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在離婚綜藝上談戀愛

正文 第31章 2k營養液加更

    好在, 嘉賓們還有從初始點領到的燭台,發現集合點有燈的時候,就因為休息不方便拿, 都放在了桌子上,人剛反應過來要去取, 迎面就刮來了一陣非常詭異的冷風。

    眾嘉賓︰“!!!”

    一整排蠟燭頓時就被齊刷刷的吹滅了。

    【突如其來的災難,看的我是哭笑不得!】

    【感覺是看大家都休息好了, 就開始搞事情了!】

    【所以奈奈到底被關在了哪?怎麼到現在都沒人發現?】

    世界上也再沒有比剛剛燃起希望,又頃刻間毀滅, 更糟糕的事情了, 大家只覺眼前一黑, 心態瞬間爆炸。

    岑臨雨︰“節目組要不要這麼狗?”

    阮絲纓︰“沒有光我們怎麼走啊?”

    徐佳漫︰“就不能給人留條活路?日後好相見?”

    正在嘉賓們愁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 邢琛慢慢的蹲了下來, 從自己先前坐著的椅子腿後面, 拿出了一根幸存的蠟燭, 這是他剛到這里, 檢查椅子時順手放的, 也算是為了預防意外,沒想到還真就成為了最後的火種。

    網友們︰“???”

    節目組︰“???”

    嘉賓們︰“!!!”

    【我都有些記憶錯亂了, 邢琛是什麼時候藏起來的?】

    【不愧是掌管著星娛的霸總, 做事情就是穩得一批!】

    【哈哈哈, 估計節目組都沒想到, 居然有人留了一手!】

    當嘉賓們看到邢琛像變魔術一樣變出了燭火, 那副表情就仿佛在看一個救世主,激動的恨不得鼓個掌慶祝一下, 為了防止節目組再趁機搞來什麼歪風, 嘉賓們並沒有急著去引火, 而是先將這盞燭台放在了人群中間,仔細的看顧好。

    眾人慢慢的聚攏在一起,邢琛也將燭火交了出去,自己站在最邊緣的位置,準備依次給嘉賓們遞蠟燭,將燭火都重新點燃。

    然而,想法是很美妙,邢琛還沒來得及行動,就看到徐佳漫身後的牆,竟緩緩打開了……

    -

    一牆之隔。

    喬奈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嘉賓們的聲音,雖然動靜很小,但她確實是听到了,人立刻開始拍起了門,叫著大家的名字,試圖引起嘉賓們的注意,但由于隔音太好,聲音就顯得非常細微,若是在靜悄悄的情況下,或許還能被發現,但嘉賓們一直都在說話,又發生了滅燈的變故,以至于並沒有人注意到這份異常。

    屢次拍門無果後,喬奈也拍不動了,借著熒光棒的綠光,觀眾們隱約能夠看到有一抹白色的身影從門上緩緩滑了下來,就地縮成了一團,頗為無助的靠在了門上,而一直守在直播間,不知道外面是什麼情況的彈幕,也忍不住開始心疼了起來。

    【為什麼大家還沒來啊?看的我都急死了!】

    【等等,喬奈拍門是因為嘉賓們在門外嗎?】

    【臥槽?那這隔音也太窒息了吧!完全看不出來啊!】

    【嗚嗚嗚!抱抱奈奈寶貝!真想把導演關里面看看!】

    或許是觀眾們的怨念起到了作用,亦或是節目組覺得時機成熟了,喬奈突然感覺到自己靠著的門震了一下,門就開始一點一點的向左移動,喬奈立馬就滿血復活了,她能出去了!她又可以了!連熒光棒都被激動的忘在了腳下,喬奈現在是一心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為了安全起見,喬奈並沒有趁著門開一半就沖出去,而是耐心的等著門完全敞開,她眨著一雙亮晶晶的大眼楮,十分期待的看向門後,依次見到了阮絲纓,趙安柯,徐佳漫,岑臨雨,還有邢琛!

    但是,喬奈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問題,大家似乎在緊張的盯著什麼東西,對她的出現毫不知情,這種時候她如果冒然出聲,會不會嚇到大家?

    【啊啊啊!見面了!見面了!】

    【終于見面了!奈奈有伴啦!】

    【看著喬奈很想說話,又不敢冒然出聲的糾結亞子,簡直萌了我一臉!】

    離開小黑屋的喬奈也順勢進入了夜視鏡頭,其他嘉賓沒及時注意到,但直播間的觀眾們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臥槽!有有有阿飄!看起來呆呆的!】

    【這是安全點的BOSS嗎?還挺可愛噠!】

    【不對勁吧?我怎麼看著這麼眼熟呢!】

    此時,徐佳漫只覺得自己身後涼颼颼的,但仍然沒察覺到什麼異樣,只一心想要保護好火種,可站在她旁邊微微側身的阮絲纓,則有些奇怪的掃了一眼,人頓時就被嚇到僵住了!

