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咸魚替身的白日夢

正文 第58章 五十八

    卓陽冰走進來, 簡黎小心的帶上了門,轉頭去做老板交代給自己的事。

    顏知秋頭上的傷是從樓梯上掉下來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扶手造成的,才醒來說不上兩句話就又覺得頭暈惡心, 顏隨原扶著她好容易喂了口水還給吐了,卓陽冰打了電話讓張阿姨過來幫忙照顧, 就這一小會的功夫再回頭,顏知秋又昏睡了過去。

    他看著顏隨原神色不對,忙回身坐到他身邊,輕聲說道︰“你別亂想, 醫生說知秋沒有危險, 以後都會好的。”

    “剩下來的事我幫你解決,欺負知秋的幾個小混混, 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的。”

    “你千萬別著急。”

    顏隨原點了點頭,臉上還是淡淡的, 好半天突然又笑了︰“有錢真好。”

    卓陽冰被他冒出來的這句話弄的心里忐忑, 生怕他一個黑化想不開, 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臉問︰“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顏隨原知道他是關心自己的狀況,可他現在必須要在知秋最需要他的時候在身邊陪著,就算再怎麼暴怒也只能壓下來。

    他暫時不想面對卓陽冰, 因為他滿腦子都是要把原茜五馬分尸的恐怖畫面, 他不想讓卓陽冰知道他陰暗的一面。

    按照目前現行的法律,未成年人是沒有刑事責任能力的, 就算能證明的確是原茜做的也無可奈何,她畢竟只有十四歲, 甚至都不到十六歲,盡管她做了這麼多丑事,可外面誰會跟一個十四歲的孩子計較這些?

    不管她多惡毒, 在有些人心里,一句“她還是個孩子”就可以抹去一切,仿佛孩子這兩個字就是救世良藥,什麼都可以被包容原諒。她的結局最多就是教育完事,只有他的知秋一個人受苦。

    顏隨原很清楚的知道這些,就算有卓陽冰加持幫忙也不會有比這個更好的結果,畢竟卓家再厲害也不能跟憲法對著干。

    簡黎的動作很快,在校方還沒有來得及把事情壓下去的時候率先報了警,讓三中原本打算把顏知秋的事當作意外跌落處理的如意算盤打空了。

    校方其實也不是非要維護原茜,雖然她家里的確有錢有勢,可校內也不單只有原家有錢,在大是大非面前,他們拎得清。可他們同樣不想讓這件事鬧大,權衡利弊之後,只能選擇犧牲知秋。

    好學生千千萬萬,並不差一個顏知秋。

    沒有一個學校願意擔著惡名,尤其是涉及到校園暴力這樣的丑事。對他們來說,比起將這件事捅出去讓全社會關注譴責,還可能會影響接下來幾年的招生,他們寧可捂死這件事,讓受害者一個人吞下所有的苦果,此前那麼多出事的名校都是這麼干的,他們堵上受害者的嘴這件事干的一直毫無負罪感。

    根本不會有人真的在意受害者的痛苦,維護校方所謂的清譽才是最重要的。

    果然,簡黎報警的這個舉動讓校方坐不住了,他們立刻第一時間給顏隨原打電話,主任很嚴肅的告訴他,這事不宜鬧大,明明就是顏知秋自己不小心掉下去,報警的話成了什麼樣子?

    顏隨原沒耐心听完他  碌幕埃 懊凰稻透伊恕br />
    接下來簡黎又按照卓陽冰的吩咐,轉身立刻聯系了國內他們交好或者認識的不少知名媒體記者,還把消息發給了各路正在急著找大新聞的自媒體,還貼心的把已經寫好的文案直接提交到他們手上,都不用他們自己費心思去找素材。

    在校方還在想著強壓這件事的時候,網上關于c市三中鬧出校園暴力的事就瘋傳了開來,顏知秋沒有受傷卻沒有露臉的照片和醫院出具的報告單鋪天蓋地都是。

    尤其最近校園暴力的事件正被大家關注著,又有卓陽冰在後頭做推手,這件事很快就引爆了輿論。

    接著就有人扒出了原茜的身份,更有“認識她的人”出來爆料她在國外曾鬧出過人命的事,一時間各大網站上有關于原茜的信息都是一個標紅的“爆”字。

    校方那邊急的上火,記者們蜂擁而至堵著門要采訪,更別提警察已經上門開始調查,不管原茜結局怎樣,他們這邊是好不了了,越是想捂著這件事,就越是有人要把他們推上去。而顏知秋的身份信息卻被保護的特別好,幾乎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把她“遺忘”了,沒有人跳出來打擾她養傷。

    顏隨原沒想到卓陽冰的動作這麼快,听著簡黎有條不紊的報告時,听了半天才回過神來,訥訥的問︰“你怎麼這麼快?”

