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剛下山就撿到小魔頭

正文 第44章 比斗

    第44章

    片刻後, 鬼華芳的護衛們全都化成虛無,徹底消散。

    羿弒手上還握著刀,看向了鬼華芳的方向。

    ——那一瞬間, 鬼華芳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那雙幽暗的眼楮,竟讓她顫抖起來!

    就連鬼長也變了臉,看著他們的視線帶著不可置信。

    那可是鬼華芳的護衛!!

    鬼長平心而論,自己帶著的這些護衛和鬼華芳護衛比起來, 可能都還比不過, 南城鬼王疼愛女兒, 配給鬼華芳的護衛實力都很是不錯……

    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歷?!

    怎麼竟然這般輕松就將這些人全都殺了?!

    顯然, 羿弒還準備將鬼華芳一起殺了。

    “小墨,等一等。”顧芷緣出聲,而後看向鬼華芳, 微笑,“小姑娘, 不要動不動就對人露出爪子,很容易被剁了的。”

    她的笑容帶著警告, 竟莫名有種讓人發顫的感覺。

    鬼華芳瞳孔一縮, 眼底深處滿是害怕。

    此刻她內心深處又恨又怕,護衛全都被斬殺, 使得她根本沒辦法肆無忌憚放出狠話。

    她聲音有些顫抖,眼中滿是驚懼︰“你、你們放肆!我爹、我爹是南城鬼王,你們敢傷害我, 我爹不會放過你們的!”

    羿弒感覺魔刀都跟著動了動,非常想要出鞘讓這女人閉嘴。

    顧芷緣正準備說什麼, 背後, 虛無方睜開眼楮, 他長出一口氣︰“顧美人,我算出來了,南城北城都要去,要不我們先去南城?”

    話音落地,虛無方這才注意到周圍的情況,微微一愣︰“這是……發生什麼了?”

    他不就是算了個卦,怎麼睜開眼楮就圍了這麼多人?!

    顧芷緣和羿弒都沒回答他,那鬼長聞言眼中閃過什麼,上前一步,客客氣氣行了一個冥界的禮,他們沒有回禮,她也不惱,依舊客氣道——

    “幾位道友可是要進城?我北城歡迎幾位道友,各位道友有什麼需要的,我北城也一定竭盡所能為道友提供。”

    她這般彬彬有禮,對比旁邊害怕卻又眼帶恨意的鬼華芳,實在是高下立見。

    顧芷緣他們也完全沒必要放著友好的北城不去,反而去得罪了大小姐的南城,雖說他們不怕,但麻煩。

    也因此,顧芷緣點了點頭。

    鬼長眼中一喜,客客氣氣帶著他們進了北城。

    -

    那輛華麗的馬車上面坐了四個人,簾子揭開,鬼長對他們介紹北城。

    ——很明顯,這三人從未來過鬼王城。

    雖然不知道他們這般強悍的強者究竟是從哪兒來的,但實力就是底氣,也是鬼長尊重他們的依據。

    見他們好奇,她便立刻認認真真介紹。

    “鬼王城因為靠近忘川,是整個冥界陰氣最為濃郁的地方。”頓了頓,鬼長眼中露出擔憂,“但這兩年,忘川的陰氣大幅下降,未來到底如何,我們也不知道了。”

    陰氣的大幅下降,必然導致修為難以寸進,也會導致資源相爭加劇,冥界的爭斗現在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鬼王城都一分為二了。

    而顧芷緣他們生活的那片大陸……

    也已經悄然開始。

    紛爭和動亂,只會越來越多。

    顧芷緣眼底也劃過一絲擔憂,看向鬼長︰“剛剛那位南城大小姐不是說要扔進忘川,忘川听起來不像是好地方,怎麼是陰氣來源?”

    鬼長眼神詫異地看向他們,顯然是疑惑他們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

    可這是冥界常識!

    顧芷緣一臉淡定,並不在意。

    他們遮掩活人氣息並不是怕了,而只是想要少些麻煩,他們是從外界來的,並不需要遮掩。

    若是聰明人,對他們這萬年初次出現的外人,並不會非要為敵的。

    ——修真界有危機,他們冥界的危機顯然更強,轉機是可以凌駕在一切之上的。

    不管鬼長心里怎麼想,她並沒有問出來,只是回答︰“忘川當然是好地方,是整個冥界陰氣最濃郁的地方,因為陰氣太過于濃郁,滋生出無數幽靈。”

    “幽靈?”

