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主角攻受又都愛上了我

正文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就舔一會

    顧北辰環住了甦然的腰, 手臂稍微微用力就將甦然拉近了自己。

    甦然的唇齒間都帶著獨屬于他的香味兒。柔軟的唇瓣微微分,越往里探尋,香味就越濃郁。味道甜的讓人心神皆顫, 讓顧北辰不由的想要加深個吻。

    甦然卻微微瞪大了楮, 立刻抬手想輕輕的推了他,結果卻一不小心坐在了床上。

    顧北辰彎身撐在了甦然的上方,他的楮是濃郁的黑『色』,里滿是甦然的倒影, 仍舊慢慢的靠近了他。

    甦然的心提了來,急忙又往後縮了縮。

    “顧北辰。”

    “嗯?”顧北辰仍舊貼著甦然,目光專注的像是一個正在匍匐前進的優美獵豹, 正在輕輕的嗅聞著他的嘴唇。

    甦然故意別了臉,他就微微低下頭,垂眸去聞甦然的脖子。

    顧北辰平時一端正的五官, 此時竟也帶上了一點明顯的失神。甦然甚至都能在皮膚上覺到他有灼熱的呼吸。

    受到顧北辰慢慢的壓了下來, 甚至伸手放在了他的抑制環上。

    甦然一下推了他,“啊, 我想吃飯了!”

    甦然繞顧北辰, 急忙從另一邊下了床,繼續道︰“對我還沒吃飯呢。”

    顧北辰保持著原來的姿勢, 在原地愣了一會, 然後才慢慢的呼出了一口氣。

    他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誤會了,扶了一下額。“抱歉。”

    他低著頭,在床上坐下了,沒有站來。“我本來就是要叫你吃飯的。就在客廳的餐桌上,你去吃吧。”

    “哦哦,謝謝。”甦然看了一顧北辰曲的腿, 臉上一熱,立刻轉身出去了。

    甦然在外吃飯的時候,也听見了浴室里傳來了水聲。

    他吃完了飯再走進去,就看見了正在擦頭發的顧北辰,他身上的水意都是冷的。

    甦然靠在門上,小聲道︰“我要睡在沙發上嗎?”

    顧北辰回頭看到了他,凝視了他一瞬,然後才搖了搖頭,“不,你睡個睡眠艙,我去睡沙發。”

    甦然一時間沒說話,那個沙發不怎麼寬大,顧北辰又麼高,睡來會很不舒服吧。

    系統︰【那你去……?】

    甦然︰【但是我也真的很想睡個睡眠艙!看來好棒啊啊!】

    系統︰【……】毫不意外。

    “沒事我們一睡嘛。睡的下。”甦然毫無負罪的走了過去,好像剛才害顧北辰洗冷水澡的人不是他一樣,說著已經爬上了床,躺在了最里,還拍了拍身邊的空位,對顧北辰笑了。“我很瘦的!”

    系統︰【……】

    顧北辰怔怔的看了甦然一會,到底還是沒法拒絕。

    個睡眠艙的蓋子蓋上之後,兩個人就被封在了一個橢圓形的空間里。

    里溫度剛好,帶著柔和的夜燈,床墊有點像是水床,但是又更軟,覺別舒適,還有白『色』的噪音。顧北辰就躺在他身邊,挨著他的胳膊散發著恰到好處的溫熱,一直平穩的呼吸著。

    周圍的一切都讓人到安心。甦然滿意的不行,很快就睡了過去。

    狹小的空間里慢慢的盛滿了甦然的甜味兒。

    顧北辰慢慢偏過頭來,就著睡眠艙里柔和的夜光,看了甦然許久。

    漂亮的少年閉著楮,微微弓了身子,臉頰幾乎要靠在他的肩膀上,就算今天說了那麼多讓人誤會的話,此時卻早已睡的香甜,只留他自己享受甜蜜的折磨。

    顧北辰勉強冷卻下去的身體早已又熱了來,但他還是一動未動,只是用他的目光深深地看著身邊的人,輕輕的親了一下他的額頭。

    甦然必須願意選他。

    是一條艱難的路。

    他越在乎甦然,就越不能硬拉著他走。

    -

    甦然一覺睡得別的好,床了之後還留戀的看著個睡眠艙,

    【嗚嗚嗚我不要離它!】

    系統︰【……】

    兩人吃完早餐,甦然還是找機會告辭了。

    雖然顧北辰還是想送他,但是甦然趁他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跑出了門,對他揮了揮手,『露』出了一個笑臉。

    “軍校就快要學了。很快就能每天都見啦!”

