個素質良好的前台,就是要在腦內風暴的同時面上不表露一絲一毫,她微笑著抬起了筆, 作勢要進行登記︰“請問你們的姓名是?”

    “啊, 我是五悟兒(注), 喚我悟兒便可。”

    白發少女嬌嬌柔柔地嚶叮了一聲, 她似乎很是怕生極了,低著頭,拿小扇子擋住自己的臉, 頭上花色發飾隨之搖晃,弱柳扶風、嬌花照水般地往她身邊黑發少女懷里一倒。

    “嚶, 油兒姐姐,走了這麼多山路, 我累乏了, 什麼時候才可以休息啊?”

    黑發少女半是無奈半是縱容地任由“好姐妹”靠在自己的臂膀上,她說道︰“等入住手續辦完, 就送你回房間,暫且忍耐一下。”

    轉而她又看向前台小姐姐,滿懷歉意地說道︰“抱歉, 我家妹妹悟兒自小身子就不太好,偏又被一家人寵著長大, 這才有點任性, 有什麼失禮的地方, 還望海涵。”

    “沒,沒事……”話是這麼說著,前台的眼神卻不受控制地瞟向了那位白發少女。

    不是,你家柔弱小妹妹一米八以上的身高??

    ……或許是人家的基因好呢,前台勉強給自己找了個解釋。

    “那請問您的名字是?”

    黑發少女面不改色︰“夏油兒。”

    前台小姐姐︰“……你們一家子不是一個姓啊?”

    “嗯,我們是重組家庭。”夏油杰垂頭,黯然掩面,作不堪回首狀,“雖說我和悟兒妹妹親如親姐妹,但到底曾遭逢變故,這孩子的病根也是那時候落下的,唉。”

    “哦。”前台頷首示意明白,她指了下跟在“姐妹花”身後的另一對“姐妹”,“她們也是你們的家人嗎?”

    “不,這兩個孩子是我們表親家的,這次听聞我和悟兒妹妹要來溫泉村游玩,這兩孩子非要跟著去呢。”夏油•油兒•杰嗔怪地瞥了一眼緘默不語的兩個人,可眼神中分明含有笑意。

    乙骨憂太&祈本里香︰“……”

    麻了,麻了。

    這對前輩,某種意義上,簡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兩個人。

    用好萊塢的臉和演技去祓除咒靈,讓你們當咒術師真是路走窄了。

    “好的,那她們的姓名也填上來吧。”

    夏油杰微笑道︰“大的是乙骨比古,小的那個叫秋香,同姓。”

    “OK。”前台小姐姐辦事很利索,她給四個人辦好了接下來的入住手續後,塞給了她們兩把鑰匙,“旅館快訂滿了,只剩下兩間雙人房了,請不要介意。”

    “當然不會,辛苦你了。”

    溫柔大姐姐模樣的夏油杰接過鑰匙,攙扶起身嬌體軟的白發少女,吐息間關愛之意盡顯︰“來,悟兒妹妹累了吧,我先送你回房。”

    半闔眼的五條•悟兒•悟哼唧了一聲,依賴地靠著“大姐姐”夏油杰,掐著嗓子說道︰“謝謝油兒姐姐~”

    走上樓道前,五條悟給身後的兩個人使了個眼色︰去我房間說。

    乙骨︰“……”他木然地點點頭。

    他敢說,此行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出門前沒把照相機帶過來。

    就是不知道手機行不行,他的電量還充足不……

    只是出個任務而已,仿佛刷新了三觀。

    看他的小未婚妻,整個人都震木了,現在還沒緩過神來。

    像這種溫泉村的旅館,配置自然比不上星級酒店那樣高端,但好在環境干淨舒適,坐落在山間的清幽林里,貼近自然也別有一番風味。

    可惜,這股風味是在座的四個人都欣賞不來的了。

    四人就地而坐,夏油杰沉聲道︰“悟,發現了什麼沒?”

    如果說在場有誰能最早察覺端倪,捕獲線索,那無疑就是天生六眼的五條悟了。六眼無時無刻不在分析解構所目睹的一切信息,也正因為此,五條悟平時總要戴個墨鏡之類的遮擋物緩解,也被腦部的高速消耗逼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甜黨。

    五條悟大剌剌地盤腿而坐,他從兜里摸出了一顆糖,扔到嘴里,含糊著說道︰“沒有。出乎意料的很會隱藏,前台那個也只是個普通人,大概是什麼都不清楚的。”

    他們的聲線恢復了正常,祈本里香也恍恍惚惚地從無邊的神游里恢復了意識。

    回神後的第一件事,她猛地扒拉住了妝容未卸的未婚夫,充當乙骨憂太身上的大型掛件。

    乙骨憂太.安慰地拍拍她的背脊,自行站起身來︰“現在還什麼線索都沒有,著急也沒辦法,時間還充足,我們大不了在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去深入調查。”

    夏油杰︰“嗯,也可以。”

    里香低聲問道︰“要去泡溫泉嗎?”

    乙骨渾身一僵,他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是女裝狀態︰“不,不必了吧……就簡單的打水洗漱一下,里香想去嗎?”如果去泡溫泉的話,鬼知道是該去男湯還是女湯,一世英名毀于一旦啊……

    祈本里香搖頭,和乙骨咬耳朵︰“也不是很想,里香,不太願意讓現在的憂太被其他人看到。”

    乙骨憂太聞言,不禁浮起一絲欣慰的笑容。

    不愧是他的里香,知道他女裝被人看到會不自在,這麼為他著想……他和里香,果然是心意相通的。

    然後里香下一句說︰“這麼可愛的憂太,只能被里香一個人看到!”