    “對,幽靈是忘川的產物,根本沒辦法殺死,甚至根本就摸不到踫不著,它們也不會離開忘川,只是若有鬼進了忘川,便會被這些幽靈啃死,遭受萬鬼噬心之痛。”鬼長擲地有聲,隱隱帶著對忘川的害怕。

    “那活人呢?”虛無方迫不及待追問。

    “活人?”鬼長更加吃驚了,隨意眼中帶著復雜,幽幽道,“活人呀……那可是記載在歷史當中的存在了。”

    她微微沉思,想了好一會兒才說︰“活人怎麼可能進忘川呢?進去只會立刻死于萬鬼噬心,消失不見。進入輪回都會過忘川之上的輪回橋,只是過長橋,沾上忘川陰氣便會前塵盡忘,空蕩蕩走入下一個輪回,何況是進入忘川?”

    進入忘川如何這倒是並不重要,更重要是要找到三足金烏入了什麼輪回。

    顧芷緣又問︰“如何查看入輪回情況?”

    鬼長搖搖頭,眼神有些茫然︰“輪回情況自有定數,我們鬼修怎麼能干擾?又怎麼能夠查看?”

    顧芷緣心中一沉。

    沒有了閻王,果然,鬼修哪怕是鬼王,也並不能干涉輪回情況,甚至一無所知。

    鬼長一無所知,北城鬼王就算知道,又能知道多少?

    顧芷緣沒說話,抬頭摸了摸手背上的扶桑樹印記。

    她能夠感覺到扶桑傳來的渴望,哪怕它已重生,哪怕它……或許記不得三足金烏了。

    她曾經承諾過的事情,便是一定會做到。

    只是……三足金烏究竟在哪兒?

    -

    很快便到了北城鬼王的府邸,鬼修的居住環境和人修有些差距,但大體還是差不多,只不過顯然現如今的冥界“貧窮”,便是鬼王府邸,也沒有多少奇珍異寶。

    “大小姐,北王和南王為了忘川旁邊的一塊陰氣濃郁的地盤斗了起來,就在後面的演武堂。”有高階鬼修行了一禮,恭敬道。

    他有些疑惑地看了顧芷緣他們一眼,但很快便收回視線,淡定道。

    “又斗了起來?”鬼長倒是並不奇怪,只是說,“那我現在就過去。”

    說完,她轉身看向顧芷緣三人,客氣道︰“三位道友,失禮了,我父親現在有要事在身,恐怕不能接見三位道友了,三位道友可以在我府上靈氣濃郁的地方休息休息,等我父親忙完立刻去見三位道友。”

    ——陰氣濃郁的地盤之爭可是大事,哪怕羿弒實力再強,鬼長也不會為了他們讓北王放棄地盤之爭的。

    “我們能去看看嗎?”顧芷緣問。

    “當然可以!”鬼長看了羿弒見一眼,見對方面無表情,儼然一副听顧芷緣的,便笑道,“那我就帶三位道友去後面看看。”

    于是,顧芷緣三人又跟著鬼長前往演武堂。

    -

    “鬼令!沒人了吧?我們南城豪杰鬼均武還等著呢!”一看起來溫和的中年男人大聲說,只是語氣可一點也不溫和。

    對面,一個胡子拉碴的粗狂中年男人氣得不輕,顯然他是鬼令,吼道︰“鬼奎你胡說八道!誰說我們沒人?!我北城豪杰無數!”

    “哈哈,手下敗將就不要讓他們出現了!”鬼奎可是一點不客氣,譏諷道。

    鬼令氣得不行,視線掃過坐在下面的眾鬼修,見他們好些都一臉憤恨,躍躍欲試,甚好幾個向他傳音。

    但鬼令一個也沒有點,反而眼中閃過遲疑。

    單論實力,他們北城並不比南城弱,但鬼奎這人招攬了一個實力強悍的大鬼修,也就是場上的鬼均武,別人不知道鬼論武的底細,但鬼令怎麼可能不知道?

    以前就是流竄在鬼城之外,以鬼修為食的通緝犯!

