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錦衣殺

正文 第38章 錯過

    這樣一來, 王言卿剛才的問話就不能置之不理了。梁文氏本來不願意自降身份和一個奴婢說話,但有了陳禹暄表態,她不得不出面, 答道︰“姑娘這話妾身沒法接。大少爺獨來獨往, 和家里不親, 老爺在世時他都古古怪怪的,如今老爺去世, 越發沒人能管他了。我是填房,也不好過問大少爺的事, 我見他出門,只以為他像往常一樣出去訪友,哪知他這一去就沒了蹤跡。我一個婦道人家哪經歷過這種事,嚇得心慌, 趕緊叫三老過來出主意。至于大少爺心里有什麼難處……他從沒和家里人說過, 我如何得知呢?”

    梁文氏說話時, 視線不免放到王言卿身上。先前在門口迎客時她就注意到, 陳千戶隊伍里有一位身段很惹眼的女子, 如今仔細看,才知此女不光體態風流,容貌也生的極好。梁文氏心中驚詫,她視線落到旁邊, 注意到旁邊那個男子也風姿凜然、儀表堂堂。梁文氏內心又是驚又是疑,這樣兩個人,竟只是陳家的侍從嗎?天底下還有這等人物?

    王言卿沒在意梁文氏的目光,全程盯著梁文氏的臉。王言卿注意到梁文氏說話時視線飄忽, 眼楮轉動很快, 說到梁榕行事古怪時她的上唇微微提升, 左右唇角一個高一個低,但說到自己不知道梁榕去了哪里,她卻抿了下嘴唇。

    王言卿心中輕輕嗯了一聲,心想梁文氏在說謊。梁文氏提起梁榕失蹤時表情悲傷無助,聲音泫然欲泣,怎麼看都是一副無能為力的繼母模樣,可是,她嘴唇上的細微動作卻出賣了她。梁文氏對梁榕很有敵意,而且,她知道梁榕的去向。

    王言卿問︰“梁太太,你是否還記得,梁榕是哪一天不見的?”

    梁文氏手指掐著帕子,皺眉想了一會,說︰“好像是上個月十七。”

    和丫鬟的說法一樣。王言卿注意到梁文氏緊緊攥著的手,沒做表態,又問︰“為何偏偏是十七這天?這一天有什麼特殊嗎?”

    梁文氏拿起帕子,按了按臉頰,說︰“我怎麼知道?姑娘是什麼人,為什麼對我們府大少爺的事這麼關注?”

    王言卿問話時,陸珩就站在旁邊,靜靜听著。他听到梁文氏的話,抬頭,平靜地掃了她一眼︰“怎麼,不能問嗎?梁榕失蹤半個月都沒人上報,如今只是問起失蹤時間,你們就百般推脫。你們想做什麼?”

    梁文氏那一瞬間像被什麼冷冰冰的東西盯上了,駭得動彈不得。其余三個族老也有些驚異,面面相覷。

    這真的是陳家的侍衛嗎?作為一個侍從,他長得未免太出挑俊美了,最重要的是他說話時不怒自威的氣勢,哪里像一個隨從,更像是陳禹暄的主子!

    陳禹暄見狀不對,趕緊出面道︰“如果梁大少爺上個月十七就出門,現在還沒回來確實不太對勁。錦衣衛慣例在年關前清理一批存貨,說不定過幾日陳都指揮使和陸指揮使就要看梁家襲千戶的折子了,這種時候梁大少爺失蹤,傳到上面恐怕有些麻煩。梁榕的房間在哪里,我過去看看,說不定能找到些線索。”

    梁文氏的眉毛擰著,說︰“妾身家里的事,怎麼敢勞煩陳千戶。千戶還要回鄉成婚,如果耽誤了時間……”

    “無妨。”陳禹暄揮揮手,說,“我和梁兄一見如故,私心里一直視梁兄為大哥。如今梁兄走了,大少爺還不知所蹤,我怎麼能置之不理?不知梁榕房間在何處,方便看嗎?”