    乙骨換上女裝之後,受到前所未有的視覺沖擊的里香當即顱內爆炸,大腦一直宕機中,“油兒”、“悟兒”雙殺的沖擊力度,還沒有“憂太女裝”來得大。

    乙骨憂太笑容凝固︰“……”

    什麼,听里香的意思,他還會有下次下下次嗎?

    小姑娘卻興奮異常,趴在他的肩頭說道︰“憂太,下一回,咱們玩的時候你就穿女裝吧!”反正她的衣櫃里也有好多小裙子。

    耳聰目明的五條悟︰“什麼玩?你們玩啥?”

    “沒什麼!”乙骨憂太一把捂住了小姑娘的嘴。

    不是,里香啊,平時咱們關起門來,私底下玩玩就算了,你想玩什麼他都陪你,但是這大庭廣眾的還有兩位前輩在,你就別……了。

    乙骨憂太拽了拽浴衣衣擺,斑斕的花色印在布料上,仿佛能透過衣料嗅其芬芳。他盯著這些花紋,耐不住的一股股羞澀之意如潮水般拍打在心頭,只能抱緊了里香,自暴自棄地埋頭在女孩的頸窩處,權當安慰了。

    里香可是連他白無垢都幻想過的,面對浴衣簡直適應良好︰“憂太還好嗎?不是說要打水洗漱嘛,里香先下去喊人來?”

    乙骨靜默了三秒,隨後才戀戀不舍地松開了手︰“嗯,你去吧。”

    “好。”里香蹦蹦跳跳地下了樓梯。

    乙骨憂太一抬頭,就看到了兩個前輩一致的揶揄眼神。

    五條悟“嘖嘖嘖”地搖著頭,拿起他的小扇子,給自己扇風中︰“世風日下啊,現在的年輕人,唉……”

    “別這麼說學弟嘛,悟。”夏油杰和他一唱一和,“至少人學弟已經有未婚妻了,咱們都還是可悲的單身狀態。”

    “切。”五條悟不屑,“那是我不願。否則你信不信,只要我露出一點這方面的跡象,求聯姻的人能踏破五條家的門檻?脫不脫單還不是我一句話的事?”

    夏油杰微笑,打出暴擊︰“你不過是聯姻,別人卻是純愛。”

    五條悟︰“……”草了,無法反駁。

    乙骨憂太任他們調侃,堅持著“不看不回不說話”的三不原則。這倆人光是彼此間講相聲都夠起勁的了,他若是搭理了他們那還得了。

    沒過多久,隨著祈本里香扭開門的聲響,一位侍女打扮的女生端著木盆走了進來。

    那女生本是低著頭,走進屋後才緩緩抬首︰“打擾了,請問有什麼需……”

    木盆驟然脫手,砸在榻榻米鋪就的地板上,發出短促而沉重的悶響。

    那女子瞳孔地震,盯著五條悟,整個人都在顫抖,連話都說不流暢了。

    “五、五、五……五條悟大人?!”

    哈?

    夏油杰望向好友︰“你認識她?”

    卻見五條悟也一副納悶的表情,搖頭道︰“不認識,你誰啊?”

    好像有什麼意外誒。

    里香默默地關緊了門。

    那女子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忙跪坐下去,說道︰“是了,您不認識我們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咒術界的人,誰又沒听說過五條悟的名諱呢……”

    “你是咒術界的?”五條悟挑眉。

    “……是的。”那女子面色糾結,眉心擰緊,漫上心頭的羞恥讓她整個人都煮熟了般,“我就是和朋友一起來溫泉村游玩的幾個咒術師之一,也是我對外發出求救信號的……沒想到是被傳說中的六眼接到了任務。”

    五條悟的臉色微妙了起來︰“可我記得失蹤的咒術師全是男性?”

    “這便是這個溫泉村的詭譎之處了。”那個咒術師干脆破罐子破摔,閉眼道,“我和朋友們都沒察覺到這個地方有咒靈。這個村子除卻山前的普通溫泉外,後山也有一個溫泉,那個溫泉似乎是咒靈的棲息所,常年受咒靈的影響,已然發生了異變。”

    “異變?”

    “就是……沾到了後山溫泉水的人,或者直接被那只咒靈攻擊到的人,都會,轉換性別……我就是受害者之一。”

    其余四人︰“………”

    臥槽。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咒靈?”乙骨憂太喃喃道。

    這天底下真是什麼樣的怨念都有啊。

    “事不宜遲,五條悟先生,既然你們是接了任務來的,那我先帶您和您的同伴一起去後山探查吧。”女子作勢就要起身。

    五條悟拿扇子輕敲了一下手心︰“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們這回是化名執行任務的,你在外面注意別喊漏嘴。”

    “哦,那請問化名是?”對方表示理解,看這幾個人女裝的樣子也知道他們肯定做了偽裝。

    五條悟手一翹,又拿扇子擋住了下半張臉,聲線切換自如。

    “我現在是悟兒,旁邊這位是油兒,這兩個孩子是乙骨比古和乙骨秋香,請多多指教~”

    對面的咒術師︰“???”

    她裂開來。

    哪里來的起名鬼才!

    等等,五條家現在真的還好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