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瞞著病嬌陛下生崽後

正文 第39章 記憶恢復後(八)

    沈雲翹垂眸看看這封信, 再抬眸看看劉曜,總感覺自己在做夢,她伸手揪了揪胳膊上的肉, 沈雲翹疼的五官扭曲。

    劉曜淡淡地掃了她眼, 見她這樣一副傻樣,他扯了扯嘴皮子, 便要離開。

    沈雲翹見劉曜要走,下意識伸出手,拽住他黑色衣擺。

    劉曜回過頭。

    沈雲翹松開他衣擺,嘴唇動了好幾下, 吐出兩個字,“謝謝。”

    劉曜轉身, 離開了沈雲翹的臥室。

    目送劉曜離開,沈雲翹坐回床上,打開他給的證據看了一遍, 眉頭越來越擰。片刻後,她把證據放在枕頭下,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醒來,沈雲翹先伸手摸了摸枕頭下的東西,依然存在, 她心情復雜地從床上起來。

    午膳之後,沈雲翹去了畫眠樓。

    她把劉曜給她的東西交給了沈雲瓊,沈雲瓊看後, 臉色微變。她婆母縱然能在趙國公府耀武揚威,但在家人面前霸道強勢不違法。

    可這些事……都是違法的。

    沈雲瓊把東西瀏覽完, 一顆心跳的有些快, 她問沈雲翹, “這些是你打听來的?”

    听到沈雲瓊這樣問,沈雲翹沉默了下,搖了搖頭,“不是我。”

    “那是……”沈雲瓊也覺得不應該是沈雲翹,畢竟這些事都極為隱秘,她應該沒這個能力查出來。她瞬間想到了她父親,可想到這兒,她又否認了,要是她父親查出來了,應該是他交給她,而不是給雲翹。

    想到這兒,沈雲瓊腦子里突然浮現一個人。

    這時候,沈雲翹也開了口,“是……陛下。”

    沈雲翹又道︰“姐姐,而且他還說了,你要是想和離,蓁蓁一定是會跟著你的。”

    沈雲瓊眨了眨眼,她握住沈雲翹的手腕,“陛下和你……”

    沈雲翹頓時心慌意亂,她連忙說,“我和陛下現在怎麼樣不重要,重要的是,姐姐,你想好怎麼做了嗎?”

    提到這件事,沈雲瓊眼皮垂下,神色變得復雜。

    沈雲翹皺了下眉,“姐姐,反正蓁蓁能跟在你身邊,你也沒有好擔心的了,不如和離算了,以後重新找個疼愛愛你的如意郎君。”

    沈雲瓊聞言,沒吭聲,沈雲翹還想再勸勸她。

    這時候,春月走了進來,低聲道︰“小姐,姑爺來了,老夫人問你要不要見他?”

    沈雲翹听了這話,眼神落在沈雲瓊身上,就見她握緊了放在信封里的證據,呼吸變得有些快速。

    沈雲翹叫了她一聲。

    沈雲瓊抬起頭,猶豫了一番,道︰“我想見見他。”

    沈雲翹頓感不妙,猶豫了下,她說,“姐姐想見就見吧。”

    一刻鐘後,孟泉來到了畫眠樓,他一身天青色直綴,容貌溫雅,眼底帶著烏青色,看見沈雲瓊躺在床上,他疾走幾步,沈雲翹哼了一聲,孟泉在距離床頭五步之遙的地方站住。

    他先對著沈雲翹叫了聲二妹妹。

    沈雲翹扭過頭,沒有搭理他。

    孟泉倒也沒生氣,他看向氣色不好的沈雲瓊,聲音很溫柔,“雲瓊,你,你今天身子好些了嗎?”

    沈雲瓊淡淡的,“好些了。”

    孟泉忙不迭地說了聲這就好,又道︰“雲瓊,母親已經知道不對了。”

    沈雲瓊聞言望向他。

    孟泉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什麼。

    沈雲翹見狀,直接幫沈雲瓊問了她心里想問的話,“你母親真的知道不對了嗎?”

    孟泉連忙點頭,“自然是知曉了。”

    “既然如此,為什麼她沒有親自上門,來探望姐姐,也沒有來康遠侯府向的伯父祖母賠不是。”沈雲翹眼神銳利地看著他。

    孟泉避開了沈雲翹的眼神,“她昨日也病了,不好……不好來。”說完了這句話,他趕緊對沈雲瓊道,“我父親今日來了,而且我母親已經同意了,不再讓我納表妹為妾。”

    “不納表妹為妾,就是納不是表妹的人為妾了。”沈雲翹語氣不太好。

    孟泉急忙道︰“我誰也不納!”他哀求地望著沈雲瓊,“雲瓊,我不會納妾的,就我和你兩個人。”

    沈雲瓊聞言,眼神又有了細微的波動。

    沈雲翹連忙道︰“你現在說的倒是好听,若是你娘以後一哭二鬧三上吊,你就不會妥協嗎?”

