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我劍無瑕

正文 第47章 蚍蜉尤撼樹一

    凌火道君神識強悍, 很快鎖定姜如遇在哪里。

    夜色下,她如同輕飄飄的鬼魅,遁入姜如遇所在山峰。姜如遇此刻並不在燈月峰, 而在另一座山峰。這座山峰無主,是姜如遇用丹流給的靈石租下來的,短短時間內,這里被種滿了靈草。

    這種靈草叫“莎行”, 生長速度非常快, 如今支著細長的桿兒, 桿兒如柳絮一般縴細隨風搖擺, 上邊沾染著粉紫色的草絮。莎行草已經長得有人小腿般高,姜如遇如今就站在莎行草田里,月色冷白, 涼風微微,吹得她衣衫獵獵, 雪光瀲灩的眸里映襯著莎行的一片粉紫。

    姜如遇走在莎行草田里,如輕煙徐行, 察覺到凌火道君來臨時, 她朝那處望去。

    凌火道君重重落在莎行草田里,她雖已至返真期, 但是修至返真期時模樣已不年輕,臉上刻滿皺紋,皺紋里都是歲月賦予她的盛氣凌人。

    她上上下下打量姜如遇, 見姜如遇周身靈光聚攏,雖然看起來是靈心期巔峰, 但是以凌火道君的眼力一看就知道, 她這靈心巔峰的修為實得不能再實, 而且,馬上就要進階。

    可真快啊。

    一個靈心期巔峰進階不嚇人,可是姜如遇經脈被毀,還能有這樣的修煉速度,怎能不讓人驚奇、厭惡?凌火道君厭惡姜如遇,不只因為姜如遇幾次忤逆她,同時也因為姜如遇的天賦。

    凌火道君一路修習而來,她原本天賦平平,若不是因為偶然間得到的大機緣,她根本不會成為今日威風八面的凌火道君。可那些有天賦之人呢?一般人被廢手筋經脈,絕對此生無緣修真問道之路,可像姜如遇這樣的人,廢了她的經脈手筋她都能爬起來,這天道何其不公?

    凌火道君記得她和虛夜道君的師尊說過︰“修真一路,路艱漫漫,路上十分靈氣,九分靈氣被少數人采擷,剩下一分才是蒼生共享。”他道,“修真問道,長則數千年,短則如浮游,本就只有少數英杰才能成功,這樣安排,也好也好。”

    凌火道君一想到她未成名前受到的輕視,眼色就忍不住更陰冷幾分。過往的事情已經不可追,但現在站在她面前的姜如遇是實打實的。

    天才又怎樣?只要她死,她還能爬起來?

    凌火道君目光剜向姜如遇的左手︰“姜如遇,別來無恙啊。你可真令本君驚訝,廢了你的右手,你還真有左手,听說,你的左手劍修習得不錯,不知有沒有用過我上陵姜家的排雲劍法,我這心里不安定啊!”

    “不如,你再把你的左手手筋也給挑斷?”她噙著冷笑,“就像當初你挑斷你的右手手筋一樣!”

    姜如遇隔著莎行靈草看凌火道君,她發現,這時候看凌火道君,她的心里沒有一絲畏懼,或許是因為凌火道君修為雖高,但她心窄狹隘,太想殺自己,姜如遇略施小計,就能引來她。

    姜如遇平靜地注視凌火道君眼里的凶光︰“排雲劍法算什麼?如果我用排雲劍法,道君反而應該高興,因為道君知道排雲劍法比我早,道君可以利用對排雲劍法的了解,更好的殺我。所以,道君,你不是怕我用排雲劍法,你是怕我用其他劍法也一樣能找你報仇,你在忌憚著我一個斷了經脈的廢人,為此,你不惜讓中陸的修士都不要收我為徒。”