    甦然風風火火的跑出了公寓,轉個彎就拉了一扇門,很快回到了二星區。

    他回到父母的老宅的時候就意外的發現江子俞也在。

    他剛從甦父的書房出來,正好站在二樓的樓梯口,看見了呆在原地的甦然,就笑了。

    “怎麼了?打算當沒看見小叔叔?”

    甦然只好停下了轉彎的腳步,道︰“……沒有。”

    “上次拍攝的品出來了,你看到了嗎。”江子俞他走了過來,從懷里拿出了一個便攜的光腦平板給他看,上果真是甦然上次拍的視頻。

    甦然接了過來,有點不好意的看了幾,然後就發現江子俞湊了過來,站在了他的前,笑盈盈的看著他,“拍的很好看。”

    “星網上有不少被你圈粉,在夸你的人。”

    “因為你太過于受歡迎,他們還不得不臨時給你建了一個官方的社交賬號。”他說著就把賬號和密碼交給了甦然。

    “如果不討厭表演的話,然然真的可以考慮繼續進軍演藝圈。”

    系統︰【你夠了哦,甦然沒時間!他是演藝圈得不到的男人!】

    江子俞還唯恐甦然不夠心似的,又說道︰“是上次的酬勞。”

    甦然用自己的終端和他對了一下,然後看了一,就微微瞪大了楮。“麼多嗎!”

    “我覺得很值。大家也都很喜歡然然。”

    江子俞明顯在哄他,甦然道正常況下一個演員肯定不會有麼多。

    “不是因為我,是因為甦家少爺個身份吧……”給少了他們肯定覺得甦然看不上。

    說到里甦然就微微低下了頭。畢竟他其實已經不是甦家的少爺。

    江子俞看著甦然,突然走進了一步,幾乎貼在他耳邊道︰“然然,有我在,不管你是不是甦少爺。你輩子都會順風順水,永遠不需要擔心錢不夠花的。”

    甦然微微一愣,抬頭看著他。“啊?”

    江子俞仍舊笑著,話里有話的解釋道︰“我的意是,然然想工作的話,還是讓我帶著你吧,小叔叔會護著你的。”

    “……當然如果然然不想工作的話,小叔叔也會護著你的。”

    系統都要被他繞進去了,【救命,說的很好,下回不要再說了!】

    甦然低下頭,不說話了。

    時候,他听見身後大門打,還有佣人問好的聲音。

    甦然回頭一看,就看見了林尋。高高帥帥的大男生穿著黑『色』的衣服,手上卻提著一個粉『色』的紙盒子,一看就是又給他帶了好吃的。

    “給我買的嗎?”

    林尋點了點頭,人走到了甦然身邊,目光卻落在了甦然手上的平板上,在看他拍的視頻。

    視頻剛好就停在狐狸老師在和小兔子說話。

    看林尋皺眉,甦然莫名就覺得臉頰有點疼!

    他立刻就放下了平板,主動抓住了林尋的手臂,把他往廚房餐廳那里拉。

    “呃你帶了什麼,小蛋糕嗎?我現在就想吃!”

    甦然拿過林尋手里的紙盒,打放在餐桌上,里就是一個可愛的小蛋糕,故意做了一個小白兔的臉。

    江子俞悠哉的跟著甦然走到了餐廳,看了一下個小蛋糕,就笑了,“是不是那家robsp;affair的?然然還是麼喜歡家店嗎?”

    甦然愣了一下,他完全已經把種細節設定忘了。“嗯……”

    江子俞點頭,“以前我帶你去吃過,你當時就很喜歡。”

    甦然此時看江子俞的笑容,就道他的設定怕是因為江子俞才喜歡家店的,立刻有點心虛的低下了頭。

    林尋微微皺眉,不滿的目光終于移到了江子俞的臉上。“不是那家的。是我做的。”

    “而且小然現在想吃什麼,我會幫他帶的。不需要江先生。”

    江子俞仍舊點頭,笑眯眯的,“你們兄弟真好。”

    甦然︰“……”

    甦然才意識到他之前吃的甜點也都是林尋抽空自己給他做的,林尋之前都沒提到。

    他看了看前可愛的蛋糕,又看了看坐在他身邊冷著臉看著江子俞的林尋。

    【可能是不好意說吧……】

    甦然只能拿小叉子吃了一口,然後主動贊美。“好吃的。”

