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惡毒女配自救手冊(快穿)

正文 第180章 你瘋了!

    彈幕之前猜測過, 會不會書中的某些角色,在現實當中,是有對應人物的。

    可彈幕猜測的都是男性角色, 畢竟上個世界的簡介, 是陸珠會以暗戀的對象為原型創作。

    可他們真的看著書中世界那些惡毒的角色, 在現實世界也以惡毒的面貌現身, 並且比在書中世界的時候有過之而無不及, 彈幕簡直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原來陸珠一直都活在和書中世界差不多的惡意里面, 怪不得她能在別人對她惡意滿滿的時候, 淡然處之。

    因為相比于書中世界刻意引誘的結果, 現實世界的真實才是更加讓人心冷的。

    但很快, 他們發現現實和書中的對應,遠遠不止于此。

    陸珠很快因為主動舉報, 提供有力證據, 並且完全將自己摘除,很快被送回家里。

    好心的警察雖然本能對陸珠也沒有好感,但至少維持了表面上的關切。

    家里空蕩蕩的, 只剩下她自己, 她姑姑家的姐姐和姐夫接到了消息趕過來。

    然後彈幕發現, 她小姨家的姐姐, 是陸蘭和那個第一個變成怪物的年輕獵人。

    這兩個人一進門,就開始各種指責陸珠。

    “我大姨養你不如養條狗, 當初沒把你扔水坑里, 反倒養大了真是作孽啊!”

    陸蘭沒有在小說世界那麼像淑女,反倒雙手叉腰顴骨突出, 簡直就是個潑婦。

    “我大姨他們,還不是因為生不出了, 才會要來個孩子,當著自己的疼著,你不是也很疼你弟弟嗎?原來都是假的?”

    “你個小賤/蹄子真不要臉,私下搜集那麼多的東西,誣陷自己的父母,你還有臉活著!”

    在現實世界,她們不是親姐妹,但因為陸珠的媽媽和陸蘭媽媽姐妹嫁哥倆兒,所以她和陸蘭同姓,也一起長大。

    但同樣的女兒,卻不是同樣的命運,陸蘭從小被寵著,陸珠卻被親生父母虐/待,還被陸蘭從小欺負到大。

    “你那是什麼眼神看著我!”陸蘭憤怒地瞪著陸珠,咆哮︰“你給我過來。現在就跟我去派出所銷案!孩子是別人不要的不是買的!”

    陸珠本來很怕陸蘭的,因為陸蘭總是會各種陰私的辦法,讓陸珠說不出口的吃苦頭。

    而且陸珠媽媽很听陸蘭的話,每次陸蘭說什麼,陸珠就會挨揍。

    但今天她只是雙眸冷漠地看著陸蘭,並不听她說的話。

    反倒反駁道︰“就是買的,從人販子的手里買來的,花了一萬七,收條我都交給警察了。”

    “你個賤……”

    “先別罵她了。”

    一直站在門口的陸蘭丈夫,也就是那個書中世界的大蔭城獵人,陸珠的姐夫,開口說︰“讓我單獨跟她談談,她一向听我的。”

    陸蘭聞言狠狠瞪了陸珠一眼,她覺得陸珠就是賤貨,但她听自己丈夫的這件事,確實是真的,陸珠不敢和陸蘭的丈夫獨處。

    彈幕看到這里快吐了,但是很快更讓他們惡心的事情從陸珠的口中吐出。

    “你跟我談什麼?”陸珠看向陸蘭,又看向陸蘭的丈夫說︰“你想逼我跟你上床不是一兩天了,我不會同意的。”

    陸珠看著陸蘭說︰“你丈夫對我朝思暮想,單獨跟我在一起恨不得跪在地上舔我的鞋子。”

    “我不是听他的,我是惡心得連話也不想和他說。”

    陸蘭的表情空白一瞬,很快厲聲尖叫起來。

    “你這個賤***!”陸蘭罵得太難听了,直播直接屏蔽,但也正因為直播屏蔽,彈幕更是全都要氣瘋了,比陸蘭罵得還難听。

    可惜彈幕上無論和陸蘭以及她惡心的丈夫怎麼對線,陸蘭還有她臉色大變的“好丈夫”都在對著陸珠咆哮。

    陸珠非常冷靜地看著,躲避著他們的撕扯,陸蘭的丈夫勸陸蘭說︰“你先冷靜不能動手!等會兒她又有話對警察說了!”

    “她說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陸蘭已經哭得毫無形象,簡直撕心裂肺,像在書中世界的大蔭城瘋了之後一樣。

    “你最開始就是想和她談戀愛,沒有哄她上床,是不是一直都不甘心啊!”

    陸蘭連自己的臉面都不顧了,這件事一直她都覺得很驕傲,從小她就喜歡搶陸珠的東西。長大了搶了追求陸珠的男人,她痛快極了,其實本身並沒有多喜歡自己的丈夫。

    嫌棄他沒有出息,嫌棄他沒有錢,只有一張臉能看。

    不過听到陸珠這麼說,陸蘭感覺自己的自尊心都被粉碎了,因為陸珠雖然慫包,但她從來不說謊,她說是,就是。

    陸蘭和她丈夫已經撕到一起了。陸珠鎮定地轉身進了廚房。

    很快她拿著一把菜刀出來,在彈幕目瞪口呆之下,一言不發朝著客廳里撕扯在一起的兩個人砍去——

    陸蘭的丈夫是一個健身教練,他反應還算敏銳,抱著陸蘭躲過,然後用震驚無比的眼神看著一下子砍空的陸珠。

    “你瘋了!”

