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這個Beta過分咸魚

正文 第46章 偷拍

    江晨費力把樹苗扛回來之後他就不想干了, 看顧鑫挖坑挖得好像不費勁,他決定留下來挖坑,把扛樹苗的任務交給衛蒙劉森。

    他用鋤頭甩了一會兒, 手腕開始發酸, 額頭開始冒汗, 身體也覺得好累。

    而顧鑫正要拎著樹苗往原來的坑里放,一派輕松。

    江晨就不明白了, 顧鑫剛剛動起來完全不吃力,輪到他了這個鋤頭就重如千斤。

    他果斷扔下鋤頭, 趁著沒其他人盯著他,又跑去跟顧鑫一塊種樹。

    顧鑫剛還想問他怎麼跟段宇走在一塊兒呢,誰知道他馬上就把段宇忘記了。

    晨晨還是更願意跟他一塊種樹的。

    兩人合力種成了一棵樹,將土踩實。

    江晨Get到了成就感, 對種下一棵樹就不那麼反感了。

    他給樹掛上了牌子, 上邊有他和顧鑫的名字, 這是他們的合種樹。

    江晨欣賞著顧鑫龍飛鳳舞的字︰“那我們明年還能過來看看它長得怎麼樣。”

    顧鑫說︰“兩年內應該就能長得比較高了。”

    他們所有人必須在山上待一天, 江晨實打實沒怎麼偷懶地干了一上午, 累得夠嗆。

    中午吃的是盒飯,有三種口味,一種是酸菜豬腳飯,一種是烤鴨飯, 還有一個是魚香肉絲飯,每一份的份量都很足,足夠飯量大的少年人們吃飽。

    江晨要了一份豬腳飯,去洗了個手坐在緩坡凸起的石頭上等著顧鑫給他拿過來。

    顧鑫找到江晨的時候, 他身後還跟著一個段宇。

    江晨接過顧鑫遞來的盒飯, 打量了一下段宇, 後者直接佔據了他留給顧鑫的位置,兩人並排坐一起。

    慢了一步的顧鑫,他問段宇︰“你剛不是說找江晨有事嗎?”

    “哦,對。”段宇邊撕下一次性筷子的包裝袋,邊問江晨,“你剛怎麼沒去搬樹苗了?”

    江晨接過顧鑫給他拿出來的一次性筷子︰“樹苗太輕了讓給其他同學比較好,挖坑比較累,我可以上。”他不會在別人面前說自己覺得爬坡累。

    顧鑫拿著筷子的手微僵,他默默低頭吃飯。

    晨晨為什麼要在段宇面前說這個,難道他是想讓對方覺得自己很可靠?

    蔣一柏、衛蒙、劉森也領了盒飯過來找他們,他們這個小圈子一下子就熱鬧了起來。

    衛蒙嘴叭保證地說個不停,跟他們講自己剛剛種樹時有多神勇,蔣一柏時不時收到班上Omega送來的零食,相當熱鬧。

    江晨在石頭上坐沒一會兒,就蹭到顧鑫身邊去了,他想吃顧鑫的烤鴨,兩人交換了肉,段宇依舊冷冷淡淡的,誰都不親近,讓人越發好奇他轉學到三中的目的。

    下午,所有人都回歸到自己的本組,繼續干活。

    江晨想上洗手間,但是要去洗手間就得走到下邊的護林員休息區,還挺遠的。

    不知是不是今天太疲憊了,全身上下都有些酸痛,他完全不想往下走,小腿肚就開始發酸,他平時也有鍛煉啊,怎麼還會酸呢?

