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死遁後馬甲成了眾人白月光

正文 第72章 世界融合的修羅場

    最後西萊依舊按下了接听鍵。

    “喂。”

    少年清冽的聲音從電話那頭鮮明地傳達了過來, 卻又不復往日慣有的平靜,流露出焦急的心情︰“西萊?”

    “是你嗎?”

    西萊貼著手機,听到伏黑惠熟悉的聲音後, 不知道為什麼忽然鼻尖有些微酸。

    是惠,還能和惠聯系上,還在同一個世界里,沒有斷了聯系。

    “是我。”西萊的聲線有些控制不住地微顫,幾不可察到伏黑惠都沒有發覺︰“惠。”

    伏黑惠幾乎是瞬間就立刻接上了話,語氣更加急切了起來︰“真的是你, 你現在在哪?沒事吧,你還好嗎?你..”

    忽然伏黑惠焦急的一連串問題一下戛然而止,通話出現了短暫的沉默︰“......”

    過了幾秒, 正當西萊想問伏黑惠怎麼了的時候,伏黑惠再次開了口,只是聲音比先前低了許多︰“你..還回來嗎?”

    西萊听到伏黑惠的聲音後心髒忍不住一揪︰“..回來的。”

    “我會回來的。”

    西萊輕聲但卻又堅定地給出了承諾︰“我會的。”

    在他說完之後,電話那頭繼續沉默了一會,幾秒後少年的聲音才再次在電話那頭響起︰“好,我等你。”

    伏黑惠沒有再問西萊在哪, 也沒有問他為什麼會離開, 其他問題的答案瞬間變得不重要了起來。他無法形容此刻內心雀躍的情感, 之前以為西萊永遠離開的陰霾與絕望都在這一瞬間被一掃而光。他相信西萊有必須要走的理由,那個與自己朝夕相處並對自己表明出那樣心意的人, 不會那樣沒有理由地離開。

    之後兩人又聊了不少,互道了晚安後才掛了電話。

    只不過在電話掛斷後,電話那頭的伏黑惠緊緊抓著手機並沒有放下, 還維持著一開始打電話的姿勢, 感受著自己激動不已的心跳, 心里只不斷地重復著三個字︰

    太好了。

    西萊並沒有想要永遠離開。

    太好了。

    另一邊的西萊,掛了電話之後,激蕩的心情依舊久久不能平靜,他在心里想著︰

    很快,很快就能徹底留下來了。

    ...

    咒高的其他人並不知道西萊的真正情況,當然也包括兩面宿儺,所以現在只有伏黑惠一個人知情。而西萊還要去武偵完成自己的任務,對國木田獨步進行為期一周的保護,並且要和宮澤賢治繼續去執行那份不可能完成的委托。

    國木田的任務節點還在兩天後,所以西萊今明兩天只需要不露餡地繼續待在武裝偵探社就可以。

    西萊早早就來到了偵探社,宮澤賢治還沒有到,所以他先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有意無意地觀察起了已經到偵探社的幾人,現在已經到了的一共有三個人。

    除了西萊以外,已經到的人里面包括國木田,他正坐在那里認真地看著一些資料,不難看出在更早的時間段他就已經到了偵探社,西萊甚至都有些懷疑他昨天晚上是不是一直留在了這兒。

    而另外一個...

    西萊看著趴在一邊桌子上,頭頂上還蓋著一本書的在呼呼大睡的太宰治,不禁有些不敢相信。

    為什麼太宰治這家伙也會來得這麼早?雖然是在睡覺,但是在家睡過頭遲到才更合理一點吧..

    不過西萊並不打算看多久,他很快就移開了視線,和太宰治的那段任務並算不上愉快,這個任性又不講理的“上司”總是讓他現在一看到就覺得有些頭疼。

    盡管西萊現在有隱隱約約察覺到太宰治的性格有了那麼一絲改變,但是西萊並不打算也沒有興趣去深究。

    只是很快,西萊關于太宰治的“為什麼這麼早就來了”的疑惑就得到了解決。

    像是已經完成了一項工作的國木田獨步,扶著脖子舒展了一下身體,接著眼神落到一邊的太宰治身旁後對太宰治大聲道︰“太宰!別睡了!說好的一起徹夜研究委托,結果你居然睡了一晚上!”

    一旁的太宰治面對近在咫尺的喊聲,無動于衷地轉過了臉,原先蓋在頭頂上的書“啪嗒”一下掉下了桌子,而太宰治卻只是轉過了臉繼續睡著,臉頰的碎發隨著他的呼吸有規律地一前一後顫動著。

    國木田像是忍無可忍一般從地上撿起了書拍到了太宰治的桌子上︰“起床!”

    坐在他們對面的西萊全程圍觀著,在國木田把掉在地上的書撿起來合好放在桌子上的時候,無意中將視線投過去的西萊,卻在下一秒整個人石化在了原地。

    那本從太宰治頭頂上掉下來的書,居然是他之前在港口mafia的時候買過的書!

    《完全自殺手冊》。

    西萊有些想要勸說自己這只是個巧合,卻在下一秒絕望地發現,書的頁腳上還有一點點他無心潑上去的咖啡漬。

    別吧..

    不要吧..

    西萊絕望地低下了頭︰

    如果真的是從我的抽屜里拿的話,扉頁好像還有我寫的字啊?