    陸珠面無表情看著他們︰“你們再不出去,我就說你們聯合進來打我,反正你們劣跡斑斑,入室傷人,我砍死你們,也是自衛。”

    陸珠說著,就要再揮刀砍過去,這一次陸蘭顧不得撕扯她丈夫,轉身就跑,兩個人很快出屋,陸珠把門關上。

    屋子里清靜下來,彈幕簡直不敢想象,陸珠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是怎麼不瘋的。

    彈幕都在安慰她,陸珠本來拿著菜刀在門口發愣,听到腦中刷禮物的提示音,回神之後看了一眼彈幕。

    然後陸珠竟然提著菜刀笑起來,她笑得特別開心,笑得前仰後合,好久才停下。

    好半晌,陸珠擦了眼角笑出來的淚珠,把菜刀放回去,這才說︰“真爽啊。”

    “真爽。”陸珠說︰“不管不顧的感覺可真爽。”

    “如果以後你們被欺負,一定也不要學我之前……不要顧及什麼。”

    陸珠雙眸明亮若碎星,看向虛空之中,說︰“雖然不能把他們的靈魂吞噬,但可以讓他們被痛苦腐蝕。”

    “不要給別人欺負你的機會。”

    陸珠說完之後,笑著坐回沙發上,躺在上面把自己縮起來,抱著背包。

    但是即便是她不說,彈幕也知道,她在抱著的,是屠烈。

    是背包里面,那數不清的獸牙。

    不過陸珠沒能躺多久,就又起來吃東西,她自己把家里所有剩下的能直接入口的食物,全都吃了,甚至吃了一口生土豆。

    然後勉強扛過燒灼感,打車去了醫院。

    連環車禍的幸存者,現在基本上全都穩定下來了。

    陸珠先去了醫生辦公室,從醫生辦公室出來之後,走到了一間病房的門口,打開門。

    里面一個面色蒼白的女孩正坐在床上,怔怔地看著窗邊。

    听到開門聲,她側頭看著走進來的人,表情先是驚訝了一瞬,然後笑著說︰“沒想到,你還肯來看我。”

    彈幕已經炸起來了,因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陸竹靈。

    陸珠走進去,陸竹靈一直對著她楚楚可憐地笑。

    兩個人隔著床對視片刻,陸竹靈率先開口說︰“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從醒過來之後,就一直在想你。”

    “我知道那件事是我做錯了。你看我已經遭受了報應。”陸竹靈說著,眼淚就流下來了。

    其實這個世界上,最吃她鱷魚的眼淚的,不是步梟,而是陸珠。

    陸竹靈和她做朋友那麼多年,無論陸竹靈犯了什麼樣錯,像這樣哭一哭,裝一裝柔弱,陸珠總是會原諒她。

    “你原諒我吧,”陸竹靈說︰“我們的姓氏都一樣,說不定你前世是我的姐姐,妹妹做錯了事情,姐姐肯定會原諒的,對不對?”

    她們最開始做朋友的時候,陸竹靈就是這麼說的。

    這像一個心理暗示,讓陸珠自動把自己帶入了姐姐的角色,她確實想要一個好妹妹。

    陸珠舍不得陸竹靈偽裝出來的那一點溫柔,總是原諒她。直至她不僅勾引陸珠的男朋友步梟,還拿了步梟朋友的錢,給陸珠下藥,差點毀了陸珠。

    陸珠多希望陸竹靈死在她創造的世界里面啊。

    從前陸珠在陸竹靈生日的時候,許願讓陸竹靈心想事成,長命百歲。

    陸珠甚至連最開始知道陸竹靈和步梟混在一起的時候,都沒有真的怪她。

    尤其是知道了步梟不是喜歡她,只是耍她,想要和她睡,再拍了片子和朋友顯擺的時候,還好心提醒陸竹靈,步梟不是什麼好東西。

    但是陸竹靈有個少奶奶的夢,她憑借和陸珠的關系勾引步梟,想要做步氏企業的少奶奶。

    她在努力懷上步梟的孩子,步梟就像個錦衣玉食直通車,只要她懷了步梟的孩子,就算做不成少奶奶,也能依附步梟下半輩子衣食無憂。

    所以她和陸珠徹底撕破臉,甚至企圖謀害陸珠,還覺得是幫她,畢竟步梟那些朋友,和哪個睡了都不虧。

    陸竹靈還在演,她看到陸珠的嘴唇微微動了動,以為陸珠是又吃了她這一套,畢竟她現在急需人照顧,她家里就一個身體殘疾不能自理的媽媽,她這雙腿還不知道要怎麼手術,陸珠如果原諒她……

    “我多希望你死掉啊。”

    陸珠看著陸竹靈,一句話,就徹底粉碎了她再度想要利用陸珠的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