    不過實力委實強悍,被南王給收在麾下,現在替南王出手,南王不承認他以前是通緝犯,鬼均武也沒有被抓到吃鬼修的證據。

    但此刻他看向北王手下的眼神,那當中毫不掩飾的食欲便讓北王非常不舒服。

    ——這個對方確實非常棘手,而且下手非常狠,將上台的對手全都直接殺了,他這邊著實沒有合適的人。

    南王繼續叫囂︰“鬼令,你不會想要自己出手吧?你上次輸給我的傷還沒好吧?可不要自討苦吃喲。”

    鬼奎咬牙切齒,瞪著他︰“用不著你管!”

    “要是再沒人出手,那那塊地盤可就歸我們南城了,哈哈哈哈,鬼令你們北城的慫貨,竟然是都不敢上台,果然是怕……”

    鬼奎的話沒說,一個清脆爽利的女聲響起︰“誰讓我們北城沒人上了?”

    隨即,鬼長和顧芷緣三人走了進來。

    所有人都先看向鬼長,隨後又忍不住被她身旁的顧芷緣和羿弒吸引,微微皺了皺眉。

    就連鬼令都極為詫異,多看了幾人一眼。

    他女兒從外面帶回來的人?

    鬼長已經帶著顧芷緣三人走到了鬼令面前,鬼長朝著顧芷緣、羿弒客氣道︰”道友,剛剛說的事情……”

    羿弒面無表情,毫無反應。

    顧芷緣沒說話,點了點頭,而後看向羿弒︰“小墨。”

    羿弒看她的眼神帶著溫柔,隨即身形一閃,出現在了鬼均武的面前。

    鬼長讓人在上首空出三個位置,顧芷緣直接便上去坐下,虛無方也跟上,坦然坐在旁邊,眼中好奇地看向場內的“鬼”們。

    鬼令倒是沒有生氣,只是狐疑地傳音給女兒︰“長,這是?”

    “這是我在外面遇到的高手,墨道友實力非常強悍,可以一戰。至于請他出手的代價……我剛剛承諾顧道友,若是墨道友贏了,我們就答應他們一件事。”鬼長淡淡道。

    作為鬼令的接班人,這位大小姐和南城那千嬌萬寵的鬼華芳大小姐可不一樣,她的行事作風爽利多了。

    但這次,鬼令有些擔憂,著急道︰“長,這鬼均武可不一樣!他實力非常強悍,絕非尋常鬼修!”

    “也沒有更合適的人了,不是嗎?”鬼長坐下後,反問道。

    鬼令頓時不說話了。

    而將一切听在耳朵里面的顧芷緣微微挑了挑眉?

    小墨能不能贏了台上那人?

    這還需要思考?

    十個都不是小墨的對手!

    對面的鬼奎先是愣了愣,隨即大笑︰“哈哈哈哈!鬼令,你們北城當真是沒有人了呀!竟然派出這麼個毛頭小子,你還不如直接將那塊地給我呢,也免得出丑,哈哈哈!”

    鬼令氣得臉都青了,下意識反駁︰“是輸是贏,等比了再說!”

    口中這麼說著,心里非常沒底。

    台上,鬼均武輕蔑地看了羿弒一眼,譏諷道︰“小孩兒,我可是不會留情的!”

    羿弒什麼都沒說,仿佛當他不存在。

    ——這番輕視,可比鬼均武剛剛的態度顯得更加高傲了。

    鬼均武見此,果然生氣了,揮動他的斧頭,朝著羿弒狠狠劈了過去。

    他沖過去的時候,羿弒一直沒動。

    ——這小子不要命了?!

    鬼令見此,氣得都快要掀桌子了!

    果然!就不應該貿貿然讓其他人上去!!

    然而等鬼均武到羿弒面前的時候,他手上突然出現魔刀,抵在面前,幽暗的雙眼中,眼珠顯得更黑,有些駭人。

    鏘!

    羿弒沒動,還站在原地,接下了這一斧頭。

    鬼令眼楮瞪大,眼中帶著不可置信。

    竟然接下了?!

    鬼均武也愣了愣,隨即額頭青筋直冒,迅速抬起斧頭,接二連三砍下去。

    鏘!

    鏘!鏘!

    全都接下來了!

    鬼均武後退幾步,氣得眼珠子都紅了,恨恨道︰“好小子,不錯,竟然接下老子幾斧頭!你這樣對手,我怎麼能夠輕易殺了你呢?我要將你一口口吃下去!”

    聞言,原本臉色就難看鬼奎臉色頓時更難看了。

    這個蠢貨!

