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你為什麼不笑了

正文 第37章 第 37 章

    等了估計十分鐘。

    蕭致開著手機電筒找進來時, 高高瘦瘦、皮膚白淨、穿件白T恤孤零零站牆根底下的諶冰,被光線一照,不像□□後被困的學生, 更像深夜叢林中的男鬼。

    蕭致舉手機朝他晃了下︰“Are you OK?”

    “……”諶冰手指搭著額頭,沒臉見人,想著還是翻回學校比較好。

    蕭致兩三步晃過去,拉著他手腕, 挑眉︰“遇到鬼打牆了?”

    諶冰手挺冷的, 說實話大半夜在牆根下杵著, 著實人。

    九中有很多傳聞, 據說原身曾是火葬場,無人認領的骨灰都撒在背後這片樹林里,再在坑上面栽一棵小樹。所以林子里有多少棵樹, 就埋著多少條冤魂。

    諶冰也不能說害怕吧……但自己在這兒待著,總覺得非常傻逼。

    蕭致垂頭, 給他肩膀抓著轉了幾圈,似乎在觀察他有沒有中邪︰“你怎麼回事兒?還學會翻、牆了?”

    “……”諶冰不語。

    這頓腦抽過于可怕, 突然想見他, 于是寢室里看誰都不順眼,衛生間正好听見幾個男生說一會兒翻、牆上網, 諶冰一直比較有行動力,想了幾分鐘跟著就翻了。

    “出來有事兒嗎?”蕭致問。

    諶冰︰“沒事兒。”他舉起剛才不小心被筆劃破的地方,“傷口。”

    成功轉移了蕭致的注意力。

    蕭致握著他指尖, 捏了捏,隨即拉著往外走︰“行, 現在出去看看。”

    他手骨骼修長, 掌心滾燙, 還喜歡摟摟抱抱拉拉扯扯,在小樹林里明目張膽地牽他。一般來說只要諶冰不抵抗,他就不會松手。

    夜里風很涼。

    諶冰在寢室里的焦灼、不安、低落,被他單手牢牢抓緊,突然變得無足輕重。

    諶冰看得有點兒明白了。

    他就是想和這個人在一起。

    在一起,就覺得快樂。

    出小樹林是一條公路,要往下走幾分鐘才能到學校正門大街。深夜路旁沒有人,只能時不時看見幾個學生鬼鬼祟祟奔跑,互相看見還打聲招呼。

    “狗哥,你也翻啊?”

    “對,今天這牆還挺好翻。”

    “……”

    語氣跟討論今天食堂的飯好不好吃一樣。

    到路邊蕭致上自行車給腳踏一靠,說︰“上來。”

    諶冰︰“自行車?”

    “對,代步工具換了。”

    行吧。

    諶冰跟著上自行車後座,車輛開始搖搖晃晃。從小樹林旁的公路下去有一條大斜坡,綿延起伏,蕭致踩著腳蹬加速往下沖,嚇得諶冰“操”了一聲,隨後給他腰死死地抱住。

    “能不能別這麼野?!”

    蕭致吹著風還挺涼快,聞言,捏緊了手剎︰“別揪我……行,我慢一點兒。”

    晚上路邊也沒幾輛車,繞過圍牆就是大路,車輛開始增加。周圍繁弦急管,大半夜兩個年輕人騎著自行車停在紅綠燈底下,怎麼看怎麼像倆精神小伙兒。

    “……”

    諶冰給額頭抵著他脊背。

    幸虧是晚上,沒幾個人看見。

    路口夜市開著,蕭致下自行車推著走,回頭問︰“要不要買點兒吃的?”

    諶冰應了聲。

    他倆在樓底下的燒烤攤坐下等,蕭致拿手機看了下,半身前傾,饒有興致地遞過手機︰“給你看看這個。”

    是個新拉的討論組。

    討論組名字叫“今天傅航吃屎了嗎?”

    群里正在瘋狂刷屏。

    偉子︰[你吃不吃?你吃不吃?立了flag翻臉不認人?]

    說不吃就不吃︰[那我他媽哪兒知道冰神就在旁邊看呢?要怪怪管坤,個傻逼,連冰神都攔不住,白讓他蹲在教室里通風報信了。]

    管坤︰[是,全怪我。]

    說不吃就不吃︰[滾滾滾!誰他媽再來我直播間刷吃屎?女裝呢現在。]

    “……”

    諶冰把手機遞還給蕭致。

    燒烤攤弄好,蕭致拎著東西回頭喊他︰“走吧。”

    自行車鎖在樓下,諶冰跟著上樓,剛推開門就見蕭若坐在客廳沙發,困得直揉眼楮,但一直等蕭致回來。

    放下燒烤蕭致招呼她︰“來串?”

