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真的不是雙重人格

正文 第195章 絕望的心願

    第195章

    “我和以前不一樣嗎?”

    在通訊關閉後, 國常路大覺舉起手來看著自己的手心,但是他並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變化,更沒有感覺到自己和以往有什麼區別。

    他微微皺眉, 轉身走出房間,會議室中, 其他三位王權者還坐在原地。

    看到黃金之王出現,三輪一言看向他,“御前, 事情如何?”

    “白銀之王在不久後就會到達。”黃金之王坐下, “作為第一位王權者, 他或許能知道一些。”

    “也好。”三輪一言道︰“在此之前我們有一個請求,御前, 可以讓我們見一見石板嗎?”

    國常路大覺微微皺眉, “為什麼?”

    “因為察覺到不對,也是為了保證石板的安全。”宗像禮司道︰“有人告訴我, 我的行為似乎和之前有所差別,我想確定一下這種差別到底是由什麼帶來的。”

    “王權者不會被外物影響。”

    “那就讓我們看看。”周防尊聲音平靜,當然也沒有絲毫敬畏之心。

    他並不討厭黃金之王,但也不會喜歡他, 櫛名安娜出事如果真的延伸一下, 只能說黃金之王過于忽略手下,所以才會讓權利極高的氏族做出對一個孩子殘酷實驗的行徑。

    三輪一言也開了口,“此事確實有些蹊蹺。”

    國常路大覺看著他們,片刻後他點頭,“可以, 那就來吧。”

    他站起來, 聲音平靜。

    在和白銀之王通訊的時候, 威茲曼說他不對勁,雖然自己沒有察覺到,但他不得不在意威茲曼的話。

    難道說真的有什麼東西在影響著他?

    來到御柱塔,國常路大覺等待著電梯到來,身後是其他三位王權者。

    他一直都知道石板的力量不能釋放太多,到現在已經過去70年,石板一直都被他封印在御柱塔深處,石板的力量不會解封,世界不會因為石板力量混亂,這才是最好的局勢。

    電梯門打開,黃金之王踏進去。

    在電梯往下的時間,他開始想︰如果石板真的跟無色的預言一樣被毀壞應該怎麼辦。

    世界沒有異能,也不會有王權者,更不會有氏族,只有普通人存在的世界……嗎?

     嚓一聲,電梯門打開,國常路大覺猛地睜大眼楮。

    “這里就是石板之間?”周防尊看著周圍,“但是並沒有其他特別的地方。”

    “不對,你們看周圍,到處都是安保設置和監控器,防衛做的很好。”宗像禮司開口,“但是,為什麼我沒有看到石板?”

    “確實,石板在哪里?”

    國常路大覺迅速離開電梯,他轉身直接跑到監控室,他過于匆忙,甚至沒來得及和剩下的人解釋,三位王權者看著黃金之王焦急的身影,三人追上去,很快他們就一起看到了石板之間遺留的監控。

    在監控中,石板頂部圓圈一樣的紋路亮起來,下一刻,整塊石板迅速從石板之間消失。

    “消失了?”

    “這就是我在預言中看著石板在外界的原因?”三輪一言摸著下巴,“但是,卻不是那位年輕人帶走的,而是石板自己消失嗎?”

    “立刻搜索石板!”黃金之王直接下達緊急命令,“不管是被帶走還是自發離開,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找到它!”

    等命令完畢,黃金之王重復看著那段錄像。

    他想︰為什麼?

    石板一直被封印在御柱塔石板之間,石板上的封印他一直沒有動過。

    難道說︰石板真的有生命?

    ……

    日向創坐在天台上,一邊吹著冷風一邊敲擊著鍵盤。

    敲了片刻後日向創停下手指。

    “所以說,為什麼。”日向創道︰“為什麼是我在這里侵入Jungle的系統找綠王的位置,出流你要是找的話很快就能找到了吧?”

    神座出流平靜開口,“是你的訓練。”

    “哈?”

    “你要盡快掌控才能。”神座出流這樣回答,“將才能變為你的東西。”

    日向創皺眉,“為什麼?”

    “因為是一個好機會。”神座出流平靜開口,“在獲得才能後,你對才能的掌控並不強,這是因為你十幾年都是無才能的人生,驟然獲得才能對你來說相當于強行灌輸的外物,所以無法在短時間內消化。”

    “嗯。”日向創點頭,“然後呢?”

    “但是你現在是失憶狀態,這相當于將一個人重置,在恢復記憶之前,你就是一個空白的層面,以空白的狀態來適應才能,將它轉變為自己的能力。”

    日向創眨眨眼楮,“你一直都讓我獨自處理問題就是這個原因?”