    下一刻,出于想要保護徐佳漫的心理,阮絲纓想都沒想就掄起手揮了過去,一邊抑制不住的喊了出來︰“啊啊啊!離我們遠點!”

    喬奈本來看到阮絲纓發現自己還挺開心的,正想要對她揮一揮手,就看到對方已經“十分激動”的重拳出擊了,人完全來不及反應。

    黑燈瞎火之際,邢琛突然行動了,果斷上前將喬奈護在了懷中,阮絲纓的拳頭也隨之砸在了邢琛的背上,一拳之後就發現打錯人了,自己也有些懵了。

    這件事說白了還真不好怪誰,喬奈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周圍的處境有多黑,導致阮絲纓根本就沒看清樣子,只見到一身白衣 白帽子,立馬開啟了正當防衛模式。

    雖然打人確實不對,但危急時刻也真就是想不到了,就連夜視下觀看的網友們,也沒能在第一時間將喬奈認出來,甚至不少人還在奇怪,邢琛為什麼要護著一個NPC?

    倒是被邢琛抱在懷里的喬奈呆了呆,她埋在邢琛懷中的小腦袋瓜蹭了蹭,可愛的小臉仰了起來,對著邢琛眨了眨眼,隱約間感覺自己頭上的三角帽被人rua了一下。

    確定喬奈好好的,邢琛也看到了她腳邊的熒光棒,將人放開後撿了起來,給喬奈照了一下臉,眾人這才看清,原來白色阿飄居然是喬奈!

    網友們︰???這也可以?

    一碗猝不及防的狗糧糊了滿臉︰)

    【邢琛這都能把喬奈認出來?!】

    【要說這倆人沒東西我都不信!】

    【原來“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我都能認出來”的這句話是真的!】

    阮絲纓連忙道歉︰“奈奈,你有沒有受傷?對不起,我剛剛太緊張了,沒看清楚。”

    喬奈也意識到自己忘記證明身份了,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我方才看到大家有點激動,熒光棒忘了拿。”

    徐佳漫笑了起來︰“小事小事,都別害怕,人齊了就好!”

    岑臨雨倒是被別的點吸引了︰“喬奈,你剛剛一直在這嗎?”

    喬奈點了點頭︰“我揭開眼罩就在這里了。”

    岑臨雨就很好奇的接過熒光棒在里面走了一圈,覺得這里雖然看起來很安全,但待久了也挺恐怖的,又發現喬奈這一身裝扮,頓時就明白了。

    岑臨雨︰“你是不是被抓住策反了!你背叛了組織?你變了!”

    喬奈茫然的歪了歪頭︰“……啊?”

    岑臨雨正要得意的笑,就被徐佳漫給錘了一下︰“你可真是個大聰明!”

    眾所周知,聰明是夸一個人機靈的意思,但語言的藝術就在于,多了一個大字,含義就變得截然相反,岑臨雨頓時就蔫了。

    趙安柯也趁機來到了阮絲纓的身後,小聲安慰著她︰“別害怕,你太緊張了,這里沒什麼的。”

    阮絲纓順勢靠在趙安柯的懷里撒起了嬌︰“我不是故意的。”

    趙安柯摸了摸阮絲纓的額頭︰“我知道。”

    一時間,狗糧的味道飄滿了整個集合點。

    邢琛看著其他兩對嘉賓固有的相處模式,人也偷偷拉住了喬奈的手,喬奈感覺自己被人拉住了,就好奇的抬起頭看了一眼,發現邢琛並沒有看向自己,就又收回了視線,但相握的手卻並沒有因此而松開。

    【???你們是真怕我們餓到啊!狗糧是一盆一盆的蓋過來!】

    【雨雨也只有漫漫能治了!柯柯是真的好寵纓纓呀!琛琛也趁機握住了奈奈的手!】

    【夠了夠了!別再喂了!難道單身狗的命就不是命嗎!要是把本汪撐死了,你們都是罪人!】

    經過一番敘舊,嘉賓們已然擰成了一股繩,團結一致決定一起行動,豎著站成了一排,打頭的人是趙安柯,身後跟著阮絲纓,岑臨雨和徐佳漫則站在最中間的位置,喬奈緊隨其後,邢琛落在最後面,兩兩一組搭檔著走,除了喬奈手里有熒光棒,其他人都拿著燭台。

    邢琛將蜘蛛網地圖遞給了打頭的趙安柯,其他人似乎都因為躲避守衛的緣故,並沒有拿到這份線索,而有了地圖雖然會方便許多,但路線實在是太為復雜,嘉賓們在一個地方愣是打轉了半天。

    喬奈的熒光棒晃過牆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紅色骷髏頭標志︰“我們是不是來過這里?”

