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死之眼的咒靈

正文 第61章 獨家發表咒靈先生和生日蛋hellip;hellip;

    隨著港口昏庸殘暴的老首領死亡、不知底細但的確終止了老首領生前荒謬命令的新首領上位後,一度動『蕩』的橫濱終于暫時平靜了下來。

    卯生在把紅發的孩子們送去後,派遣了不少骨眷屬出去打听情報,觀察了橫濱市好一段時。

    在確定自己並未暴『露』蹤跡……不,是沒把[神隱的七日]和[老首領的死]和咒靈聯系到一起後,卯生才緩緩松了口氣,安了不少。

    說來,提到[神隱的七日]這點——

    卯生對自己身上猝不及防冒出來的[鎮守神]傳言感到滿困『惑』和不解。

    不管怎麼看,他的外表都和[神明]扯不上關系吧……?

    然而北澤家的孩子們堅定不移的了反對的意見。

    三個小家伙異口同聲理直氣壯說︰“哪有,爸爸不管怎麼看都很像是[神明]啊。”

    卯生緩慢的眨眼,在底悄咪咪想︰你們這是親濾鏡。

    畢竟自己這對白骨長角有身後拖著的那條布滿骨刺極其危險的森森骨尾,不管怎麼看,都絕對不像是什麼正面的存在。

    說是妖怪比較有可能。

    哪怕非得和什麼[神明]扯上關系,第一反應也該是[邪神]才對。

    傳言應該是那幾個因為特殊環境而暫時能夠看到自己的紅發小孩說出去導致的。

    那麼題來了,那幾個年幼孩子……沒有我的外表嚇到嗎?

    卯生百思不得其解。

    正如他永遠都不會知道這具他厭惡到極點的咒靈之軀在那個時候究竟那些險些身亡的孩子們帶來多麼強烈的安全感。

    。

    在事件結束後沒多久,北澤卯收到過一封信。

    那是位于群馬縣鶴見家的虎次郎手下第一親信快馬加鞭送過來的緊急密信。

    已經七十多歲的虎次郎在收到橫濱的消息後就一直板著臉渾身籠罩著低氣壓,他比擔憂的他的卯生寫了足足快十頁紙的信。

    從用反語氣非常緊張擔又很不高興的提起[鎮守神]的事情,到勸導卯生小事、不要再做出太過顯眼的為,最後是苦口婆勸對方以自己生活為主……鶴見虎次郎洋洋灑灑寫的沒完沒了。

    滿臉皺紋的鶴見家年邁老頭用了三分之一的頁數絞盡腦汁的試圖卯生說清楚一件事——

    [卯生,恕我直言,您已經不再是咒術師,也不再是鶴見家的少主了。]

    [您自由了!生前的責任,請讓它們全部滾吧。]

    [請您為了自己而活吧,自私一點不是壞事,論如何,請您務必听听老頭子我的︰不要再為其他擔、不要為了其他出手了!我可敬的卯生,您沒有必須救助他的理由。]

    鶴見虎次郎寫下這封信的時候,渾濁滄桑的眼眸都帶著難以言喻的奈和痛。

    從內容來看,他末尾寫下的語也頗有些不近情的味道。

    但這是虎次郎的真。

    生前一直在救贖別的卯生已經很累了,最終卻偏偏沒能落到一個好下場。

    所以至少在死後……自私的為自己而活吧。

    請冷眼旁觀,請事不關己。

    畢竟,您咒靈的身份終究是地雷。

    我……論如何都不想要您因為身份的關系,而再度受到傷害。

    對自己的卑劣和陰暗理知肚明,鶴見虎次郎早就不再是卯生那個時代里最肆意張揚的少年了。

    他已經這五十多年來的歲月徹底侵蝕同化,變成了咒術界腐朽不堪、固執己見的臭老頭的一員,也變成了他年輕時最討厭的模樣。

    虎次郎不比其他同僚干淨多少,咒術界的陰暗事他看得多了,也參與過不少。

    只不過相較之下,虎次記郎里到底是保留著一絲最後的良——唯獨和卯生以及和卯生相關的事情,鶴見虎次郎哪怕拼盡全力、豁出底牌也要護著。

    老啊,開開眼吧,我下地獄沒關系,但請讓所有的苦難和挫折都離開卯生吧!

    鶴見虎次郎每都如此祈禱著。

    帶著折磨他半輩子的痛苦和愧疚,就這樣日復一日持續下去。

    。

    哪怕是提了有些冒犯的建議,卯生也沒有生氣。

    他知道虎次郎在擔他,只是,他論如何都法听從對方的。

    抱歉,虎次郎。

    卯生想。

    說來。

    這封信實在是太長、字數也太多了,字跡也潦草的很。

    卯生看得頭疼。

    虎次郎以前明明最討厭這種長篇論了,偏偏在年老之後學會了這樣的歪歪饒繞,明明幾句就能說清楚的事情,偏偏要扯東扯西。

    卯生情復雜的嘆了口氣。

    然後為了避免虎次郎麻煩,咒靈認認真真的把信件點燃、徹底銷毀了信件。

    。

    數日後,橫濱基本已經歸了平靜生活。

    迫在名義上成為橫濱[鎮守神]的卯生,身上沒有半點神明應有的高高在上和遙不可及的氣息。

    不如說截然相反,他平日表現的格外接地氣。

    好比此時,他就在自己腰綁了個圍裙,非常自然的窩在廚房里忙碌。

    不管外怎麼把[鎮守神]的事跡添油加醋、不管傳的有多麼花『亂』墜,在這個家,卯生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愛著的孩子們的老父親而已。

