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魔王摘下了他的小犄角

正文 第72章 【感謝灌溉】總不能是天界……

    那個瞬間他甚至為安斯艾爾主動來跟他攤牌, 可是細看一下,塞羅斯發現這個光圈有一些突出的飛羽為裝飾,明顯不是安斯艾爾那種光亮瑩潤的圈。魔王陛下在心里大力撫胸口, 給自己順氣, 幸好細細看,否則他非得當場厥。

    “你怎麼?心髒不舒服?”安斯艾爾關切探頭,接著把那個光圈往前一遞,“你用它暖暖心口!剛掰下來沒多久,還是熱的呢!”

    甚至是剛掰下來的!更可怕好嗎!

    雖是安斯艾爾的建議,卻于離譜,塞羅斯嚴詞拒絕。他不可能讓其他天使的光圈貼著自己的心口, 安斯艾爾的還差不多。

    安斯艾爾的光圈……貼著他的心口……

    塞羅斯;“……”

    心里美起來。

    可惜他手中的光圈因為掰下來太久, 已經徹底冷掉, 現在正被他的體溫暖著。

    安斯艾爾有些遺憾, 不也能解。他听塞羅斯問自己究竟是從哪里弄來的這個新圈, 這不問到點子上嗎!他正炫耀這個!

    他啪啪就給塞羅斯描述一通自己是怎麼頭上奪圈的,塞羅斯全程沒什麼表情,但是安斯艾爾已經很會讀他的眼, 他看著塞羅斯的情從凝重到驚訝再到驕傲再到凝重,不停變換, 感到非常開心。

    ……不他讀出的那一絲絲痛苦是怎麼事?

    拋那點看不明的情緒,安斯艾爾覺得,塞羅斯真是個好听眾!他又想起至上之天爛到家這事, 心中不免動容, 看著面前能力有能力腦子有腦子的魔王陛下,越看越支稜!

    塞羅斯,多好的魔王啊!

    “塞羅斯。”他真心意道, 夕陽『色』的瞳眸閃動,“你一定會長存。”

    他身邊唯一支稜的同事,一定會長長久久的跟他當同事!

    這是……什麼意思……

    塞羅斯在剛才的一瞬之間,幾乎被安斯艾爾的奪全部心。他整個人甚至有些恍惚,看著發的天使猶口吐贊歌般對他說出那樣煽情的語,眼楮忽閃忽閃,比夕陽中的花海更爛漫。

    說出都會惹人發笑,他幾乎被蠱『惑』。

    ——惡魔被天使蠱『惑』。

    阿斯蒙蒂斯家族的歷代祖宗,他在撩我。

    魔王陛下冷靜地四舍五入。

    他想跟我睡覺!

    正當塞羅斯煩惱究竟該從哪里開始,是桌子還是窗台,他就看到安斯艾爾隨意地在圓桌前坐下。圓桌上放著一盤國際象棋,是塞羅斯自己跟自己對弈的一局,安斯艾爾認真地看一會。

    塞羅斯心里那點小火苗,頓時就緩緩地蔫。

    安斯艾爾根不是那麼想的。

    他的四舍五入不算qvq

    大腦冷卻,妄想被關閉,聰明的智商又佔領地。塞羅斯看著安斯艾爾坐下來,拿一枚棋子,開始繼續這一盤棋,他也心情低落地在另一邊坐下來。

    “你為什麼說……那句?”他盡量讓自己顯得不在意。

    安斯艾爾拿著棋子,喃喃地說道。

    “塞羅斯,你有沒有一種感覺……”

    “你身邊的人都在擺爛。”

    塞羅斯沉默一下。

    “你是說利維嗎?”

    安斯艾爾語一會。

    “……不,不是,今天不迫害他。”

    他的視線投向被他放下的那個光圈,沉『吟』一下,問塞羅斯。

    “塞羅斯,有沒有一種可能,整個至上之天都在擺爛?”

    塞羅斯停頓一下。

    “就像利維那樣?”

    “對!”

    塞羅斯卻輕輕笑,這倒不是嘲笑,而是一種奈。他看著棋盤前的安斯艾爾,自己也移動一枚棋子,同時說道。

    “之前來人界的時候,你還告誡我不分傲慢,謹慎行事。怎麼?現在輪到你不謹慎嗎?”

    安斯艾爾噎一下,他確這樣勸塞羅斯,沒想到最後卻到自己頭上。

    “至上之天與人界不太相同,阿斯蒙蒂斯家族歷代都在關注天界的動向,對于至上之天,家族秘藏的資料中評價很。”塞羅斯說道,他並不隱瞞,直接對安斯艾爾和盤托出。

    “阿斯蒙蒂斯家族記錄歷代天界執政官的情報,只有最近的一代執政官不太清晰,也是因為三界隔絕的緣故。”他聲音平緩地說著,“當前的這代執政官,反饋來的情報只有名字,權天使沙利亞,及愈天使烏利爾,第三位執政官,尚且不清楚。”

    安斯艾爾沉默一下,他離開天界三百多年,反正三百多年前,還只有兩個執政官。至于近些年有沒有出現新的執政官,安斯艾爾自己也不清楚。

    塞羅斯繼續說道。

    “麻煩的是,這最後一位執政官,恰恰是最強的一個。論上會是一名戰天使,這種一強兩弱的布局,是一種平衡,魔界也是此。”

    安斯艾爾恍,接著表現出些許疑慮。

    “可是……”他說,“塞羅斯,你也不弱啊。”

    塞羅斯︰“……”

    安斯艾爾真是個令人拍案叫絕的家伙,不僅毫不猶豫地把“最強”的名頭扣在自己的腦袋上,甚至借機夸獎他……別說,他居還真有點興!