    邢琛也仔細看了下︰“確實來過。”

    前面的人也聞聲停了下來,大家聚在一起開始研究地圖。

    趙安柯︰“就是這條路線,我很確定沒有走錯。”

    選人帶隊的時候,趙安柯就自薦了,說自己方向感比較強,而他在沒有地圖的情況下,第二個到達的集合點,邢琛覺得如果他說沒有走錯,可信度還是很高的。

    或許是有了喬奈被關在隱形門里的事,眾嘉賓也慢慢回過味來,開始對著周圍的牆壁敲敲打打,果然發現有些地方是空的,路線可能經過調動被暗改了。

    【哦豁,節目組這一波是大制作啊!】

    【感覺這個恐怖迷宮好像有很多機關誒!】

    【不會等到了天亮,嘉賓們還沒走出去吧!】

    很快,經過一番探索,嘉賓們就又發現了一扇隱形門,推開之後里面擺放著一張床,一套書桌椅,上面是一本似曾相識的日記本,趙安柯率先走了過去,將日記本拿了起來。

    徐佳漫左手帶著岑臨雨,右手帶著阮絲纓,堪稱是極限一拖二,也慢慢的往里面走,後面的喬奈剛要跟著踏進去,人就被邢琛抱住了。

    喬奈茫然的抬起了頭,邢琛用食指抵住了唇,做了個“噓”的意思。

    【臥槽?莫非前方高能?】

    【這屋子里不會有鬼吧!】

    【不要再進去了啊啊啊!】

    邢琛想到自己那間線索房的櫃子,又看了看這間線索房,直覺告訴他這里肯定也有NPC,但他又不能冒然打草驚蛇,否則大家亂成一鍋粥就糟了。

    邢琛鎮定提議︰“我們出去看吧?”

    趙安柯應了聲︰“好。”

    作為沖在最前面的人,趙安柯沒有出一丁點事,從里面平平安安的走了出來,這也讓彈幕松了口氣,但大家沒想到的是,守衛居然也會挑軟柿子捏!

    恰在這時,岑臨雨有些頭疼的說著︰“佳漫,你看著點走,別總踩我腳。”

    徐佳漫︰“???我沒踩你腳。”

    岑臨雨︰“……?”

    阮絲纓︰“啊啊啊!有人摸我腿!”

    邢琛連忙帶著喬奈將門口讓開,阮絲纓像一只小鹿一樣,十分輕快的跳了出來,成功脫困,而徐佳漫本來也想跑的,卻被岑臨雨給拉住了。

    岑臨雨︰“漫漫!我腳動不了!”

    徐佳漫將手里的燭火往他腳下晃了一下,岑臨雨頓時就重獲了自由。

    而床下也緩緩鑽出了個拎著狼牙棒的守衛,岑臨雨看到後,簡直拔腿就跑!並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岑臨雨後怕道︰“哇,嚇死我了,嚇死我了!佳漫,多虧有你!”

    回應他的則是眾人的目瞪口呆,喬奈震驚的捂住了嘴,連眼楮都忘記眨了,其他人也是啞口無言。

    岑臨雨這才反應過來不對勁︰“等等?佳漫呢?佳漫去哪了?”

    好心人喬奈給他指了指門里面。

    岑臨雨立馬雙手抱頭,滿臉都寫著懷疑人生︰為什麼佳漫會沒出來?而佳漫在里面又沒有叫呢?

    【我他嗎震驚一整年!】

    【雨雨,你真是太牛了!】

    【你完了,你死到臨頭了!】

    此時,一門之隔,徐佳漫才剛剛拿著燭火起身,岑臨雨就沒影了,並且還把門給關上了,就他媽的離譜!

    徐佳漫頓時就沉默了,跟她熟悉的人都知道,剛開始相處起來很文靜,熟了就會發現,她向來不是個隱忍的性子,那種怒火瞬間就到達了巔峰。

    本來拎著狼牙棒準備沖的守衛頓時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跟著徐佳漫在燭火的照亮下干瞪眼,他不是不想動,他是不敢動,真就是害怕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守衛︰瑟瑟發抖.jpg】

    【一時間竟不知誰慘!】

    幾秒後,在徐佳漫泛著幽光的死亡注視下,守衛慢慢的十分自覺的移到了牆角站著。

    這時的岑臨雨也終于做好了心理準備,他打開了門,顫顫巍巍的喚道︰“佳漫啊……”

    迎面看見的就是面無表情•狂暴•徐佳漫︰“你給我進來。”

    岑臨雨人剛一進去,門就被 當一下關上了,里面的岑臨雨包括守衛都被嚇得抖了一下,門外的人也被震得回過了神。

    阮絲纓直接抱住了趙安柯,趙安柯也沒心思看地圖了,回抱住阮絲纓,倆人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就靜靜地互相抱著。

    似乎是看到阮絲纓和趙安柯的互動得到了啟發,喬奈也轉過身問著邢琛︰“你要抱抱嗎?”