    陳禹暄主動提出幫忙,族老怎麼會拒絕?不等梁文氏說話,族老就拱著手說道︰“這有什麼不方便的,陳千戶願意出手相助,我們感激不盡。大太太,快給陳千戶帶路。”

    梁文氏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忍住。她站起身,捏著帕子笑道︰“那就有勞陳千戶了。千戶隨妾身這邊來。”

    梁文氏笑容自然,但她說完後,卻飛快舔了下唇瓣。王言卿將一切盡收眼底,她往後退了一步,讓開門。梁文氏引著陳禹暄從她面前走過,後面跟著梁家三老、梁彬,等所有人都出去後,陸珩才對王言卿說︰“走吧。”

    王言卿點頭,提著裙擺出門,陸珩跟在她身後。借著出門的動作,王言卿低聲對陸珩說︰“她在說謊。”

    陸珩嗯了一聲,看起來並不意外,反而頗有興趣地問︰“為什麼?”

    “我詢問她十七那天的事情時,她一直用東西擋著臉。陳禹暄提出去梁榕住所看時,她舔了一下嘴唇。緊張會讓人口干,陳禹暄的要求讓她緊張了。”

    陸珩挑挑眉,心中頗為嘆服。緊張時口干是身體本能反應,不受想法控制,恐怕梁文氏自己都沒意識到,她舔了一下嘴唇。

    陸珩和王言卿因為說話落在後面,等他們跟上去,梁榕房間門口已經圍滿了人。梁文氏拿出鑰匙,毫無異樣地開鎖。王言卿遠遠站在人群後,注視著梁文氏的動作,問︰“梁榕只是出門,又不是不回來了,為何要鎖門?”

    梁文氏的手微頓,隨即擰開鑰匙,說︰“最近來給老爺上香的人有不少,人來人往的,我怕少什麼東西,就鎖住了。”

    王言卿淡淡應了一聲,她看向對面的屋子,那里應當是梁彬的住所,但並沒有上鎖。梁文氏終于把門打開了,她推開門扇,並沒有進屋,而是停在門邊說︰“這就是大少爺的房間了。好幾天沒有打掃,里面灰塵有點多,讓大人見笑了。”

    好些天鎖著不通風,屋里氣味確實不太好。但陳禹暄在錦衣衛供職,什麼場面沒見過,這種環境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陳禹暄率先進屋,梁家三老見狀,也跟著進來。

    臘月天氣冷,這個屋子十來天沒有燒火,又冷又潮,站在地上似乎有一股陰氣吸人。梁家族老哪能讓京城來的千戶大人受這種怠慢,立刻說︰“快拿炭火來,小心給陳千戶凍著……”

    陳禹暄看似在屋子中走動,其實余光在注意後方。他瞥到指揮使和那位神秘的王姑娘也進屋了,他心領神會,立刻說︰“不必麻煩了,我隨便走走就好。梁太太和三老不必陪著我,我自己看便是。”

    梁文氏和族老怎麼敢讓陳禹暄自己看,全亦步亦趨跟在陳禹暄身後。陳禹暄吸引了絕大部分注意力,沒人留意後方。王言卿進屋後打量,這是一間三開間廂房,中間打通,用隔扇、屏風相連。最中間牆上掛著兩副山水畫,下方是待客用的桌椅;南邊那間屋子放著床鋪臥具,是就寢的地方;靠北那間被改造成書房,東牆上靠著一座書架,上面滿滿當當擺著書,書架前是一套黃花梨桌椅,桌上筆墨紙硯俱全,北牆放著一件小榻,榻幾收拾的很干淨,沒有擺放東西。

    陳禹暄和梁文氏等人去寢屋看了,陸珩沒有往人多的地方擠,而是轉身去了北屋。王言卿在堂屋掃了一眼,也跟去書房。

    王言卿進去時,陸珩正在翻黃花梨木桌上的東西。他手指按在硯台凹處,試了試軟硬,突然從筆枕上拿起一根筆。王言卿走過去,輕聲問︰“二哥,怎麼了?”

    陸珩掃了眼筆架上按大小粗細懸掛的毛筆,給王言卿示意筆尖,說︰“這支筆沒洗。”

    王言卿站在陸珩肩膀後,湊近了看,果然,筆尖沾著墨跡。王言卿看向筆架,筆架上的毫毛泛著淺淡的灰,明顯是清洗過的。王言卿掃了眼書桌上的擺設,說︰“這支筆放在筆枕上,應當是他常用或剛用完的,所以才沒來得及清洗?”

    陸珩不置可否,他將毛筆放回原位,轉身,朝書架踱去。王言卿一進來就注意到這些書了,她停在書架前,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書本,由衷嘆道︰“他是武官之子,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書。莫非這就是梁文氏說他很怪的原因?”

