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嗎

正文 第49章 一更二更

    胤換了一套小老虎布偶衣服, 虎耳帽子胤祉和揆敘一左一右抱著他不放。

    這一幕明珠已經習慣了。

    若不是胤不允許,揆敘大概也想擠到太子的床上,每日和太子一起睡覺。

    但即使沒有每日一起睡覺, 太子午睡、大阿哥和三阿哥精力充沛地玩耍時, 同樣病弱的揆敘總是自覺地爬上了胤的床, 給胤當抱枕。

    胤橫了揆敘一眼。

    屁!明明是這小子把我當抱枕!

    胤對小孩子異常心軟。揆敘長相柔弱可愛,胤不忍心訓斥他, 只好給他當抱枕。

    太子如此心軟,明珠愁得拽斷了幾根美須。

    他不知不覺也開始擔憂太子的未來了。

    原本納蘭府擔憂太子未來的只有納蘭性德這個大叛徒。太子來納蘭府不過幾日, 覺羅氏也時不時唉聲嘆氣了。

    覺羅氏家中是皇室權力傾軋的失敗者,知道皇室爾虞我詐有多可怖。

    太子雖然比尋常孩子早慧,談吐見解有時連成年人都自愧不如。可這顆過于仁善的心,比他羸弱的身體更加是拖累。

    覺羅氏被明珠所救後, 明珠因她蹉跎幾十年, 她現在便以明珠的理想為天, 即使心中有丘壑, 也只依著明珠的理想而行動, 以納蘭家的利益為先。

    她勸說明珠同意性德的選擇,也是基于讓納蘭家未來多一條路。

    所以,覺羅氏憐惜太子,也只是自己背著明珠暗暗嘆氣, 悄悄發呆,再抹一抹眼角。見著明珠了,她便又變成了那個溫柔堅強的明相的夫人,支持明珠的一切。

    覺羅氏還是無憂無慮的英親王府五格格時, 還是小侍衛的明珠就會偷偷看她。

    這習慣, 明珠鬢間已經有了幾根銀絲, 覺羅氏眉梢旁已經有皺紋爬上時,也沒有改變。

    外面呼風喚雨的笑面狐狸扒拉著門縫、藏在牆角、躲在樹後,悄悄偷看覺羅氏偷偷抹眼淚,急得抓耳撓腮。

    他背著手多接觸了太子幾次,越接觸越理解自家夫人為什麼會偷偷哭泣,心不由向太子偏移。

    太子確實是個好孩子。別說在皇家,在他見過的所有孩子中,太子都能排第一,而第二與太子根本不能比。

    這麼好的孩子,來到皇家就像是神仙童子踏上了污濁的人間,每活一刻鐘、一個時辰,都是受了一刻鐘、一個時辰的折磨。

    如果太子生在尋常人家,定會人見人愛。

    可他是太子,大部分人不是看著“胤”這個人,而是看著“太子”這個身份。他一出生,就有無數的敵人想要置他于死地。

    現在皇上寵著他,護著他,他尚且可以無憂無慮。但當他漸漸長大,總會面對殘酷的一切。

    甚至連皇上或許都會猜忌他、防備他、傷害他。

    到那個時候,這個心性柔軟的好孩子,要怎麼面對血淋淋的現實?

    明珠多想了些,也忍不住開始嘆氣了。

    納蘭性德是納蘭明珠一手教導出來的孩子,納蘭性德的才氣、灑脫和多愁善感,自然也有納蘭明珠的一份功勞。

    已過不惑之年的納蘭明珠這一刻好像回到了年輕時候,多了許多心軟,多了許多愁緒。

    “明珠大人。”小太子打扮得暖呼呼軟綿綿,他的笑容也暖呼呼軟綿綿,讓對他再有敵意的人看到他的笑容,都會暫時失去警戒。

    明珠已經決定等太子長大之後再想支持誰反對誰的事,他對小太子的笑容多了幾分真誠︰“太子在臣家住得可好?若是無聊,可讓容若帶你出去玩,皇上同意了。”

    胤道︰“謝謝明珠大人。我身體還沒好全,暫時不出門。我想向明珠大人借幾本書。”

    明珠點頭,帶著胤去自己的藏書閣。

    黏著胤的胤祉和揆敘一听到要去藏書閣,立刻松開胤跑去找胤玩。

    胤不看書的時候,他們最喜歡胤;胤一開始看書,他們就把能帶著他們玩的胤重要性提到最前面。

    明珠吹胡子瞪眼。

    他納蘭明珠的兒子怎麼能不愛讀書!等太子回宮,他一定要好好教導小兒子!