    听到這一聲詢問,邢琛感到很意外,他的奈奈是真的很暖,換做旁人可能礙于男人面子而拒絕,但邢琛覺得抱一抱也沒什麼不好。

    于是,上一秒觀眾們腦海里浮現的是邢琛不懼守衛的樣子,下一秒邢琛就低聲回了句“要”,語氣竟品出了幾分脆弱。

    【????????????】

    【琛琛變了!琛琛竟然學壞了!】

    【雖然是喬奈提出的抱抱,但我不相信邢琛會害怕!】

    【嗚嗚嗚,倒是奈奈真的好暖噢!我也好想要抱抱!】

    話音剛落,喬奈就對著邢琛張開了手臂,將人抱住後輕輕的拍了拍他的後背,而邢琛也微微低頭,將下巴抵在喬奈的頭上,如願以償的把她的三角帽給壓塌了。

    自從上了綜藝以後,邢琛也學會了表達,他積極主動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奈奈,謝謝你。”

    這讓喬奈有種助人為樂的開心,人頓時就把邢琛抱得更緊了,感受到力度的邢琛,終究是沒能抑制住上揚的唇角,流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屋外的畫面十分溫馨,跟屋內已然形成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畫風。

    岑臨雨一進屋子就“噗通”一聲跪下了,可以說是相當熟練了,人已經顧不上在不在直播了,什麼男人膝下有黃金的話,都通通拋在了腦後。

    因為岑臨雨換位思考了一下,這件事情其實還挺嚴重的,如果自己救了別人轉頭就被人給賣了,那他肯定也會很生氣很憤怒Orz

    徐佳漫本來一肚子火,見岑臨雨來這一下,火頓時就消了大半,視線也看向了身邊的守衛,守衛也有些遲疑的看了回去,隨後試探性的遞出了狼牙棒,見被徐佳漫接了過去,才又松了口氣。

    緊接著,徐佳漫手里的狼牙棒就 當一下砸在了牆上,連牆上的灰都給震了下來,她對著岑臨雨喊道︰“你給我站起來!”

    岑臨雨又老老實實的站了起來︰“你別生氣,我當時是嚇懵了。”

    一旁的守衛也附和道︰“我也覺得他是嚇懵了……”

    徐佳漫冷冷的掃視過去,守衛立馬就閉上了嘴,之後又是一頓教育,狼牙棒因為砸牆,把尖尖都給砸掉了,兩個人倒是覺悟很高,一起低頭認錯。

    【守衛和雨雨的求生欲都好強啊!】

    【倆人是真的慘,但我也是控制不住的想笑,哈哈哈!】

    【還好漫漫膽子大,要是踫到個膽子小的被賣了,估計當場就得崩潰TvT】

    整個過程大概持續了十多分鐘,當門被再次打開的時候,徐佳漫手里拎著個掉了齒的狼牙棒出來,把門外的嘉賓們都給看愣住了,這才想起來將狼牙棒還回去,守衛卻連撿都不敢撿,早就縮回床下了,仿佛那里才是他最安全的歸宿。

    阮絲纓和趙安柯也在听到開門的聲音就松開了彼此,人徑直來到了徐佳漫的面前,挽住了她的手︰“我們繼續出發吧!”

    岑臨雨則走在徐佳漫的後面想要拉住她,被其嫌棄的推開了︰“你自己玩吧,我不會再管你了。”

    阮絲纓連忙轉移視線,憋住了笑,其他人也是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倆人。

    與此同時,喬奈和邢琛的擁抱時間也到此結束了,喬奈走過去挽住了徐佳漫的另一只手,邢琛和趙安柯也收到了岑臨雨向大家尋求幫助的目光。

    趙安柯默默的對著岑臨雨搖了搖頭,示意幫不了他,這件事還得靠他自己,而邢琛只是頗為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並沒有給予回應。

    或許其他人對岑臨雨還能報以同情,但他是最不能理解這種行為的,可能人和人本身就不一樣吧?反正邢琛自問再慌亂,也不會將喬奈一個人丟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