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和豪門霸總聯姻後我爆紅了

正文 第74章 【解約】

    謝璽牽著狗子被酒吧外的保安攔了下來, 最後被謝璽直接消費了他們這里一瓶上萬的酒立刻放行不說,還說要幫謝璽照顧狗子。

    謝璽差點沒笑出來,要不是時機不對, 他懷疑裴瑯想一腳把人蹬開。

    因為酒吧里很吵,人也多, 謝璽怕有人踩到裴瑯,干脆把狗子抱了起來。

    于是,不少酒吧的人看到一個身形不錯但看不出模樣的年輕人就這麼抱著一只雪白的狗子招搖過市。

    有人忍不住上前搭訕, 都被狗子凶巴巴給汪走了。

    等終于被帶到樓上往包廂走, 裴瑯回頭撇了謝璽一眼︰都戴著口罩也不讓狼省心。

    謝璽會看他一眼, 然後把狗子放在了地方︰那就自己走著吧。

    裴瑯︰“……”

    謝璽拿著牽引繩,慢悠悠被帶到邢榮霍告訴他的包廂號的隔壁。

    進去後, 雖然隔了音, 但不夠徹底,依然能听到外面吵鬧的聲音, 但明顯清淨不少。

    謝璽就坐在隔壁一牆之隔的沙發上,他耳力好,雖然不能听得特別清楚,但也不是完全听不到。

    謝璽等酒吧的人把酒水都拿進來後, 給邢榮霍發了一條消息︰我到了, 在隔壁。

    另一邊,邢榮霍從到了這里這一顆心都沒放下來過,說是一哥生日宴,幾乎半個公司的藝人都來了。

    等他到了,發現包廂里除了幾個頭部的藝人, 別的藝人都說是在樓下的舞池, 包廂里也就這麼幾個人。

    除了老板和今晚的主角一哥外, 還有先前邢榮霍見過的那位大師。

    大師每次看到他,邢榮霍就感覺自己渾身毛毛的,仿佛下一刻他就會被不知從哪里掉下來的東西給砸到。

    謝璽的這句話像是定心丸,讓邢榮霍徹底放下心,主動倒了一杯酒,敬一哥禹翎︰“翎哥,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喝!”

    禹翎其實也不懂,今天壓根不是他生日,但老板說他是,那他只能是。

    禹翎憐憫看了邢榮霍一眼,也不知他怎麼得罪老板,老板點名今天非要讓他過來。

    喝過之後,邢榮霍看向老板︰“老板,我今晚還有點事,要不……”有小大師坐鎮,他也想早點知道老板到底還想搞什麼ど蛾子。

    老板一听這話,先看了眼大師,這才笑著拍了拍身邊的位置︰“不著急,小邢過來坐,大師說有事要和你說。”

    老板這麼一說,禹翎讓開走到一邊。

    邢榮霍只能硬著頭皮坐過去,老板壓低聲音,哥兩好似的攬著邢榮霍,瞧著像是關系好,實則是禁錮著邢榮霍不讓他離開。

    大師不知又從哪里弄來一串念珠遞給他︰“邢先生,上次那個護身珠沒能護你周全,差點害你這麼慘。這次貧道又新專門為你請了這個護身珠,保證能護你周全,保你安全。”

    邢榮霍看到遞到眼前的念珠︰我可你去大爺的。

    還護他周全,是取他狗命吧?

    邢榮霍干笑一聲︰“這不好吧?畢竟我也沒別的錢再買一個,就算了……”

    大師拖長聲音︰“誒——貧道和邢先生有緣,既然如此,談錢就傷感情了,這護身珠免費送給邢先生。”

    邢榮霍欲哭無淚︰都免費了,看來這次怕是比死還慘,小大師救命。

    邢榮霍裝作伸出手要去接,只是就在要踫到護身珠的時候,突然像是觸電一般,渾身抖了起來,嘴里還發出尖叫聲︰“你干什麼?!”

    邢榮霍這突兀的一聲,不僅把老板和大師驚住了,其余人也頓時鴉雀無聲,意外看著突然站起來的邢榮霍。

    因為包廂里很暗,所以他們也沒看清角落里剛剛三人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但明顯此刻那位大師的手還是伸向邢榮霍的。

    邢榮霍背對著他們渾身都在顫抖︰“老、老板,你這是什麼朋友,說免費送給我什麼護身珠,我都說了我不要了!他還非要給,還、還偷摸我……太過分了吧?”

