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綠茶病美人只想當咸魚(穿書)

綠茶病美人只想當咸魚(穿書)

作者︰說與山鬼听

最新章節︰正文 第41章 第 41 章

內容簡介︰原文名《我好累要反派哥哥抱著睡》    馥橙穿成了權謀文里的絕色病美人。    傳聞他身如扶柳,容色i麗,連心狠手辣的反派俞寒洲和一心奪權的太子都為他爭戰不休。    俞寒洲身為一代權臣大反派,清官恨他唾罵他,貪官懼他擁護他,年邁的老皇帝也得仰仗著他穩固江山。    而馥橙是太子的青梅竹馬,被太子送去俞寒洲身邊當臥底。    據說,俞寒洲對他一見鐘情,哪怕被他背叛,也要帶他殉葬。    而太子將他送給俞寒洲後就日思夜想,眼看著他身死,徹底成了心上的白月光。    注定要死的馥橙:“可我啥也不想干。”    他只是一條究極咸魚、怎麼也死不了、只想躺平的小被子。    ——太子讓他去勾.引俞寒洲?    他就變出本體:一張軟軟暖暖的小被子,天天依附在俞寒洲身上,跟八塊腹.肌零距離接觸,靠著陽氣“苟活”。    ——太子要他傳遞消息。    他便今天勾著俞寒洲的脖子,“好累哦要哥哥抱著睡”,明天暈倒在俞寒洲懷里,“哥哥我心口疼”,就差騎到俞寒洲頭上作威作福。    ——太子下了最後通碟。    馥橙拎著紙條隨手燒了一角,故意塞到枕頭底下。    當天夜里,俞寒洲攥著那張紙條,將軟若無骨的美人扯到膝上,眉眼陰郁:“自投羅網?”    馥橙打了個呵欠,嬌氣地抹淚:“我就是奸細,太子那臭狗賊天天嘰嘰歪歪,要我做這做那,憑什麼啊?這樣……你把我殺了吧,永絕後患……”    話音未落,馥橙整個人就被俞寒洲緊緊錮進懷里,男人揉著他的唇珠威脅:“不許說氣話,我派人替你。”    “……”作死不成,馥橙咸魚地闔眼安睡,心想,反正遲早我得殉情。    然而,馥橙等啊等,等到該殉葬了,他卻發現……    因為天天吸俞寒洲的陽氣,他的病居然好了。    這江山突然改姓俞了。    他成了迷惑新帝的禍.水,還被藏在帝宮中,俞寒洲看他看得跟眼珠子似的,誰也見不著。    想殉葬?先看俞寒洲能活多久再說。    ——以下是攻視角文案——    無人知曉權傾天下的俞寒洲,其實出身貧寒。    彼時寒冬臘月,少年的他高中狀元,卻再次被人冒名頂替,亂拳相加後壓在縣衙門前,眼睜睜看著污吏走狗打死路過的老叟,卻無人敢出來伸張正義。    那是他第一次清楚地看清這世道。    夜深人靜,茫茫大雪,將將凍死之時,卻不知從哪兒跑出來一個軟乎乎香噴噴的粉團子,一頭就扎進他懷里,還悄摸摸把小手變成了一只熟悉的被子角,給他瞧,就為了證明自己能取暖。    俞寒洲當時就想:這真是天底下最傻的小妖怪。    可,倘若他能活下來,他定要將這小被子妖攏入懷中,捏進掌心,再不容他跑出來給人隨意取暖。    誰想到,醒來之時,懷中空無一物。    直到有一日,他官拜宰相、任內閣首輔,卻在當朝太子的身側見到了幼年時為他取暖的小被子……    綠茶病美人、究極咸魚的嬌滴滴被子妖 x 心懷抱負、究極上進爭氣、瘋批深情權臣攻    注:    【攻少年時,兩次因受死而復生,所以不是普通人,不老不死,一直保持青年形態。】    【感謝我的寶∼基友狐狸不歸送的封面∼】    =====看看我的預收和完結文吧,以下是預收文案============    《解凍後我成了全星際男神的崽》    文案:    毛團團是古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幼崽。    冰河世紀來臨時,他因為患有睡美人癥,在睡夢中被冰川凍了起來。    億萬年後,移民星際的人類進化成了各種各樣的超級英雄。    超級英雄一出生就是成年人,以致于人類挖穿整個星際,竟然找不到任何一個小孩了。    某一天,星際艦隊發現了被凍在冰川里的人類寶寶……    從此,全宇宙的心肝、甜心、寶貝•毛團團有了一整個星際的爹,還一個比一個牛.叉,一個比一個有錢。    剛剛被解凍的毛團團穿著小熊貓裝,懷里抱著一只橡皮鴨,安靜地坐在體重秤上,圓圓的黑眼楮看著圍在身邊的傻爸爸,听著英俊的男人們爭論他的體重問題,疑惑地眨了一下眼楮。    體重秤上明明白白寫著他現在15公斤,有那麼難以理解麼?    超級英雄拔拔們: 不,我的崽不可能比一只貓還輕,一定是體重秤壞了。(星際時代的貓有一米高,重達100斤)    ***    基因的進化令人類愈加強大,可同時,失去的東西也越來越多。    沒人知道——    崇尚沙.文主義、一生都在征戰、早已屹立于權力巔峰的帝國皇太子,每夜都會來到人類幼崽的窗外,安靜地拉完一首小提琴搖籃曲,直到毛團團安眠入睡,那躁動不安的血液方能得到短暫的平靜。    沉迷于做人.體.實驗、一手造就了超級人.種進化的冷血科學家,每周頂著眾人防備的眼神,不請自來,小心翼翼地給幼崽量體重、測身高,搭配幼崽專用的膳食,微笑地看著毛團團嫌棄蔬菜不好吃,舉著碗跟他要甜甜的水果泥。    因感.染.病.毒而叛出人類社會、孤身掃蕩星際最終登頂為王的蟲族首領,為了能牽起幼崽的手,臨時撕去了鋒利的蟲甲,戴上手套裹住鮮血淋灕的雙手,微微屏著呼吸朝毛團團伸出手,卻藏不去滿身濃郁的血.腥氣。    多年前因進化失去理智而自囚于星際監獄的戰斗狂人,在安分了數百年後,突然因為在星網中見到了幼崽的模樣而暴起越.獄,頂著追捕一路南下,卻在遇到了一臉認真問他疼不疼怎麼不回家的毛團團時,不再反抗,束手就擒。    ……    讓一個強大的種族發瘋或許需要漫長的許多年,日復一日的壓抑和無法阻止的失去,可讓一個瀕臨崩潰的超級人.種安靜下來,或許只需要喚醒最初心底的那麼一點點溫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