    書本平放在木架上,一端夾著竹簽,上面用小楷標注著名字。陸珩在書架前看了一會,突然抽出一本書。他翻了兩頁,笑道︰“確實很怪。他出身在錦衣衛家庭,喜歡看書,看的還不是四書五經,而是一些奇談志怪。這種性格,在錦衣衛里相當少見了。”

    王言卿問︰“那錦衣衛子弟常見性格是什麼樣,二哥這樣嗎?”

    陸珩手指拈著一頁,慢慢翻看,緩聲道︰“不。我也是怪胎。”

    王言卿笑了一聲,走過去道︰“二哥才不奇怪,哎,這里怎麼濕了?”

    陸珩手里那本書有幾頁被打濕了,邊緣皺皺巴巴的,上面還有淺褐色的痕跡。王言卿上前嗅了嗅,陸珩手里端著書,沒料到她突然湊近,趕緊用手背捂住她的鼻子︰“你膽子可真大,小心有毒。”

    王言卿撥開他的手,不滿道︰“你自己直接拿著都沒事,我只是靠近聞一下,又沒有踫到。”

    陸珩合上書,插回原位,說︰“這不一樣。”

    “哪里不一樣。”王言卿說著,細細皺眉,努力回想剛才的味道,“上面的東西好像是茶?他看書竟然這麼不仔細,都將茶潑上來了?”

    “幸好是茶,如果是有毒的東西怎麼辦?”陸珩用帕子擦拭手指,然後按住王言卿的肩膀,將她帶離書架,“你這個毛病不好,得改。”

    書桌佔了很大一部分空間,過道只留出來窄窄一條,他們兩人得緊貼著通過。旁邊就是一張臥榻,中間擺著小幾,看起來是梁榕看書累了休憩之地。王言卿只掃了一眼就收回視線,但陸珩似乎對這張榻很感興趣,打量了很久,突然彎腰,看向臥榻邊緣。

    王言卿跟著陸珩的視線看去,見側欄的黑色木漆上有幾道劃痕,細細的,看顏色還很新。陸珩手指按了按劃痕,眼楮從榻上掃過,似乎在丈量距離。王言卿等了一會,試著問︰“二哥,你發現什麼了?”

    陸珩起身,拍了拍手,搖頭不語。另外幾人已經看完臥室了,梁文氏發現陸珩和王言卿一直在書房里,趕緊走過來,問︰“兩位怎麼在這里?北屋陰冷,恐會凍著兩位貴客,兩位快出來說話吧。”

    梁文氏的聲音又高又尖,乍然從門口響起,都嚇人一跳。陸珩沒做表態,竟當真出來了。陳禹暄和族老已經停在門口,見他們出來,一起往正房走去。

    王言卿故意落在最後,趁前面人不注意,她靠近陸珩,用氣音說︰“她平常聲音不是這樣,剛才來書房找我們時聲音變尖了,音量也比平時大。她看到我們查看書房很緊張。”

    陸珩比王言卿高許多,她不想讓前面人听到,只能踮著腳尖,盡力湊到陸珩耳邊說。她說話時,氣息若有若無撲在陸珩脖頸,蹭的他有些癢。陸珩握住王言卿的手,主動俯身,問︰“嗯?”

    王言卿以為陸珩沒听到,只好又說了一遍。陸珩唇邊噙著笑听完,回眸,似笑非笑瞥了王言卿一眼︰“你看人還真是細,連聲音都注意到了?”

    這一趟出來陸珩算是發現了,撒謊不僅要控制表情,動作、肢體、聲音都要配套,哪怕音量比平時高一點,也會被王言卿听出來。在她面前說謊,還真是艱辛。

    王言卿和他說命案,他竟然還說笑。王言卿靜湖般的眼楮重重瞪了他一眼,不悅道︰“我和你說正經的呢。”

    這個姿勢兩人距離近,陸珩都能感受到王言卿衣領里若有若無的暖香。他握緊王言卿的手,乖巧領罵。他們倆這樣一耽誤,又和前面人落開很遠。梁文氏覺得這兩人很怪,路上悄悄注意他們,發現他們落隊後,梁文氏不住往後面看,皺著眉問︰“陳千戶,您府上這兩位侍從是什麼關系?”