    林尋看了甦然一會兒,表就還是柔和了下來。他微微翹嘴角,湊了過來,輕輕的抬了甦然的下巴,拿紙巾給他擦了擦。

    “慢慢吃……都粘到臉上了。”

    明明他們兩個是同歲,他卻總是不經意間像對個小孩子一樣照顧甦然,動作和目光里都盛滿了喜歡。而甦然也習慣了似的,坦然的抬了下巴,乖乖的讓他照顧。

    江子俞看他們樣,神『色』冷了冷。“個蛋糕其實還是仿著那家的做的吧。”

    林尋聞言便皺眉看他。

    江子俞『色』不變,“然然是不是好久沒吃過正品了,哪天我帶你出去店里嘗嘗吧,好不好?”

    系統︰【……好家伙,江叔叔急了,正品贗品話都說出來了。】

    甦然︰【……】

    看兩個人就又要懟上了,還好時甦母走了過來。他們才收斂了一。

    甦母見到林尋當然很心,“小尋來了啊。”

    她過來一看就笑了,“又給小然帶了東西吃啊,你不用麼麻煩,他在我兒想吃什麼沒有。”

    “沒關系……我想給他帶。”

    還好今天甦母沒有問甦然去哪了,只是看見了江子俞也在里,就又想到了之前工作的事,嘆了口氣,“你看你孩子,和江子俞一工作不好嗎?”

    “你以前不是最喜歡你小江叔叔了嗎?”

    甦然頓時有一僵硬,把吃蛋糕的小叉子叼在嘴里都忘了拿出來。

    他沒敢抬頭,但是很快就听見林尋輕聲問道︰“……是嗎?”

    甦母無奈道︰“是啊,小然他……”

    甦母也道甦然會尷尬,話只說了一半,“那時候就想要子俞帶著他。整天說小江叔叔太厲害了。小江叔叔說的都是對的,小江叔叔看的書他都看不懂。道子俞要來還會意去換衣服。小然還因此有一段時間要發憤圖強的學習呢,雖然到底還是放棄了。”

    房間里好像突然裝進了一個看不見的大象,所有人都道有什麼龐然大物在那里,但是所有人都只能『摸』到真的一角。

    真的紗被吹的微微扇動,但凡誰再多說一句,似乎就能被揭掉了。

    甦然吞咽了一下,咬緊了叉子,頭差點埋進小蛋糕里去。

    林尋抿著嘴,眉頭微微皺緊了。

    江子俞仍舊笑而不語。

    甦然簡直如坐針氈。

    不過好在次沒有人再追問,話題很快又被扯了。

    甦然還是一直有心神不寧,很快就說吃夠了,離了個桌子。

    果然林尋很快就追了過來。

    他在走廊里拉住了甦然的手,甦然輕輕的掙了一下,沒睜。

    林尋固執的把甦然扯近,抱住了他。他的臉頰貼在甦然的側臉,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憋了一會,還是壓不下醋意和不安。

    “你喜歡吃那家店……是因為你之前和他吃過了嗎?”

    甦然︰【救命,所以我還真的有個設定啊?】

    系統︰【不要懷疑一個心里只有白月光的渣攻……】

    甦然吞咽了一下︰“怎麼會……不是的。”

    林尋咬了一下嘴唇,神『色』有點晦暗不明,甦然覺他既想道又害怕听到不想听的話。手勁都下意識的把他抓疼了。“你,你之前就和他那麼親嗎?你們都干什麼了?”

    甦然低下了頭,撓了撓耳朵。“我不記得了。”

    “怎麼會不記得呢?”

    “就……不要就不記得了。”

    林尋听甦然麼說,表就稍微緩和了一。他看了甦然一會,還是把甦然抱的越發緊了。

    “不要和他出去……嘗什麼蛋糕。”

    甦然乖乖點頭,“嗯。”

    林尋抱了甦然一會,看甦然竟然在他的肩膀上蹭他的耳朵,終于『露』出了一個笑容,“你是怎麼了?”

