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在哥譚過暑假

正文 第154章 番外︰我和超英們

    1.

    我見到的綠燈俠不多, 這個俗稱“宇宙片警”的職業工作地點在在遙遠的宇宙,我願把去宇宙上班的地球人稱之為“宙漂”。

    我見到的第一位綠燈俠哈爾,是一位和藹可親的叔叔, 第一次見面就用他的綠燈戒指給我做了一個綠燈倉鼠球玩。

    據說他就是這麼敷衍每任羅賓的,大家第一次見面都被熱心哈爾叔叔用倉鼠球載飛過。

    我對哈爾叔叔的想象力充滿期待。

    “哈爾叔叔能變一個高壓鍋出來嗎, 我們缺鍋煮飯。”

    “……有點難度。”

    “那電飯煲吧,電飯煲也行。”

    “……呃。”

    “實在不行普通的鍋也可以, 只要不漏就行。”

    我們在綠瑩瑩的鍋里燒了半天水,最後發現綠燈能量隔熱。

    “……我們還是叫外賣吧。”

    “外賣吧。”

    2.

    我認識的第二位綠燈俠是凱爾。

    凱爾是一位多愁善感的畫家, 他是天生的藝術家。

    “這個配圖怎麼樣, 女主角這麼穿是不是更好看一點, 這樣配色會不會和諧。”

    “哇, 太太厲害, 太太牛逼, 太太怎麼畫都好看!”

    “你看尾款......”

    “馬上馬上,太太用哪個行的銀行卡?”

    3.

    鋼骨的定位很奇怪, 他既是正義聯盟成員,又是少年泰坦的成員。

    不管怎麼樣, 我們的年齡差距都不大。

    我們第一次見面, 我就知道, 這位將成為趙缺德的心上“人”。怪不得缺德師兄手里關于鋼骨的資料要成沓計算, 如果有機會, 他一定不介意把鋼骨捆到他的實驗台上。

    但我最關注的並不是這個問題。

    “你會把磁帶塞進胸口播放主題曲嗎?”

    “啊?”

    “你會唱《GO!》嗎?”

    “什麼?”

    “好吧, 最後一個問題, 你能和另一個鋼骨合體變成戰車或者變形金剛嗎?”

    “???”

    “唉。”我羨慕地嘆氣一聲。

    鋼骨做飯一定非常方便, 一人兼職烤箱微波爐高壓鍋榨汁機絞肉機, 手心攤開沒準可以淋點橄欖油烤肉。

    冒昧問一句, 他需要吃飯嗎?

    還是說可以直接喝機油?

    4.

    戴安娜,英姿颯爽的亞馬遜公主,盛開在望塔的百合花。

    以上形容詞雖然肉麻,但我很爭氣地沒有當著戴安娜的面說。

    有神奇女俠當媽,誰還要每天穿成老蝙蝠滿城飛的爹啊!

    兩個媽也不是不行。

    “這就是你圍著戴安娜嘰嘰喳喳‘姐姐姐姐姐姐姐姐看我’的原因嗎?”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嘿嘿。”

    “你真是不怕差輩。啊,戴安娜過來了。”

    “啊,姐姐!姐姐餓不餓,姐姐想吃冰激凌嘛。最近哥譚新開了一家甜品屋,姐姐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試試?”

    5.

    綠箭俠,老實說我對他印象不是很深刻,可能是因為我看到他就會忍不住聯想到鷹眼的緣故。

    更關鍵的問題在于黑金絲雀的皮夾克和漁網襪真的很引人注目。能看見黑金絲雀的腿,誰還去看山羊胡的羅賓漢大叔啊!

    用箭的超級英雄都是有老婆的人生贏家嗎,可惡!

    “姐姐要不要喝飲料,姐姐喜歡什麼類型的女人,姐姐要不要跟我和戴安娜一起去哥譚新開的甜品店吃甜點?姐姐是哥譚人吧,老板會給哥譚人打折哦!”

    “哦哦,我也听說過那家甜品店,听說那里的甜甜圈很好吃......”

    “女生的聚會,叔叔就別去了吧,我幫你點一份甜甜圈的外賣吧。”

    “......為什麼我是叔叔,她就是姐姐?”

    “哎呀,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嘛。”

    6.

    正義聯盟的人生贏家之一,海王,一個擁有膚白貌美小美人魚老婆的男人。

    見不到小美人魚很可惜,我只見到了長相狂野的海王本尊。

    說實話,那身綠鱗戰甲真的很想讓人上前和他打招呼,“嘿,美人魚戰士,你的搭檔企鵝男孩呢?陸地的伙食是不是比比奇堡好一點。”

    出于禮貌,我沒這麼問。

    我只問了一句,“你真的能和魚說話嗎?”

    ......

    ......

    我覺得我這輩子都見不到小美人魚了,嗚嗚。

    7.

    午夜戰士,一個看戰衣和我爹很像,實際上和迪克才是朋友的男人。

    看臀識迪克第一人,不愧是聞名地府的純愛戰士,這項技能連我爹都沒修練出來。

    當然,也可能是我爹練成神功但沒告訴我們。

    這位午夜戰士雖然行事作風異常血腥,名場面是渾身浴血咧開一個嚇哭小孩的笑,然而在阿波羅面前他是一位很有情趣的伴侶,在朋友面前他也是一位風趣幽默的伙伴。

    “這個蛋糕真棒,可是再吃下去,我的皮衣就要崩開了。”

    “那怎麼辦,誰讓你的制服這麼貼身。”

    “等我去換大一碼的放縱專用戰衣。”

    8.

    火星獵人,熱愛奧利奧餅干的火星人,罕見的精神系能力者,是放在哪里都要被哄搶的人才。

    我也很眼饞他的能力。

    “這項能力真的很方便啊,必要的時候還能冒充成別人去一線吃瓜。”

    “我有這麼做過。”

    “嗯?”

    “我偽裝為女模特去韋恩集團的酒會上圍觀過女明星強吻布魯斯•韋恩。”

    “嗯??!”

    “噓,不要告訴他。”

    9.

    康斯坦丁,我爹的兩大魔法工具人之一,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典型。

    我是在見到他之後才知道他和我師父是牌友。

    我師父每天都在和哪些妖魔鬼怪打牌?

    “你師父上次輸的錢還沒給我,你要替他還嗎?”

    “什麼師父?我沒有師父,我自學成才。”

    10.

    沙贊,拯救世界的小孩,畫風與美漫格格不入的小可愛,變身後自帶身高肌肉大背頭。

    然而神奇隊長再厲害再強壯都沒有用,小孩該寫的作業還是要自己寫。

    “你的暑假作業還沒寫完嗎,達米安放假第一天就解決了哦。”

    “嗚、嗚嗚。”

    “不要緊,小喬也沒寫完,不過他比你好一點,只差三篇社會實踐報告、一本讀書筆記和一本數學作業。”

    “嗚嗚嗚、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