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是後娘不是姐姐[七零]

正文 第55章 胖弟弟

    被推開的門吱呀一聲往後, 房間里的光影開始變化,雪白的襯衫泛出一種淡淡的光澤,棕色的皮帶勒在腰間, 有一種格外禁欲的感覺。

    自打姜雙玲推開門,對方手上的動作停住了, 任由領口散開,上方隆起的喉結微微一滾動。

    姜雙玲︰“……”

    她第一秒是覺得自己仿佛不小心闖進了什麼時尚大片的片場, 第二秒回過神來則是在心里不斷膨脹,心道我做的衣服堪比國際知名設計師。

    當然, 衣服好看,重點是人好看。

    對方這優越的身材,哪怕把破布袋穿在身上, 都能穿出一股令人賞心悅目的時尚感。

    “齊珩, 你覺得衣服怎麼樣?”姜雙玲裝作不經意地走到對方的身邊,雙手從對方的肩膀上開始往下走, 全當自己是在檢查自己做的衣服,一路從肩膀滑到胸膛再到腰和小腹……

    ——意外有一種調戲男模的禁忌感。

    不過對方是自己的丈夫,本來就可以想怎麼摸就怎麼摸。

    “很合身。”齊珩不動聲色的抓住了女人的手腕, 隔著一層衣服,女人的手指從那肌肉的紋理間撫過去時,原本放松的肌肉全都開始變得緊繃。

    被人逮住了手腕, 姜雙玲咳嗽了一聲︰“……你打掃也很干淨。”

    對方三兩下就把屬于她藝術家的浪漫狗窩給收歸整齊,如果讓她來給齊珩頒獎,她一定要給他頒獎一個真正的“時間管理大師”。

    具體有沒有偷工減料她就不知道了。

    ——大概是有吧。

    她在心里幸災樂禍道。

    “衣服你滿意就行了,我也算是完成了一項組織分配給我的大任務。”姜雙玲叉著腰唏噓,覺得自己做完四套衣服可真不容易,“我對得起組織, 對得起縫紉機上閃亮的銀針。”

    說到這里,姜雙玲忍不住揶揄道︰“齊珩,我一直覺得你的眼楮長得又黑又亮又漂亮,比天上的星星還要閃亮,發出來的光,就跟燈下的針尖似的,這幾天在家里,每次看見縫紉機上的那口銀針,我就忍不住想起了你。”

    齊珩︰“……”

    “我讓你不高興了?”

    “沒有,就是忍不住想逗你一下,誰讓你剛進門的時候也故意逗我,你早就猜到了是不是?”

    齊珩︰“沒有。”

    “信你才有鬼。”姜雙玲輕哼了一聲,抬手示意齊珩低下頭,齊珩听話地向前低下頭,姜雙玲雙手抱住他的臉頰,做出要親吻的樣子。

    就在下一秒,她快速地在對方俊美的臉龐上搓面團似的揉搓了兩把,腳下一抹油快速往房間外面跑。

    她老早就想這麼做一回了。

    哈哈。

    把這幅狗表情直接揉搓成扭曲的樣子真好看。

    但是搓完了之後,可不是跟搓麻將一樣簡單,剛才的動作已經耗盡了她身上所有的勇氣,這會兒的姜雙玲只想把自己關進小廚房。

    結果她人還沒有溜出房間,就被對方攬著腰拖了回去,跑是跑不掉了,被對方壓在門板上補上了一個長達五分鐘的吻。

    這也就算了。

    親完了之後,齊珩還把她的臉也當成面團似的揉了幾把。

    姜雙玲︰“……”

    是我自作自受了,狗男人心眼跟針一樣小氣,絕對是伺機報復。

    “現在組織給你一個新任務。”

    姜雙玲︰“嗯哼?”

    “我餓了。”

    姜雙玲︰“……那我先去給你去煮碗面。”

    想著齊珩這一路舟車勞頓也不容易,她剛才被對方摟在懷里的時候,能感覺到對方其實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她就大發慈悲去給他做些東西,絕對不是因為心疼對方。

    姜雙玲去廚房里快速煮了一碗清湯面,撒上蔥花端去外面,齊珩身上還穿著那件衣服沒有換下來。

    “吃吧,就這一碗,先別吃太撐,夜里等孩子們回來還有大餐吃。”

    齊珩點了下頭,突然拿出一個信封交給她,然後低著拿著筷子認真吃面條。

    姜雙玲拿到那個信封的時候有些詫異,腦子里卡頓,以為是容城連環畫報寄過來的退稿信,因為這信封很厚實,里面似乎有很多頁信紙。

    可當她回過神的時候,就想起她們投稿的地址寫的是薛梨家的地址,退稿信再怎麼也不會落到齊珩的身上。

    更何況這信封外面一個字都沒有,沒有寄信人,也沒有收件人。

    姜雙玲把信封拆開,里面是一張張疊好的信紙,她把其中的一張信紙打開,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字跡。

