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普通人生活資格證

正文 第66章 普通的錯題

    這並不是何格的結局, 他止步在了成功之前。

    坐在後座的夏油杰突然說道。

    “好的,”伊地知毫無怨言,完美履行了他心中輔助監督該做的職責, “我會將您送到——”

    夏油杰︰“不用了。”

    他頓了頓, 說道︰“你先回高專吧,我一個人回去。”

    聞言,伊地知只是沉默了一下, 安靜地將車停在了路邊, 等到夏油杰下車後,便快速駛離。

    附近就是車站,夏油杰看了許久高專車輛離開的方向,終于移動了腳步, 走向了去往老家的路。

    去年的新春沒有回家。

    因為去年的夏季,天內理子死亡過後, 夏油杰就陷入了迷茫。起先還和家里的父母有過短信的溝通, 到後來信息就越來越簡潔了。

    因為父母是非術師,根本不了解咒術界的事情, 就算夏油杰想要和他們聊自己的煩惱, 他們大抵也是一頭霧水吧。

    ……沒有人能懂得我現在的掙扎。

    夏油杰平靜的想。

    父母也好,高專也好。就算是悟, 也不會明白我所想的事情。

    因為“咒術,是為了保護非術師而存在的*[1]”, 所以我成為了咒術師, 按著這條理念,一直一直在做著。

    然而, 我保護的存在, 並未將我一類的咒術師放進眼里。

    天內理子不會是最後一個犧牲者。

    ——大巴來了。

    夏油杰擠上了擁擠的車輛, 靠著窗戶,他掏出手機給父母發了條信息。

    【我今天回家。】

    幾乎是下一秒,手機再次震動,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另一端人的心情。

    【真的?今天不是愚人節吧?】

    緊接著又是幾條信息。

    【太好了,我把消息告訴了你阿爸,這家伙明明很高興嘴里卻還說著‘臭小子終于肯回來了’,真是個怪家伙!】

    【吃飯了嗎?我這就去做點你愛吃的,等到回家就可以吃到了哦?這些你肯定沒有在城里吃到吧!媽媽我可以很自豪地說是家的味道哦!】

    【——歡迎回來,杰。】

    咒靈操使注視屏幕許久,微微勾唇。

    他放下了手機,呼出濁氣。

    “要回去了……”

    家啊……

    那是我的家啊。

    **

    放下了手機,夏油夫人在圍裙上擦了擦手,興高采烈地準備給歸家的兒子準備餐食。

    “孩子他爸,快點把家里收拾一下,最好把杰的房間也收拾收拾……算了,房間還是我來收拾吧!”她的臉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意,腳步輕快地走出了客廳,來到了庭院,“听到沒啦——”

    “或許,他听不見了哦?”

    站在庭院里,年輕人干干淨淨地站在中間,而他的腳邊,則躺著自己滿身是血的丈夫。

    夏油夫人腳一軟,跌坐在地上,驚恐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你、你……”

    年輕人笑眯眯道︰“我還以為能生出擁有咒靈操術的人,會有什麼不同。”

    他失望地嘆了口氣。

    “沒想到,就只是兩個普通人啊。”

    “夏油杰,你可真是得了上天的恩惠咧。*[2]”

    杰……

    夏油夫人猛地睜大了眼楮。

    ‘這個家伙、這個家伙是沖著杰過來的!’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回來啊,杰!!’

    **

    路上有些起伏不定,去往家的路上,不遠處的前方還出了一場車禍。

    是咒靈引起的。

    夏油杰低垂著眼眸,手指微動。

    被馴服的二級咒靈很輕易地撕咬掉了造成前方車禍的三級咒靈。

    圍著看熱鬧的人並未了解發生了什麼,引起事故發生的根源便被解決了。

    等到救護車趕來後,很快過道再次順暢起來。

    他靠著坐背,百無聊賴地看著窗外的快要落地的太陽。

    夕陽散落在天空的盡頭,只差那麼一瞬,它就好像全部隱沒在了地底。周圍變得更加安靜,只听得到車輛行駛時的發動機運行的聲音。

    望著不遠處快要到達的地方,夏油杰莫名的有些不安。

    這種不安來得莫名其妙,毫無源頭,但……

    他按住了自己左胸口,那里的心髒在狂跳不止。

    夏油杰皺了皺眉。

    等到下車後,他便快速地跑向了老家的方向。

    天在下一刻完全的黑了。天空之上沒有星星,月亮被雲層遮擋得看不清模樣,只是散發著朦朦朧朧的光。

    很黑。

    夏油杰狂奔到了家門口,他站在門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濃濃的血腥氣透過厚重的木門,彌漫到他的鼻尖,被呼吸進肺部。

    “……”

    夏油杰顫抖著手,緩慢地推開了木門。

    滿地血腥。

    “我猜想了半天,”下一刻,從家里的客廳推門而出的罪魁禍首笑眯眯地看著他,“大概你會回到這里吧?”

    “讓我想想,你難道沒有看到那個村子里發生的事情?”