    蕭若搖頭,對諶冰叫了聲哥哥,轉頭回房間了。

    諶冰看她關上門,才問︰“你每次出門,她都起床等你?”

    蕭致︰“嗯。”

    “……”諶冰又看了一眼門,想說什麼。

    蕭致到冰箱拿了兩瓶可樂,回來坐下,說︰“在別墅準備搬走的前兩天,我在外面,她自己待家里被一群催債的地痞流氓恐嚇過。一進門就砸東西,滿口髒話逼著她給錢,說要把她丟水池子里,還不上還殺了她。”

    “他們真敢嗎?不敢,但蕭若只有這麼大,肯定害怕。”蕭致聲音低了不少,“那以後她就不願意一個人待在家,怕被砸了門進屋逼著還錢。他們還打算鬧到學校,讓所有人知道這事兒,讓我們身敗名裂。小老板這麼做我不是不能理解,損失的幾百萬全是血汗錢,要不是公司面臨破產,也不會連人命都逼出來……”

    “錢只有還了才舒服,但我拿什麼還?”蕭致笑了下,“你看看楊晚舟造的孽。”

    諶冰抬手拉著他手腕,用力逐漸收緊。

    蕭致拆開了塑料盒,聲音很平靜,點了根煙叼在唇邊︰“我有錢也想還,但是,一想到我以後半輩子掙錢都是替楊晚舟還債,就很沒意思,你明白吧。”

    諶冰當然明白。

    蕭致不想逃避責任,想替老蕭把錢還上。

    但明明這些事情都可以沒有。

    現在呢,楊晚舟攥著錢大富大貴當資本家,不僅給老蕭送進去,還讓自己兒子女兒背上一輩子包袱。

    就為了倆字兒,錢和權。

    楊晚舟不肯給蕭致錢的理由諶冰隱約猜到了,給了蕭致估計拿去替老蕭還債。她不如不給,每個月壓死了幾百塊,除了維持基本生活什麼都干不了,也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諶冰拿了串雞胗,送到蕭致面前︰“你張嘴。”

    “?”蕭致,“干什麼?”

    “喂你。”

    蕭致怔了下︰“你今天哪兒來的閑心?”

    諶冰捅捅他手臂︰“叫你張嘴,就張。”

    蕭致應了聲,俯身靠近,給雞胗咬了一塊。咬完配合地說︰“你喂的就是比較香。”

    諶冰笑了下,吃完燒烤洗漱完了回他房間,拿起桌上的書本翻了幾翻︰“我看看你的學習情況。”

    蕭致也洗漱完從門外進來,往床上一坐。

    “今晚作業都寫完了嗎?”諶冰轉頭,“數學還抄了兩道題在黑板,你寫了沒?”

    “……”蕭致似乎才想起來,“問題現在都十二點了,該睡覺了吧?”

    “你不寫了?”

    蕭致︰“……不想寫。”

    諶冰早給文偉發消息讓他傳一下題,坐近︰“還是寫完再睡,不能滋長惰性。”

    滋長惰性?

    蕭致頓了兩秒,似笑非笑︰“听你開口,沒個八年老干部經驗說不出這話。”

    “……”

    作業發過來,蕭致到桌前拉開椅子,轉著筆寫作業。

    除了書桌開燈較亮,其他地方燈光都暗。他坐姿不太老實,單腿踩在椅子上,曲著腿,肩背平緩地滑下去。

    諶冰拿手機給他傳了幾個音頻,再下載了一個百詞斬,進去設置了一套單詞。

    等蕭致寫完,遞給他︰“以後天天背單詞吧。”

    蕭致看了眼手機,嗯聲,到諶冰身旁坐下。

    諶冰其實不太懂基礎差應該怎麼補,不過之前認識一些教育機構的老師,本來是想讓諶冰去直播教學分享學習經驗的,不過諶冰一直沒理會,不知道現在再去找這些老師聊天,他們還理不理人。

    諶冰胡思亂想著,身旁,蕭致單手拽了下T恤的領口,用一種隨便的語氣問︰“今天為什麼翻出來?”