    林尋『摸』了一下甦然的耳朵,那里的皮膚有點紅,還有點皮。

    “有點癢。”

    甦然垂著睫,又撓了撓耳朵。

    他現在已經基本確認了。

    正常況下,換劇的時候,他的人設會被主系統置,就算受傷了,也不會帶到別的劇去。但現在塞壬卻似乎能在他身上留下主系統之外的影響,個影響雖然不太穩定,卻是可以跨越劇的。

    林尋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抓住了甦然的手。“不要抓了,都紅了。去涂點潤膚霜。”

    “唔,不用了。”

    林尋捧著他的臉,輕聲道︰“我給你涂,好不好?現在天氣干燥了,你皮膚容易干。”

    林尋幾乎是哄著他,去給他拿了潤膚霜。

    過了一會,甦母路過甦然的房間,就從半掩的房門里看到林尋和甦然兩個靠在一,林尋捧著他的臉,一邊給他涂潤膚霜,一邊親親密密的和他低聲說話。

    她有疑『惑』的皺了眉。

    就算是好朋友,也有點過于親近了吧。

    不過甦然很快抬看見了她,又和林尋拉了距離。

    她搖了搖頭,覺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

    幾天後。三星區。

    白將軍有軍務在身,不是總在別墅邊。

    此時別墅里就只有甦然在,他正坐在水池邊的一個躺椅上,玩著他的終端。

    在他三星區的直播的賬號上,大家都嗷嗷待哺的,問崽崽什麼時候還有時間直播。

    甦然猶豫的看了一他腳邊的人魚。

    塞壬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立刻再次從水中冒出了身子,想要爬到甦然的懷里來。

    甦然皺了皺眉,嫌棄他身上又濕又冷,急忙用光著的腳踩著他的肩膀,又把他踩進了水池里。

    塞壬在水里笑了笑,覺得甦然在和他玩一樣,托著甦然的腳又浮了上來,還伸出了舌頭想要『舔』他的腿。

    “唔,別過來。”甦然急忙把腿抽了。

    塞壬動了一下尾巴,此時干脆仰躺在了池子邊。

    自從上次的事,塞壬好像又變乖了一。

    條巨大又無比強大的人魚,此時卻像是一個溫順的犬類一般,就那樣把魚尾泡在水里,上身仰躺在池子邊緣,專注的看著甦然,仍舊沒有松甦然的腳腕。

    甦然猶豫了一下,順著塞壬的力道,把腳放在了他寬闊的胸膛上。腳下的肌肉有點涼,卻非常結實,胸膛里跳動的心髒,似乎和人類無異。

    甦然看塞壬沒有繼續『亂』動,就任他抓著腳,又看回了他的終端。

    二星區那邊,他們給甦然做的社交賬號上發了好幾個他帶著兔耳朵的高清大圖。

    甦然想了想,手指動了動,干脆把幾張兔耳朵扮的圖發到了三星區的賬號里,果然很快收獲了很多評論。

    “啊啊啊!我幸福死了!”

    “果然崽崽如果是兔子獸人也好可愛啊!!”

    系統疑『惑』了,【是干嘛?】

    甦然︰【嗯,更新了照片,所以今天就不用直播了呢!】

    系統︰【……】行吧,反正星區之間的星網有壁。

    甦然心安理得的看了一時間,覺得他今天陪人魚玩的工作時間已經過去了!

    “松手啦。”

    甦然想把腿抽回來,但是塞壬反而稍微用了一點力氣,再次伸出了舌頭,粗糙的舌尖擦過他的小腿。

    甦然垂眸看了他一會,猶豫道︰“我讓你『舔』一會兒的話,那你『舔』完就得回池子里去。不許再跟著我了,道嗎?”

    塞壬沒有回答,他受到甦然反抗的力道小了一,立刻稍微抬了身子。

    他修長的舌頭貼在甦然的皮膚上,粗糙的觸就從甦然小腿上的軟肉一路滑到了他的敏|的腿窩。

    甦然立刻抖了一下,反悔的把腿往回抽。

    塞壬動了一下尾巴,翻了個身上來,帶了一片冰涼的水花。

    甦然為了躲他,往後一倒就躺在了躺椅上。

    塞壬一手撐在甦然身側,另一只手抓著甦然的小腿。

    他的手臂上有明顯的肌肉線條,帶著一點蹼的手整個把甦然的小腿都環住了。他專注的注視了甦然一會,然後伸出了有力的長舌,探到甦然曲著的腿窩處,繼續接著他剛才『舔』過的地方來回的『舔』舐。

    甦然抿唇讓他『舔』了一會,很快又再次覺得那一塊的皮膚又熱又有點疼,就用另一條腿踩在他的胸口。把他一點點推了。

    “好了,你去池子里吧。”

