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小作精身患絕癥後佛系了[重生]

正文 第154章 番外六(全文完)

    今兒個天氣不太好, 一如某位影帝的心情。

    一場戲過,紅瓦下雨落連落,在地上砸出一片片水花。

    解別汀穿著紅底黑袍, 在戲里飾演權勢滔天的攝政王。

    他身邊本該還跟著一個面容清秀嘰嘰喳喳的小廝,可‘小廝’生氣了,鬧了脾氣,拋下他一個人跑回了家。

    “告假?”

    听到解別汀說要離組兩天時燕尋江也不意外︰“我就知道小揚走了你待不住。”

    解別汀輕嗯了聲,目光卻望著窗外的雨。

    和那天不太一樣。

    解別汀記憶中的那天並沒有下雨,周圍的一切都被陽光刷上了虛無的白色, 一時間叫人回不過神來。

    燕尋江只覺好笑︰“要說剛結婚分不開正常, 你們這都結婚五年了吧,怎麼還跟漿糊似的黏黏膩膩?”

    解別汀半真半假地說︰“昨晚吵架了, 我去哄哄。”

    燕尋江恍然,笑罵道︰“趕緊走吧,記得把小揚帶回來。”

    坐上後座, 照例是江誕開車,他偷偷往後看了眼,感覺今天的老板不太對勁。

    往日解別汀其實不會外露多明顯的情緒, 又或者說除了在木揚面前, 很少會出現什麼多余的情緒。

    今天看起來就很不一樣, 有些壓抑……似乎還有幾分深藏不露的難過。

    是因為小老板不在?

    江誕琢磨著, 他不知道昨晚兩位老板吵架的事,只能這麼推測。

    在他們身邊也工作五六年了,江誕其實有件事看得挺明白,在外人看來是木揚喜歡黏著解別汀, 但其實是解別汀離不開木揚。

    他沒由來得安慰了句︰“不堵車的話最多四個小時到家。”

    好巧不巧, 還真堵車了。

    江誕想扇自己一巴掌。

    解別汀無意識地摩挲著手機, 似乎在等誰的信息。

    其實昨晚不算是吵架,但木揚確確實實單方面生氣了。

    平日又黏又軟的人難得氣紅了眼︰“你為什麼又不準時吃飯!”

    “你想干嘛呀解別汀!”

    或許是被慣得太久,木揚發起火來也有種委屈壞了撒嬌的感覺︰“工作有那麼重要嗎!?讓你好好吃個飯的時間都沒有?晚上也不好好睡覺,還抽煙!”

    木揚數落了很多,像是氣過頭了,也不想听解別汀說話,拎起包就走了,解別汀想追,木揚口不擇言地吼了句“你敢跟上來我們就離婚!”

    這話其實有點重了,但確實止住了解別汀的腳步,獨留下他一人神色不明地站在房里。

    高架上擁擠得一塌糊涂,剛好是晚高峰時期,又下了雨,乘車的人格外多。

    解別汀看著窗外來來往往的虛影很久,才想到打開手機去某博看看木揚的賬號,有沒有發什麼動態。

    不過動態沒看見,倒是看到了一條關于他和木揚的熱搜。

    #神明在注視著他的人間#

    里面是一個cp粉存了很久的圖,有路透,有劇照,也有綜藝,主角不外乎是木揚和解別汀二人,而構圖動態多是木揚在笑在鬧——

    而解別汀便在不遠處注視著他,帶著一種靜謐的深情感。

    五年轉瞬而過,木揚的粉絲量也從最開的幾萬到現在的四千多萬。

    這個數字從某種角度上可以說是金錢的代名詞,但木揚確實如當初所說,他進娛樂圈不是為了紅也不是為了錢,而是為解別汀。

    如今五年里,木揚很想出鏡,解別汀出作品的量也變少了,一年至少有半年在休息,木揚為數不多的出鏡畫面基本都是在解別汀某些作品里親情出演,又或是在粉絲的路透圖里。

    曾經祝福他們的人更加祝福,原本咒他們早日離婚的人也慢慢熄了火,這五年來從解別汀和木揚身上透露的每一個細節都在告訴大眾——他們很愛對方。

    ‘神明在注視著他的人間’是該粉絲放出集結照片後的標題,下面配著一段話︰

    以前我是解別汀唯粉,後來這幾年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解別汀是我心目中的清流,也是很多人心中只可遠觀不可近瞻的偶像,但只有在木揚面前,他才像個有七情六欲活生生的人。

    解別汀沒太在意這個熱搜,有人罵粉絲中二也有人表示磕到了的,特別是博主收集的那些照片,讓粉絲甚至包括路人都有些恍然地想,好像確實是這樣。

    無論是這五年里偶爾的綜藝,還是粉絲們探班劇組拍到的照片,又或是緣分之下的偶遇,解別汀的目光都始終停留在木揚身上,無論周邊有多喧鬧。

    一如當初。

    江誕好不容易下了高架,繞了條遠些的路,總算沒那麼堵了。

    他剛松口氣,就看見手機跳出了兩條推送。

    #神明在注視著他的人間#

    #他的人間愛上了小黃文#

    江誕︰“???”

