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穿成大佬們的儲備糧[穿書]

正文 第66章 第 66 章

    白嚶嚶第一沖上飛機, 很快就有一家無人機跟著她飛了上來,懸在她的頭頂,鏡頭一直盯著她看。

    白嚶嚶緩緩呼出一口氣。

    這架飛機一看就是一架運送傘兵的飛機, 飛機內部不像一般飛機內部一樣有著一排排的座位,唯一能坐的地方只有左右兩側,一側貼著“A組”,另一側貼著“B組”。

    見她上來, 一個打扮干練的男人遞給她一個大包。

    白嚶嚶眨眨眼。

    男人解釋道︰“我是訓練場的工作人員, 我會指導你們跳傘的, 這個傘到達一定高度會自動彈開, 你們也不必擔心自己因為第一次跳傘,手抖到打不開傘。”

    “即便自動彈開裝置出了問題,這個包也會彈出備用傘, 如果點氣真就這麼背,連備用傘都打不開, 這個包還會有第三階段的拯救裝置。”

    白嚶嚶︰“那連第三階段也不好用呢?”

    男人咧嘴一笑,“那沒辦法了, 運氣這麼非, 重新投胎吧。”

    白嚶嚶︰“……”

    男人︰“幸好你的包比較小,有些來訓練的學生背著那麼大的包, 像是生怕降落傘的承重到達不了極限一樣,簡直是上趕著自己找死。”

    白嚶嚶︰“呃……”

    白嚶嚶突然有些後悔。

    她將自己大包留給步時昴的舉動該不會害了他吧?

    小包里有什麼?

    白嚶嚶翻開只有巴掌大小的小坤包,里面只有一把折疊水果刀、一塊壓縮餅干、一支口紅大小的手電筒、一面小鏡子和一個打火機, 連瓶水都沒有。

    完了完了,這次她可真是噩夢開場了。

    系統滿不在意道︰【開局一條狗, 裝備全靠苟。】

    白嚶嚶︰“哪里有狗啊!”

    正說著話, 耿欲大步一邁, 邁上了飛機。

    他與白嚶嚶對視一眼,他後背正背著一個……哈士奇狗頭造型的兒童背包。

    “噗——”

    白嚶嚶忙捂著嘴轉過頭去。

    看來耿欲的運氣也不怎麼樣嘛。

    耿欲坐在她身側,長腿隨意伸展,整個人慵懶極了。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白嚶嚶身上斜跨的小坤包,皺眉道︰“這是你的包?”

    白嚶嚶凶巴巴道︰“看什麼看,我開局這個背包就夠了。”

    耿欲欲言又止。

    白嚶嚶︰“不許說話,敢說壞話,我就把你踹下去了。”

    耿欲聳聳肩,微微舉起雙手,作出一副舉手投降的架勢。

    他單手撐著兩人坐的長椅,微微探身,鼻尖幾乎湊到她的發絲上。

    他靠近一點,白嚶嚶就往外一歪;他再湊近一些,白嚶嚶更歪一些。

    到最後,白嚶嚶整個人都快側躺到長椅上了,他卻嗅個沒完沒了。

    白嚶嚶︰“你夠了呀,我忍你很久了。”

    她“刷”的一下轉過臉,卻與湊過來的耿欲四目相對。

    白嚶嚶猛地往上一沖,用額頭頂了上去。

    耿欲卻及時後撤。

    白嚶嚶剎車不及,一頭撞進了他的心口。

    耿欲手臂向兩側打開,像是早已做好迎接她的準備,可真當她一頭撞來,他卻發現自己的血液無法承受她的毒了。

    他呼吸急促,頭腦暈眩。

    耿欲喉結微顫,艱難道︰“行行好,把你的毒收回去吧,我快要呼吸不暢了。”

    白嚶嚶忙往後退了一步。

    她謹慎地打量著他,看他是不是不小心被自己踫壞了。

    見他好像沒有什麼事情,她才松了一口氣。

    她呲牙道︰“這下子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耿欲垂眸,“早就知道了。”

    他的頭發自從褪色後,他就沒有重新染過,眼下他的頭發是一種寥落的灰敗色。

    他頂著這樣一頭發,又因為他個高又消瘦,便有一種病態的美感,像是之前流行過的病系美少年。

    耿欲撩開霜色的眼睫,用冰藍色的眼眸一眨不眨注視著她。

    他低聲道︰“我想好好記住你的味道,這樣也好找到你。”

    “我解釋清楚了嗎?”

    白嚶嚶抱著手臂,哼哼道︰“你早說不就好了嘛,也不至于受到這麼多苦了,反正我是不會錯的。”

    耿欲無奈一笑。

    他心道︰自從認識你以後,我受的苦還少嗎?