    “……”

    之前他支支吾吾不肯說,蕭致就不問。

    這個年齡最大的禮貌就是︰你不說,我就不問。

    現在隨口提起,諶冰要是還不肯說,他估計能假裝諶冰根本沒翻過牆。

    氣氛有些沉默,諶冰靜了兩秒︰“不想住校了。”

    蕭致看他︰“跟人吵架了?”

    不是。

    因為……

    這句話很難說出口,明明兜兜轉轉指向一個確定的回答,但諶冰感覺未來充滿了不確定。

    不知道怎麼去捅破那層薄如蟬翼的紙,之前還不懂,但被蕭致耳濡目染這麼久,裝傻都不行了。

    諶冰現在的心情就跟魯迅那句“孔乙己大約的確是死了”蘊含的準確性差不多,有點兒模模糊糊的意識,但又覺得待在這一頭掩耳盜鈴更好,不用去面臨那陣過山車似的危險感。

    諶冰想著什麼,蕭致牽他手查看剛才的刮傷,說︰“不會被校園霸凌了吧?”

    “……”

    諶冰不清楚晚上到底算自己霸凌管坤,還是管坤霸凌自己。

    可能前者更貼合。

    諶冰跟他牽手特別不自在,把手抽出來︰“別動手動腳。”

    蕭致抬了抬眉︰“你凶什麼?”

    “……”

    “不是你給我打電話讓我來接你?”

    諶冰開始掀被子往床上躲,給頭蒙住︰“我要睡了。”

    他躺了估計四五秒鐘,蕭致開始拽被子。

    諶冰拉著被子用力往自己這邊扯,肉眼可見的不爽︰“你干什麼你?”

    蕭致指了下床鋪,“被子你不得分我一個角嗎?快冬天了。”

    “……”

    諶冰沉默了兩秒,推著被子送回去。

    蕭致笑了聲,掀開被子鑽到床上躺下,距離一下子拉得很近。諶冰背過身免得直視他,沒想到剛轉過去,突然感覺腰間環過一雙手,跟著好像把自己抱起來了,身體不受控制往後挪,接著撞到了微涼的懷里。

    蕭致手臂和長腿跟他折疊,壓在一起,呼吸落在耳側,氣息又熱又淺。

    聲音有點兒懶散,卻滾燙。

    “天冷了,我的心是冰冰的。”

    “……”

    諶冰剛想用力掙扎來著,但蕭致已經放開,抱著被子一角完好居于他的位置。

    操。

    諶冰松了口氣。

    但自己居然出了點兒汗……額頭和耳頸熱的不可思議。

    因為蕭致的突然襲擊諶冰一整晚都沒睡好,心不在焉翻來覆去。第二天被鬧鐘吵醒時腦子里昏昏沉沉,掐斷之後,繼續闔著眼皮養神。

    蕭致沒著急,在旁邊坐著等他,看看表不知道說些什麼︰“步行。”

    諶冰再眯了幾分鐘的功夫,他改口︰“自行車。”

    “……”

    過了會兒又改︰“出租車。”

    “……”

    再過三分鐘,蕭致直接宣布完蛋︰“現在打車也來不及,我們遲到了。不過還有備用方案。今早升旗儀式,遲到了沒事兒。”

    “……”

    操。

    諶冰以為他玩兒呢,才知道這幾句話是這意思,趕緊起床洗漱往學校走。

    本以為校門口會是遲到後的冷清與淒涼,卻發現人口眾多。傅航背著書包,拎了滿手的早餐,邊打呵欠邊沖蕭致打招呼︰“蕭哥,你也是因為今天升旗故意遲到的嗎?”

    “……”

    蕭致看了眼諶冰。

    諶冰捏了下他手背。

    蕭致手指撓向掌心,輕輕掐他一下,面不改色︰“是這樣,沒錯,真他媽巧。”

    傅航注意到諶冰︰“冰神,昨晚又到蕭哥家睡了?”

    蕭致替他回答︰“是我硬拉他來我家,絕對不是他、深夜、主動、翻——”

    他還沒說完就忍不住笑了,邁開長腿直跑,被諶冰追到校門口還打架。進去有老師和同學盯著,蕭致不想跟他大動干戈,趕緊抱著往花壇後面拉,邊拉邊哄︰“行了行了,好面子也該適可而止,實話都不讓人說了?”

    “……”

    諶冰心說你那說的是實話嗎?