    “我不會妥協的。”孟泉聲音有些急切,“我要是再妥協,就罰我天打雷劈,不得好……”

    “好了。”沈雲瓊打斷了孟泉的話。

    孟泉見狀神色一喜,又說︰“雲瓊,蓁蓁也很想你,本來我今天打算帶她來看你,又想著你要靜養,打算過幾日再她來看你。”

    沈雲瓊握著被褥的手指收緊了,俄頃,她嗯了聲,“我知道了。”

    又說,“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孟泉嗯了一聲,這才三步一回頭地離開了沈雲瓊的屋子。

    孟泉一走,沈雲翹迫不及地坐在了床邊,她神色復雜地望著沈雲瓊,半晌後,沈雲翹問,“姐姐,你是不是還想繼續和他過日子?”

    沈雲瓊緩緩抬起頭來,見沈雲翹臉上滿是不贊同,她笑了笑,輕聲說︰“雲翹,為難我的一直是他的母親,他對我一直很好的。”

    “他要是真的對你好,怎麼能讓他母親欺負你。”沈雲翹急道。

    沈雲瓊一怔,低下頭道,“我知道他有些愚孝,懦弱。”她抿了抿唇,握住沈雲翹的手,勸她道,“可有那些證據在,孫氏馬上就不能耀武揚威了,孫氏不在國公府,你姐夫性格溫和體貼,國公爺從來不插手府中的事務,我以後會過的很好的。”略微停頓了下,沈雲瓊又道,“而且,我還有蓁蓁,和離的話,名聲也不好。“

    沈雲翹听後,沉默了良久,最後忍不住問道︰“姐姐,你還喜歡他是吧?”

    沈雲瓊沉默不語。

    沈雲翹腦袋有些疼,她猛地一下站起身,對沈雲瓊道︰“算了,我不說了,這是你的日子,你自己想好就是了。”

    說完,沈雲翹就走了出去。

    她回到了春間院。

    時間一晃,就到了夜里,沈雲翹躺在床上,卻毫無睡意,不知到了什麼時辰,她听到細微的響動,沈雲翹睜開眼。

    床頭站了個熟悉的人,盡管對方一襲黑衣,依舊遮不住眉眼間的i麗。

    沈雲翹坐了起來,烏黑的發散在後背,她道,“我姐姐應該不會和離。”

    劉曜哦了一聲,在紅木圓桌前坐下,拿起茶壺給自己倒了杯溫水。

    沈雲翹下了床,坐到了圓桌的另一側,語氣悶悶的,“她喜歡孟泉,舍不得孟泉。”

    劉曜喝了口水,提醒她,“孟泉是她夫君,她喜歡他很正常。”

    “可是他懦弱無能,只會听他娘的話,甚至還同意了納妾。”想到這些,沈雲翹很生氣,而且今天雖然蒙孟泉說以後不納妾了,可是他原來都同意納妾了,這個話不知道有效期有多久。

    “我都不知道我姐姐還喜歡他什麼?”沈雲翹神色怏怏,又問劉曜,“你知道嗎?”

    劉曜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沈雲翹聞言收回目光,自己去想。

    這時候,劉曜的聲音傳了過來,“不過感情這種東西本來就說不清楚。”

    他話一下子吸引了沈雲翹的注意力,沈雲翹狐疑地看著他,他居然能說出這些話來。

    “就好比當年。”劉曜說。

    “當年?”沈雲翹神色茫然地問,“什麼當年。“

    劉曜說︰“當年你想要我做夫君的時候,你身邊很多人都不同意。”

    “她們嫌棄我身世不清,太冷漠,不好接觸,不會體貼人,但你就是喜歡我。”

    “想要我給你當夫君。”

    沈雲翹怔了怔,“是……是嗎?”她都記不得了。

    看到沈雲翹這樣一副茫然的樣子,

    劉曜心情頓時又不好了,他眉眼間籠罩著一股幽色,冷著嗓子問,“這幾日有沒有想忘記了的事?”

    沈雲翹啊了一聲,小聲說︰“這兩日我都在想姐姐的事。”

    見劉曜臉色瞬間不好,她又說,“不過明日我會繼續好好想的。”

    劉曜深深地看了她幾眼,又告訴她,“過幾日我要去秋彌,你記得和你伯父一起去圍場。”

    “秋彌?”沈雲翹愣了愣,然後應了聲好。

    劉曜又看了她好一會兒,起身說︰“我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