    “那你能為我解開你的能力了嗎?我已經中毒頗深了,再深入下去,我就不行了。”

    “……”

    白嚶嚶真不知道他臆想出來她的能力是如何運作的,他現在居然還臆想她在給他下毒了。

    對了,白大黃也是往這面考慮的。

    這些人是怎麼回事兒啊?

    難道聰明人就容易想得多?

    白嚶嚶試探性地伸出一根手指,在耿欲的心口戳了一下。

    她挑眉看他,“感覺怎麼樣?”

    耿欲一愣。

    他下意識摸著心髒,輕聲道︰“感覺好多了,很奇怪的感覺……”

    就好像是一股一直郁結在心中的感覺被她這麼一點就輕易消失了。

    他看著她細嫩的手指,輕聲道︰“……我這樣不就徹底完了嗎?”

    他的心完完全全落在這個小惡魔的手心里了。

    白嚶嚶心想︰剛剛那一戳居然還真的好用!你干脆別當男主了,去寫書吧,我演的都比不上你腦補的快。

    她心里嘟囔著,臉上卻露出驕傲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才是最厲害的。”

    耿欲掙扎道︰“不,我還沒有放棄。”

    白嚶嚶捧著臉看他。

    他臉上露出糾結復雜的神情,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全都吞咽下了。

    “算了,我們回去之後再說。”

    耿欲嘟囔道︰“我可還沒有原諒你。”

    白嚶嚶一臉沉迷。

    系統︰【你干嘛呢?】

    白嚶嚶︰“男主不愧是男主,靠著自己的腦補就可以演繹一處蕩氣回腸、纏綿悱惻的故事了,我一定要好好學習。”

    “你們兩個……干什麼呢!”一聲怒喝突然響起。

    白嚶嚶扭頭看去,就見步時昴正背著一個碩大的包,怒瞪她。

    白嚶嚶︰“……”

    “系統,我剛剛有干什麼嗎?”

    還沒等系統回答,步時昴就自己解釋了——

    “你們兩個沒事挨得那麼近做什麼!”

    他猛地跨前一步,沖了過來。

    步時昴後背背著傘包,前面還背著那個幾乎比白嚶嚶還要高的登山包,他這麼一擠過來,就像是擠過來了整個橫斷山脈。

    耿欲皺著眉,“你做什麼。”

    他神情冷漠,“滾開。”

    步時昴獰笑挑眉,“耿欲,老虎是吧?小貓咪洗干淨脖子等著老子來殺你了嗎?”

    耿欲冷笑一聲,“說的就好像你不是貓科動物一樣,以為誰不知道你在大庭廣眾之下就變成原型,沖人喵喵直叫嗎?”

    “你可真是個變態。”

    “你!”

    步時昴被氣得簡直頭頂冒煙了。

    白嚶嚶忍不住心想︰你們兩個都是小貓咪,小貓咪又何苦難為小貓咪呢?

    步時昴一爪子朝耿欲撓了過去,耿欲往後一躲,伸手扣住步時昴的手腕。

    耿欲冷漠道︰“要動手也不是在這里,況且,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步時昴臉色猙獰道︰“好大的口氣,咱們兩個誰勝誰負,還要比過才知道。”

    身姿矯健的花豹與王者風範的白老虎對上了。

    白嚶嚶想要勸,可一只小倉鼠應付體內的天敵威嚇就已經夠勉強了,哪里還能干得了逼得。

    他們兩個戰火不斷升級,從吵架變成了動手,動作還越來越激烈。

    這兩只貓咪所散發出來的氣場,讓白嚶嚶手腳發軟、頭暈目眩。

    果然,天敵在面前,小倉鼠只有瑟瑟發抖的份兒了。

    白嚶嚶一時沒有支撐住自己,身子一擺,整個人倒了下來,額頭正好磕在了步時昴的脊背上。

    步時昴猛地一僵,全身的毛都要嚇得立起來了。

    步時昴︰“白嚶嚶!你偷襲我!”

    他剛想轉身,肩膀卻被耿欲扳住。

    耿欲阻止他回頭。

    “讓她睡。”

    步時昴挑眉,“關你鳥事兒!我還有跟她的帳沒算清楚呢!”

    耿欲︰“手下敗將,有何面目去跟勝利者理論?”

    步時昴臉色鐵青一片,“你不也一樣!”

    怎麼又吵起來了啊!

    被人腦補成睡覺的白嚶嚶依舊手軟腳軟站不起來,只好閉著眼楮,真的假裝睡覺了。

    步時昴穿著衣服的時候感覺很消瘦,尤其是那豹子腰,細的簡直讓人覺得能單手環住,然而,當他脫掉衣服,或者貼近他後,就能感受到他肌肉的力度、熱度與彈力。

    耿欲慢吞吞道︰“我跟你可不一樣,我是她一直專門針對的對手,她很看好我。”

    白嚶嚶︰“……”

    你是怎麼把這麼羞恥的話如此平淡地說出來的啊!