    作為一個出『色』又細的老父親,卯生從不會錯過自家孩子們的生日。

    5月25日,是芥川銀的生日。1

    與此同時,龍之介的投到秋月社的短篇小說文稿也順利通過了審核,將于下個月月初刊登到《夕『潮』》上。听說稿費已經寄到了龍之介家里了。

    雙喜臨門。

    動力十足的咒靈生早早就吩咐中也、龍之介和銀三放學後來他們家一塊慶祝。反正北澤家的房能住得近三個小孩——銀自己一,中也和龍之介一,哪怕玩過頭逗留的太晚,他們也可以在北澤家留宿。

    卯生決定在今慶祝個的。

    卯生一手拿著芒果,一手拿著刀,動作干脆利落的削皮去核。菜刀他打磨的極其鋒利,光滑的刃面反『射』著冰涼的流光,能夠輕而易舉切斷食材。刀具在咒靈手中簡直就像是他身體一部分一樣,每一刀一劃都恰到好處,眨眼的功夫就把全部芒果皮肉分離,效率極高。

    咒靈在砧板上將芒果肉切成丁。他切了很多芒果,砧板上堆的小山似的一堆,卯生將它們分成兩份,一份放進保鮮盒冷藏備用,另一部分則是裝進攪拌機里打成泥。

    卯生剛拿出家用攪拌機,結果就猝不及防的打了個噴嚏。

    黑皮白發的咒靈及時撇開臉用手背抵住口鼻,那頭又長又柔軟蓬松宛如雲朵的長發因為身體的輕微顫動也隨之晃了晃。

    ……誰念叨我?

    情很好的咒靈生不太在意的在底小小的開了個玩笑,恰好此時,廚房烤箱傳來了烘焙完成的滴滴聲,他頂著一張頹廢臉移動視線,暗沉沉的紅眸定格在了烤箱上。

    去洗了把手,卯生過去打開櫃門,什麼防護措施都不戴,仗著自己糙肉厚就肆意妄為的特級咒靈生就這樣赤著手直接將里面熱氣騰騰的戚風蛋糕拿出來,然後連著模具一塊倒扣到鐵網上待自然冷卻。

    在冷卻的這段時內,卯生去繼續準備蛋糕的其他材料和工具。

    他打算做個四拼戚風水果蛋糕︰將尺寸的戚風蛋糕胚分成四分,然後進不同口味的調制。

    首得熬制各種新鮮的水果記醬,留一部分新鮮水果切丁保鮮備用,最後開始調制不同口味的『奶』油。

    惠和中也不喜歡太甜膩的東西,所以口味清爽、曾經備受他們倆好評的檸檬『奶』油蛋糕就不錯——這個得提前做一個檸檬凝『乳』去調味,主要材料就是檸檬汁、砂糖、蛋黃和黃油,弄完之後加入到淡『奶』油當中一塊打發就。

    雖然對比例要求比較講究,但這四五年來,已經家里六個孩子接連過了所有生日、從未缺席過的咒靈早就已經成為了烘焙師,做這個堪稱如魚得水、手到擒來。

    剩下的龍之介、銀、茶茶、津美紀四都是甜口,除了龍之介不喜歡蜜桔、茶茶不喜歡火龍果要注意一下,其他都不怎麼挑水果,因此在口味的選擇都可以隨意一點。

    卯生選擇了日本現在的時令水果︰芒果、草莓、櫻桃。

    最終成品漂亮的驚。

    當然,不止外表出『色』,蛋糕的味道也絕對一流——這四五年來親眼見證卯生甜品制作水平變化的小家伙們可以擔保。

    卯生臉上、手上有圍裙上都沾各種顏『色』的『奶』油,但卯生渾然不覺。

    高的咒靈只是頂著一張比認真嚴肅的臉仔仔細細的將自己做的蛋糕反復觀察了數次後,才一本正經的滿意點頭,然後小翼翼的將銀的生日蛋糕放進冰箱里冷藏。

    做完最重要的生日蛋糕,卯生開始清點今晚生日派對中必不可缺的事物。

    院子里開的最艷麗的花已經采摘下來放在花瓶里裝飾了。

    銀的生日禮物和龍之介的過稿慶禮都好好放在了櫃子里。

    生日蠟燭數量也確定誤,打火機也在。

    用于晚上玩游戲時配套的飲料零食都齊全。

    ……

    全部清點好後,晚飯也得開始著手準備了。

    畢竟總不能拿蛋糕當飯吃。

    正式切蛋糕之前,總得要吃點東西墊一墊胃。

    在上小學的那四小只在下午三點半就放學了。他們老早就結伴家,幫了一點自己能幫的忙之後就趕緊去把今的作業寫完——就為了騰出足夠的活動時好好銀和龍之介慶祝。

    至于已經上國中一年級的中原中也和津美紀的……他們倆因為學校有社團活動的關系,家的時得推遲到五點半。

    不過也不遲。

    下午五點四十五分,約是津美紀他們往常到家的時。

    北澤家的門鈴響了。

    蹦蹦跳跳喊著“來啦來啦”跑過去開門的茶茶笑容燦爛,把家門打開,剛打算開開的喊一句“中也哥、津美紀姐歡迎來”的時候,就因為看清楚門外來的長相後愣了神。

    小狗茶茶緩緩瞪圓暖棕『色』的眼楮。

    下一秒,炸『毛』似的下意識聲開口喊道︰“……怎麼是你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