    滿身咒靈氣息,卻和正常人一樣的家伙站在台階上淡然自若。

    “咒術界沒有收到你叛逃的消息,那個村子也沒有遭到你的屠殺,真奇怪,”他有點好奇,“你遇到了什麼?”

    黑發的咒靈操使沉默地看著庭院里,那疑似父母的肉塊。

    “你、做、了、什、麼?!”

    夏油杰猛地抬起頭,濃厚的咒力氣息從他身上升起。

    父母,不久前還和自己發信息的父母,說是要給自己準備‘家的味道’的晚餐的母親,說著‘臭小子終于肯回家了’的父親……此時此刻,都變成了庭院里冰冷的尸體。

    “真是不好意思,”殺人凶手卻是一臉無辜,“我只是想研究一下,能生出你這樣擁有強大術式的孩子,父母該是怎樣的不同凡響。”

    “可惜啊,”他嘆了口氣,“我研究來研究去,就只是普通人而已嘛。”

    索滿意地看著對面分外憤怒的年輕人,悠然開口︰“不過,你總算出現了。”

    夏油杰冷笑一聲︰“看起來,你很有把握?”

    “我對你的身體很有把握,”索說,“你不是希望建造一個只有咒術師存在的世界嗎?”

    “我可以幫你。”

    “只要你把身體給我,我可以將這個世界建造成你想要的模樣。”

    “能產生咒靈的普通人?不會存在的。而咒術師,將會成為這個世界上的唯一存在的人類。”

    索慢條斯理地說道︰“這不是你所希望的嗎?”

    我所希望的……?

    我希望的,難道是父母的死亡嗎?!

    他臉上細微的表情波動引起了索的注意。

    “……嗯?難不成,你不是來殺掉這兩個家伙的?”索走到庭院里,用腳隨意地踢動著尸塊,“奇怪奇怪,你到底遇到了什麼?”

    身後閃現而出的一級咒靈尖叫著沖向了索,卻被他的咒力一招泯滅。

    “移開你的臭腳。”

    夏油杰眼瞳里閃過危險的光,他驅使著自己擁有的所有強力的咒靈看向了索︰“果然啊,你還是快去死吧。”

    面臨著強大的咒靈,索不退,反而露出興奮的神情。

    “這就是咒靈操術嗎……”

    他低聲一笑。

    “果然你是關鍵啊。”

    “咒靈操術。”

    小林&瀧谷︰‘……真是厲害啊。’

    多虧了川田後輩的幫忙,整個辦公室都很有效率的完成了今天的任務。

    一看時間︰17:30

    “看來今天能夠按時下班了?”大家都很驚訝,紛紛發起了辦公室小聚會,“要不然去聚一聚吧?”

    “川田,多虧了你,下班後要喝一杯嗎?”

    黑發的年輕人笑著擺擺手︰“謝謝,但是我還有事。”

    ‘嘛,果然是年輕人呢,如果步入社會的話,拒絕還要再委婉一點呢。’小林看著他沒有繼續解釋的意思,嘆了口氣,她扭頭看向了一旁的瀧谷真。

    “瀧谷,要一起聚會嗎?”

    瀧谷真︰“啊?”

    他看了一眼小林,又看了一眼毫無所覺的川田格,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

    “說起來,很久沒和大家一起聚會了,”他頓了頓,笑道,“不介意的話,讓我們也參加吧?”

    “誒!難得!”

    “小林也來嗎!”

    “怎麼可能不歡迎啊,小林可是幫了我們很多呢!是辦公室的大好人!”

    大家嘻嘻哈哈的,原本有些凝結的氣氛瞬間好轉了起來。

    **

    “這里……就是小林前輩說的演唱會嗎?”

    裹著風衣,听著呼呼的風聲。川田格打量著面前的小街道。

    五彩繽紛的霓虹燈早早亮了起來,巷子的深處還傳來了搖滾樂的響聲。

    極道少女……

    這是新出的女子偶像團體,主打歌是《Super love》,剛出道就擁有了極其龐大的粉絲數量。

    小林起先並不關心這些,但在上班路上也不免收到了有關極道少女的宣傳單。

    或許川田感興趣呢?

    她這麼想著,便將宣傳單遞給了川田格。

    于是下班後,川田格就來到了這里。

    到達的時間已經是六點半了,演唱會已經進行了許久,現在正是休息時間。

    川田格握緊了手中的宣傳單,朝著黝黑的小巷走去——

    “喂喂,給我抽一根啊!”

    “這可是偷偷藏起來的,你小心點別被老大發現啊!”

    “要是被發現了……肯定會很慘吧。”

    轉角處的川田格︰“……”

    怎、怎麼形容這三種聲音呢?

    明明是女孩子的聲音,但說話的風格十分粗狂,不听聲音但看說的話大概也會認為是哪個大叔吧?

    他下意識地放緩了腳步,靠著牆壁悄悄地探頭看去。

    三位青春靚麗的美少女們齊齊蹲在地上,大大咧咧地岔開腿吸著同一根香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