    老板听懂後臉色鐵青︰“邢榮霍,你胡說什麼?”

    邢榮霍指著二人︰“老板,我這麼信任你,你竟然給這老東西拉皮條!”

    老板︰“??”

    大師︰“…………”

    那大師也臉色不太好看站起身︰“你這施主怎麼能亂冤枉人?”說著,手里已經多了一張符紙往邢榮霍那邊去踫,只是他的手剛踫到邢榮霍,後者已經握住他的手腕︰“你看,他膽子這麼大,竟然明目張膽……”

    說罷,突然就把眼前的茶幾給掀翻了,上面的酒水撒落一地,邢榮霍在所有人都驚住的時候,出其不意跑了出去。

    邊跑還邊喊救命。

    所有人都被他這騷操作給震驚了︰??

    其余幾個藝人此刻也懵懵的,難道……邢榮霍真的被輕薄了?否則怎麼這麼瘋?

    老板和大師臉色不太好看,看邢榮霍跑出去,兩人對視一眼,老板呵斥出聲︰“還傻愣著干什麼?把他抓回來!別讓他亂說!”

    邢榮霍喊著跑出去,其余人回過神也連忙跟了出去。

    邢榮霍出了包廂,開始一個包廂接著一個包廂推開門喊救命,推開兩個後立馬去推了謝璽的包廂︰“救命啊!”

    全程听完的謝璽︰“……”他只是讓邢榮霍弄出點動靜好讓他過去,可誰知道邢榮霍搞得這麼大,他這是不要名聲了?他別忘了自己還是個藝人。

    邢榮霍也有些心虛,他自然知道,卻也是故意弄得這麼大,畢竟名聲什麼的可沒命要緊。

    老板這是狠了心要他的命,他還有好幾個月的合同,就算是不搞這一出他接下來也好不了,還不如先把老板和害他的大師給名聲弄臭了。

    謝璽看事情已經這樣,裝作剛巧在這里,見義勇為把邢榮霍護在身後︰“怎麼回事?”

    幾個藝人也一臉懵逼,包廂因為剛剛那一番已經出了不少人。

    等看到臉熟的明星,激動興奮直接打開了手機開始錄制。

    老板和大師對視一眼,就要上前先把這事給壓下去,這個邢榮霍不會是發現什麼了吧?

    只是此刻被這麼多人圍著,壓根也不敢做什麼,只能老板出面︰“都是誤會誤會,大家都回去吧,別拍了,今個兒所有的消費我買單了!”

    這時候經理已經帶人過來了︰“這是什麼情況?”

    邢榮霍這時探出頭︰“快,幫我報警,我老板騙我說今天是公司一哥的生日宴,把我弄來卻拉皮條,我不從,他們還想抓我回去!”

    邢榮霍這張臉一路,本來已經覺得可能是誤會的看客哦豁一聲︰“……”所以他們這是現場吃到一手瓜了嗎?

    這不是邢榮霍嗎?

    老板氣得臉都綠了,看到剛剛放下手機的眾人又偷偷拿起了手機。

    事情鬧成這樣,經理一看吼不住,直接報了警。

    最後一行人都被帶到了警局,這也是謝璽一開始沒想到的,不過他也沒想到邢榮霍倒是夠干脆的,名聲的確沒命重要。

    老板和大師淡定坐在那里,一口咬定絕對沒有的事。

    大師冷笑一聲︰“我只是受到這位先生邀請過去給這位邢先生送一串護身珠,結果珠子剛遞過去,這邢先生突然就說我輕薄他,這怎麼可能?”

    邢榮霍在一旁補充︰“只是送嗎?明明是賣,你之前就一串珠子收了我一百萬。就這珠子,我去找人問了,外頭只賣二百塊,警察同志,我懷疑這人是騙子,我老板是他同伙。上次騙了錢,這次打算騙色。”

    老板和大師氣得胸膛起伏︰騙他X的。

    同來的幾個藝人︰??臥槽!

    邢榮霍把護身珠遞過去︰“就這珠子,警察同志你說,他怎麼就值一百萬了?這不是騙子是什麼?”

    大師咬牙︰“這明明是護身珠,能護你周全?”

    邢榮霍嗤笑一聲︰“那我怎麼戴上還出事了呢?那我再告一句,宣揚封建迷信,更要不得。”

    老板和大師︰“……”

    邢榮霍紅著眼圈︰“我要不是實在受了天大的委屈,我一個靠臉吃飯的,怎麼可能自己砸了飯碗用毀自己名聲的辦法這樣?”

