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最強Omega兔傲天今天哭了嗎

正文 第65章 三更(為老讀者加更)

    “什麼叫扶貧先扶志?”

    “有的人貧困, 是因為一直身處一個封閉的環境,不知道什麼叫做‘好’。這時候,要告訴他外面的天地有多麼廣大, 讓他自己產生‘想飛’的志向。”

    “你們隔壁就是騰飛城,外界的人過的是什麼生活,你們過的是什麼生活,沒長眼楮自己看嗎?沒長耳朵自己听嗎?你們已經生出了對廣闊天空的向往之心, 還需要什麼‘志’?”

    “在星盟, 一些貧困的人手腳完好, 卻因為懶惰不肯干活, 寧願自己身處貧困。你們是這樣的問題導致貧困嗎?你是這種人嗎?”

    晏渙指著那群人︰“他們高高在上,又比你們高貴多少了?穿著華麗的衣服,連踩在地面上都怕弄髒了鞋子, 這是扶貧?這連施舍都不是!施舍的人好歹會給乞丐們急需的食物和錢,他們只是單純的作秀和取樂!”

    “只是用你們的卑微和落後, 還襯托自己可憐的優越感!”

    “你這人怎麼說話?!”晏渙的聲音太大,引來了身著華麗的Omega的注意力。

    晏渙捏緊了拳頭, 身上氣勢爆發, 一陣風壓席卷周圍,那個Omega身後的Alpha臉色一變, 忙上前一步那個Omega小少爺護在身後。

    “是不是這樣,你們自己不清楚嗎?你自己不清楚你來到這里是抱著什麼心態嗎?你自己不清楚你下車的時候露出了什麼樣嫌棄的神情嗎?你自己不清楚你看著周圍人的眼神里帶有多少鄙夷嗎?”

    “我不管你是真的傻到以為你做的這些事能幫助到別人,還是單純為了撈取什麼作秀的資本, 但是不要用你的行為侮辱星盟的扶貧干部,你們這群人不配!”

    晏渙用光腦投影出星盟扶貧干部們的新聞。

    “看見這個Omega了嗎?我想他家絕對比你有錢。看看他做了什麼?他雙腳踏遍了整顆荒星, 勘測荒星的土壤, 規劃荒星能種植什麼特色植物。”

    “這個Beta原本在軍中前途大好, 但听說自己家鄉被納入星盟之後,立刻回到家鄉,和你所謂的貧民同吃同住,了解每一戶居民的需求。他五十歲就白了頭發,你是不是很嫌棄他蒼老的樣子?”

    “這個捧著一盆花的Alpha為了開發他所轄星球的特色花卉,跑遍了各大星盟各大花卉市場,終于建立了穩定的渠道。今年他們不但成功脫貧,還獲得了星盟花卉展覽的金獎……”

    “你們也配說星盟的扶貧口號?你們也配和星盟的扶貧干部們相提並論?”晏渙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也不躲閃,反而讓小天喵把投影放得更大了,“就憑你們的亂涂亂畫?就憑你們在哪自我陶醉的彈琴唱歌?”

    那個Omega臉色脹成了豬肝色︰“你這人、你這人怎麼這麼粗俗!”

    “因為扶貧本來就是一件俗氣的事。”晏渙冷漠道。

    那個Omega還想說什麼,卻被身邊Alpha拉了一下。

    “少爺,不要在垃圾城和人起爭執。”Alpha道。

    Omega冷哼一聲,掃了一眼周圍聚集的下賤的、不知感恩的貧民︰“你說的好听,也不知道你做到這一步,能得到這些人多少感激。”

    “所有扶貧的干部從未想過得到別人的感激。”秦九昭懶洋洋道,“倒不如說,他們扶貧的行為,和被扶貧的人無關。”

    “他們的理由很簡單,只要星盟有足夠的力量,就不允許他的民眾墮落罷了。”秦九昭伸手揉了揉氣鼓鼓的晏渙的頭發,“在混亂星區,什麼都有可能發生。你確定你還要在這里挑釁我們?”

    Omega臉色一白,忙在Alpha們的護衛下登上了華麗的飛車,絕塵而去。

    “你生什麼氣?混亂星區的貴族們都這樣。所謂的慈善不過是他們顯示自己善良和獨特的工具。”秦九昭戳了戳晏渙氣鼓鼓的腮幫子,“別氣了,都引起圍觀了。”

    晏渙收起投影,昂首道︰“誰讓他們侮辱我們星盟!他不踫瓷我們的扶貧口號,我才不會生氣!”

    秦九昭點頭︰“好好好,都是他們的錯。我們還繼續逛嗎?”

    晏渙道︰“逛!怎麼不逛!阿衷,帶我去看看你們的特色店鋪。我听管老板說,你們這很多人都會制作飛滑?”

    阿衷︰“……”

    “阿衷?”晏渙皺眉,“怎麼?被我嚇傻了?”

    阿衷回過神,忙道︰“不不不,不是,渙……渙少爺,你投影里那些新聞是真的嗎?”