    明珠很喜歡藏書。

    明珠死後,揆敘為了讓納蘭家再度崛起,成為九阿哥的錢袋子,將納蘭家大部分財產交給九阿哥揮霍。

    和影視小說中杜撰的形象不同,支撐九阿哥財神爺之名的錢財,一是仰仗在官場上敲詐勒索吃拿卡要,和後世的和類似;二便是來自納蘭家的供奉。可見納蘭家財力之深厚。

    這個時代,有錢才有書看。明珠醉心藏書,建穴硯齋。尋常滿洲人有錢多花在金銀珠寶良馬寶器上,明珠則耗費千金只求一卷沒看過的書。哪怕只是沒看過的版本也行。

    胤來到納蘭府後,無事便和明珠或者性德一起看書。

    多去了幾次之後,明珠與胤之間的隔閡漸漸消失,相處仿如尋常爺孫。明珠竟會將胤抱到膝蓋上,一字一句教導胤書中典故。

    明珠身兼太子太傅之職,雖只是個虛職,也可說對太子有教導之責。

    他越教導,越喜愛胤。胤也對明珠越來越佩服。

    納蘭三兄弟都是才華橫溢之人,文學造詣極高。身為他們的父親,明珠的文學修養自然不可能差。康熙朝大部分重要皇家典籍,都是明珠當總纂官。

    明珠教導胤時妙語連珠,典故信手拈來,胤如果是真小孩,大概也能听得如痴如醉。

    胤對明珠好感加深,某一日提點了明珠一句︰“明珠大人,你認為汗阿瑪平定三藩,□□之後,首要做的大事是什麼?”

    明珠想了想,道︰“蒙古,沙俄?”

    胤搖頭,他認真地一字一頓道︰“是整頓吏治。”

    明珠表情微怔。

    胤道︰“滿洲勛貴仍舊沒擺脫剛進關的小家子氣。他們來到中原廣袤的大地時,想的仍舊是能撈一筆是一筆,撈到自己手中的才是踏實的,就和游牧民族打邊草似的。”

    明珠眉頭緊皺。

    胤繼續道︰“大清已經是這華夏正統,汗阿瑪要的是長治久安,是民心歸順,是千古一帝。滿洲勛貴跟著大清入主中原,終究是要摘取頭上滿洲的頭餃,成為華夏大地真正的勛貴。若不能改變心態,你們怎麼跟隨汗阿瑪建功立業?”

    明珠心中大驚︰“太子殿下,你……”

    胤擺擺手,道︰“這話孤本沒打算和你說。你們這一群人老了,眼界窄了。汗阿瑪還年輕,他更看重年輕人。入關後才成長起來的那一代,比你們更適合年輕的大清。只是和你聊過之後,孤認為可惜了。”

    胤將小短手背在身後,今天他穿的狗狗帽子狗狗衣服,屁股上還縫著一條除了裝飾之外沒用處的狗尾巴。

    “太子太傅不過不惑,正是當用之時。”胤板著臉道,“有人彈劾,官已經快被你賣光了?”

    明珠立刻跪地︰“太子殿下,絕無此事!”

    “有沒有此事,你自己心中清楚。這朝中有用的滿洲文臣少,漢族文臣想要坐穩官位,不得不忍受敲詐勒索。先帝偏幫敲詐勒索導致封疆大吏自盡的滿洲官員,給了你們很大的膽子。”

    胤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可你們也不想想,先帝難道不想殺嗎?他不是不想,是不能。許許多多不能累積起來,總會有人遭殃。你是,索額圖是,其他人也一樣。可你們是汗阿瑪手下難得的能臣,若沒有你們,朝堂上滿漢能臣比例失調,汗阿瑪又怎麼能安心完成他大清真正成為華夏正統的理想。”

    明珠背上被冷汗浸濕。他突然發現,他對太子一點都不了解。

    太子絕非表現出來的那樣軟弱仁善!

    不,仁善是真的。只是太子比他想象中的更為聰慧。

    明珠抬頭︰“請太子殿下明示!”

    胤道︰“這就看你的理想是什麼了。你想當權臣?你想斂財?還是你想名垂青史,成為銘刻在華夏豐碑上的名臣良將?”

    明珠道︰“臣當然想要名垂青史!”

    胤笑道︰“不,你現在沒想過。容若想,你真的沒有想。但你現在可以想。因為你當不了權臣。汗阿瑪不會容忍任何權臣出現,權王也不行。汗阿瑪一定會將權力全部集中在他的手心,無論是什麼權力。”

    明珠神色大駭。

    “孤本不打算提點你。但你真的很有才華,真的太可惜。”胤嘆息。

    康熙朝最有才華的朝臣是誰?

