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看見太子氣運被奪後

正文 第49章 第49章

    第49章

    該說的都說完之後, 秦昭昭沒再多待,很快就跟英國公告辭,拎著他讓人給她打包的糕點果子回家了。

    英國公目送她離開後, 背著手轉過身,看向了旁邊正皺著個臉的穆霽︰“怎麼?覺得昭昭提出的條件太難,想放棄了?”

    “我才沒有!”穆霽想都沒想地說完,回神覷了自家老爹一眼, “我、我這不是在想, 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變得更俊一點麼……”

    英國公︰“……你覺得你的問題, 僅僅只是長得不夠俊?”

    “……我知道我文武都不行, 性格脾氣也不符合她的要求,但這不得一個一個慢慢改嗎!”穆霽有點掛不住臉,說完挺起胸膛給自己找補道, “再說這些都只是小事兒,努力改改就行了, 最後那條才是最難的,但我能做到啊, 這不就已經成功了一半?”

    “你確定你能做到?”英國公一臉不相信地呵了一聲, “這可不是一年兩年,是一輩子都只能對著她一個, 不能再有別的女人。你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和你那群狐朋狗友出去到處玩,更別說喝花酒包戲子了, 這你也能做到?”

    “有什麼不能,他們會的秦昭昭都會, 玩的還比他們都好。我想玩, 找她陪我就夠了。”至于那些什麼花娘戲子的, 他也就是學人家養著玩,根本沒正經踫過她們,所以不養就不養了唄,反正也沒什麼意思。

    “那你屋里那個秋月呢?你打算怎麼處理?”

    秋月是穆霽最叛逆那陣子背著英國公偷偷收的通房丫鬟,也是他的第一個女人。他對她不算十分喜愛,但多少有些情分,聞言愣了一下才抓抓頭說︰“我會給她一筆銀子,放她出府另嫁。”

    這還差不多。

    英國公板著臉哼了一聲︰“老子早讓你這麼做了你就是不听,非得等昭昭徹底對你失望了之後你才知道後悔,你說說你,是不是個賤骨頭!”

    “是是是,我是賤骨頭,您老最英明!”穆霽這幾天被他罵得都疲了,這會兒也不在意,只湊過去豎起大拇指,嘿嘿地笑說,“說到這,還是您了解昭昭啊爹,知道我要是繼續硬追著她讓她別退婚,只會把她越推越遠,反倒是馬上道歉退婚,再用哥哥的名義接近她,能讓她重新接受我……還有這個只是私下退婚,先不把消息外傳的招兒,真是妙啊!”

    “妙什麼妙,這緩兵之計只能用一時,你以為能拖得了一世?有這功夫在這N瑟,還不如趕緊想想怎麼做才能讓昭昭回心轉意!”英國公嫌棄地斜了他一眼,而後轉過身道,“不跟你廢話了,老子給昭昭挑人去了。”

    “挑人?”穆霽一愣,納悶道,“挑什麼人啊?”

    “當然是合適的成親對象。”見倒霉兒子一下瞪大眼,英國公不由停下腳步,呵呵冷笑了一聲,“看你這樣子,該不會以為我是在幫你哄著昭昭玩吧?做夢呢,我既然答應了她,那就一定會說到做到,不然豈不是辜負了那孩子對我的信任?至于你,要不是看在你是我親生的份兒上,老子早就讓你有多遠滾多遠了。這也就是想著子不教父之過,才會昧著良心幫你爭取來這麼次機會。可也就這一次,不會再有下次了,該怎麼做你自己掂量,能不能成功那也是你自己的事,老子可不會再插手。”

    前一刻還覺得父愛如山的穆霽︰“……!!!那你不能真的給她找對象啊!這要真找著合適的了怎麼辦?!”

    英國公冷酷無情道︰“那就說明你們緣分不夠,你趁早給老子死心,以後也不許再去打擾人家的生活。昭昭那麼好的姑娘,你不知道珍惜,有的是人珍惜!”

    穆霽︰“……”

    穆霽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哪里是父愛如山?分明就是父愛如山崩啊!!!

    ***

    不管穆霽怎麼鬧,英國公還是在接下來的時間里,認認真真地給秦昭昭挑選起了合適的對象。

    他這麼做一是因為真心疼愛秦昭昭,希望她能過得幸福——哪怕這幸福不是自家倒霉兒子給的。二是意識到輕易得來的東西不會被珍惜,只有讓穆霽為秦昭昭拼上小命,他才有機會把秦昭昭追回來,往後也才會好好對她。

    穆霽見此又急又氣,可實在搞不定他爹,最終只能認命。又見他爹一有空閑就拿著京中適婚男子的資料挨個看,他心里緊迫感與日俱增,也顧不上別的了,忙按照秦昭昭那幾個條件搗鼓起了自己。

    于是英國公府的下人們就發現,他們家二公子變了。

    一是形象變了——變得更會打扮,看起來也更俊了。二是性格變了,沒從前那麼任性自我了不說,待人處事也溫和了許多,甚至某些時候,還能看出點難得的沉穩來。三是開始上進了,不但不整日出去浪了,听說還開始讀書習武了!