    當她看清楚上面寫了些什麼後,頓時愣住了。

    似乎是怕她麻煩,信的末尾還給她精準地標注了字數九百九十九。

    姜雙玲︰“……”

    她讀完了一封信,臉頰開始發熱,心里又是感動又是覺得浪漫又是甜蜜,同時還覺得一陣好笑。

    這狗男人每一張紙都精準地卡了字數,不去當作者真是對不起他的卡字數天賦,也不怕哪一天數錯少了一個字。

    “你的述職報告領導還算滿意。”姜雙玲咳嗽了一聲,嘴角止不住地向上揚。

    也不等對方的反應,她倒是反而更不好意思,小跑去廚房里躲了起來。

    信封里滿滿一沓的信紙,此時的姜雙玲沒舍得看完,她把信封用干淨的油紙小心包裹住後,溜進房間里藏起來,打算等些天慢慢地看過去。

    對方的這一手確實令她格外高興,姜雙玲做了些綠豆糕,用綠豆糕跟隔壁的王雪姝換了九支鮮花,把它們插在竹筒中用水養著。

    沒多久兩個孩子就回來了,齊越見到了闊別半月的爸爸,神情激動地往他懷里撲,就連姜澈也激動地很,毛毛蟲似的抱住姐夫的大腿。

    “爸爸!你終于回來了!!!”

    “姐夫!!!”

    齊珩一手抱一個孩子,抱著倆孩子去小房間里加深感情,加深完了之後,齊越覺得自己也不是那麼想爸爸。

    姜澈也覺得自己不是那麼想姐夫。

    在齊營長的光輝下,兩孩子在吃飯前就把所有作業都寫完了,甚至還多練了一會兒字,把自己房間打掃過一遍,俯臥撐也沒落下。

    齊越︰“爸爸,你下一次什麼時候再出遠門?”

    “怎麼?”

    “就是你離開這麼多天,媽媽很想你,我也很想你,姜二應該也是想你的……”

    齊珩笑了︰“我也想你們。”

    “但是你回來之後,我發現我暫時不想你了,姜二你想嗎?”

    突然被點名的姜澈歪了歪頭,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想與不想都是難以回答的世紀重大難題,對于他這個單純幼小的孩子來說,還不知道該說出什麼答案,于是他傻愣愣道︰“我……餓了?”

    齊越摸了下肚子,突然發現︰“……我也有點餓了。”

    齊珩比這兩孩子更餓,只能聞到廚房里傳來的一陣一陣香氣,奈何人家還沒喊他們開飯。

    一大兩小面面相覷,忍饑挨餓,突然就多了幾分哥倆好的感情深厚。

    “你之前想說什麼?”

    齊越睜大了眼楮,眼底一片瑩潤,他認真道︰“爸爸你要是能直接幫我們把房間整理干淨,我會像媽媽一樣喜歡你。”

    姜澈︰“我也會像阿姐一樣喜歡姐夫。”

    齊珩摸了摸兩孩子的頭,溫柔道︰“我帶你們重新把房間整理一遍。”

    齊越︰“……”

    姜澈︰“……”

    *

    姜雙玲夜里的飯菜做得很豐盛,她還特別有情調的搞了個花樣,她把飯桌上的碗具全都換成了竹子做的,四個人用的是竹碗和竹筷,盛菜肴的是竹片和切開的大竹筒。

    做好的竹筍鴨,紅燒魚,糖醋排骨、炸丸子全都放在一個大竹筒里,做好的綠豆餅整齊地在竹片上擺成一排,間或點綴著些花瓣。

    竹筒杯子里裝的是蜂蜜水,飄著點點淺黃色的桂花。

    姜澈嘴巴張開︰“阿姐,好漂亮啊。”

    齊越咽了咽口水,小手拿著筷子都舍不得吃了。

    “漂亮吧?”姜雙玲十分得意自己今天晚上的杰作,“慶祝你爸爸還有你姐夫以及我的丈夫齊珩同志歸來,來,小家伙們鼓掌,讓你們爸爸和姐夫感受到濃濃的親情關愛。”

    姜雙玲帶頭鼓掌,兩個孩子跟著稀稀拉拉的鼓掌,姜澈還好,姜澈是越鼓越大聲,齊越則是勉為其難木著臉啪啪幾聲。

    姜雙玲︰“?”

    她看了眼旁邊老神在在的齊珩︰“你跟孩子們怎麼了?”