    “當然。”晏渙道,“所以星盟很少主動接納新的星球。我們可不是那些搶了星球的資源就不管的所謂星盜團和獵人團,咱們星盟都有點強迫癥,星球只分已開發和待開發,最終都會開發。”

    “你們也知道,我們軍隊里差不多都是Alpha,搞經濟的基本都是Omega,Beta人數眾多,兩者工作都有。有一段時間啊,那群Alpha瘋了似的擴張,打下了許多星球,可把Omega們累傻了。”

    晏渙覺得光用說的不好描述當時的亂相,便拿出一根粉筆,在一面空白的牆上畫了起來。

    他畫了一個天台,天台上是一群卡通鳥,天台下是一群卡通恐龍。

    卡通恐龍們說︰“你們下來啊!我們保證不再亂擴張了。”

    卡通鳥們淚流滿面聲嘶力竭︰“你們立字據!”

    晏渙收起粉筆,對自己的卡通畫很滿意︰“那時候爆發了星盟近代史上最嚴重的的一次AO性別分裂矛盾。從哪以後,Alpha們妥協了,停止了對外擴張。”

    阿衷︰“……”

    圍觀的本土平民︰“……”

    圍觀的外來者︰“……”

    “啊,我記得這件事,歷史書上有寫過,我奶奶就參加過這次示/威游/行。”一個腰間別著一看就很精良的激光武器的路過Alpha突然開口道,“那時候為了扶貧開發,累死了近百個Omega。後來Beta也站到了Omega這邊,Alpha們就只好去打星獸了。”

    他身後的Beta郁悶道︰“Alpha們都是一群不打架就會寂寞死的生物。”

    別槍的Alpha不滿了︰“你擱這性別歧視呢?!”

    那位Beta挑眉︰“實話實說不叫性別歧視。”

    別槍的Alpha不滿道︰“胡說八道!除了打架,我們也搞開發好嗎?每次荒星探測,最苦最累的活不是我們Alpha干?”

    “說的好像我們Beta沒干似的。”

    “我們Omega沒干過嗎?吹,你繼續吹,全是你們Alpha干的。”

    “不過沒有Alpha驅逐星獸,我們星盟日子也沒有那麼和平。”

    “太子殿下不是把最大的那個星獸巢穴給一鍋端了嗎?以後Alpha戰士們也輕松不少。我家那口子隨軍好幾年,他娃都不認識他了……”

    現場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星盟“旅游者”的老鄉會,晏渙等人默默離開。

    晏渙一拍腦袋︰“我是不是太囂張了?”

    除了秦九昭之外的眾人郁悶盯。

    你現在才發現啊!

    秦九昭道︰“囂張什麼?哪里囂張了?這里馬上就是我們的了,你做什麼都不叫囂張。”

    晏渙忍不住笑起來︰“我今天懟他們貴族Omega的事肯定會很快傳出去,當我踏上賭斗場的時候,會不會引來他們喝倒彩?”

    秦九昭挑眉︰“你就用勝利打腫他們的臉。”

    晏渙摸索著下巴︰“很有道理。”

    “我們身份都暴露得差不多了,干脆直接撤掉偽裝參賽。”秦九昭又道,“這樣為你喝彩的聲音絕對會高過為你喝倒彩的聲音。”

    晏渙笑得直不起腰︰“別這樣,我一開始就暴露身份,對方絕對會提出不準用能量獸參賽的限制,我就不能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了。”

    “那、那個,渙少爺,”阿衷猶豫了許久,小聲道,“如、如果我們加入了星盟,也會有扶貧干部進駐嗎?”

    “會有,到時候你要好好配合他們工作。那群人都是為了扶貧的夢想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人,但我不想讓他們累死在自己的理想上。”晏渙道,“這是你自己的故鄉,理應由你們自己親手建設,對嗎?這就是扶貧先扶的志氣。”

    阿衷使勁點頭︰“我會努力!”

    晏渙拍了拍阿衷的肩膀︰“先把眼前的事解決。飛滑賭斗我能贏,無論對方是幾個S的獵人,我都保證能贏下來。如果他們毀約,你們要保護好自己。你們能在這其中表現出多大的能耐,將來就能獲得多大的資源和尊重。”

    “明白嗎?”晏渙嚴肅道,“很殘酷,很現實,但這是必經的道路。”

    要獲得別人的尊重,哪能不付出?

    如果他們能在這一場戰斗中,展現出令人敬佩的一面,那麼他們在加入星盟之後,一定能獲得星盟人的好感。

    而這些好感,就會轉化成他們的資源。

    唐靖毅嘴角浮現笑容。他在前線拼死搏殺,就是想讓人知道,養育他的星球出現了一個英雄。當民眾敬佩他,那些敬意就會轉化成自己家鄉的資源。

    他就是個很“自私”,很“俗氣”的人。

    “我明白。”阿衷表情十分堅定,“我們不是垃圾,不是沒有志向的人。我們會展現出這一點。”

    “好小伙子。”晏渙老氣橫秋道,“現在你第一個任務,繼續陪我逛街。”

    阿衷燦爛笑道︰“好!”

    他確信這個人絕對是星盟那位戰斗兔神,星盟Omega心中閃耀如太陽的明星。

    這個人就是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