    步時昴︰“別胡說八道了!她看好的對手明明是我,我才是她命中注定的對手,要不然,她也不會一次兩次對我是使用能力了!”

    耿欲︰“要說能力,她在我身上使用的更多!”

    步時昴︰“她讓我的心髒為她跳的加快。”

    耿欲︰“她控制我的血液為她沸騰。”

    步時昴︰“她讓我頭暈目眩,變成了一個整日里只知道想她的廢人。”

    耿欲︰“她更是對我下了毒,讓我對她越來越欲罷不能!”

    白嚶嚶︰“……”

    這是哪門子的小學雞吵架啊!

    兩人越吵越沒了理智。

    步時昴粗重地喘著氣。

    白嚶嚶的腦袋抵在他的後背上,隔著他的後背甚至能夠听到他劇烈的心跳聲。

    步時昴咧嘴輕笑,“這些都算得了什麼啊,白嚶嚶可是親自把我變成了原型,掛在了她的身上,她是想要我!要我全身心臣服她!”

    耿欲︰“那你有過被她親手按在心口施展能力嗎?她對我用了。”

    耿欲語速極快道,“她是想要掠奪我的身心,她是想要俘虜我,要我為她族群繁衍生息,她是想要與我交呸!”

    步時昴扯著嗓子喊︰“她也是想要與我交呸!”

    白嚶嚶用盡力氣,大聲朝著兩人吼過去︰“我不想!”

    他們腦補的她到底是多麼喪病女王啊,她簡直受不了這委屈!

    系統︰【呃,畢竟是動物世界嘛,可能你無心的一舉一動在小動物的眼中別的樣子。】

    【就比如說,你只是喜歡兔子,所以摸了一把,可誰能想到兔子只是被人摸了一把,居然還會假孕!】

    懷孕……

    白嚶嚶一股熱血沖腦,支撐起自己站起來。

    系統︰【所以,還是趁早解釋清楚,雖然不像兔子一樣假懷孕……】

    懷孕……

    白嚶嚶一邊听著系統的話,一邊對著他們義正言辭道︰“……我不想你們懷孕的!”

    機艙內頓時一片安靜。

    老虎和花豹並排坐著,乖巧又驚嚇地注視著白嚶嚶。

    白嚶嚶眨了一下眼,又眨了一下眼。

    她亂成一團的腦子好像此時才徹底清醒過來。

    等等,她剛剛說了什麼來著?

    系統︰【這可不賴我,是員工你一心二用說禿嚕了嘴。】

    啊啊啊啊啊!

    她都說了什麼啊!

    白嚶嚶的臉頰“刷”的一下子變成了春日河岸的桃花——一片又一片的粉霞綻放。

    她扭過頭,準備下飛機,卻看到門口排成一列,不斷探頭往里看的同年級同學們。

    白嚶嚶︰“……”

    完蛋了,她的名聲算是徹底毀了。

    系統︰【想想看,這也未必不是好事,比如說……你的名聲黑紅了呀。】

    說的也有道理。

    雖然她極不情願走上這種壞名聲之路,但走都已經走了,就、就這樣吧。

    白嚶嚶伸出雙手,拽著自己的雙馬尾,一陣心累。

    系統︰【怕只怕一件事……】

    系統暗戳戳想︰等到白嚶嚶的真身暴露,恐怕所有人都覺得之前關于白嚶嚶的傳聞是恐怖故事了。

    畢竟,一只倉鼠如何駕馭一只老虎和一只花豹?

    人群中有人悄咪咪說道︰“一個小號試管和兩個大號試管刷?哇塞,真不愧是白嚶嚶大佬,就是天賦異稟。”

    白嚶嚶︰“……”

    大兄弟,你說話聲音太大,所有人都听到了啊!

    你以為我听不出來你在內涵我咩?

    步時昴和耿欲一開始沒有听明白,後來慢慢明白過來,兩個人齊齊呆住了,他們的臉頰也越來越紅。

    步時昴一高跳起來,手足無措。

    “啊,啊……”

    他的長手長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擺動了。

    即便他肌膚顏色深,眾人也能看出他臉上的紅暈……話說,他到底是有多臉紅害臊啊。

    “是誰!是誰在這里胡說八道呢!”步時昴色厲內羞地大喊。

    誰都沒說話。

    耿欲慢慢低下頭,努力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然而,他灰白頭發下的耳朵卻紅得滴血。

    白嚶嚶默默地開始解身上的降落傘。

    系統︰【等等,員工,你又要做什麼?】

    白嚶嚶一臉的生無可戀,“我想要不帶降落傘,直接從飛機上跳下去。”

    我已經社會性死亡了,請讓我重啟這本書的劇情吧!

    系統︰【……我們沒有那種功能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