    塞壬看著他,有不願意動。

    “又不听話是吧?那我明天不理你了。”

    撐在甦然上方的高大的人魚此時的姿態分明像是一個捕食者,渾身的肌肉里蘊含的都是不容反抗的力道,但是和甦然僵持了一會兒之後,塞壬還是低下頭,主動先松了手,滑回了水池里。

    甦然松了一口氣,今天他沒有回二新區,而是直接去了別墅上睡。

    因為陸博士和他說過。明天他們要嘗試將塞壬放回大海里,好觀察一下他的行為,需要甦然在場。

    呆在水里的塞壬戀戀不舍的看著甦然進了別墅,就立刻從水池里竄了出來,然後勉強在門口停了下來,目送甦然上了樓。

    -

    二天一早,科研院的人就到了。

    和陸博士一來的還有一個看來就很嚴厲的中年女科學家,她又高又瘦,戴著鏡,穿著一個白『色』的實驗服。

    陸博士一過來就先給甦然打了一個電話,想確定他在別墅里。

    那女士就皺了皺眉,“陸博士,你身為一個專業的科研人員,竟然還要依賴一個外人。一定要確定他有時間,才能夠接近個人魚不?”

    陸博士對她很恭敬,還帶著幾分小心。

    “劉主任……是因為個塞壬的危險系數真的很高,我們是因為恰好遇到了一個很有天賦的飼養員,才能夠讓他配合絕大多數的實驗。”

    劉主任的表是明顯的不贊同,“一個飼養員又能對人魚的行為造什麼影響?人類在他們里都是一樣的。人魚的『性』怎麼會因為對誰而變化呢?”

    陸博士陪笑,“您不太了解,個飼養員是真的不一樣。”

    劉主任有不屑,“那你倒是說說,他又是用什麼樣的手段讓個人魚听他的呢?他難道對人魚習『性』的了解會比我們還多嗎?”

    陸博士支吾了一下,“我…實在解釋不來,您看見了就道了……”

    劉主任扯了一下嘴角,表明顯有不滿意。

    他們一行人很快都出了飛行器,結果走了一圈,都沒有在池子里見到人魚。

    那個主任一下就生氣了,“怎麼回事!人魚呢?你說的那個飼養員呢,他就是麼看管人魚的,居然把人魚弄丟了??”

    陸博士急忙安撫她,“沒事沒事,塞壬可能是跑到樓上去了。”陸博士之前來過,已經有點習慣了。

    “什麼?”劉主任看了一別墅,差點氣暈過去,“你什麼玩笑!人魚怎麼會主動離水!還上樓梯??”簡直是天方夜譚!撒謊也該更高明。

    陸博士只能急忙上了樓上,敲響了甦然的房門,“甦然!塞壬是不是在你那。”

    劉主任追在他身後喊著,“你瘋了嗎!人魚怎麼會在那?”

    大家只好都跟著上了二樓,然後很快從房門里听見了一個睡意朦朧的聲音。

    “進來吧。”

    門一打,眾人就先看見了一個非常有存在的,修長粗大的黑『色』魚尾。

    魚尾看著就無比鋒利,黑曜石一般的黑『色』魚鱗,帶著一點深紫『色』的反光,從床尾隱隱的把床都圍了一圈,最後才沒入了被子里。

    那主任看到一個場景,就驚的張了嘴,半天都合不上。

    更讓她吃驚的是,床上還坐著一個容精致的少年。他穿著睡衣,頭發還『亂』糟糟的,整個人都是柔軟的,和人魚形了鮮明的反差。

    他一邊小小的打了一個哈欠,一邊無奈的掀了被子,『露』出了只黑尾人魚的全貌。

    黑尾身長足有三米,人身也健美高大,此時立了身子,越發環緊了少年的腰,然後慢慢的回過了頭,用濃黑的楮,充滿敵意的看來人。

    劉主任在那一瞬間確實受到了讓人脊背發涼的殺意,心髒都差點停止。她下意識的哆嗦了幾下,連退了幾步,不得不同意陸博士說個人魚的危險系數很高的事。

    可是她前的個縴細的少年,卻伸手就把高大人魚的頭再次按了下去,不耐煩的皺眉道︰“不要凶人。”

    凶猛的人魚瞬間微微垂下了睫,配合著少年手上的微小力道,把臉再次貼在了床上。只不過那如同地獄來的巨蟒一般的長尾,卻還是滑動著,越發把少年包圍了來。
Back to Top