    說到此,她看了眼凌火道君,凌火道君見她知道了那件事,臉色更陰。她絕不會承認她听說姜如遇是曾經的天驕榜第一後,就忌憚著她,並且無比後悔當初沒殺掉她。

    姜如遇繼續道︰“可道君打錯了主意。”凌火道君的呼吸忍不住粗重幾分,只听姜如遇道︰“沒有修士收我為徒,可我在上陵的劍術師也沒什麼可教給我的,我一樣修至凝丹期,挑斷我左右手手筋,我也可以繼續修無形劍意,再不然,我還有異火。甚至道君你哪怕廢了這些我所擁有的一切,我也還會煉器。煉器用不上太多靈力,道君你只要一想到有一個成長中的煉器師是你的仇人,你也會夜不能寐吧。”

    她隔著莎行草,主動朝凌火道君靠近兩步︰“道君,只要我不死,我這個‘廢人’,會是你永遠的心魔。”

    凌火道君眼里快噴出火來,什麼無形劍意什麼異火……她氣怒之余,甚至不得不承認姜如遇說的是真的。心魔就心魔,凌火道君已經將姜如遇看做一個死人,也就不在意她發現自己的心思。

    凌火道君咬牙切齒道︰“……是,本君承認,這麼多年來,本君所見到的修士之中,你是獨一份兒。但……你沒有長成便踫到本君,就是你的命!是龍是鳳,也都給本君跪著!”

    她手中陡然出現一柄龍頭杖,不再廢話,一杖朝姜如遇敲去︰“只要本君一寸寸折斷你的手腳,再送你下地獄,看你拿什麼和本君斗!”她冷笑,“你不要以為你多說幾句話,就能延緩時間引來救兵,當日天南姜家救不了你,今日玄陽宗也救不了你!”

    凌火道君勢如雷霆的一杖朝姜如遇天靈蓋敲去,姜如遇手中出現一絲極冰之焰的細絲,朝龍頭杖刺去,這絲火焰威力赫赫,凌火道君知道這異火不凡,便沒一杖直直下去,被姜如遇逃脫。

    姜如遇手中綻開這這絲火焰,道︰“玄陽宗南護真君也在宗門內,道君可不怕殺我殺到一半功敗垂成。”

    凌火道君殺她的心都滿溢出來︰“哼!在你死前,他都不會听到!”

    凌火道君在外雲游多年,不知道走過多少秘境得了多少法寶,她正面和南護道君對上討不了好,但是,南護道君畢竟不是姜如遇的長輩,不會真時時在意她,凌火道君只用一樣法寶就能暫時阻止這里的靈壓泄露出去了!

    她狠狠盯著姜如遇,分析姜如遇有什麼法寶作為底氣才能讓她敢面對自己,普通法器乃至靈器,都傷不了返真期的凌火道君。她現在唯二忌憚的是姜如遇的不知名異火和劍術,但幸好,異火和劍術再強,也和主人的修為掛鉤。

    她只用躲開異火就是,至于姜如遇的劍術,以為凌火道君不知道麼?劍術,要麼一擊殺人,以姜如遇的修為和她的修為相比,姜如遇絕對不可能一擊擊殺她,所以,她的劍術只剩下越戰越強這一點……只要凌火道君抓緊時間對姜如遇一招斃命,姜如遇不就沒有反抗機會?

    凌火道君思及此,周身升起護體靈氣,她的歸風摧火掌已經被她改進為可以用龍頭杖施展出掌力,這麼厚的護體靈氣,足夠保證凌火道君在被極冰之焰踫到之前,殺死姜如遇。

    凌火道君靈力剛猛凶悍,鋪天蓋地的威壓使得這座山峰上的天地都有些變色,這些威壓不斷朝姜如遇擠壓而去,如果她不作反抗,不用凌火道君出手,這些威壓就足以殺死她。

    姜如遇的劍意更擅長殺人,所以,此刻她並未再度綻開劍意結界,而是以一層冰藍色的極冰之焰籠在自己身體周圍。

    有了極冰之焰所作的結界,姜如遇才好受一點。

    在此時,凌火道君已手持龍頭杖,以一身化作五六個分、身,團團圍在姜如遇周圍,五六個分、身高舉龍頭杖,龍頭杖與空氣相接觸,因為其中蘊含的靈力太剛猛,空氣都被打得發出扭曲 啪的聲音。

    她要讓姜如遇無處可逃!