    另外幾個藝人對視一眼︰對啊,畢竟這事都傳出去了,這……

    難道老板真的……

    所以等詢問他們的時候,他們也老老實實把自己這邊看到的情況說了出來。

    謝璽這邊更是直接說自己本來帶著自己的狗來長長見識,突然這位先生來求救。

    大師一看情況不太對,立刻表明身份︰“我其實是位大師,這位先生面相上看霉運纏身,所以我才替送他這個護身珠解他的禍,這些這位先生可以替我作證。”

    老板立刻連連頜首。

    眾人卻不信,畢竟怎麼可能?之前不還有個什麼道觀的大師說自己很靈,結果最後都是騙子,還害人。

    大師咬牙,決定用真本事堵住所有人的嘴,他突然要求拿來朱砂符紙,他來展示自己獨門絕技。

    邢榮霍看到這有點擔心,他本來是想把這兩人送進去的,但萬一真的證明這騙子有本事的話……邢榮霍看了謝璽一眼,直到謝璽淡定看他一眼。

    有他在,這大師就算是有真本事,也別想使出來。

    為了讓大師死心,還真的給他找來朱砂符紙和毛筆。

    大師的確有點本事,他會控物符,但只能撐幾秒,但這也足夠讓人相信他是的本領。

    只是這次大師信心滿滿寫完,卻半點也沒用。

    試了無數次,次次都以失敗告終。

    邢榮霍暗自夸贊了一番小大師的本事,這才涼涼看向大師︰“還說不是騙子,是不是故意拖延時間?警察同志,我懷疑他以前也這麼騙過別人,一次一百萬,那算下來,可是個大案。”

    謝璽在一旁也幫腔︰“我覺得邢先生說得對,這位老板這麼熟練,怕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也許這位老板和大師也是一伙的,分工合作,查查兩人的賬戶,一旦有不尋常的,肯定有貓膩。”

    老板和大師二人臉色一白,難以置信看著謝璽︰他特麼又是哪里冒出來的?

    謝璽之所以讓查,自然是考慮到如果真的是二房動的手。

    能讓這位老板和大師心動幫他們寧願害人也要讓裴氏名譽受損,怕不是一筆小錢。

    只要查到來路不明的錢,這位老板的嘴肯定沒這麼嚴,到時候不怕真相不被查出來。

    因為要記筆錄,邢榮霍幾個藝人和謝璽一起過去,等到謝璽的時候,他把口罩摘了下來。

    一時間所有人︰“……”

    邢榮霍難以置信指著謝璽︰“你、你你不是……不是那個謝璽嗎?怎麼會是你?”

    他這反應更加讓所有人認為他之前真的不認識包廂的人,真的是偶遇。

    謝璽抱著狗子︰“看來真的挺巧,沒想到在酒吧也能遇到邢先生。听了邢先生的委屈我也替邢先生不值,不如這樣,邢先生有沒有興趣來我舅舅的公司,保證沒有這些問題。”

    邢榮霍都為了小命把自己的名聲都不顧了,他既然這麼不想留在原先的公司,別的公司怕也不一定敢接收他,但總不能真的讓人就這樣了,剛好簡舅舅的公司也缺新鮮血液。

    邢榮霍一開始是震驚的,畢竟小大師怎麼就成了謝璽?

    但想到身形的確很像,如果跟著小大師,那以後還怕什麼?

    邢榮霍沒想到峰回路轉還有這等好事︰“我願意!我肯定願意!只是公司那里……不一定會放人,還有好幾個月合約才到期。”

    謝璽︰“這些我們這邊會去談。”

    同行的幾個藝人听完也有些蠢蠢欲動︰“謝先生,您看要不……把我們也接收過去?”

    今晚的事怎麼看都不對勁,老板那態度,十之八|九就算不是拉皮條怕也是見不得人的勾當。

    畢竟邢榮霍連名聲都不要也要這樣搞,那怕是要命的事。

    他們幾個藝人還不如邢榮霍名氣大,這萬一以後……豈不是更加任人拿捏?

    謝璽︰“……”

    他沒想到事情還能這樣發展,還沒等謝璽開口,邢榮霍苦口婆心嘆息一聲︰“你們這樣想是對的。”

    老板現在能用他的命換前途,那麼以後也可能是他們中的一個。

    其余人立刻小雞啄米點頭,齊齊期待地看向謝璽︰“謝先生!拜托了!”

    謝璽︰“…………”

    不久後,接到電話听完前因後果的簡舅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