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病嬌美人魚徒弟標記之後

正文 第55章 五十五條龍復活卡

    強大結界撐起無垠海水, 陣法連接著界明媚光亮。

    位于海底深淵酒城,到處紅綢緞和喜慶剪紙燈籠。

    人聲鼎沸長街上,幾個普通馬夫打扮“人”混跡在人群中, 著到處繁鬧議論聲︰

    “說城主夫人醒了, 今日城主要帶著她來咱們城里巡視 ,咱們可一定要表現。”

    一間米面鋪子板一邊往上新米,一邊打趣著隔壁鋪子『藥』草店板, “哈扎,你家那幾個小子看緊一點, 若是城主夫人路咱, 可千萬別讓他搗『亂』。”

    “哪能啊。”『藥』草鋪子板是個豪邁虎族大漢,聞言道︰“我家那小子雖然皮實了一些,可卻很有良心呢, 次城主和城主夫人大喜,他都不用我說, 自個兒屁顛屁顛城衛軍那里領了彩紙, 你看我家燈籠, 還是他掛上呢。”

    到他們對話,路一個青年也湊上了前, “說城主夫人是個大美人呢, 不知道有多美, 還真讓人期待啊。”

    他話音落下, 『藥』草鋪子板頓時急了, 瞪了他一,“噓!可不能說個。”

    “對對對,不能說個。”青年也迅速回了神。

    說城主什麼都,是愛吃醋, 不然也不把城主夫人帶到深淵來生活了,他今日話要是傳出,那可不了,搞不被人以他覬覦城主夫人,那事可大了。

    青年滿後背冷汗,馬夫打扮熊周五卻是上前一步,裝作什麼都不懂問了句,“個確不能提,不到時候萬一城主夫人問咱們里是哪,那咱們要怎麼回啊?”

    他話一出,周圍人頓時都變了臉『色』,那青年更是驚恐跑開了——

    他今日只是有點犯渾,前馬夫簡直是在找死,忘了當初加入酒城時簽訂生死契約了嗎?永遠不能提酒城位置,也永遠不能離開酒城,提了死。

    馬夫敢麼問,還勾引他們回答,壞了。

    周圍人顯然也是麼想,紛紛避讓,轉之間原地只剩下了熊周五和幾個“馬夫。”

    沉三掐了個隔音訣,“看來些人把咱們命令都放在了心上,應當不『露』餡了。”

    “怕到時候君後問起是哪,些人演技不行。”

    熊周五也應了聲。

    次他們幾個鬼修集體冒充馬夫,是了看看酒城里人有沒有裝點一切。

    座城是君上專門了君後打造,所有一切都可以如實告訴她,只除了座城位置——

    位于層層封禁,永遠無法逃離深淵。

    “了保險起見,最還是設置一些暗示法陣。”一行“人”中,一個面容有些陰郁青年抬起死氣沉沉眸子。

    以往君上一直都是暴戾陰鷙,威壓凌冽,讓鬼都不敢抬頭直視,也兩日到了君後才稍顯溫和了一些,昨日還暗暗炫耀君後留下吻痕。

    雖然狗糧吃很痛苦,但也正是因君上心情了,他們日子才了一些。

    了持續樣日子,酒城無論如何都不能出岔子!

    幾個鬼修一致決定要加強法陣,可他們卻猜不到,他們以絕對能很輕松將座城獻給甦小酒君上,此刻正一臉不知所措坐在桌邊,剛剛干了壞事大掌凝滯在了半空之中。

    甦小酒看著他僵硬指尖,饒有興致半倚在門邊,一言不發望著他,想看看條龍有什麼解釋。

    可誰知,寂歡竟只是抿了抿唇,而後若無其事將那件款式依舊和他身上差不多半禮服拿在了手中,站起身大步流星走到她身前,聲音清冷,一轉攻勢,“衣裙樣式繁雜,小酒前些日子受累了,夫幫你穿。”

    甦小酒︰“……”

    她盯著寂歡染上了紅暈耳尖,很想知道以前那麼害羞美人魚公主是怎麼能在麼尷尬場景下一本正經說出番話。

    “你在衣服里灑了什麼?”