    齊珩︰“可能是希望我再次出遠門。”

    姜雙玲失笑︰“怎麼可能,你是不知道,你走了之後,阿越天天跑到我面前問,爸爸什麼時候?爸爸什麼時候回來?……”

    齊珩忍俊不禁,給兩孩子各分了一個大鴨腿。

    齊越︰“……我只是偶爾才會想你。”

    姜澈是個老實孩子︰“我會想姐夫,還有我阿姐也是。”

    齊越︰“哼!”

    姜雙玲搖了搖頭,心想這個小別扭,也要愛護一下他別扭的自尊心,“你爸在外面也很想你呢,說不定想著想著還哭了。”

    齊越︰“……”

    姜澈︰“……”

    齊珩︰“……”

    瞬間就感覺到一股冷風吹得他們三遍體生寒。

    突然被三雙眼楮盯著的姜雙玲尷尬地咳嗽了一聲。

    “咱們別矯情了,吃飯吧。”

    姜雙玲費力做出來的一大桌漂亮的菜肴,經過四人的努力,主要是齊珩發揮的作用,分分鐘成了一片狼藉。

    兩個孩子吃得很飽,此起彼伏打起嗝來,姜雙玲帶著兩孩子在院子里遛彎消食,齊珩負責收拾殘局。

    “你們今天都好能吃,我都沒想過這桌菜能吃完。”姜雙玲看著天上的月色,忍不住唏噓。

    大部分是被他們三吃完的,她只是吃了個寂寞,盡管她只是每個菜都動了幾口,卻仍舊感覺撐得慌。

    而這三也太能吃了。

    一只肥鴨就那麼輕松消失。

    他們家還算是油水足的,有姜雙玲偷偷往家里倒豬油,也多虧當初搬家的時候,遇見那好心的鄰居給她送豬油。

    齊珩這人就不用說了,姜澈和齊越長大了之後恐怕更能吃,半大小子,吃窮老子。

    她們家兩男孩就這樣了,養五個男孩得吃多少?

    齊越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小肚皮,毫不在乎道︰“我還能吃更多!”

    姜澈︰“我也是!”

    姜雙玲挨個捏了捏他們的臉,“悠著點,我可不想養出一個胖兒子,還有胖弟弟。”

    “要是你們長胖了,一個就叫齊大胖,一個叫姜大胖。”

    齊越︰“……”

    姜澈︰“……阿姐要是長胖了呢?”

    齊越︰“肥兔子。”

    姜雙玲︰“你爹要是長胖了呢?”

    齊越︰“肥爹。”

    姜雙玲︰“……你肥爹也不知道把廚房收拾好了沒。”

    卻在這時,姜雙玲的肩膀被人拍了下,她下意識回過頭,就看見了肥爹那雙桃花眼。

    姜雙玲︰“……”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肥爹你做事太快了。”

    齊珩抱胸看她,淡淡道︰“肥兔子短手短腿不方便干活。”

    姜雙玲︰“……”

    這貨到底偷听了多久。

    姜澈舉了下手︰“但是兔子跑得快。”

    小書包上縫著兔子的姜小弟是兔子的擁護者,兔子長得又白又可愛,跑的還快。

    “我姐說老虎都不一定追得到兔子。”

    姜雙玲被噎了一下,心想我弟弟還真是個好弟弟,“……我弟說得對。”

    齊越︰“肥兔子跑不動。”

    作為老虎的瘋狂擁護者,老虎怎麼可能追不上兔子。

    齊珩挑了下眉,“我兒子說得對。”

    姜雙玲︰“……”

    誰是兔子?

    “肥爹,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我給你看兩幅畫。”姜雙玲腦袋里靈光一閃,驀地想起了那天這兩破孩子去抓泥鰍時候的畫。

    說完,姜雙玲立刻跑進屋里去找畫,可她找來找去,卻只找到這兩孩子渾身是泥進屋的那張,沒有找到倆娃協作抓泥鰍的那幅畫。

    “阿澈,阿越,那一張你們抓泥鰍的畫看見了嗎?”

    姜澈︰“看見了。”

    姜雙玲︰“去哪了?”

    “齊二帶到學校去了。”

    姜雙玲︰“????難不成你們沒帶回來?”

    齊越湊過來抱住她的大腿︰“老師給貼在教室後面,還說媽你畫的好看。”

    姜雙玲斜了斜眼楮看抱大腿的崽。

    心想這種時候你就不叫肥兔子了,很會見風使舵嘛。

    這兩孩子都挺騷包的,她的畫居然被拿去當小朋友的黑板報了……

    “你們怎麼不拿這一張去?”姜雙玲晃了晃手中的泥巴精二人組。

    她把這張畫遞給齊珩,“肥爹,你兒子只留了這張給你看。”

    姜澈哼哼唧唧︰“老師說這張有田園野趣。”

    齊越︰“等些天老師說學校要組織去春游。”

    姜雙玲︰“春游?也是去田園野趣嗎?”

    “好像是去公園爬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