    果然人都有長大的時候啊!

    英國公府的下人們因此感慨不已,心里對自家二公子的評價也變好了不少。

    然而穆霽真正期盼能對他改觀的人,也就是秦昭昭,對此卻沒有任何感覺。

    因為她的心思已經完全不在穆霽身上了,就算穆霽隔三差五就會找借口出現在她面前,她也只是隨口應付幾句,無心跟他多說。當然穆霽身上那些的變化,她不是完全沒有發現,可這跟她已經沒關系了,所以她從不多問也從不在意。

    穆霽︰“……”

    就很沮喪,還很焦慮!

    秦昭昭卻不知道這些,這會兒的她正在張嫻家里,听她說今早剛剛轟動京城的一個大案子——齊王謀逆案。

    “……听說是在賀州那邊私藏了幾座鐵礦,暗中鑄了不少兵器,被聖上派去的人給抓了個人贓並獲,這才惹得龍顏大怒,徹底失了聖心。宮里那位多年來一直聖寵不衰的白貴妃听說這消息後,當即就要上吊自盡,以死謝罪,也是因此,聖上才勉強饒了齊王一條命,只把他貶為廢人圈禁起來。只是這麼一來,包括白家在內的齊王黨羽下場就不好了——聖上心里那些火,總要有個去處的。所以白家幾位主事者,還有以安郡王父子為首的數十位齊王擁護者,都落了個斬首示眾的下場。安郡王府的郡王封號也被奪了,白家更是舉家被抄,男的罰沒為奴,女的充為官妓。另外還有不少人家也受了牽連,听我爹說,接下來幾日還得死不少人,真是罪過。”

    張嫻說到這不忍嘆息,末了才又撫著胸口慶幸道,“幸好你我兩家都沒有人被牽扯到這事件里去,不然就太可怕了。”

    秦昭昭沒說她家差點就被卷進去了,只跟著點頭說︰“是啊,幸好。”

    幸好她認識太子殿下,幸好太子殿下提前提醒了她,也幸好她說動林氏阻止了秦蓉蓉,不然明天上斷頭台的,可能就是秦家眾人了。

    她想著就有些後怕,不過因為心里早就有數,倒也沒後怕太久,只又趕緊回家鹵了一鍋香噴噴的鹵肉,這天下午去玉京園時,給太子殿下帶了過去。

    ——太子殿下應該挺喜歡這鹵肉的,範戟說她上次給他做的那些,他一下就吃完了呢!

    這讓秦昭昭覺得開心,做起鹵肉來也更用心了。然後為了避免上次的尷尬,她特地多打包了幾份過去。沒想到這次謝無期和範戟都不在,秦昭昭進屋後,只看見了殷溯一個人。

    她有點奇怪,但也沒多問,只乖乖上前行禮,然後遞上包裝最仔細的那包鹵肉,認認真真地與他道了個謝︰“若不是殿下提醒,秦府只怕也逃不過這一劫,真的很謝謝殿下,您的大恩臣女定永世不忘!”

    正在想該怎麼跟她說,他打算娶她為妻的殷溯回神看她︰“……永世不忘就不必了,不是都說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麼,你若真想謝孤,不如以身相許吧。”

    秦昭昭整個人猝不及防地一呆,片刻突然抬起頭沖他眨眼︰“好呀。”

    本以為她會被他驚到,沒想到真正被驚到的人是他自己的殷溯︰“……當真?”

    答應得那麼快,她是不是早就覬覦他了?

    想起秦昭昭平日里饞他手的樣子,一直在想自己就這麼開口,會不會有些突兀的太子殿下頓時劍眉一挑,覺得自己真相了。他往後靠在椅子上,慢條斯理地打量她了幾眼,片刻才嘴角微勾地用“那孤就勉強滿足一下你吧”的眼神看向了她。

    結果下一刻,就見眼前的少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不行憋住了!”

    殷溯︰“……???”

    “沒想到殿下竟也學會一本正經地開玩笑了!”秦昭昭邊樂邊沖著他得意道,“怎麼樣?臣女的反應也挺快吧!”

    殷溯︰“……”

    殷溯那點若有似無的笑一下僵在了嘴角。

    他臉色微黑地瞪著這憨丫頭,好半晌才神色淡淡地重新開口︰“孤沒跟你開玩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