    江晨跟顧鑫說︰“我去那邊找個地方上廁所。”

    他只是解決小的,進林子里應該沒什麼人,總之呢,就是不想下坡,回來時還得再爬。

    顧鑫知道他的慵懶程度無人可及,只是提醒他︰“別走太遠,這林子不小,容易迷路。”

    雖然隔壁林子里樹的葉子長得不算太茂盛,但樹種得非常齊整,也容易迷失方向。

    “知道了。”江晨應了一聲就鑽樹林里去了。

    顧鑫繼續跟同學一塊兒量尺寸,挖坑,埋樹。

    他和劉森兩人合力種完一棵後,顧鑫發現江晨還沒回來,他看了看時間和他們應種的樹苗,他們的任務也快完成了,江晨似乎完全沒有必要再偷懶。

    會不會是在其他區域遇到別同學多聊了兩句?

    顧鑫又等了幾分鐘,發現江晨依舊沒有回來,他沒心思再挖坑了,連劉森都問了起來。

    劉森抹了抹額頭上汗,手鋤頭撐著左右觀望︰“江晨怎麼還不回來?他是不是又開始躲懶。”

    “不至于,我們的任務都快完成了。”作為發小,顧鑫當然是替江晨說話,“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們差一棵就種完了,我去找找他。”

    劉森相信班長的人品,他點了點頭︰“行。”

    顧鑫順著江晨剛剛離開的方向去找他,楊秀看到了他,直截了當地問︰“班長,你找江晨嗎?”

    他倆平時就經常膩在一起,班上誰不知道顧鑫和江晨倆人好得不行,要不是一個是學霸,一個每天都懶洋洋的,大家都該懷疑他倆是一對了,可是人家又是正正經經的玩一起,只是偶爾比較親密,倒是給不少喜歡組CP的同學提供了素材。

    “嗯,你見著他了?”

    “我看他和段宇往那個方向去了。”楊秀指了個江晨消失的方向,他還一臉八卦,“班長,江晨是不是和段宇談啊?”他們上午可都看到江晨和段宇一起扛樹苗了。

    顧鑫當然知道江晨沒跟段宇談戀愛,他收斂臉上的善意表情,眼里起了波瀾︰“沒談。”

    楊秀並不知道江晨就是顧鑫的逆鱗,他僅僅是開個玩笑而已,段宇同樣是Omega,又是男生,卻經常跟班長他們一起進進出出,他們班上都傳出來,段宇估計是跟他們中的誰在談戀愛。

    這不是剛看到江晨和段宇上午一起扛樹苗,下午又一起鑽小樹林,他們也不會懷疑。

    顧鑫順著江晨走的方向也鑽進了樹林里,見沒有人之後才從懷中掏出他的那只蝴蝶。

    如果江晨的附近應該能接收到信號。

    他把耳機戴上了,半天沒听到接听,難道信號沒有傳過去?

    又或者段宇在旁邊他不方便接听?

    江晨不就是去解個手,怎麼可能會帶上段宇?

    顧鑫這一刻覺得自己的腦子都不夠用了。

    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而此時的顧鑫並不知道自己跟江晨錯開了位置,他進了樹林,而江晨卻已經出來了。

    他確定和段宇在林子里面聊了幾句,顧鑫的小蝴蝶在呼叫他,但他不能在段宇面前暴露他和顧鑫的秘密,也就沒接,更何況,他听了段宇的獨白後,心情有點復雜,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段宇先江晨一步回去種樹,江晨悄悄的按下小蝴蝶。

    他發信號過去,但是顧鑫卻沒接。

    剛不是還給他打了?

    怎麼突然沒音了。

    江晨往回走,楊秀看到了他,跟他說︰“班長剛找你來著。”

    江晨︰“沒見著他,你看到他往哪里走了?”

    楊秀指了一個方向︰“那邊。”

    江晨一看,這不是跟他走岔了嗎?

    他正要往那邊走,他們副班主任李老師阻止他前往︰“江晨,別往那邊走,那邊路滑,很危險。”

    江晨有點焦急︰“顧鑫往那邊走了,我過去把他叫回來!”

    李老師性子溫和,嗓門也不大,江晨跑出去了他才堪堪發了個聲。

    “江晨,等等!”他怕兩個學生出事,只好跟了上去。

    江晨平日懶歸懶,但是真到了關鍵時刻,他可以一眨眼就不見人影.