    就算王言卿不是陳禹暄的小妾,一個侍女和侍衛走這麼近,也有違禮教了。陳禹暄一路上努力裝瞎,結果竟被梁文氏點出來了。他摸了下鼻子,笑著說︰“梁太太有所不知,這兩位是……兄妹,不必避諱男女大防。”

    梁文氏哦了一聲,往後面瞥了一眼,忍不住嘀咕︰“兄妹?看起來長得也不是很像……”

    陳禹暄就當听不到。這麼一番折騰,王言卿也發現前面人在說他們,王言卿下意識要退開,被陸珩拉住手。陸珩指尖緩慢摩挲王言卿的腕骨,漫不經心道︰“我怎麼就不正經了。我還指望卿卿幫我解惑呢。”

    她幫他?王言卿挑眉,深表懷疑。她覺得陸珩已經把事情推導的差不多了,根本不需要她幫忙鑒謊。王言卿壓低了聲音,慢慢說︰“不敢當,二哥心里門清,何需我來多事?我反倒是一頭霧水呢。”

    陸珩低笑一聲,一雙眸子認真看著她,說道︰“這話我不答應,卿卿今日可幫了我不少忙。不過我有一件事想不明白,這一路走來梁家規矩還算嚴整,梁氏女為何會通奸呢?卿卿,其中曲直,就仰仗你了。”

    陸珩如今剛接手南鎮撫司,內外盯著他的人不少,他沒時間在內宅消磨。他走前給府中眾人留了話,靈犀靈鸞剛才借煎藥的功夫,已經把陸珩的交待辦妥了。

    其中有一條,便是如何侍奉失憶的“陸家養女”王姑娘。

    王言卿看到藥,沒有動作,靈犀見狀,立刻說︰“奴婢事先試過,這藥絕無問題。姑娘若不信,奴婢這就再試一次。”

    說著,靈犀讓人去拿盅匙,她當著王言卿的面試藥。王言卿搖搖頭,伸出手說︰“把碗給我吧。”

    靈犀意外︰“姑娘……”

    王言卿說︰“你們是二哥安排的丫鬟,不會有問題的。我相信二哥。”

    王言卿接過藥碗,試了試溫度,果然剛好。王言卿低頭喝藥,雖然速度不快,但舀藥的動作穩定而果決,一點都不拖泥帶水。一碗藥很快見底,王言卿把藥匙放到一邊,靈犀立刻奉上蜜餞,王言卿卻搖搖手,說︰“不用。”

    靈犀靈鸞對視一眼,都覺得驚訝。內宅小姐哪一個不是嬌生慣養,指尖被針扎一下都疼的掉眼淚,而王言卿喝藥一氣呵成,一點都不像一個閨閣娘子。靈犀試著詢問︰“姑娘,您還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王言卿從那麼高的山崖摔下來,怎麼可能沒事。她身上各個地方都痛,她沒有記憶,但本能告訴她這些只是摔傷,並不致命,真正嚴重的,是腦後的淤腫。

    王言卿輕輕踫了下後腦,靈犀見狀回道︰“姑娘不要用手踫,郎中說您腦後的淤血還沒有散,這些日子不能劇烈運動,情緒也盡量保持平穩,尤其不能用外力刺激。”

    王言卿听到丫鬟的話,動作硬生生止住,之後果然再沒有踫過。她如今傷著,不能活動,不能看書,剛剛醒來又睡不著,她百無聊賴,目光不由落到面前這些丫鬟身上。

    靈犀靈鸞想到王言卿的怪異之處,都緊繃起來,尤其是靈鸞,臉上表情都僵硬了。王言卿本能察覺出來她們在緊張,她早就覺得奇怪了,干脆問︰“你們為什麼很忌憚我?”

    二哥說了,她七歲就來到陸家,在這里已經住了十年了。這些丫鬟若是陸家奴婢,為何對她十分陌生,並且隱隱有防備之感?

    靈犀靈鸞對視一眼,靈鸞低頭,靈犀嘆了口氣,給王言卿行了個萬福,說道︰“姑娘折煞奴等,奴婢是什麼人,哪配對姑娘指手畫腳?奴婢是害怕自己伺候的不好。”

    王言卿問︰“因為二哥嗎?”

    王言卿早就發現了,這里所有人都很怕陸珩。就算如此,陸珩已經走了,為什麼她們還是不敢放松?

    靈犀听到王言卿叫指揮使二哥,內心著實非常復雜。靈犀牢記著指揮使的話,說︰“不敢,是奴等失職,沒伺候好姑娘。姑娘在上香路上遇襲,指揮使大怒,將原來伺候姑娘的丫鬟婆子全部發賣,調了奴等過來。奴婢生怕伺候不力,所以才頻頻出錯。請姑娘恕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