    姜如遇現在脫不開凌火道君的包圍,但她一揮手,冰藍色的結界中猛然竄出一道藍色的火紗,在月光下輕柔美麗如淡藍的月桂樹,凌火道君卻不敢小瞧,原本打下去的力氣猛地一收。

    姜如遇嗤笑一聲,冰冷的眼微挑,流轉月光般看向凌火道君。

    凌火道君這才發現自己被戲弄了!姜如遇是什麼修為?她的異火光是抵擋她的威壓就已經夠辛苦,怎麼可能分得出火來攻擊她。

    “本君要你死無葬身之地——”凌火道君怒而長喝,一杖敲在姜如遇的結界上。

    結界搖搖欲墜,原本的冰藍色變得有些微透明,顯然遭受了不小的沖擊,只差一下就能破碎。凌火道君卻高興不起來,反而更為後怕。

    因為她的一個分、身也碎了。

    以姜如遇的修為,這異火居然能廢她一個分、身,實在太恐怖,她必須死!

    姜如遇這時候忽然道︰“道君,你我皆為修習之人,都知道修習不易,原本,我尊敬過你。”她忽然出聲,姜如遇在上陵姜家長大,凌火道君和虛夜道君二位雖然一直在雲游,姜如遇沒見過他們,但修士哪有不憧憬強者的道理,尤其那強者還是自己的長輩。

    “道君,我姜如遇自問並未有負過你,道君何故一而再再而三要毀我修為?”同樣是修士,凌火道君不可能不知道毀人修為結的是什麼仇。現在凌火道君怕她復仇要殺她她非常能理解,可第一次見面時,她為何那樣的咄咄逼人?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可凌火道君修為遠勝于她,她那時的修為根本不值得凌火道君忌憚。

    “哼!”凌火道君想到當初的事也有些後悔,不過不是後悔自己那樣對待姜如遇,而是恨自己沒殺姜如遇,導致今天還來收尾。

    她狠狠道︰“就為本君高興!姜如遇,實話告訴了你,本君那時先是心疼扶光,可你們天南姜家再弱,本君倒也不能對天南姜家做什麼,自然,本君只能折磨你。”到後來,則是真擔心以姜如遇的恐怖天賦復仇的事情了,如果不是天南姜家來人,她一定會當場誅殺她,“姜如遇,本君知道你覺得不公平,可這世上根本沒有公平可言,本君比你強,又不喜歡你,你就該死!”

    有了凌火道君這句話,姜如遇終于頷首,算是為自己的修為和右手找了一個交代。

    原來是這樣……

    凌火道君再一杖打向姜如遇。

    她輕輕放開一直壓制著的修為︰“道君的確強,可道君有沒有听過蚍蜉撼樹四字?”

    一般螞蟻見到大象,都會躲避大象,不敢與之爭鋒,可如果大象不斷地踩踏螞蟻,一直殺螞蟻,再弱小的螞蟻也會叮大象一口。

    大象只是享受欺負螞蟻的快感,可螞蟻卻是想活命。

    隨著姜如遇修為放開,她的修為果然層層攀升,徑直跳過明道,往凝丹期攀升。

    與此同時,凌火道君忽然感覺四周熱了起來,天地仿佛都在嘶吼,空氣中充滿危險的感覺。這是什麼?

    火……

    火焰從天而降,直直朝姜如遇奔來,與此同時,莎行草飄飛的草絮輕柔干燥,被涅業火猛地全部點燃!

    這涅業火,目的是燒姜如遇,先從身體內部經脈里邊燒起……燒得她沉浸在痛苦和火焰的海洋中,但她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只含笑看著凌火道君,也許是因為火焰來襲,姜如遇眼里沒有冰冷,像是悠悠的桃花。

    她被涅業火燒得真疼,她本可以避免業火……安安穩穩到凝丹期,但是,她不這樣的話,凌火道君可怎麼辦?

    就讓涅業火的余威來對付這位道君,讓她知道,她殺的是一條命,一條命想要反擊的方式有很多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