    李老師追過去後發現,這孩子不知跑哪里去了。

    一邊是被燒得光禿禿的荒地,一邊是綠葉煥發的林子,正趕上太陽落山,林子里都是樹,黑壓壓的一片,戴著瓶底厚眼鏡的李老師看不太清江晨跑哪里去了。

    而此時的江晨其實並沒有亂跑,他邊走邊嘗試聯系顧鑫。

    好在顧鑫方向感不錯,沒找到江晨就往回走,慢慢的,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他們的小蝴蝶相互有了反應,也就聯系上了。

    顧鑫按下接听鍵︰“晨晨,你沒事吧?”

    江晨噓了口氣︰“我沒事,你跑哪兒去了?”

    顧鑫也松了一口氣︰“我進去找你。”

    “我在林子入口,你知道怎麼出來嗎?”江晨能听到他那邊相當安靜,腳下踩著枯枝,嘎吱作響。

    “我知道,我看到那邊有個影子,是你吧?我沒往深處走,那邊路滑,還挺危險的。”顧鑫趕緊往朝著影子走過去。

    他看清了站在那里等他的江晨,兩人匯合成功。

    顧鑫問他︰“我剛在外邊用小蝴蝶找你,你那邊沒有反應嗎?”

    江晨說︰“有,但旁邊有人。”

    顧鑫猜到了︰“段宇?”

    江晨點頭︰“嗯嗯嗯。”

    顧鑫不免想到楊秀說的話︰“他找你做什麼?”

    提起這個江晨就來氣︰“我本來是去找地小解,他跟了過來,我也不好意思說,然後本來準備听他要跟我說什麼,結果鋪墊的太長,我又憋著尿就沒听了,我打斷他去了樹林里!”

    顧鑫︰“所以你不知道他要說什麼?”

    江晨當時是真的憋著尿,根本沒心思听,他想了一下說道︰“我沒听懂他的意思。”

    顧鑫笑了下︰“行吧。”萬萬沒想到,江晨沒听懂段宇的意思。

    但段宇到底要跟江晨說什麼?他有點在意。

    劉林看他倆慢悠悠地走過來,催促他們趕緊把最後一棵樹種了,就差他們沒完成了。

    終于,八班種完了學校分配給他們班的樹苗,所有學生都拖著疲憊的身軀爬回車上。

    唐老師叫顧鑫幫著清點人數。

    同學都到齊了。

    顧鑫跟唐老師匯報,他們班的人數齊了。

    車子出發,江晨懶洋洋地靠在顧鑫肩頭上,迷迷糊糊中好像落下了什麼。

    忽地,他猛然想起來,推了下快要睡著了顧鑫︰“李老師剛剛好像跟我進林子,他是不是沒上車啊?”

    顧鑫︰“……好像是!”

    一陣兵荒八亂的,唐老師立即聯系還沒出發的班級老師,派人去找李老師。

    幸好,李老師只是晚了點下來,搭著教務處主任的順風車回了。

    他跟主任提了下去找江晨和顧鑫。

    教務處主任磨了磨牙,又是他倆。

    第二天,江晨和顧鑫被主任帶去辦公室接受老許“如沐春風”的愛之教育!

    江晨可無辜了,他只是想解個手,沒想引發出那麼多事情。

    -

    植樹節那天是真的消耗了江晨不少精力,回來之後好幾天都沒什麼精神,一直習慣趴在桌上睡覺。

    顧鑫知道他開始不對勁,江晨又怎麼了?

    他轉動著手中的筆,在猜段宇那天跟江晨到底想說什麼。

    三月份初春之期,很多同學都感冒了,顧鑫也中了招,江晨每天上課都能听見他鼻塞吸鼻子的聲音,听著就難受。

    中午用過午飯後,他果斷跟蔣一柏換座位。

    蔣一柏︰“怎麼又換位置?”