    怎麼能說一個男人快呢?

    卓陽冰不高興了,開始糾正他︰“這叫效率。”

    “如果簡黎這點事都做不好,那也白費我這麼多年的栽培。”

    商場如戰場,如果把握不住先機很可能會全盤皆輸,顏知秋這件事說要解決也算容易,那就是一定要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里,他先把輿論推上去,打原家一個措手不及,將輿論掌握在自己這邊,這事就算成功了一半。

    原家的確如他所料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原志清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開會到一半突然接到秘書的緊急電話才知道這些事,以前原茜也不是沒惹過禍事,而她哥哥原杰闖的禍更多,他們兄妹倆就沒有省心的時候。可那些事在他看來都微不足道,幾個學生能引起多大的風浪?

    有了以前的經驗,所以他以為這次同樣可以用錢來解決一切,畢竟秘書告訴他,顏知秋只是個普通的窮孩子,家里無父無母,听起來簡直太好拿捏了。

    憑著錯誤信息,原志清馬上讓人公關掉網上的東西,找人去上門和顏知秋談賠償事宜,他不認為這事有什麼值得他費神的地方。

    于是,馮敏就親自過來了,可惜她連門都進不去,被卓陽冰叫來在門口守著的保鏢“請”了出去。

    馮敏沒料到對方竟然還有保鏢,暗道難道信息有誤,顏知秋背後有別的勢力?

    等到她走後,卓陽冰安慰顏隨原說︰“我說了,我可以保護你們。”

    顏隨原緊握著雙手,最終微微紅了眼眶︰“謝謝。”

    從法律上來說,原茜沒有辦法被定罪,就算想定罪最多也就是個未遂。可有時候,能定一個人罪的也並不只有法律,道德和社會輿論一樣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

    讓一個人消亡的方式也不僅僅只有生理死亡,“社會性死亡”更恐怖。

    全國人民都知道原茜身上背著人命,她在國外做的那些齷齪事全都被扒了出來,盡管原家的公關一直在努力清掉那些消息,但對手明顯早有準備,不停的還有新瓜出來。

    到最後甚至已經不是原茜一個人的事了,連原杰當年qj女大學生且倒打一耙的事都被翻了出來,整個輿論都憤怒了,他們原家這是爛到根了!

    原氏股市一夜間大跳水,合作商紛紛割裂以保自己,原老太太氣的連夜要把原茜送出國外。

    可她本身就是國外逃難回來的,再去一個陌生的國度,誰能保證她不會繼續惹事?

    而且在國內她幾乎沒有立足之地了,沒有學校敢收留她,就算是再垃圾的學校人家也是有尊嚴,思慮再三,原老太太做出了“軟禁”的決定,把她困在家里哪都不準去,最起碼五年內別想再出門了。

    原志清到了這時才發現自己誤判了,只是單純的窮學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能量,那些自媒體又不是傻子,就算是有些許的正義感想幫她,也不可能明著跟權勢作對,她背後如果沒有人護著,絕對不能把事情鬧到如此地步。

    顏知秋出事的第三天,顏隨原的電話響了,是馮敏打來的。

    “您好,我們能談談嗎?”

    電話那邊的女人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帶著些歉意說︰“我想去看看知秋,您看可以嗎?”

    顏隨原皺眉,“我們沒什麼好談的。”

    他迅速掛掉電話給知秋倒水,顏知秋養了兩天後身體好了一點,吃飯也不會吐了,偶爾還能下地走幾圈,就是臉上的傷痕一時半會消不掉。

    要是毀容了怎麼辦……

    顏隨原非常焦慮,他很怕知秋臉上的那些傷會給她帶來毀滅性的打擊,可卓陽冰卻安慰他說︰“我問過醫生了,只要修養得當,會好的。”

    “就算不好,我也可以給她找最好的整容醫生,現在科技很發達,祛疤沒問題。”