    就差來個激情、看片、火爆表情包了。

    他倆拉拉扯扯,傅航差不多想起了這段時間的傳聞。就斷絕情愛一朝劍斷,改為圍著諶冰轉的事情。他們幾個關系好的都清楚,天天看他朋友圈發騷話,@冰神,冰神連個點贊都沒回過。

    傅航嘖了聲,感覺他蕭哥屬實有點兒單箭頭。

    傅航決定就此事具體問一問,他問得不直白,不過意味深長︰“蕭哥,最近很得意啊,感情更上一層樓了?”

    蕭致小臂搭著諶冰肩膀,听了兩秒,偏頭時能看見下頜骨感鋒利的線條。

    他語氣隨意︰“沒。”

    “那你不打算,求個名分,什麼的麼?我不說你也懂。”

    蕭致看了會兒藍天,似乎想到了什麼,若無其事︰“不打算。”

    傅航︰“?”

    諶冰心口跳了一下。

    手心的溫度涼下來。

    蕭致走到了前面,背影高瘦,似乎對一切都不在意。

    “就這樣也挺好的,保持距離,保持分寸。”

    傅航重新看了眼諶冰。

    諶冰臉上沒什麼表情,好像事不關己。

    “你說我以前怎麼就這麼不懂事呢?非要名分,沒名分朋友也不當了。”蕭致自我總結就一句話,“年輕不懂事。”

    “……”傅航附和︰“對,不談戀愛做朋友也挺好,何必這麼劍拔弩張的呢?”

    “嗯。”

    蕭致表態完畢,回頭重新拉諶冰的手腕︰“走吧,好兄弟。”

    “……”諶冰被他拽得怔了下。

    ……什麼意思?

    叫誰好兄弟?

    傅航也聊開了︰“既然如此,蕭哥,過幾天生日,給你叫幾個我認識的女裝大佬,時男時女,時陰時陽,說不定會很適合你這種騷男人的口味。”

    “……”

    蕭致回頭朝他走了兩步,提溜著衣領,抬腿一頓踹︰“我操、你大爺。”

    傅航趕緊認錯︰“錯了錯了,蕭哥,您的品味永遠是一流!”

    此處暗示諶冰。

    笑笑鬧鬧。

    傅航下一秒又補充︰“但我那幾個朋友也是奼紫嫣紅,盡態極妍。”

    “滾。”

    蕭致直接心態。

    “……”

    今早這頓談話就離譜。

    走到教室門口蕭致才想起來,問︰“過幾天你生日啊?”

    傅航滿臉驚訝,好像看見了靈異事件︰“我生日在暑假啊,蕭哥。”

    蕭致沒當回事兒,往教室走︰“那誰生日?文偉?”

    “……”

    “你生日。”傅航緩緩說。

    蕭致想了好一會兒,重新看手機日期,應了聲︰“對,我生日。”

    傅航愁得直拍腦殼︰“蕭哥,男人更要愛自己!你怎麼連自己生日都忘了?”

    “一年過一次,能不忘?”

    蕭致沒當回事兒,拉開凳子坐下。

    他沒當回事兒,但其他人顯然當回事兒了。明明時間還有四五天,大家早早記得,互相撞肩膀提醒︰“周六蕭哥生日啊,別忘了,到時候給他準備驚喜。”

    本來這事兒小,但有文偉這張嘴,不出半天感覺全校都知道了。

    連九中大群里也是莫名其妙的聊天話題。

    瘋瘋︰[最近有什麼樂子嗎?]

    赤耳茶耳︰[校霸過生日,算樂子嗎?]

    瘋瘋︰[這是暗示我們給校霸送禮物、交保護費嗎?]

    “……”

    蕭致看到群消息,就一秒,差點給桌子都掀了。

    然後這群大嘴巴不僅管不住嘴,還管不住任何行動的軌跡。周三中午自習回來,蕭致就看到他們鬼鬼祟祟從門口進來,肩膀擠著肩膀,給禮物塞到了自己桌斗里,一邊拼命擋住蕭致。

    “蕭哥,別看,別看!這個真的和你沒關系!不關你的事!”

    本來就沒打算看的蕭致︰“……”

    晚自習在那兒寫賀卡,文偉特別神秘地回過頭︰“蕭哥,你的人生夢想是什麼?”