    解別汀自然也看見了。

    他點開第二條熱搜一看,發現是木揚不知道又點開了什麼亂七八糟的鏈接,並點了個贊。

    •

    ——哈哈哈哈哈哈我是粉了個什麼玩意兒?

    ——社死隨遲但到。

    ——揚揚好久沒社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別說了別說了,只是手滑而已。

    ——我懂我懂,大家都懂∼

    ——沒想到木揚喜歡這種的——解老師看到了嗎?滿足他!!

    ——哈哈哈哈哈已經熱搜第三了,解老師肯定能看到!

    ——快去,多@一下解老師,讓他了解得詳細一點!

    ——禮貌︰你木揚嗎?

    ——木小揚快跑,溜得快可能還能在火星佔個位!

    ——哈哈哈哈哈笑飛了

    ——點贊還沒取消,木揚是要裝死裝到底了?

    •

    這事發生在半小時前,只是到現在才出現熱搜推送,點贊還一直沒取消。

    解別汀捏捏眉心,有些無可奈何。

    當初他雖然清理了一遍超話和評論鏈接,但時間久了發現木揚還能找到資源,也就隨他去了。

    估計全天下也就木揚喜歡磕自己跟自個老公的同人糖,一邊磕一邊還有種腳趾抓地的尷尬,小臉通紅。

    解別汀正想給木揚撥個電話過去,手機就響了。

    木揚帶著哭腔的聲音傳來︰“你在哪兒呀?”

    解別汀心口一緊︰“路上,怎麼了?”

    “你快回家救我!我被關小黑/屋了!”

    解別汀臉色一沉,立刻對江誕說開快點,然後一邊安撫木揚︰“你在哪里?誰關得你?”

    關心則亂的解別汀並沒有發現木揚的狀態不對,滿心都是焦灼。

    他是真無心多想,實在今天這個日子太特殊了。

    腦子里一瞬間閃過了很多亂七八糟的事,最壞的結果就是即便重生了,命運也還是不可更改,木揚還是會死在這一天。

    電話突兀掛斷,沒了木揚的聲音。

    解別汀再打過去也只顯示已關機,無人接听。

    解別汀心髒迎來了久違地疼痛,他帶著陣陣麻意飛快地下車,然後回到一片昏暗的別墅里。

    只有二樓的主臥亮著暖色的燈,解別汀大步上樓,然後就看到了床上鼓鼓囊囊的一團。

    木揚委委屈屈的聲音從被子里傳來︰“老公……是你嗎?”

    一瞬間,所有的緊繃都泄了下來,解別汀像是失而復得一樣走上前,低聲問︰“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了?”

    “被套被我弄髒了,我想換一套,就鑽進來了……”

    解別汀聞到了一股酒味,不臭,還有點香,木揚這會兒估計是喝醉了,不然也不會這麼輕易叫他老公。

    全天下獨一份能爬進被套里套被子最後還把自己困里面的人,約莫就是木揚了。

    解別汀把人扒出來,果不其然,木揚臉上薄紅一片,眼神也暈暈的。

    難怪能手滑到給小凰文點贊,這會兒他估計還不知道網上發生了什麼。

    “手機為什麼關機?”

    “好像沒電了……”

    木揚咕噥著,還黏糊糊地跟八爪魚一樣抱住解別汀脖子,委屈巴巴地說︰“對不起老公,我不是故意凶你的。”

    解別汀心里一軟,剛把人攬進懷里就踫到黏糊糊的東西。

    木揚捧著解別汀的臉認真說︰“我也不是故意要把被子弄髒的。”

    解別汀心口一跳︰“怎麼弄髒的?”

    木揚在他唇上親了一口︰“我想你了。”

    解別汀呼吸一窒,這才注意到木揚還穿著他的襯衫,其余什麼都沒有。

    木揚認認真真親著他的喉結︰“老公不想我嗎?”

