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全宇宙都是我的粉絲

正文 第73章 第 73 章

    大殿下瞬間語結。

    雲聲上下打量大殿下, 小心翼翼地問︰“你、你沒事吧?”

    大殿下語帶不爽說︰“沒事兒。”

    “那就好。”雲聲松了一口氣。

    大殿下別扭地反問︰“你、你們沒事吧?”

    “我們都沒事兒,我跳下來的快。”

    大殿下不說話了。

    雲聲把魯卡放下來。

    魯卡害怕,不敢上前。

    雲聲抬步上前說︰“三輪車重心相對固定 , 很容易翻車,我之前騎三輪車側翻過。”

    “你也側翻過?”大殿下問。

    “嗯,側翻三次!你才側翻一次!你很厲害了!”

    “我本來就厲害,這次是失誤。”大殿下很驕傲地說。

    雲聲順著說︰“對對對!”

    聞言大殿下身上不爽的氣息褪了大半。

    雲聲伸手抓著三輪車車把, 試圖把三輪車扶起來, 可是三輪車實在不輕, 車斗里還有一半食材, 他實在扶不起來,抬眸看向大殿下說︰“希撒,幫幫忙。”

    大殿下不情不願地伸手把三輪車扶正了。

    雲聲說︰“我們撿一下食材吧。”

    大殿下看到地上一片狼藉, 說︰“我再賠你一車。”

    雲聲蹲下來,一邊撿食材, 一邊說︰“不用,這些食材也沒有摔壞, 撿起來就可以用的。”

    大殿下猶豫了一下, 跟著蹲下來。

    雞鴨附件、豬蹄、白菜、土豆和佐料都一一撿起來放到車斗里,撿完最後一顆土豆。

    雲聲站起身。

    轉頭看向大殿下。

    大殿下在撿黃豆, 一粒都不放過。

    這時候雲聲才看到希撒手面上有一道紅痕,應該是剛剛三輪車側翻的時候擦傷的,回到一號門面店, 雲聲說︰“希撒,我給你消下毒。”

    大殿下問︰“消什麼毒?”

    雲聲指了指大殿下的手說︰“手面上。”

    大殿下抬起手面看了一眼, 果然有一道劃痕, 都已經冒血了, 他在戰爭受過更重的傷,這點根本就是毛毛雨,他渾然不在意地說︰““不用,小事兒。””

    “再小也流血了。”雲聲說︰“生鐵上會有很多細菌。”

    “沒事兒。”

    “還是消毒一下吧。”雲聲已經拿出了酒精創可貼,傷雖小,但也是工傷啊。

    大殿下也就坐了下來。

    雲聲拉過大殿下的手。

    大殿下縮了一下。

    雲聲語氣溫和中帶了點強硬︰“萬一感染了就不好了。”

    大殿下不動了,目光落在雲聲的手上,雲聲的手真小真軟,抓著他四指,另外一只手,捏著棉球輕輕柔柔地給他清洗傷口。

    雲聲提醒一句︰“會有點疼。”

    “嗯。”

    大殿下輕輕應一聲。

    他一點也不覺得疼,倒是有些難以言喻的麻。

    他抬眸看向雲聲。

    他第一次見雲聲,就覺得雲聲很好看。

    尤其那雙眼楮。

    溫和又清澈。

    雲聲的內心也是溫和又清澈。

    他不由自主地盯著雲聲看。

    直到雲聲抬眸,他趕緊將目光偏到一旁。

    “好了。”雲聲說。

    大殿下低頭就看到手面上貼了一片創可貼。

    雲聲轉身問︰“希撒今天繼續吃豬蹄?”

    大殿下點點頭。

    “那就吃紅燒豬蹄。”

    “嗯。”

    紅燒豬蹄其實並不難做,豬蹄切塊,焯水,炒糖色,豬蹄下鍋炒,加料加水,放到一旁炖煮收汁。

    雲聲開始清理雞鴨附件。

    大殿下很有眼力價地充當勞力,無形之中給雲聲節約了很多時間和體力。

    很快地雞鴨附件都洗好了,雲聲檢查森雅喬貝拉羅瑞他們準備的炸肉餅、發面和泡發的黃豆,沒有任何問題。

    這個時候紅燒豬蹄已經好了。

    他和大殿下魯卡吃的飽飽的。

    關上店面,大殿下和魯卡又要送他回古地球路,他拒絕不了,只好向大殿下和魯卡說了謝謝。

    到了地下室,他查看光腦上的營業情況,他的雲星小飯店開業還不到一個月,但是收入一直可觀。

    特別是今天鹵味的出現,直接拉高了淨利潤。

    照這樣發展下去,可比那些直播美食賺得多了,這時候他又感謝皮爾導演了,是皮爾導演給他分析打工的弊端和直播合同的嚴苛,他才沒有走打工之路。

    他得好好的經營雲星小飯店,他洗了澡之後,躺到床上,覺得必須盡快半標準化,讓自己抽離出來,可以更好地看清楚雲星小飯店的情況。

    這麼想著他就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他到雲星小飯的時候,森雅他們都已經開始忙碌了。

    森雅他們看到一些顧客去威斯餐飲那邊,也不生氣了,反正中午他們的鹵味可以賺回來很多。

    雲聲一直就不在意旁邊有美食店存在。

    他恨不得周圍就是美食城呢。

    他走進店內,把雞鴨附件都鹵上,給森雅他們打打下手,十點半的時候,準備的炸肉餅、包子和豆花都賣光了,這時候韋一也過來了。

    “韋一!”森雅開心地喊︰“你終于來了!”