    他高大結實身軀具有足壓迫感,肩背挺拔,甦小酒微不可查往後退了一步,同他拉開了距離。

    “……龍鱗。”

    甦小酒沉默了一下,看著寂歡越來越紅俊臉,識趣沒有繼續問下,卻也沒順著美人魚公主話,只是自己從他手里拿了衣服回房間換了。

    換上之前還特地抖了抖。

    在門清清楚楚寂歡︰“……”

    她換上了干淨衣服,到傳來了難掩期待聲音︰“小酒,我想帶你一個地方。”

    甦小酒用一根簡單簪子束起了長發,猶豫著要不要答應他。

    畢竟她剛剛才下定決心要冷他兩日,把寂歡那些病態佔有欲改掉一點,若是現在都狠不下心,日後怕是更加無法拒絕他了。

    “不……”甦小酒正欲要開口,前卻不知何突然一黑。

    她原本已經恢復了四肢失了控制,整個人無力向前栽倒,手臂打落了桌子上花瓶。

    頭頂除了增加金光許久未曾變化氣運光環劇烈動『蕩』,隱隱約約有些裂開跡象。

    靈台內傳來了一陣陣劇痛,甦小酒僅存意識看見求生系統上自己生命迅速流逝,從剛醒來時五年,轉跌落到了年、五年、三年……

    耳畔傳來了沉重腳步聲,一股熟悉強大神識探入了靈台,甦小酒唇邊抵上了兩根溫涼手指,被迫咽下了一股溫熱『液』體。

    濃郁血腥味嗆鼻,是寂歡血。

    腦海里劃個念頭,下一刻,甦小酒徹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等她再次醒來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她被寂歡緊緊摟在懷里,額頭抵著他胸口。

    身體已經恢復了小半力氣,靈台內痛苦也微弱到近乎可以忽略了,只是手腳有些冰涼,甦小酒小幅度動了動,竟然分輕易從寂歡懷里掙扎出了小半個身體。

    盡管他那雙大手依舊緊緊摟著她腰,卻像並不是那麼有力量。

    甦小酒抬起頭,發現寂歡臉『色』異常蒼,身體小幅度發著抖,不止長發,連眉『毛』和睫也全都變成了銀『色』,薄唇幾乎毫無血『色』。

    口中隱約還有一股血味,甦小酒記起了先前事,連忙查探起氣運光環和系統面板。

    氣運光環依舊金燦燦,但上面卻布滿了裂紋,看起來像隨時都要碎裂了。

    而壽命更慘,只剩下了三個月。

    甦小酒內視了一番體內,並沒有發現什麼致命傷,靈力來到了靈台,才發現了異樣——

    原先那根有些細弱仙靈根,此刻卻不知何強大了許多,正在瘋狂汲取她生命力,而那靈根上此刻多了一層層看起來像是用鮮血勾勒陣法,正壓制著那根靈根。

    記起先前喝下那些血,甦小酒臉『色』一下變難看。

    她點開系統面板,發現上面多出來一條提示,“檢測到宿主靈魂受損,建議立刻放棄生命使用復活卡。”

    還是系統除了發布一些諸如煉丹、煉器、生存等任務,第一次發布樣提示。

    甦小酒深呼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她很確定自己段時間沒有什麼危險地方,更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人,導致她突然生命垂危因素只有腦海里那根仙靈根。

    而寂歡實力連屠戮燕池道身都能做到,卻只能用鮮血鎮壓,說明至少也是燕池那一級別人,在她剛穿越時候對她靈魂做了手腳。

    甦小酒其實也一直在疑『惑』,什麼她明明是身穿,卻在一開始擁有了凝丹初期實力,原先以是系統改造,現在看來明顯不是樣。

    心口如同被一盆冷水潑下,甦小酒感知著寂歡體溫,圈卻是完全紅了,滿是難以言喻苦澀。

    她原以他們還有很長時間,可現在三個月,都是他付出了極大代價才換來,算當初被關在石洞里,美人魚公主也從來沒有麼虛弱,連她掙扎都無法感知。

    甦小酒閉了閉,思維出乎意料清晰,只是身體在不斷發抖︰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個危機?”

    “沒有。”

    扣掉個積分後,求生系統給出了它答案。

    甦小酒心涼了大半,她閉了閉,問出了最擔心那個問題︰“如果使用了復活卡,我是重生在個世界,還是,回到我原本世界?”

    “使用復活卡後,宿主可以自由選擇重生世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