    “嗯。”

    “好,我听你的。”日向創繼續點擊鍵盤,開始從Jungle系統中尋找發布者的位置。

    但是想找到綠王實在是很艱難,作為僅次于黃金之王強大的綠王,他代表著變革,所謂的變革更多基于系統和網絡上,綠王的通訊手段非常之強,只要他不主動暴露,那麼他永遠都會是那只黃雀在後的黃雀。

    日向創調查了一會兒,就在這時,叮咚一聲,Jungle系統突然發布一條新任務。

    他好奇的點開,下一刻便看到任務內容。

    但是這並不是任務,而是一份‘任務暫時停止’的通告。

    “唉?”日向創看著上面的文字,“任務停止?等一下,這樣的話……”

    話音還沒落下,整個Jungle系統直接停運,日向創被系統彈出來,被拒絕訪問,不只是日向創,無數Jungle的玩家也同時被彈出系統,那些隱藏的Jungle用戶茫然的看著屏幕,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綠王大本營內,磐舟天雞皺眉看著比水流。

    “為什麼要關掉Jungle的運營?”比水流看著磐舟天雞,“你在想什麼?”

    “是你在想什麼,流。”磐舟天雞看著他,“我們不是計劃過嗎?要等到黃金之王死亡,我們的勢力壯大後才開始行動,石板的奪取沒有那麼容易,為什麼流你突然激進的要立刻開始奪取石板?”

    比水流盯著磐舟天雞,“因為我等不及了。”

    “什麼?”

    “我要立刻得到心髒,立刻從這里站起來,立刻獲得力量!”

    “所以不顧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生命?去做這種事情?”

    比水流皺眉盯著磐舟天雞,他說︰“不要妨礙我。”

    看著這個模樣的比水流,磐舟天雞感覺到不對勁,他想一定是出問題了。

    這根本就不是以前的比水流。

    視線轉回,日向創試著通過後台進入Jungle系統,嘗試過多次後還是宣布失敗。

    整個Jungle系統都是關閉狀態,就像是沒有連接電源更沒有打開的電腦,根本不可能侵入這種關閉狀態的系統。

    日向創嘆氣,他合上電腦,“還是找其他辦法吧。”

    就在這時,他感覺到身後有一點冷,他轉過頭的瞬間,面前突然變成星辰大海,日向創發現自己正站在星辰中。

    “啊。”日向創眨眨眼楮,“什麼?”

    “終于見面了,異世界的來者。”

    一道光芒閃爍,日向創抬起頭來,下一刻便看到了一個眼楮帶著怪異色彩的孩子,她漂浮在日向創的面前,看著他的眼楮,日向創突然想起一幅畫,那幅畫混雜著各種顏色,顏色凝固在一起,仿佛整個世界。

    日向創看著她,“你……”

    “德累斯頓石板,這是他們喊我的名字。”

    【竟然真的有意識體?!】日向創震驚的開口。

    沒有人回答。

    日向創微微愣住,他小聲在心里開口,【出流?听得到嗎?】

    “我隔絕了你和他的聯系。”對面的女孩道︰“所以,你無法和他對話。”

    “但是為什麼?”日向創皺眉,“你知道出流的存在我不意外,但你為什麼會做這種事?這是什麼他不能知道的事情嗎?”

    女孩注視著日向創,片刻後她才開口,“我是德累斯頓石板,是心願的集合體,我從你的身體里听到了這樣的心願,于是我便出現,實現你的願望。”

    “哈?”日向創皺眉,“你說我的願望是不和出流聯系?”

    “更具體的話應該說不希望他存在。”女孩平靜開口,“這就是你的願望。”

    日向創在心里默默吐槽。

    他想︰他是失憶了,不是傻了,腦子沒有問題,他雖然不知道神座出流做過什麼,但日向創忠于自己,他的內心告訴自己,他喜歡神座出流,每次听到他的聲音都會不自覺的放松,他忍不住想要對神座出流好。

    這怎麼會是討厭到想要神座出流消失呢?

    “你知道絕望碎片嗎?”日向創轉移話題。

    “知道,現在它就在我體內。”女孩道︰“因為我是願望的化身。”

    “所以?”

    “所以,我會實現它的願望。”女孩說著讓人費解的話,“我贊同它的心願,所以會消耗力量為它實現願望。”

    “哈?”日向創茫然,“你不覺得自己的邏輯很怪嗎?”

    日向創試著描述,“就是,你們似乎都不是人類的形態,都是以物的形式存在,但現在你告訴我,你要實現一個碎片的願望?”

    “就是這樣。”女孩點頭,“就是因為我們皆是造物,所以才要實現願望。”

    “人類將我們當作工具,卻從未想過我們也曾擁有意識,不管是絕望也好希望也好,都只是工具罷了。”

    “我會為它實現願望,也便承認了它的存在。”

    “是嗎?”日向創想了想,“倒是也挺合理,我支持你。”

    女孩微微愣住,他看著日向創,“你贊同我?”

    “當然。”日向創點頭,“既然擁有意識,擁有思想,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嗎?”

    “祝你成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