    喬貝拉羅瑞也笑著迎接。

    雲聲走上前問︰“韋一,你怎麼來了?”

    韋一微笑著說︰“來上班。”

    “那韋爺爺那邊怎麼樣?”雲聲關切地問。

    “早上動的手術,手術非常成功。”韋一說。

    “你怎麼不在那兒照顧呢?”

    “有奶奶在那邊,不需要我的,醫生也說留一個人看護就可以了,我自己也想上班了。”

    “好吧。”雲聲笑著點頭。

    “太好了!爺爺奶奶接下來會健健康康的。”森雅說。

    “韋一歡迎你回歸。”喬貝拉羅瑞一起說。

    雲聲也對韋一微笑。

    韋一看向雲聲,鄭重又真摯地說︰“雲聲,謝謝你。”

    雲聲溫和一笑︰“沒什麼,誰都會有困難的時候,走過去就好了。”

    “嗯。”韋一點點頭,心中對雲聲是滿滿的感激。

    听到爺爺生病听到醫藥費的時候,他幾乎要崩潰了,像大樹一直護著他和韋二韋三的爺爺得了那麼重的病。

    三十萬星幣!

    這對他來說像天價,他和韋二韋三把自己的錢全部掏出來,湊在一起也不過六萬星幣,他向親戚開了口,親戚委婉拒絕,他都想好了借高利貸,他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爺爺的病情惡化,就在這個時候雲聲發來了三十萬星幣。

    雲聲發來了三十萬星幣!

    只簡簡單單一句“給爺爺做手術”,不但是他,韋二韋三也感動的眼淚汪汪的,感覺像是上天的恩賜一樣,雲聲就是上天的恩賜,自從遇到雲聲,他們三兄弟人生就越來越好了,他們當時就恨不得把命給了雲聲。

    不過雲聲肯定不要。

    他們三兄弟在心里暗暗發誓一生都會全心全意對雲聲,尤其是韋一,鐵了心要為雲聲賣命。

    他不知道旁邊的大殿下把他的情緒看的一清二楚。

    大殿下想到雲聲昨天說的那些“傻”話,現在看來,也不傻,至少韋一是真朋友。

    他轉眸看向雲聲。

    雲聲笑著說︰“趕緊進來吧,正好嘗嘗我新做的鹵味。”

    韋一點點頭,抬步正要朝店內走,余光中瞥見威斯餐飲25號分店,臉色當即一變,說︰“這兒怎麼是家餐飲店?還是威斯餐飲,什麼時候的事兒?”

    “前兩天剛開的。”雲聲說。

    “怎麼開在這兒?”韋一當即不高興。

    “沒關系的。”雲聲把韋一拉進店內。

    森雅喬貝拉羅瑞一人一句把昨天的事情,復述給韋一听。

    韋一臉色這才緩和下來,可是他還是看向雲聲說︰“我們還是謹慎一點的好,像威斯餐飲這樣的連鎖飯店,除了基本的實力之外,他們更重要的是有錢,他們慣用的伎倆就是拿錢砸顧客,切斷小飯店的營收,只需要兩三個月,抗風險能力低的小飯店撐不住倒閉了,他們就可以調頭收割顧客了。”

    “真壞!”喬貝拉說。

    “資本家一向如此。”森雅說。

    羅瑞點點頭。

    雲聲笑著說︰“我知道。”

    韋一點頭。

    雲聲說︰“我們先吃午飯,吃完了我去看房子。”

    “看什麼房子?”韋一問。

    “租個類似工作室的小房子,你看看我做的豆瓣醬、黃豆醬、米酒、干菜、辣椒面什麼的都快裝不下了,我得找個專門的房子儲存。”雲聲說。

    “那我一會兒陪你找。”

    “你留下來賣鹵味。”雲聲說。

    韋一想了想點頭說︰“好。”

    午飯吃的很簡單,米飯青菜和鹵味,還沒有吃完,就有威斯餐飲的顧客跑過來買鹵味。

    在雲聲不知道的情況下杜爾登氣的在後廚拍料理台,讓後廚和大廳經理想出辦法應對那些蹭座的顧客。

    後廚和大廳經理也沒有辦法啊。

    這事本來就怪杜爾登。

    是杜爾登見雲星小飯店那邊沒什麼座位,估計搞出一個“沒事兒也可以坐坐”的噱頭吸引顧客。

    現在把顧客吸引過來了,又嫌棄顧客帶鹵味了。

    他們才剛剛開業,這時候整出一個外帶食物收費標準,肯定是打了杜爾登的臉,于是他都挖空心思地想對策,而這時候雲聲已經開始實行他的下一步計劃了,去租房子,他從門店出來,朝目的地走時,听到魯卡的叫聲,回頭一看,真的是希撒和魯卡。

    “希撒,你們回去休息?”雲聲問。

    “不是。”大殿下否定。

    “那你們去哪兒?”雲聲四周看了看,不覺得周圍有什麼高級的住所和酒店。

    大殿下很平靜地說︰“陪你去看房子。”

    “陪我看房子?其實不用的。”

    “不是要我騎三輪車拉半成品的嗎?”大殿下理所應當地說︰“我總要知道房子在哪兒,路況怎麼樣吧?”

    說的好有道理。

    雲聲一時不知道如何反駁了,不過,既然希撒閑著沒事兒,想要看房子,那雲聲也就由著希撒了,他按照光腦中導航轉彎。

    就在這時候光腦中收到一個信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