    說來說去,文臣中有名者如流星雨劃過天空無數,誰也比不過康熙朝早期的明珠和索額圖。

    明珠眼光極準,推舉的官員幾乎都是能臣。他在打三藩、平台灣、御沙俄等國土問題上,是堅決的主戰派和激進派。胤要逼著他阿瑪劍指全球,明珠這種人必不可少。

    索額圖雖然沒多少國家領土觀念,好像懶惰的青蛙一樣戳一下才動一下,無論是擒拿鰲拜還是之後在三藩等中獲得的功勞,都是“被逼”去的。但只要他接下什麼工作,就能把工作做到完美。統籌大局穩定後方調遣軍備,全靠索額圖指揮。

    若用游戲術語,明珠開了透視掛,索額圖開了全圖掛。

    兩人若不互相拖後腿,而是一起使力,康熙幾乎所向披靡。

    胤實在是舍不得這樣的人才啊。

    沒有了明珠和索額圖,康熙要從零開始培養征戰全球的人才,那得多難啊。

    一個皇帝有雄心壯志的時期就那麼一二十年,當康熙年歲步入五十之後,就算主觀意願還想勤政,客觀情況也不會允許,怠政懶政不可避免。

    胤希望康熙成為真正的千古一帝,時間很趕。等康熙年老之後,他就不能再作死,而是苟著找機會請辭太子之位了。

    “好了,別跪了。你再不給孤讀書,外面的人就要進來……唉,大哥,你怎麼在這?什麼時候來的?”胤嚇了一跳。

    胤不知道從哪鑽出來︰“明珠跪下的時候我就來了。”

    胤揉了揉胤的狗頭︰“小心些,外面太監張望很久了。你來這里好不容易松一口氣,又被送回皇宮怎麼辦?”

    胤抱住胤蹭蹭︰“好。”哎,一思考起劍指全球的事,他就忍不住想作死。

    沒事沒事,他現在還是個孩子,阿瑪不會多想。等阿瑪多想的時候,他請辭太子之位好了。

    給大清多立下些功勞,到時候請辭之後用功勞換溫泉大莊子。

    胤為自己的作死找了個借口,不承認自己就是不安分。

    胤又拍了拍胤的狗頭,對明珠道︰“不要辜負太子冒著危險對你的提點。”

    什麼危險?明珠皺眉思索,想起胤和胤提起的太監,倒吸了一口氣。

    他早該明白的,太子身邊的人肯定會事無巨細地將太子的事告訴皇上。太子有許多神異傳聞,又過于早慧,或許皇上對太子護得更緊。

    這是皇上對太子的看重。可听大阿哥和太子的意思,這看重似乎過于令人窒息。

    “老臣明白。”明珠立刻道,“臣定不會辜負太子。”

    胤蹭了幾下胤後,對明珠笑道︰“辜不辜負我沒什麼關系,不要辜負提拔重用你的汗阿瑪。你和別人不同,汗阿瑪是你的伯樂。你想要的榮華富貴,也只系于汗阿瑪一人身上。擦亮眼楮看看,那些宗親和老貴族,真的能對汗阿瑪造成威脅嗎?”

    明珠再次出了一身冷汗。

    胤冷哼︰“皇瑪法勢弱時,他們也沒能對皇瑪法造成什麼麻煩,不過是在皇瑪法駕崩後偽造遺詔惡心一下皇瑪法。汗阿瑪雖然對太子弟弟不好,但也算個厲害的皇帝,他們敢反?”

    明珠立刻再次跪下磕頭,嚇得不行。

    造反這種事,大阿哥怎麼能掛在嘴上說?!

    胤白了跪下磕頭不敢說話的明珠一眼︰“他們總以為自己領著兵就能威脅到汗阿瑪,但他們敢喊一句謀反試試?英親王當年那麼厲害,皇瑪法不是說殺就殺。他們還以為那些兵是自己的私兵?時代不同了。”

    胤拉了拉胤的袖子︰“大哥,英親王是明珠大人岳父。”

    胤道︰“那明珠不是更該明白這件事?他怎麼還這麼蠢?他真的值得你提點?”

    胤道︰“明珠大人只是老了。時代變了,他沒跟上時代。”

    胤嘆氣︰“這群老臣真麻煩。”

    胤看明珠快腦溢血了,忙轉移話題︰“大哥,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胤拍了拍腦袋︰“哦,有事,我差點忘了。顧貞觀他們來了,他們對咱們說的戲文很有興趣,你也來,咱們一起寫戲文。”

    胤再次憐惜地看了明珠一眼︰“好。”