    “……”解別汀一動不動,有如雕像。

    怎麼不想。

    可考慮到木揚剛喝醉,忘了他們昨天發生過小矛盾,這會兒真要做了明早起來估計要變成小炮仗。

    “你是不是還生氣我昨晚凶你?”木揚開始解他扣子,“那我給老公賠罪。”

    賠罪的方式挺特別,解別汀實在沒耐住,特別是剛經歷過擔心卻又發現人安然無恙時,恨不得想把人嵌入骨子里。

    還有這些天以來,對今天這個特殊日子的緊繃與焦灼都需要一個發泄口,醉酒後又乖又黏的木揚便承受了這一切。

    “對不起。”解別汀吻了吻木揚通紅的耳垂,“不是故意不睡覺和抽煙的……只是有些擔心。”

    距離前世木揚死亡的時間愈來愈近,解別汀便越焦躁,這對他而言是種極為陌生的情緒,卻在這些天里展露得淋灕盡致,偏偏他善于壓抑克制,這股負面情緒便只有身邊最親近的木揚全盤接收。

    木揚像是沒听見,哼哼唧唧鬧個不停,一會兒要這樣一會兒要那樣,比祖宗還難伺候。

    醉酒的人總是比平時坦率一些,想要什麼也直說,他神神秘秘地抱著解別汀肩膀低語︰“我剛剛看了一篇說,他捏著不給niao……”

    看描述好像很不錯的亞子。

    解別汀臉一黑︰“別逼著我給你斷網。”

    木揚控訴道︰“你這是霸權主義!我就要那樣!”

    解別汀耐著性子哄︰“不行,憋著對身體不好。”

    木揚委屈,但木揚不說。

    委屈也沒用,該受得還是得受著,解別汀並沒打算放過他,一直到午夜的鐘聲敲響,解別汀才算松了口氣。

    這一天終于過去。

    木揚什麼稱呼都叫遍了,還是不能晚安,他扁了扁嘴︰“你變了!你沒有之前溫柔了……”

    “那要怎麼辦呢?”

    見人沒說話,解別汀把人按進懷里,在他耳邊低語︰“木揚,生氣了你想怎麼樣都可以,打我罵我,或者想要分開冷靜一下,分房睡或是回爸媽那一段時間都好——”

    “但是離婚你想都不要想。”

    解別汀還記得昨晚吵架後木揚口不擇言的那句‘你敢跟上來我們就離婚’。

    “你自己要撕的離婚協議書,沒有反悔的道理。”他像是忍耐著什麼,卻又沒之前那麼克制,“木揚,我沒你想象得好,可能也不溫柔,你將就過一下吧。”

    木揚呆了好一會兒,像是被這段話鎮住了。

    解別汀與他對視了一會兒,心口無聲地收縮了下,他準備撤開身體時,听見木揚抱住他說︰“汀汀你好帥哦!”

    解別汀︰“……”

    木揚遲鈍地感覺到山雨欲來的架勢︰“不行,我困了!——”

    ……

    第二日睡到中午才醒,木揚揉了揉眼楮,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一切耳根還紅得要命。

    嘖,就說他演技有進步吧!解別汀也被他糊弄過去了。

    木揚為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贊,前晚吵完架就後悔了,不該凶解別汀的,解別汀拍戲已經很累了,他還那麼不溫柔。

    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木揚琢磨著解別汀應該是傷心了,才連個電話都不給他打。

    于是只好先把解別汀騙回來,沒想到對方早就在回來的路上。

    自己精湛的演技挽救了一次婚姻危機,木揚喜滋滋地給潘達漿道喜︰他來接我回劇組了!昨晚還說了很多情話!

    潘達漿︰……滾。

    木揚不再理他,听聲音解別汀應該是在樓下。

    果不其然,他下去時解別汀已經準備好了早餐,直接吃就行。

    解別汀給他倒了杯牛奶,語氣悠悠︰“突然想起來,喝醉酒怎麼會有反應?”

    自己把床單搞髒了不說,後來還梆兒硬。

    木揚臉色一僵,打著哈哈︰“可能是生理性基因突變?”

    “……”解別汀笑了,被糊弄了也不生氣,他指指木揚已經充好電的手機,“去看看熱搜。”

    木揚狐疑地點開,看到#神明注視著他的人間#時還在想這什麼中二標題,肯定跟他沒關系,緊接著上一條就是#他的人間愛上了小皇文#

    氣氛瞬間凝固。

    木揚想死的心都有。

    他顫顫巍巍點開自己的主頁,他真的給昨晚看得那篇點了個贊。

    啊!!!

    有些人活著,其實已經死了。

    有些已經死了,但一個親親就可以活。

    不,要十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