    此刻,台上生氣的鬼均武爆發出一股強大的陰氣,高舉斧頭,飛起來,猛地朝著羿弒揮過去!

    羿弒還是站在原地,舉起魔刀,再次接下這一斧頭。

    鏘!

     嚓!

    伴隨著撞擊聲之後,便是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鬼均武一臉震驚地看著自己的斧頭緩緩裂開,而羿弒手上的魔刀還完好無損,甚至威壓更甚。

    危險!

    回過神後,他猛地後退!

    然而羿弒已經出手!

    于是,鬼均武只能瞪大眼楮,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漸漸消失的雙手,隨即……身體徹底消失不見。

    台下,沒人鼓掌,也沒人說話。

    他贏了,而且贏了那般強悍的鬼均武,這還是他們都未曾見過的生面孔……

    都沒說話,是都被震住了。

    鬼令也呆住了,但隨即便是狂喜——

    “哈哈!鬼奎!讓你狂妄,鬼均武輸了,你們現在還有誰能上?”

    鬼奎勃然大怒,站起來︰“他殺了鬼均武!”

    “呵。”鬼令嘲笑,“剛剛鬼均武殺我北城的人你是怎麼說的?手上沒有輕重而已,比斗有危險,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鬼均武的來歷我還沒和你算呢!他剛剛可是親口說了要吃了墨道友,你南城收留通緝犯,我看以後誰還願意去你南城!”

    鬼奎氣得直喘粗氣,他看了看台上面無表情的羿弒,一甩手,憤憤離開。

    鬼令在背後哈哈大笑。

    而顧芷緣意味深長看了羿弒一眼,這小子……可沒用全力呢。

    羿弒身形一閃,出現在顧芷緣面前。

    顧芷緣笑了笑︰“小墨真厲害。”

    羿弒嘴角微微揚,沒說話,只是看向顧芷緣旁邊坐著的虛無方。

    對方……

    默默移開位置,將靠近顧芷緣的位置讓給了羿弒。

    鬼令非常高興,對著羿弒抱拳︰“感謝道友出手相助,這次若是沒有道友,我們也拿不到那塊陰氣濃郁的地方,等到那邊修建好後,必有最好的位置留給道友!”

    羿弒沒說話,面無表情。

    陰氣?地盤?

    呵,他這個擁有魔域的魔尊會在意?

    顧芷緣笑了笑,看向鬼令,“地盤不地盤的不重要,只是鬼長大小姐答應的事情,北王認吧?”

    “當然!”

    “那我正好有一件事需要北王幫忙!”顧芷緣笑得意味深長。

    -

    鬼奎回了南城,氣得不輕,一路上都沉著臉。

    旁邊,手下試探著說︰“王,今日若不是那突然出現的小子……北城肯定是贏不了我們的,北王可是王的手下敗將。”

    鬼奎還是陰沉著臉,想了想,他道︰“你去查一查……”

    他正準備叫手下去查一查那三個突然出現的鬼修身份,一個嬌滴滴的女聲響起——

    “爹!有人欺負女兒,還將您給我的護衛全都殺了!”

    鬼奎皺眉,護衛全被殺了?!

    那可是個高手了!

    他立刻問︰“怎麼回事?一五一十全都說出來,不許隱瞞!”

    鬼華芳見她爹認真了,心里一咯 ,她爹看起來溫和,可是私下卻是可狠辣的人,一旦嚴肅起來,她也不敢放肆。

    于是,她也不敢再瞎告狀,將今天發生的事情仔仔細細說了出來。

    ——當然,在她眼中,那幾人欺負了她,她爹肯定會幫她報仇的!

    然而鬼奎听完後,眉心跳動,太陽穴一突一突的,眼楮都變得血紅,咬牙切齒︰“你是說……他們一開始沒有決定進南城還是北城?但是你的馬車差點踩踏到他們之後,他們就在鬼長的邀請下,去了北城?”

    “啊?”

    鬼華芳覺得她爹的態度有點不對,但還是道︰“對,那三個目中無人的家伙,就是想來我南城,我們也不歡迎他們!鬼長那賤人就知道和我作對,竟然還邀請他們去北城,爹,你可要幫我報仇,一定要將他們扔進忘川里面!”

    她嬌滴滴的聲音還帶怨氣。

    然而,她爹此刻的眼神可以用“可怕”來形容了,太陽穴像是要爆出來一般,手握緊成拳,氣得眼前一陣發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