    江晨大言不慚︰“我想跟班長親近親近。”

    蔣一柏樂道︰“沖你這句話,我換。”

    班里沒有人能體會到顧鑫和江晨的關系是有多好,因為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在一中的顧鑫,就對誰都挺冷漠的,當然也包括他。

    去年江晨生日,他還問顧鑫送了什麼生日禮物,顧鑫竟然什麼都沒說,後來他發現兩人戴了同款的項鏈,他琢磨了一下,好兄弟會買同款項鏈嗎?

    好像會,又好像不會。

    總之,他倆關系這件事毋庸置疑。

    江晨成功跟蔣一柏挪了個位置,他把下午要用的書搬了過去。

    顧鑫上了個洗手間回來時,他已經在蔣一柏桌面上趴好了。

    “你們怎麼換位置了?”顧鑫問他,心里有些高興。

    江晨打了個哈欠,眼角擠出了點眼淚︰“換一下視野,越靠後視野越寬。”

    蔣一柏說︰“你要是不打哈欠我就信你這句話了。”

    江晨︰“難道不是事實?”

    蔣一柏︰“你又用不上。”

    眾所周知,江晨不听課期末考試也能考進前十,就讓班里的同學很無語,他同桌劉森都多次問他考試的秘訣。

    顧鑫用紙巾按著鼻子笑了下。

    換完座位後,班里的幾個Alpha男生不知在說什麼帶顏色的話,聊得相當起勁,氣氛很熱烈,一直蔓延到他們這邊,主要是衛蒙跑過來,他把自己的手機塞給了江晨。

    “晨兒,幫我保管!”

    然後他張開雙臂準備將後面的涌過來的男同學擋住!

    衛蒙往後一仰,高大的身軀擠到江晨,他不得不往旁邊挪,順勢倒在顧鑫的身上。

    可衛蒙重心沒收住,眼看就快要坐到江晨身上,顧鑫快他一步將江晨抱到自己腿上。

    江晨突然覺得自己拔高了,低頭一看,沒事,在他鑫寶腿上坐著,他還開開心心地摟著顧鑫的脖子。

    他也不困了,嘻嘻笑道︰“我現在像不像個妖妃?”

    顧鑫用他的濃重的感冒音說道︰“不是像,你現在就是。”

    衛蒙歪坐在江晨的椅子上,被江晨膝蓋頂著沒繼續往下倒︰“兒子,要不是你爹反應快,現在就被你壓死了!手機里有啥好玩的?”

    衛蒙推開他們,對江晨說道︰“你沒看嗎?植種節的照片,李老師拿我的手機去拍的,他們想刪掉自己的黑歷史!”

    要說李老師不受歡迎也是有原因的,他要是像隔壁九班的班主任一樣,長得帥氣不說,還會一手拍照的好技術,大家能不喜歡上他的數學課嗎?

    江晨知道他的手機密碼,打開他的相冊︰“有我的沒?”

    “當然有。”衛蒙朝坐得筆直的段宇看了一眼,還調侃似的抬了抬下巴,他小聲說,“還拍到你跟段宇了。”

    江晨現在還坐在顧鑫的腿上,他一手勾著他的脖子,一手劃動著照片,一張張往下翻,這個姿勢確實像現代版的妲己。

    顧鑫順著他的手部動作一張張照片往下看,最終定格在他和段宇的照片上。

    果然有。

    大概是在老師眼里,這張照片體現了當代青少年同學扛樹苗時在交流種樹的心得體會,但是在顧鑫眼里,卻是過分曖昧。

    江晨也翻到他和顧鑫一塊的。

    顧鑫下巴搭在他的肩上,悶悶不樂道︰“為什麼我和你的照片看起來像兩個飯桶在搶吃的?”

    江晨樂了起來,摟著顧鑫笑得不要不要的,兩人的臉只有幾公分的距離,顧鑫耳朵逐漸變成粉色。

    而這時,他們並不知道班上有人正在偷拍他倆。

    不一會兒,學校的論壇里多了一個剛上傳的視頻。

    【標題︰校園小說AB戀男主照進現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