    不過太宰治為什麼要把我的書拿走。難道是為了學習自殺方法嗎..

    自己買一本不行嗎...

    等西萊再次抬起頭,卻發現太宰治已經醒了,扶著腦袋正听著國木田說話,不久後開始了自己的反駁︰“誰會工作一晚上啊,又不是工作狂。”

    在國木田氣得繼續瘋狂對著太宰治輸出“你工作不認真”的觀點的時候,太宰治已經開始往偵探社的大門的方向頻頻探頭,一副注意力根本不在國木田身上的樣子︰“奇怪,敦怎麼今天還沒有來,我還讓他給我帶了早飯的呢,我的早飯~我的早飯~”

    “我的早飯~我的早飯~我的早飯快快來~”

    西萊覺得國木田現在的臉色黑出了一個新的高度,並且眼底還醞釀著山雨欲來的架勢。

    太宰治要遭殃了嗎。

    察覺到了這一點的西萊抱著看好戲的想法,快快樂樂地繼續圍觀著。

    誰知下一秒,太宰治忽然一臉認真地豎起了一根手指,對著國木田說道︰“國木田你知道嗎,人早飯吃得太晚了的話,會和不吃早飯一樣對身體不好哦。”

    國木田遲疑了一秒後抬腕看了眼時間︰“可是現在才七點半。”

    太宰治搖了搖頭道︰“最佳的吃早飯時間應該是在七點之前哦。”

    國木田看著太宰治一派認真的樣子,不由得拿出了自己的本子開始記了起來,邊記嘴里邊說道︰“原來是這樣嗎,我一直都是七點後才吃的。”

    原本還等著太宰治吃癟戲碼的圍觀群眾西萊,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瞬間整個人都有些啞然了。

    所以國木田這就上套了嗎??

    最佳吃早飯的時間其實的確是七點後啊國木田!

    西萊現在都開始有些懷疑太宰治是不是經常這樣騙自己的搭檔,使得國木田亂步的那個小本子上記著不少亂七八糟的錯誤知識了。

    果然還是和原來一樣惡劣啊..

    西萊忍不住在心里搖頭道。

    然而就在此時,原先正不斷和國木田說著話的太宰治,忽然抬起了眼楮看向了對面的西萊。

    西萊的視線猝不及防地就與太宰治相撞,男人棕色的眼眸看得他心下有些慌亂,而正當西萊想要移開視線的時候,偵探社的大門突然打開了。

    “我來啦。”

    白發少年拎著一袋子早飯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時候,太宰治的眼神已經移到了中島敦手里的早飯上︰“吃早飯咯。”

    中島敦看向了國木田︰“國木田先生也來吃吧~”

    “松內先生也來~”

    西萊笑著道謝後去拿了一份,只不過吃到嘴里卻沒有什麼滋味,太宰治剛剛那一眼讓他莫名有些不安,雖然男人現在忙著吃早飯的表現並不像是發現了什麼。

    算了。

    西萊喝了口熱牛奶後心道︰

    還有幾天異能力世界的任務就結束了,也不用太糾結這些。

    很快,西萊的任務搭檔宮澤賢治也到了偵探社,和眾人道完早安後,開始和西萊商量起了今天應該干些什麼。

    “今天去那個學校看看吧。”

    宮澤賢治眨著大眼楮忽然說道︰“反正不可能不去的,不如就今天去吧,感覺不去那個學校看看的話實在沒有收獲,家入優希的同學還有老師都在那里,我們正好可以去問問信息什麼的。”

    在听見“家入優希”的西萊心神在那一瞬間晃了一下,但更讓他在意的是等會就要去咒高的事實。

    不過也就像宮澤賢治所說的,如果是真的想要推動委托的進度的話,就必須去案發地咒高看看,西萊並沒有任何能夠阻止宮澤賢治,否決這項提議的理由。他只得點了點頭︰“好。”

    宮澤賢治伸起了一只手︰“好,那就出發!”

    在前往咒高的電車上,宮澤賢治拿著資料看著,並時不時抬起頭和西萊說話:

    “失蹤前一切都相當普通,並且還沒有人進到學校的痕跡,所以也不會是被拐走的嗎。”

    而一邊的西萊卻越听越奇怪。

    當然不會是被拐走的啊,因為死在了那里。

    他不明白為什麼宮澤賢治會說這樣的話。

    不過沒多久,宮澤賢治就又說道︰“手機也丟在了學校呢。”

    這下子,西萊徹徹底底意識到了某些地方的不對勁,震驚之余他連忙拿出了自己的那份資料翻看了起來。

    果然。

    這份委托..惠和釘崎居然沒有說過“家入優希”已經去世了的事情!

    所以偵探社不知道這份委托要尋找的人是一個已經死亡了的人!

    所以他的搭檔宮澤賢治才會說那樣的話。

    等會去咒高,宮澤賢治肯定得到要尋找的人其實已經死亡的信息。

    想到這,西萊又不禁疑惑了起來︰

    可是,伏黑惠和釘崎為什麼不在一開始就告訴偵探社的人,家入優希已經去世了的事情呢?

    就在西萊思索的時候,電車的廣播響了起來︰

    “電車到站——”

    宮澤賢治站了起來,對西萊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到了,我們下車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