    但是……

    被安斯艾爾的思路引導,塞羅斯也沉思起來。

    一強加兩弱的布局,應當是沒錯的,歷代都是此。這也是為將最大的權力集中在最強的魔王或者執政官身上,便迅速決策,而在非常時期,兩界的體制更是允許它們徹徹底底變成一言堂,只出現一種意志,即最強者的意志。

    那麼問題就來。

    同為魔王的安斯艾爾能跟他對是個什麼情況?

    最強之名由阿斯蒙蒂斯家族繼承,代代此,利維的軟弱和擺爛正是佐證。可是在這之中,偏偏出現安斯艾爾這麼個似乎是來臥底的天使,他真的是假魔王也就算,魔界還真承認他,給他冠冕。

    塞羅斯難解,這究竟是為什麼。

    總不能是天界把執政官派出來臥底吧?有點好笑,他這麼不苟言笑的惡魔听,都能笑到盧斯特城外發生雪崩。

    “總之,不管怎樣……”塞羅斯有些艱難地結,“就算你覺得其他兩位執政官很弱,最後一位執政官一定會很強,小心提防。”

    安斯艾爾重重點頭,他很信任塞羅斯,他一定提防!

    兩人和諧地下著棋,塞羅斯心中被一種靜謐填滿。他偶爾會偷眼看看對面的天使,天使托著腮思考下一步的走法,發纏繞在指間,閃爍生光。

    他可真好看!

    魔王陛下心花怒放地想。

    靜謐的氣氛很快就被訪客斷,輕輕的叩門聲想起時,塞羅斯差點沒壓住自己的脾氣。他皺眉看著門的位置,安斯艾爾一歪頭看看房門,嘴里說道。

    “那我先走?你忙?”

    不!現在不是他的工時間!他也不想加班!

    棋還沒下完,安斯艾爾也不想走。他主考慮的是,自己現在還頂著獵魔人的身份,最好不被密會的人看到樣貌。這樣一想,簡直像他趁夜『色』偷偷『摸』『摸』來私會一樣……住!

    安斯艾爾定定。

    “密會的人最好不見到我吧……我先走。”

    “不,不用。”塞羅斯開口阻止,墨藍的惡魔豎瞳流『露』出一絲笑意,“我們可繼續下棋,來見我的,是你的一位熟人。”

    安斯艾爾秒速反應來。

    “蓋溫???”

    好啊!蓋溫居叛逃到密會來!一成語叫什麼?送上門來!

    蓋溫讓人襲擊希爾維婭,還帶走他的前商業伙伴路德,樁樁件件的罪行罄竹難。安斯艾爾心中早就有點火氣,這下好,直接送上門來。

    門外,威斯特姆輕輕叩門,等到房門自動向內開,他肅容轉向蓋溫。

    “那位大人允許,你可進。”

    “務必謹言慎行!那位大人的力量……遠超你的想象。”

    蓋溫嘴上應著,心中雜念浮動。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門內的同族即將被他吞噬,他會因此獲得更強的力量,還可直接竊取對方在密會中的經營!

    匣子里的劍似乎又開始不安分地顫動,蓋溫表情和藹,手上卻叩動魔紋,將匣中的劍更凶狠地壓制住。

    匣子里終于聲息。

    路德在匣子里思考人生……啊不,也許是劍生。

    在今天之前,路德根想象不到,有朝一日自己居會變成一把劍。雖他知道自己是聖劍,可是怎麼從人變劍,他覺得在是很抽象,就像立體幾何相關的數學題一樣,令人想象不能。

    嚴格來說,路德其已經死,蓋溫殺他。據蓋溫自己說,除足夠的決心與體悟會讓人變成劍,被殺死也能。

    可是……

    變成劍,路德居也能進行思考!

    這不科學啊!他都沒有腦子,只有尖尖!

    路德糾結于這個問題,接著他發現自己還能輕微地動,所他沒事就會戳戳盒子想出來,蓋溫每次都會迅速壓制他。

    唉,聊得很。

    路德有些懨懨的,他想套圈。

    听到匣子里安靜下來,蓋溫滿意地一笑,他可不希望在面見同族的時候發生什麼意外情況,那會影響他的計劃。

    蓋溫走進敞開的門,那黑發的人手中拿著一枚棋子,黑發之間,墨『色』犄角威嚴持重。听到進門的聲響,這個人抬起墨藍豎瞳看一眼蓋溫,表情淡淡。

    ……角?

    坐他對面的那個人的表現,可活潑太多,手一撐桌子就站起身,很開心地跟蓋溫招呼。

    “蓋溫,真是巧啊!”

    蓋溫的瞳孔頓時收縮,那發!那夕陽『色』眼瞳!那所畏懼的語氣!

    勇者安斯艾爾!他怎麼會在這里?!

    勇者不止在這里,他還挺開心地跟坐在對面的惡魔提議。

    “塞羅斯,我們快把他腦殼撬開。”

    “看看是不是我們在找的太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