    他這兩天除去上班時間幾乎都在這兒陪著他,顏隨原要說心里沒有震顫是不可能的,他也沒有想到卓陽冰會這麼在乎他,其實這件事他沒必要做到這個地步的,已經大大超過了他心里的預期。

    “雖然原茜目前沒有受到任何懲罰,可我不會停下來。”卓陽冰趁著知秋午睡的時候偷親他一口,“所以,你不要這麼難過。”

    他下午還要上班,臨走前磨蹭到顏隨原身邊,很希望能得到一個甜甜的吻。

    顏隨原果然湊過去讓他如願,卓陽冰終于心滿意足的出門離開,他實在是太忙了,可再忙也有空出來陪他。

    等他走後,顏隨原打算去便利店給知秋買點小零食。

    可他沒想到馮敏會在樓下堵著他。

    馮敏相比上次家長會時沒有什麼變化,仍然珠光寶氣高貴︰“知秋哥哥,我們談談吧,求你了……”

    顏隨原不想和她談,他連見一面都不願意,可醫院樓下人來人往,他不想在這里跟馮敏拉拉扯扯,便把她帶到了附近的咖啡廳,不耐的說︰“我只有十分鐘。”

    服務生給他們送了兩杯咖啡過來,馮敏拿著精致的勺子攪拌了片刻,端著杯子輕啜一口,然後輕輕的皺眉,顯然這種在她看來廉價的咖啡並不能讓她滿意。

    顏隨原忍不住嘲諷一笑,她還是沒變。

    馮敏沒有注意到他的態度,放下咖啡後猶豫一會兒,從隨身帶的手包里掏出一張卡推了過去︰“這是我對知秋的一點歉意。”

    顏隨原從容的接過卡片,拿在手里把玩似笑非笑︰“那麼……容我能問一下,您的歉意值多少錢呢?”

    听到他問起錢的事,馮敏大大的松口氣。

    要錢就好,起碼能談價,她如實回道︰“里面有一百萬,足夠你妹妹養傷用的,如果你嫌少,我們可以繼續談。”

    顏隨原冷笑一聲︰“的確不夠。”

    他的知秋要是留了疤,或者心理有了一輩子抹不掉的陰影,原茜就算死一萬次都不夠。

    馮敏微微皺眉,顯然誤以為他這是貪心不足︰“那你想要多少?”

    “恕我直言,這事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我們家茜茜確實做得不對,可她其實是個好孩子,只是有些任性慣了,本意沒想傷害你妹妹。”

    “這事說起來就是小孩子打打鬧鬧的小事,犯不著你如此不理智,跟她一個十四歲的小姑娘計較。”

    “我這個做母親的,可以代替她給你道歉。”

    顏隨原面無表情的看著馮敏,听著她口口聲聲“我們茜茜”、“你們兄妹”,界限畫的如此清晰,突然覺得這世上的事真他∣媽∣的魔幻。

    他從沒想過有一天,他會在咖啡店里听到自己的親生母親跟自己談價格,用不屑的口吻求自己放過她的養女。

    “馮太太,你到現在都還認為這只是小孩子的打鬧?”他听著听著就笑了,自己都覺得現在他的表情肯定很恐怖,“看來,你真的是被養尊處優的生活給腐化了腦子。”

    馮敏愣住了。

    “我家知秋可是差點被扒了衣服拍那種照片的,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而且,她逃出來的時候要是運氣不好撞到了哪里,很有可能會當場死亡,就算她現在沒有生命危險,誰能保證以後沒有後遺癥?”

    “你知道我家知秋是多優秀的學生嗎?你知道她的腦子有多重要嗎?你知道她的夢想是什麼嗎?”

    “別說一百萬,就算是殺了原茜,她那條爛命配得上我妹妹?”

    他站起身把那張卡甩在馮敏面前,冷冷的看她半晌,忽然說道︰

    “真可惜,這里沒有你最愛的不加糖的拿破侖咖啡。”

    馮敏的瞳孔因為他的這句話猛的極具擴張,似乎是听到了什麼極度震撼的事。

    說完這句話顏隨原轉頭推門而出,離開了這個讓他一秒鐘都呆不下去的地方。

    從來沒有哪一刻讓他如此清晰的認知到一個事實。

    ‘我沒有媽媽了。’

    本該難過的事,可他心里卻沒有了一絲波瀾,連恨都沒有了。 w ,請牢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