    蕭致︰“……”

    “是發財?還是高考高分?還是全家人幸福安康?不然我都寫上吧……”說完他好像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瘋狂找補,“沒有,不是給你的,我只是找個參照物,以上祝福跟你沒有任何關系!”

    “……”

    蕭致眯著眼,舔了下齒列,沒說話。

    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傳的,總而言之,周五陸為民上課前來教室,硬是講完題岔開問了句︰“蕭致,明天你生日啊?”

    “……”

    蕭致坐在椅子里往後倒,說話很慢︰“是不是我生日不知道,但估計是某幾個傻逼的忌日。”

    “……”

    陸為民︰“你干嘛呢,這麼凶?人家還不是想給你慶祝生日,不要辜負同學們的好意。”

    他說︰“我提議,不如明天早自習,給蕭致唱首生日歌吧?”

    “……”

    蕭致咬著牙,一字一頓道︰“那我明天不來學校了。”

    話說到這份兒上,陸為民提議打住︰“行,就這樣沒事兒了,你們該干嘛干嘛。”

    教室里全是熱熱鬧鬧的哄笑聲。

    諶冰低頭寫字,不覺攥緊了筆。

    下課,蕭致推著桌子猛地往前一靠,桌子移動給文偉坐的空間劈窄成了一道閃電,他局促回頭,蕭致猙獰高大的身影落到他頭上,沖他勾了勾手指︰“你出來。”

    旁邊楊飛鴻怔了一秒︰“蕭哥。”

    蕭致轉向他︰“你也出來。”

    傅航表示不清楚事情發生的狀況︰“怎麼了?”

    蕭致瞥了他一眼︰“還有你,正好,全給我滾出來。”

    文偉︰“……”

    楊飛鴻︰“……”

    傅航︰“……”

    蕭致滿頭晦氣,抓著頭發推門出了教室,背後推推搡搡跟著仨互相埋怨的大嘴巴。

    諶冰看了下表,之前同城速遞的快遞也到了,手機剛收到消息。

    學校的快遞櫃在正校門外,出學校還得專門給保衛老師打個報告,馬上就回來。諶冰進去找了下自己的快遞,找到三四個,抱起來還特別沉,拿著往回走。

    從行政樓左邊那條道繞回教室,距離要近一些,但平時走的人很少,大部分時候盤踞著學校里不知名的吸煙小混混、玩手機談戀愛小情侶。

    諶冰繞過去,同時看見樓梯角落,面對面站著四五個男生,還有一個身量頎長的女孩子。

    蕭致嘴里叼著根煙,正和那女生說話。

    女生也只有背影,頭發又長又卷,穿著短裙,小腿筆直修長,背影非常窈窕漂亮。

    剛才還以為出去打架呢,其實文偉幾個男生全靠在蕭致肩頭,對這個漂亮小姐姐特別有興趣,笑嘻嘻地問東問西。

    蕭致給女生從頭到尾瞟了一遍,似笑非笑。

    “你穿這身衣服還可以。”

    “這是一個‘可以’能概括的?這他媽是絕美,很適合你。”

    “我也覺得好看。”

    “……”

    女生說的話諶冰一直沒听清。

    看起來性格很不錯,時不時伸手捶一下文偉的肩膀,再拽一拽傅航的校服,特別親近。

    “……”

    諶冰本來打算從這條樓梯上去,莫名其妙又轉了回去。

    等他回到教室開始拆快遞,用小刀推到指尖劃開塑料袋和紙盒,背後,蕭致也回來了。

    他拉開凳子坐下,垂著眼皮看諶冰從盒子里取出一沓一沓的試卷,習題,復習百科大全,莫名舔了下唇。

    諶冰把這些都推到蕭致桌子上︰“送你的生日禮物。”

    蕭致︰“……謝謝你啊。”

    不知道為什麼安靜了幾秒。

    諶冰給小刀收到文具盒里,又收拾了快遞盒的垃圾,扔掉後回來見蕭致正翻著這幾本書。

    不過只是翻了下,沒拆開。

    諶冰停在他面前︰“你是不是不喜歡?”

    蕭致︰“啊?”

    “你不喜歡我送你的東西?”

    蕭致拿單詞本翻了兩翻︰“……還可以吧。”

    空氣中發酵了一會兒。

    “算了。”

    諶冰感覺自己脾氣來得沒道理,拿起筆漫無目的劃了幾劃。

    然後又放下。

    心里脹脹的,好像被東西擠壓。

    也不知道為什麼是這種感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