    明珠大人松了一口氣,總算送走了兩個快把他嚇死的皇子。

    他這時候還不知道,自己將要遭遇什麼。

    文人雅士喜歡的娛樂中,听戲一定能排前三。

    當他們當不了官,手頭拮據時,經常幫戲班子寫戲。偶爾比較灑脫的文人,還會登台扮演唱戲,也算是一件雅事。

    顧貞觀等人都來自南方,南方戲文文化在這個時代更加興盛。他們在市井間隨便抓個人,都能掐著嗓子唱幾句。

    顧貞觀的品行被康熙看重,漸漸被重用。

    清朝任命官員,並不嚴格按照科舉。舉人或者非科舉人士比比皆是,和明朝非翰林不做大官的情況不同。

    康熙看重顧貞觀,顧貞觀便青雲直上。

    年後,顧貞觀便要走老于成龍所走過的路,去外地當官。如果顧貞觀在任上有政績,之後仕途便一路通暢了。

    離開之前,顧貞觀來納蘭府和納蘭性德小聚,順帶把自己離京後仍會住在自己家中養病的友人吳兆騫托付給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跟隨太子之後,公務繁忙,和友人們聚會變少。

    今日大家齊聚一堂,真準備好好喝一壇,以酒會友。

    結果胤帶著弟弟們前來參加會議。一眾文人面面相覷,立刻把酒換成了清茶。

    當著皇子的面喝酒,失態了可就是大問題,就算沒失態,如果皇子不小心偷喝了酒,身體出了問題,他們就要掉腦袋了。

    三位皇子還是小孩,除了熟悉胤的顧貞觀打起了精神,其他人都沒把他們當貴人看待,不認為自己表現良好就能獲得什麼。

    要投靠某位皇子,也要等皇子出宮建府後。現在這幾個小孩能懂什麼?

    “我要寫這樣一出戲。”胤開門見山,把自己和胤已經總結好的故事梗概拿出來,“這出戲要推向市井,戲詞盡可能的通俗一些。”

    “市井?通俗?”有文人皺起眉頭。

    胤脾氣不好,看著就要發作,被胤一個狗爪子摸摸忍了下來。

    胤笑道︰“諸位認為,詩詞文章戲文是什麼?”

    文人們看著一團孩氣的小太子,一時半會兒不知道怎麼說。

    他們不是不明白,只是在斟酌說辭,怎麼讓小孩子听懂。

    胤掃視了文人們一眼,納蘭性德和顧貞觀立刻正襟危坐︰“是表達。”

    文人們看向小太子。

    “說出的話和寫出的話,都是為了表達,為了讓其他人明白自己的意思。曲高和寡也想要知音,陽春白雪也希望有欣賞的人。各位沒有異議吧?”

    胤再次掃視了文人們一眼,這次文人們看著小太子的眼神多了幾分認真。

    “昔日白居易和杜甫寫詩時會念給不識字的人听,他們便是很明白這一點,知道自己寫的詩能被市井傳唱。因此每次創作之前,你們該明白創作的目的。”

    “寫給達官貴人的詩詞文章,寫給友人知音的詩詞文章,抒發自己情感希望被人所理解的詩詞文章,還有教化世人的詩詞文章。這些文章的措辭表達,肯定各不相同。”

    胤用狗爪爪拍了一下桌子,很沒有氣勢,但仍舊扣住了眾人的心弦。

    “你們都是讀書人,你們看的經史子集,多是用對話形式表現,並無多少高深之語。是先賢們不會說那些駢儷的話嗎?不,是先賢們希望用最通俗的字詞,就像和你們面對面說話一樣,將自己的思想傳給你們。”

    “戲文是什麼?你們自娛自樂時,戲文編得再高深都是你們的自由;大阿哥要編出能教化市井的戲文,那就得盡量通俗易懂,明白嗎?”胤笑道,“不會有人給不識字的孩童啟蒙時,用晦澀難懂的古文典籍吧?”

    文人們面面相覷。

    他們不明白一個孩童的任性,怎麼還和教化黎民扯上關系了。

    只有參與了神話編寫的納蘭性德和顧貞觀立刻意識到了一些事,忙道︰“臣等定會竭盡全力。”

    他們向友人們使眼色。

    趕緊答應啊!

    吳兆騫被顧貞觀提點過,立刻道︰“草民願為太子殿下、大皇子殿下、三皇子殿下執筆教化黎民。”

    其他文人見有人帶頭,也馬上附和。

    他們依附納蘭府,本就有想借納蘭府權勢走青雲路之意。雖他們不信任幾個小皇子能給他們好處,但納蘭性德和顧貞觀能啊。

    “如此甚好。”胤退下,讓胤繼續說。

    胤風風火火提出自己的要求,特別是中心思想,絕對不可更改。

    那男子定要是深情無悔,那女子定要是堅韌不拔,兩人必定要琴瑟和鳴,是愛人也是知己,不可有其他女子男子插足。

    對了,這麼美滿的愛情一定要加一些外人的誹謗,說那女子善妒,和男子的真實關系一定很不好。

    文人們疑惑︰“為何?”

    胤道︰“叫你們寫就寫,哪那麼多問題!”

    胤安撫胤︰“外界的不理解,不正證明他們的伉儷情深有多可貴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